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人影窗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群会望川

人影窗纱 檐前铁马 2249 2019.10.08 09:16

  这时顾几彦也将衣裳买了回来,放在床边便出来了。院中,石桌旁,杨无咎负手而立,此时阳光照射,竹影婆娑,微风之下,竹叶轻响。伴随着蛙声蝉鸣,一片安静祥和的意象。顾几彦站在堂前看着,一时不忍打碎这美好的一幕。杨无咎听到声响,也不回头,轻轻说道:“几彦,如果没有那些俗世纷争,就这么安静的做个闲人也好啊。”顾几彦笑着走上前,说道:“教主气薄云天,有鸿鹄之志,今日何出此言呐。古人云,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看来最消磨人意志的,就是竹子了,稍后我便将它砍了去。”杨无咎笑着摇摇头,坐下一旁石凳上,示意顾几彦坐下。

  顾几彦坐下后,看着杨无咎欲言又止。杨无咎看在眼里,温言道:“几彦,你我自小相识,情同手足,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不能直说的吗?”顾几彦笑道:“教主说的是,是我糊涂了。”又道:“属下在想,天河掌是我教高深武学,是如何外传的呢?”杨无咎肃然道:“你也想到了。只是我不便出面,待回教后,你暗中帮我查明此事。”顾几彦抱拳道:“属下遵命。”杨无咎道:“为了避免教中动荡,如果有必要,你可酌情做主,方便行事。”顾几彦知道他的意思,如果有必要,可自行秘密处决叛徒。顾几彦点点头。

  杨无咎仰头看着屋顶,又道:“明天中午,你去一个地方。”顾几彦道:“可是有了眉目?”杨无咎点头道:“峨眉派广邀此地的各派弟子明日在望川楼议事,可能与我教有关,你去看看就行,不要轻举妄动。”顾几彦点点头,不再说话。杨无咎突然一拍石桌,站起身来笑道:“几彦,好久没有喝酒了,走,我们兄弟二人出去好好喝一杯。”顾几彦也笑道:“愿与教主共谋一醉。”

  午时,望川楼。从二楼往下看,河边柳树成行,河水奔腾不息,远处屋宇错落,群山隐隐,烈日高悬。微风徐来,逸兴遄飞。楼内,众人或坐或站,或寒暄或独饮,吵吵闹闹,久仰之声不绝,幸会之语盈耳。这时,一位素装女子站起身来,双手在空中虚按,运足内力道:“诸位!”场中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看了过去,见是一位三十来岁的女子,一张瘦削的脸,吊梢眉丹凤眼,高鼻阔嘴。又听她接着说道:“承蒙诸位抬爱,前来赴会,在下峨眉弟子李清颜。此次邀请各位,只为一事。数月以来,武林中数派弟子无端伤在幽冥教天河掌下,而前日,我峨眉唐师妹、贝师妹更是在此惨死在幽冥教天河掌下。”听到这里,众人惊骇出声,纷纷议论起来。李清颜高声道:“幽冥邪教,暗中杀人,丝毫不将我正派弟子的性命放在眼里。如果不讨个公道,恐怕日后死伤更甚。”这时,又是一个声音响起:“李师姐所言甚是。”众人往出声处望去,只见一个书生打扮的青年男子缓缓起身,有人认出他是华山派大弟子陆世文。

  陆世文站起身来,朝四周抱拳说道:“在下华山派陆世文,前日我等正遇到幽冥教人,他们一身黑衣,暗中偷袭,我温师弟便伤在他们手中,幸好性命无忧。”陆世文四下望了望,接着说道:“幽冥教行踪诡异,出手歹毒,我们岂能坐以待毙,任由他们视我等为草芥,肆意伤人。”

  李清颜看了一眼陆世文,接着道:“不错,幽冥教向来行踪诡秘,为我正道武林所不屑,只因向来并无摩擦,因此我们容忍他苟存于世,他怎敢欺到我们头上,我等正道武林,颜面何存!”顿了顿,又道:“况且,杀人偿命,天公地道。此次邀请诸位英雄,便是希望集众派之力,灭灭他幽冥教的嚣张气焰。诸位可有良策。”

  四下吵嚷,只见陆世文又站起身来,朗声说道:“在下提议,我们结正道联盟,齐上九华山,歼灭幽冥教,卫我武林风气。”

  听到陆世文说要围攻幽冥教,四下突然安静了下来,大家心想:“幽冥教虽然行凶作恶,但是幽冥教武功诡异,教内高手如云,尤其当今幽冥教教主,更是神出鬼没,如何敢轻言歼灭。”因此都不敢答话,心想虽然幽冥教四处伤人,但还不至于需要围攻九华山歼灭幽冥教,况且,幽冥教众武功高强,恐怕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得不偿失。

  此时又一个人站起来说道:“在下附议。”众人看去,又是一位长相俊秀的青年男子。只听男子接着说道:“在下武当陈舟同,前日同师妹在追踪蒋信时被黑衣人偷袭,方才听华山陆师兄所言,那黑衣人便是幽冥教人了。他们将我等打伤之后,已将蒋信身上的玄谷秘录夺去了。我师妹如今也生死未卜。我势必报此仇。”咬牙切齿,眼中含泪。说完缓缓坐下,身边一位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众人听他提起玄谷秘录,场中沸腾起来。原来各派人物在此,大都是为了夺去玄谷秘录。近日蒋信踪影全无,玄谷秘录下落不明,此刻才听说原来玄谷秘录已经被幽冥教夺去了。陆世文听到有人将玄谷秘录被夺之事说了出去,心下暗喜。

  众人群情激奋,崆峒派弟子贾一刀、陈一鸣也在场,他们此次前来,无半分发现,此刻听说玄谷秘录下落,均是精神一震。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贾一刀霍然起身,大声说道:“大家伙儿齐上九华山,为峨眉师妹讨个公道去,顺道把那玄谷秘录抢来看看。”众人大都意动,应声附和。贾一刀见众人附和,扬眉自得,重新落座。

  只听又一名冷笑道:“大家伙儿齐上九华山,抢到了玄谷秘录,那又是归哪位呢?”众人看去,见此人作道人打扮,身旁放着一个酒葫芦。贾一刀听他语出讽刺,涨红了脸,说道:“自然是谁先抢到便归谁。”道人又道:“那到时候你抢到了,有人偏要借去看看呢?”贾一刀急道:“自然不行,大家同出正道,需得遵守江湖道义。”道人冷笑道:“江湖道义,呵呵。”众人听他二人争辩,也暗自沉思,如果大家齐上幽冥教,有人抢到了玄谷秘录,我真的不眼红吗?再假如他武功低微,我真能保证自己不会动手抢夺吗?就算我不动手抢夺,也会有人按捺不住的。想到此处,众人均不再出声。

  这时,又听角落传来“嗤”的一生轻笑,场中一片安静之下,不禁十分刺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