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人影窗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剑尖断指

人影窗纱 檐前铁马 2105 2019.11.01 16:32

  杨无咎心无旁骛,挥动折扇或挡或拆。杨无咎行走江湖,所恃者内功、步法以及两双肉掌,生平未逢敌手。此时以折扇对敌,一则正好手中持有,二则自习玄谷秘录以来,花草树枝随手拈来即可对敌。

  此时乍临强敌,一把折扇更是舞得飞快,无意之中揉进了掌法,越打越是熟练,招式越是精奇,不觉两人已拆了上百招。司徒音看得疑惑,来不及细想,紫竹箫上下挥舞,连指杨无咎周身几道大穴。

  杨无咎折扇前指,忽然如灵蛇般缠绕上司徒音的手臂,折扇轻点,已封住司徒音腋下渊腋穴。这招正是由摘星手的历井扪天式转化而来,折扇长出手指,因此一招建功。司徒音穴道被制,登时动弹不得。

  杨无咎收回折扇,左手在司徒音肩头一拍,解开她的穴道。司徒音倒退两步,察觉穴道已解,于是躬身抱拳道:“多谢杨教主手下留情。”说罢看了一眼紫竹箫,双手递给杨无咎。

  司徒音知道如果杨无咎在封住她的穴道的同时,即可以内力震断她的手臂,或者催动凝冰神掌,将手臂化作冰霜,然而他并没有如此,显然手下留情。

  杨无咎双手接过紫竹箫,沉吟道:“阁下武功卓绝,杨某在这般年纪之时,尚要稍逊一筹。此箫我教暂为照看,日后登门奉还。”司徒音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旋即敛眉道:“杨教主过谦了,司徒音输的心服口服。”

  司徒音沉思片刻,又道:“在下有一事相询杨教主。”杨无咎道:“但说无妨。”司徒音道:“请杨教主告知,我派唐、贝二位师妹之死,是否贵教所为?”杨无咎看着她,缓缓摇头,司徒音躬身抱拳,转身离开。

  二人对话声音虽然不大,场中均是武林众人,修习内功,字字听在耳中。只听李清颜叫道:“师姐,他当然否认,你也信他?”身后正派众人均附议,吵嚷起来,只有陆世文暗暗皱眉。

  紧接着神藏门、青云山庄等几派高手纷纷上场,又一一败下阵来。杨无咎虽然取胜,但内力消耗甚巨,每打完一场,都要盘坐调息。但往往过不了片刻,就有人上场挑战。

  杨无咎将姚伯羿打退,刚盘坐不久,陆世文跳了出来。原来他见杨无咎在与姚伯羿交手时,步法较之初始慢了许多,且呼吸声粗重,勉强将姚伯羿制住,但显然内力几近枯竭,便是姚伯羿的峨眉刺都是秦子兴上前收走。

  陆世文道:“杨教主,华山陆世文领教阁下高招。”杨无咎盘腿而坐并不动身,睁开眼睛,淡淡道:“跟你动手,也不用站起身来。进招吧。”陆世文见他如此托大,在群雄面前藐视自己,心中暗怒,持剑冲了过来,见他依旧盘坐在地,双目紧闭,于是挺剑便刺。不料杨无咎耳听风声,骈起二指,将剑身紧紧夹住。

  陆世文这一招乾坤倒转原本含有五个后招,不论敌人如何躲闪,长剑倏忽而至,是为华山剑法中的一大绝招,不料剑身一来就被夹住,纹丝未动。

  陆世文大惊失色,忽然听到一声清脆的响声,剑尖处竟然被杨无咎二指折断,叮当一声掉在地下。

  剑尖虽折,陆世文得以重新扬起长剑,刷刷数剑连削带砍。杨无咎闭上双眼,只以耳代目,以折扇拆挡,长剑始终不得近身。幽冥教众大声叫好,出声贬低讽刺陆世文武功低微,教主安坐闭眼只手便能抵挡,是在戏耍于他。陆世文眼见自己在各派英雄面前如此丢乖露丑,出离愤怒,一招玉碎山冈斜斜砍来,杨无咎折扇轻拍,不料陆世文左手一扬,衣袖中飞出数枚蚀骨钉,朝杨无咎打去。

  杨无咎四识敏感,耳听得风声,展开折扇凌空一挥,蚀骨钉悉数打在折扇上。原来陆世文行事狡诈果决,心藏野心抱负,奈何资质平平,武功并不出色,于是总在袖中藏有暗器,以施偷袭。

  杨无咎恼恨他出手下作,于是用柔劲拖住蚀骨钉,折扇一转,蚀骨钉悉数折返,来势比之先前更快。陆世文回剑格挡,仍有一枚打在肩头,闷哼出声。

  杨无咎将折扇展开,旋转掷出,折扇飞向陆世文脖颈。陆世文慌忙举剑拆挡,不料剑身被折扇截断,又听破空声袭来,只觉的拇指一痛。原来杨无咎在掷出折扇之后,立即拾起方才折断的剑尖,提前料到陆世文拆挡的招式,用暗器手法将剑尖打向他的手指。

  杨无咎虽心中恼恨此人栽赃幽冥教,但为解此次之围,不便杀人,否则剑尖打向的就是他的咽喉。不过仍是将他的拇指削断,令他从此不能握剑。

  陆世文抱着右手断指处看着杨无咎,目光似要喷出火来。向世平见师兄拇指断落在地,又惊又怒,冲上前来,对杨无咎叫道:“姓杨的,我师兄用兵器的是剑,为何断他手指!”

  杨无咎收起回到手中的折扇,闭眼调息,并不理会。秦子兴跳了出来说道:“刀剑无眼,死伤各安天命。我教教主已是大发慈悲,不然刚刚打向的就不只是手指了。”

  正派群雄见陆世文右手拇指已断,恐怕日后不能再修习华山剑术了,华山派以剑术精妙闻名江湖,陆世文身为华山派大弟子,大好前程恐怕就此断送,皆是心有戚戚。

  陆世文目眦欲裂,满口牙几乎咬碎,恨道:“杨教主果然言而有信。”秦子兴听他语出讽刺,上前一步说道:“教主行事岂容外人置喙,不服的来练练。”陆世文冷哼一声。杨无咎缓缓道:“阁下虽然此刻用的是剑,但在抚州府中暗中以我教天河掌杀人,闹得天下皆知,因此我将你算作白打成名,也不过分。”

  众人闻言大惊失色,心中皆想,数月以来江湖中不断有人以天河掌暗施偷袭,众人皆以为幽冥教所为,幽冥教一直不加辩解,今日听杨无咎此言,难道是华山派从中捣鬼。此时更是以此名义群攻九华山,如果另有内情,如何名正言顺地抢夺玄谷秘录。

  而峨眉派、武当派、丐帮等门下弟子受天河掌偷袭的门人却是齐齐看向华山派众人,面色凝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