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人影窗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运功救人

人影窗纱 檐前铁马 2165 2019.10.08 09:00

  黑衣人抑住内心的恐惧,问道:“你是何人?”声音尖细发颤。大汉凝视黑衣人,目光如电,说道:“你既是幽冥教弟子,如何不识得我。”黑衣人神色大变,心念急转,突然双眼发直,瞪着大汉脱口而出道:“你是杨无咎,幽冥教教主!”杨无咎看着黑衣人,目似剑光:“你为何冒充我幽冥教弟子?”黑衣人面色惨白,右手下意识地护住胸口,接连后退,口中喃喃道:“杨教主,杨教主。”此人本就敬信鬼神,此刻见杨无咎倏忽而至,行如鬼魅,早吓得魂飞魄散。

  杨无咎缓步走上前,朝黑衣人伸出手。黑衣人浑身一颤,怔怔地看着杨无咎的手掌,缓缓从胸前掏出不久前从蒋信处得到的书,放在杨无咎的手上。只见杨无咎拿到书,将手负在身后,向黑衣人看了一眼,便转身离去,身影忽左忽右,片刻间便消失无踪。

  黑衣人更是屏气敛息,少时,仿佛全身脱力般瘫倒,仰卧在雨中看着天空中雨滴铺天盖地袭来。不远处隐隐传来呼喊声:“温老三!温老三!”黑衣人恍若未闻,呼喊声渐渐靠近。

  “温老三!老三!你怎么了?”同伴赶了过来,扶起黑衣人。“可是那位华山弟子伤你的?”“书被抢华山派走了吗?”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温老三惨然道:“是杨无咎!是幽冥教!”两名同伴均是心头一震,对视一眼,想到刚刚的事,便不再多问,两人迅速扶起温老三离开了。

  抚州府西南角,竹林掩映处一座小院,大门紧闭,屋内灯光明亮,人影窗纱。身影闪动,杨无咎突然出现在院内,推门进了屋。“教主,你回来了。”听到开门声,内帘挑开,走出一个约莫二十八九岁的青年男子,轻袍缓带,目若朗星,容貌甚是俊美,见杨无咎回来喜出望外。

  杨无咎纳罕不知其由,道:“几彦,何事惊慌?”顾几彦挑动门帘,对杨无咎说道:“教主,请进。”杨无咎走进房间,只见床上躺着一位女子,容貌昳丽身姿婉约,只是脸露病容。顾几彦上前一步道:“教主,我依照教主吩咐,救下了这位女子。但她内伤过重,如果不及时救治,恐怕性命难保,属下内功未成,不敢擅自搭救,故自作主张将她带了回来,请教主定夺。”杨无咎来到床边,见女子双目紧闭、脸色苍白、手脚微微颤抖、眉头紧锁,楚楚可怜,身上衣物湿透,紧紧贴在身上。

  女子便是武当派弟子殷如兰,原来幽冥教跟踪三名黑衣人时,正好看到他们偷袭武当二人及蒋信,之后杨无咎去追温老三,便留下顾几彦吩咐必要时救下女子。于是女子正要被黑衣人杀害之际,顾几彦以石子打中黑衣人手腕,震退二人,又见女子内伤过重,兼之容貌秀美,怜惜爱美之心顿生。心中对抛下该女子去追抢秘籍的陈舟同大是鄙夷。欲救下女子,又想到自己所练幽冥功未大成,如果强行为女子输送内力疗伤,幽冥功本就阴寒,女子性阴,阴上加阴,女子恐怕立时便送了命。又想教主功力已大成,大雨中行走,雨不沾衣,定有法子救人,便将女子带回了住处,刚刚将女子放在床上,正好听到杨无咎回来。

  杨无咎坐在床沿,拉起女子手腕,搭在脉搏上,闭眼沉思,心想:“武当纯阳功本就以轻柔绵长见长,实是调理内伤之良药,只是此人受伤过重加之大雨中受了风寒,无法自行调理内息,只需稍加疏引通於导气即可。否则自身内功阴寒,与武当纯阳内功相克,倒无法施救。”便将女子扶坐在床上,右手按在女子腹上气海穴,左手按在女子后心灵台穴,开始为女子运功疗伤。顾几彦站在一旁,只见杨无咎双手按处隐隐有雾气缭绕,继而女子周身出现一团淡淡的水汽,衣裳渐渐干了。杨无咎继续运功,逐渐进入空明之境,虽然只是引导女子体内内息流转,但控制之精妙需不差毫厘,重了则内力入体加重内伤,轻了又无法疏通气血凝滞处。顾几彦见杨无咎顶门汗水为内力所逼,化作了蒸汽,头顶出现笔直一条水汽,聚而不散,不由惊叹于杨无咎的内力之深厚。少顷,女子的眉头轻轻舒展,脸色也稍稍红润起来,顾几彦见女子逐渐好转,也舒了一口气,心想不知为何,自己竟如此担心一位素不相识的少女。这时杨无咎也睁开了眼睛,将女子放下,盖上了被子。

  “如何?”顾几彦见女子仍未醒来,追问道。杨无咎轻舒了一口气,说道:“又是天河掌,无大碍,只是睡着了。晚上你去我房间休息,我就在此练功也好照看,以防反复。”顾几彦看着女子,点了点头。杨无咎又道:“出来说。”说着,挑起门帘来到堂前,顾几彦跟了出来。

  杨无咎从怀中掏出一部书,扔在桌上,然后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对顾几彦说道:“几彦,你看看。”顾几彦拿起书,将油布扯去,看着封面几个大字,说道:“这便是玄谷秘录吗?数月以来,武林中人趋之若骛,恭喜教主获此秘籍。”说罢,仍将秘籍递给杨无咎,并不翻看。杨无咎接过书,说道:“江湖传言,阳明先生内功登峰造极,修习大成当晚内力震荡之下仰天长啸,声震数十里,穿云裂石。玄谷秘录为阳明先生所著内功心法,江湖人垂涎三尺。然众所周知,内功心法需与招式相辅相成,贸然修习别派心法只会弄巧成拙。更何况不同内功不能相叠加,我们原本修习了多年内功,如要再练一门,轻则经脉逆转内力全失,从此经脉尽废,重则走火入魔,危及性命。这秘籍,恐怕也只有初习武之人能学了。”

  顾几彦听杨无咎如此说,暗自点头,又心念一转道:“除非……”“除非,他散去全身功力,从头开始修习。”杨无咎又摇了摇头,说道,“太冒险了,且不说散功之疼痛难忍,一则到底是江湖传闻真假莫辨,二则修习之难易不知,数十年苦练至大成时已年岁无多又有何用,三则并无相符之招式——传闻阳明先生仅是内功深厚而已,空有一身内功也无济于事。如此铤而走险,得不偿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