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人影窗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暗中偷袭

人影窗纱 檐前铁马 2272 2019.11.08 16:40

  杨无咎收起马背上的包裹重新上路,行了一夜,天色微明,眼见前方仍无人烟,于是找了一颗大树,倚着树干歇息。红日渐升,燥热起来,幸而大树蓬蓬如伞盖,树荫遮蔽。

  忽然一阵破空声传来,杨无咎翻身跃起,只听呲的一声,方才依靠的树干上已经多了三枚蜂针,若不是一直警觉,这三枚蜂针刺中的恐怕是自己的身体。

  杨无咎往来针方向探去,只见远处树林中身影一闪,杨无咎展开鬼步,追了过去。却见树林幽静,全无人影,杨无咎低头查探,见树下杂草斜倒,显然不久前有人坐倒。

  杨无咎运气大声道:“是哪位好汉,请出来相见!藏头露尾,算什么英雄!”声若震雷响彻树林,震得落叶纷纷,却无丝毫动静。

  杨无咎展开鬼步,树林中四下查看,并没有发现,心想:“此处地势复杂,树林茂密,来人怕是躲在了某个角落突施冷箭。还是先离开这里,大道上偷袭者无所遁形。”

  杨无咎回到树下,拾起行囊,继续赶路,却一天没有动静。

  这一天来到湖广境内的一处城镇,镇上正开了集市,行人扶肩搭背,交颈并头。白头老叟,绿鬓书生,黄葛村汉,摩肩接踵。杨无咎寻到贩马处,准备买上一匹马赶路。地处小镇,马匹稀缺,毛驴、骡子倒是繁多。

  杨无咎见只有一匹马栓在一旁,马匹皮毛粗糙,四肢短粗,不停地嗤着鼻,显然较自己的黑马差远了。杨无咎心想还是好过自己双腿赶路,而且目下有人在暗处虎视眈眈,不宜耗费内力赶路。

  杨无咎上前问价,忽然斜地里寒光一闪,驽马前蹄扬起一声长嘶。杨无咎目力了得,觑见马匹脖颈处已插上了一枚蜂针,与先前大树上的三枚蜂针毫无二致,继而马蹄趔趄,马匹软倒在地,显然蜂针上抹了致命的毒药。

  贩马的汉子见自己唯一的一匹马轰然倒地,大叫了起来,周围毛驴、骡子也纷纷嘶鸣。一旁行人冷眼觑着。

  杨无咎急忙四顾,却见行人一切如常,没有发现异常,心中大怒,如此三番被人暗中窥探,却无处还手。

  杨无咎来到一间客栈,找店家要了一间二楼的房间,然后藏在客栈角落,观察店中来往人群,良久仍无半点发现,只好走进房间。

  不料杨无咎刚刚关上房门,二楼拐角处便现出一个人影,看着杨无咎的房门眼神怨毒,赫然便是那晚池州聚福客栈门前偷袭杨无咎的那人。

  只见这人从杨无咎房门经过,往楼下走去,在一楼叫了一桌饭菜,慢吞吞吃了起来。用饭毕,这人叫过小二,对他嘱咐了几句,然后走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

  不久,小二走上楼梯,敲响了杨无咎的房门,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只听小二说道:“客官,这是本店为住店的客人送的饭菜,请客官享用。”杨无咎打量着小二,说道:“放桌上吧。”小二进来把饭菜摆上,便退了出去。杨无咎心中警惕,冷眼瞧着,坐在一旁,并不动用。

  此时杨无咎身后窗边角落隐隐透出一根竹管,竹管中冒出阵阵白烟,杨无咎眼皮打着颤,继而砰地一声扑倒在地。

  少时,一个身影走进了杨无咎的房门,打量着房间,杨无咎倒在桌旁,旁边椅子上放着一个包裹。

  原来这人方才吩咐小二给杨无咎送饭,教了他一套说辞,但并非是要在菜里做手脚,而是趁小二吸引了杨无咎的注意,悄悄潜到窗边喷出迷魂烟。杨无咎五识尤其敏感,最先一次,自己刚到窗边就惊醒了此人,于是想出这个法子,果然让其上当了。

  这人并不理会杨无咎,翻出杨无咎的包裹,神色失望,忽听身后说道:“阁下可是在找这个?”

  这人心中大惊,急忙回头,看见杨无咎站在当地,手中举着一本册子,目光凌厉打在自己身上。这人见杨无咎假装晕倒,脚下一动,便要破窗而出。

  杨无咎移步换影,上前抓住这人的脚踝,双手奋力,将这人摔在地上。这人腾身而起,右手一扬,飞出几点寒芒,继而又往外扑出去。杨无咎识得蜂针之毒狠辣,侧身避过,随即转到这人身前,摘星手使出,双手连挥,只见七八条影子。

  这人不得不回身招架,使出迎风掌,又转金丝荷叶掌,始终是武当掌法。杨无咎于武当功夫早已演练过数次,对拆解之法烂熟于心,何况此人内功不济,原本早可以将他击倒,只是怀疑此人还有同伙,想将其引出来。

  杨无咎见周围始终没有动静,不再拖延,双手翻腾如龙,数招过后,拂中此人周身几道大穴,最后将其一掌拍倒。

  杨无咎走上前,低头看着这人,只见他仰卧在地,动弹不得,目光怨毒,望着自己。这人见自己失手被擒,挣扎不得,当下冷冷地说道:“你杀了我罢!”杨无咎坐到一旁椅子上,目光静静地看着他,说道:“你要抢玄谷秘录?”

  这人冷笑一声,说道:“抢?玄谷秘录原本就是我的,我只是取回来而已。”杨无咎闻言一惊,忽然道:“你是蒋信?”这人说道:“不错,这是先生传给我的,却被你们这群无耻之徒抢去。”

  杨无咎早听闻过江湖传言,于是道:“是阳明先生传给你还是你偷来的。”蒋信道:“不管怎么说,也归我先生所有,与你们何干。”杨无咎拿起桌上的玄谷秘录,心中升起一丝疑惑,说道:“那你如何会武当派的功夫?”蒋信忽而神色黯淡,继而冷哼一声,并不答话。

  杨无咎沉思片刻,忽然走上前去,脚尖在蒋信肩头一踢,解开他的穴道,说道:“你走吧。”蒋信捂着胸口站了起来,似乎难以置信。原来杨无咎想到此人与武当定有渊源,与殷如兰同出一门,看在她的面子上,于是放他一马。

  蒋信走到房门口,忽然回身道:“你不怕我再暗中偷袭你?”杨无咎看了他一眼,说道:“尽管动手就是。”见杨无咎风轻云淡,语含轻蔑,蒋信脸露羞惭,默默无语,良久,忽然双膝跪下,匍匐在地,口中说道:“弟子蒋信,愿拜杨教主为师,终生服侍左右,请收下弟子!”

  杨无咎淡淡说道:“你既为武当弟子,如何拜在我的门下?”蒋信道:“弟子虽然会武当功夫,但并未投入武当门下。”杨无咎见他神色有异,疑道:“那你的武当功夫从何处学来?”

  蒋信神色转变,继而脸色坚定,说道:“弟子既然决心投在师父门下,自当实言相告。其实,弟子原名闻信,家父名讳上青下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