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人影窗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上门提亲

人影窗纱 檐前铁马 2069 2019.11.06 12:56

  秦子兴握着书信,怔怔落泪。此时,有一骑自莲台峰而下,一路往西,黑色的骏马嘶风绝尘而去。马上之人眉如刷漆,目似寒星,身躯九尺如银,威风凛凛。

  且说武当山上,殷如兰自回山以后,心中只盼着杨无咎早日来,又想着父母如果不同意,定要拆散自己二人,那就与杨无咎私奔。只是此次回山之时,见到父母鬓边新添了白发,想到父母逐日老去,自己身为女儿,不在身边陪伴,实在不孝。殷如兰心中愁肠百结,日日坐在晓窗前,目光盼盼,眺望东方。

  这一日,殷如兰正在房中临帖,武当功夫讲究拳纳于字,许多武学正是由书法演变而来,因此一派上下十分注重习练书法,一则为了修身养性,二则也有助于武学进益。

  门口脚步轻响,门被推开,殷如兰并不回头,全神贯注。来人走到殷如兰身后,静静望着殷如兰手腕轻转,一笔一划法度严谨。殷如兰临摹完最后一个字,将笔搁在一旁,待墨干,拿起纸张,说道:“妈,你看我的字写得怎么样?”殷如兰早从脚步声中听出了来人,正是自己的母亲韦氏。

  只听韦氏说道:“娘不懂这些,只是觉得我儿的字写得真好看。”殷如兰放下宣纸,回身抱住韦氏,说道:“妈找我有什么事?”韦氏看着已长大成人的女儿还拉着自己撒娇,轻抚着她的发端,柔声道:“都这么大了,还和小时候一样,没个正行。”殷如兰道:“女儿再大,在妈面前也是小孩。”韦氏露出笑脸,拉起殷如兰,说道:“好了,你起来,妈跟你说个事。”殷如兰坐直身子,仍是拉着韦氏的手不放。

  韦氏看着殷如兰,上下打量自己女儿的脸庞,长叹道:“兰儿长大了!”殷如兰听她语气有异,疑道:“妈?”韦氏道:“方才,你闻师叔过来了,和你爹爹在前厅说话。”殷如兰闻言脸色一变,松开韦氏的手,转过身去背对着母亲也不言语。

  韦氏见她神色不渝,急忙上前揽住女儿的肩头,安慰道:“舟同这孩子,你们打小一起学武功,我和你爹也是看着他长大的。”殷如兰抖开母亲的手,说道:“我说过了,我不喜欢他,我不嫁!我不嫁!”韦氏见女儿脸色泫然欲泣,手拂上女儿后背,轻抚道:“好了,不嫁!不嫁!我去和你爹说,兰儿乖。”

  殷如兰听母亲柔声安慰,双眼蓄满泪水,又回身抱住韦氏。韦氏揽住女儿肩头,轻声说:“兰儿和妈说说,舟同哪里不好?妈去帮你劝你爹。”殷如兰知道母亲变着法子套自己的话,但听她语气温柔,内心也渐渐平静下来。

  殷如兰想到,自回山以后,陈舟同便不停地讨好自己,毫不隐瞒地表露对自己的心意。而自己一颗心全在杨无咎身上,不堪其扰,何况想到当日自己受伤,遭他遗弃在大雨之中,心中更是厌恶。近日来,陈舟同居然请他师父上门提亲,而自己父亲似乎并无反对之意,殷如兰十分气恼。

  殷如兰说道:“女儿……女儿不喜欢他,就是不想嫁给他。”韦氏轻声道:“兰儿既然不喜欢舟同,可是心有所属了?说给妈听听,是谁?是昆衫吗,还是天目?”殷如兰娇声道:“妈,你别瞎猜了,都不是。”

  韦氏拍着女儿的背,轻声道:“哦,都不是,那就是有这个人了,妈没猜对。要不你悄悄告诉妈,妈不说出去。”殷如兰听母亲抓住自己话中漏洞,将头埋进母亲怀中,娇声道:“妈~”韦氏见女儿害羞,轻笑道:“好了,妈不问了。妈去和你爹说,不同意这门亲事,女儿要嫁给自己的意中人。”殷如兰抬起头,眸含秋水,粉腮红润。韦氏轻轻捏了捏女儿的脸,一脸宠溺,随后走了出去。

  殷如兰目送母亲离开,又怔怔地呆了一阵,打了一声呵欠,感到一丝困倦,心道最近怎么总是睡不够,于是站起身,上床睡去了。

  前厅,殷鸿渐刚刚送走闻青藤,便见夫人迎了上来,于是问道:“兰儿在做什么?”韦氏为丈夫续上茶,说道:“兰儿在屋里临帖。”殷鸿渐抿了口茶,说道:“她最近倒改了性子,在屋里坐得住。”韦氏道:“瞧你说的,兰儿原先也不顽皮。”

  殷鸿渐将茶杯重重一搁,说道:“还不顽皮,嚷着要下山,别人都回来了,她自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一个多月才回来。”韦氏安慰道:“这不是平安回来了,我知道你也是关心她。”殷鸿渐怒道:“谁关心她,都是你宠的!”

  韦氏此刻也有些生气,斥道:“什么叫都是我宠的,她下山不是你同意的,她习武不是你手把手教的!”殷鸿渐见夫人对自己生气,也不再说话,闷闷地喝茶。

  半晌,殷鸿渐又道:“她怎么说?”韦氏仍在气头上,说道:“什么怎么说?”殷鸿渐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找她说什么去了。”殷鸿渐哼地一声,随即又柔声道:“兰儿自己怎么想的,毕竟是她的终身大事,听听她自己的意见。”韦氏道:“你还知道听她的意见,你自己做主,把兰儿嫁出去就是了。”说着,泫然欲泣。

  殷鸿渐急忙起身安慰道:“你这是怎么?我……我又没有想急着嫁女儿,毕竟是师弟上门。而且……”殷鸿渐突然又想到了一些事,长叹了一口气。

  韦氏听他话中有话,擦去眼角泪水,问道:“怎么回事,你在担心什么?”殷鸿渐道:“近年来,掌门师兄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而且有意在锻炼昆衫。”韦氏道:“掌门师兄早就定了昆衫为传人,这也是众所周知的。”

  殷鸿渐点点头,说道:“咱们武当向来是由前任掌门定亲传弟子为掌门传人。只是,如今昆衫年纪尚轻,威望不高。而且,因为掌门师兄身体的缘故,这些年来,都是闻师弟在操持一派事务,声威日重。”说到这里,韦氏恍然大悟,惊道:“你是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