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人影窗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洞房花烛

人影窗纱 檐前铁马 2072 2019.10.25 18:43

  二人在屋里转了一圈,屋中家具一应俱全,只是缺少毛巾被褥,又到厨房转了一圈,锅碗瓢盆俱全,只是缺米少菜。二人对视一眼,殷如兰愁眉苦脸,杨无咎笑着抚平她的眉头,说道:“稍后我去周大娘家借些米粮,待来年再还她。”殷如兰点点头道:“还是我去。”

  此时,忽听院门敲响,二人看去,原来是龙依依,只见她领着几个小姑娘抱着衣裳被褥走了进来。殷如兰赶紧迎上前,龙依依看了一眼杨无咎,对殷如兰笑道:“殷姐姐,妹妹来贺你们的乔迁之喜了。”说完吩咐身后的姑娘将东西抱进房间。殷如兰拉着她的手道:“真是谢谢依依了。”龙依依道:“殷姐姐太客气了,走,我们去帮你归置归置。”说着二人拉着手进去了,房间里几位少女的嬉笑声传来。

  殷如兰看着龙依依将崭新的被褥铺在床上,跪在床边,双手一遍遍抚平褶皱,心想依依看起来年纪尚幼,做事却十分认真。龙依依将一床薄被铺在上面,叠好,又吩咐小姑娘打扫衣柜桌面,将衣裳分季杰归拢,殷如兰竟插不上手。

  杨无咎在院中候了片刻,几人走了出来,龙依依拉着殷如兰的手说道:“殷姐姐,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和妹妹说。”殷如兰笑道:“当然,日后少不了劳烦依依的。”龙依依看了一眼杨无咎,便告辞走了。

  殷如兰拉着杨无咎送出院门,见其走远,对杨无咎道:“依依真是个好女孩。”杨无咎看着身边的女孩,道:“你也是个好女孩。”殷如兰嘴角上扬,说道:“你才知道!”跳着回院里了。

  杨无咎看着她欢快的背影,摇头轻笑,又听身后脚步声响起,回头看去,是一位认识的姑娘,提着篮子。杨无咎拱手道:“何大夫!”原来是先前为二人治病的女郎中。何大夫做福还礼,问道:“殷妹妹可在家?”“在家,何大夫请进!”

  杨无咎引着何大夫进屋,殷如兰听见动静走了出来,见到何大夫,笑着上前道:“何姐姐来了,快请坐。”何大夫笑着道:“听说你搬家了,过来给你们送点东西,恭贺乔迁之喜!”说着把手里的篮子放在桌上,殷如兰望去,是一些米菜,还有包裹着的调料。何大夫道:“都是家里种的。”

  殷如兰道:“真是谢谢何姐姐了,姐姐是如何知道我心意的,我们方才还在想晚饭怎么办呢。何姐姐留下吃饭吧,也尝尝妹妹的手艺。”何大夫摇摇头说道:“没有口福了,稍后还要去刘婶子家送药,下次再来。”

  何大夫坐了片刻,就告辞离开了,之后不断有人送米送菜过来,直到夕阳落山,村中炊烟升起。村民热情,二人感激不已。

  殷如兰稍坐片刻,便洗手下米做饭,杨无咎却走出了院子。待殷如兰将饭菜端上桌,杨无咎方匆匆回来,抱着一个坛子。殷如兰衣袖挽了起来,端着米饭,对杨无咎道:“你去哪里了,用饭了。”杨无咎将坛子放在桌上,二人对坐两旁,殷如兰正要动筷,杨无咎拉住了她的手,殷如兰茫然地望着他。

  杨无咎站起身来,拉着殷如兰来到院门外,又从袖中掏出一把短刃,来到右边梁柱,飞身到半空,手臂连挥,木屑飞舞,转眼间写成七个大字。又到左侧梁柱,同样写成七个大字。

  殷如兰抬头看去,却是:玉宇欣看金鹤舞;画堂喜听彩鸾鸣。殷如兰心中又惊又喜,一颗心砰砰而跳,说不出话,只是紧紧攥着他的手。杨无咎拉着殷如兰走进院子,二人面北跪下,杨无咎朗声道:“明月在上,繁星为证。今日我杨无咎与殷如兰结为夫妻。谨以白头之约,寄向苍穹。良缘永结,匹配同称!”殷如兰道:“明月在上,繁星为证。今日我殷如兰与杨无咎结为夫妻。同心同德,永结鸾俦!”

  二人起身,杨无咎又拉着殷如兰走进堂前坐下,取过两个杯子,抱起坛子,往杯子里倒了两杯酒。殷如兰抚着身上素白的衣衫,叹道:“这里太简陋了,连一块红布都没有。”杨无咎端起酒杯,递给殷如兰,说道:“幸好还有酒。”殷如兰接过酒杯,望着杨无咎,目光盈盈如水,缓缓道:“幸好有你!”二人交杯,一饮而尽。

  杨无咎看着殷如兰脸色红晕,明艳无俦,又见她一身衣衫又旧又素,不禁自责,说道:“别人成婚,都热热闹闹,应有尽有。大喜之日,我也没能给你一件红嫁衣。”殷如兰柔声道:“我也只是随口一说。咱们流落至此,当然一切从简,况且有杨大哥在身边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杨无咎见她体贴,又是感动又是惭愧。

  殷如兰见他愧疚,于是笑道:“好了,我们是不是还忘了什么?”杨无咎神色一动,殷如兰起身走到一旁,取过一把剪刀。杨无咎见她挽过一缕秀发,用剪刀绞下一截,又将剪刀递给杨无咎,杨无咎拆开发髻,同样绞下一截头发。殷如兰将二人的头发缠在一处,用香囊装了,对杨无咎道:“妈妈说,结发夫妻,便是如此。”

  杨无咎看着灯光下殷如兰岱眉轻扫,未施粉黛却如朝霞映雪,清丽不可方物。杨无咎凝视着她,不禁想起初见之时,她被袭受伤,独坐在雨中娇弱而动人,心中暗暗发誓要一生护她周全。于是拉过她的手,轻声道:“从今以后,我便是你的相公了。”二人效于飞之愿,谐鱼水之欢,自不待言。

  次日清早,杨无咎睁开眼睛,见殷如兰背对着床,正在梳头,背影纤细,身姿苗条。杨无咎起身走上前,殷如兰听到动静,并不回头,说道:“帮我拢住这边头发。”杨无咎闻言照做,殷如兰在头发上手忙脚乱一阵,终于将头发全部盘起,延颈秀项,白如蝤蛴。杨无咎道:“这么费劲做什么?之前的发髻就很好看了。”殷如兰看了一眼杨无咎,并不回答,跑进厨房,舀了一盆水当镜子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