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人影窗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赤手搏虎

人影窗纱 檐前铁马 2083 2019.10.24 12:48

  二人对视一眼,走近悬崖边,探身俯视,不慎踢落了几颗石子下去,石子下沉如风,崖底相去甚远,遥见一片苍翠。殷如兰道:“这要是人摔了下去,恐怕尸首都找不到。”杨无咎看了她一眼,将殷如兰拉了回来。杨无咎道:“看来我们是走错了路,回头罢。”殷如兰回头看了一眼密林,说道:“不,杨大哥,我们别回头好不好,这密林实在古怪,易进难出,我实在害怕。”杨无咎拉着她的手,说道:“可是眼前路已到尽头,天色将晚,我们要马上回去。”殷如兰仰头看着他,说道:“杨大哥,我隐约觉着进了密林更加难回。”

  杨无咎沉思不语,心想:“这密林确实古怪,我们估摸着在其中兜转了两三个时辰,才碰巧走了出来。”于是道:“你说的并非没有道理,只是该如何回去?”殷如兰笑着说:“那我们便在这里将息一晚也行,虫鸣鸟叫之中、星月交辉之下,不失为一个露宿宝地。”

  杨无咎无奈之下,只好答应下来。趁着天色未暗,杨无咎四周查探了一番,不远处发现溪水淌淌,大喜之下唤殷如兰过来两人喝了个饱。又走到林中拾了些枯木干草,凑巧有一只兔子一跳一跳而来,杨无咎手掌挥处,兔子翻身倒地。杨无咎架起火堆,将野兔剥皮洗净,架在火堆上烤了起来,二人饱餐一顿。

  此时残月升起,星光漫天,万籁寂静。二人蜷坐于火堆前,居高望远,默默无言,感觉茫茫天地在自己脚下,仿佛手可摘星。其时正值五月,心宿在正南。

  杨无咎想起先师传授摘星手时曾教自己夜观天象,东方苍龙七宿、北方玄武七宿、西方白虎七宿和南方朱雀七宿。师父曾说摘星手正是祖师夜观天星穿云、星月交辉,心有所动,将其汇入武学,历经数载,终于成就这套摘星手,但因天象何其深邃,为时日所限,终有不足。

  其实时维五月,杨无咎抬眼望去,果然东方七宿之一的心宿位于正南。

  天象无时不在变化,自己这套尚有缺陷的摘星手为何不能有变化呢?杨无咎沉浸在漫天的星空之中,仿佛看见自己在其中纵高越低,摘星而舞,杨无咎正如痴如狂之际,忽然感觉这一份酣畅戛然而止。

  毕竟因天时和地域所限,无法只在一处观尽所有星宿。比如能看到东方的心宿,便无法看到西方白虎七宿之一的参宿。唐朝诗人杜甫《赠卫八处士》有云:“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商即是心宿。想到这里,不免想起此时的处境,杨无咎一声长叹。

  殷如兰先前见他入神,不便打扰,又见他叹气,终于忍不住相问:“杨大哥在想什么呢?”杨无咎随口念道:“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殷如兰心中一动,笑道:“今夕复何夕,共此星月光。”

  杨无咎正要答话,忽然间察觉身后隐隐有粗重的鼻息声传来,心头急跳,于是慌忙转过头。火焰跳动,火星四溅,远处密林边上探出一只斑斓大虎,两只铜铃般的大眼望着这边。殷如兰见他动作异常,问道:“怎么了?”顺着他的目光瞧去,吓得浑身一震,紧紧贴在杨无咎的身上,盯着大虫,轻声道:“杨……杨大哥,怎么办?”。

  见老虎踱步而来,杨无咎伸手将殷如兰护在身后,对她轻声道:“看着它,不要转身,也不要动。”殷如兰缩着脖子,点点头,身体止不住的轻颤。杨无咎察觉到她的恐惧,拍了拍她抓在自己肩头的手。

  只见大虫缓步走至身前一丈处时,停了下来,又大吼一声咆哮着向二人冲了过来,继而腾身一跃。杨无咎不待大虫到身前,朝它冲了过去,一人一虎在空中相遇。老虎大口张开、伸出利爪,向前扑来。

  杨无咎手掌伸出,由下至上由后向前,在空中抡了一圈,对准老虎脑门拍了下去。只听砰的一声响,老虎重重地摔在地下,吼声如雷。杨无咎手掌微微颤抖,适才为了护住身后的殷如兰,已全力出掌,一掌之力足以裂石开碑,如果打在人头上,非脑浆迸裂不可,饶是老虎头骨坚硬,被这一掌打在地上也是艰难挣扎站起,脚步蹒跚。

  老虎盯着二人看了一眼,便转头离去。杨无咎上前赶上,一把抓向虎尾,谁料老虎听见杨无咎脚步,虎尾一剪,随即扭头转身,又纵身朝杨无咎扑了过去。

  杨无咎一把抓了个空,见大虫面目狰狞扑来,屈膝后仰,缩在大虫身下,手掌蓄力,扭腰翻身,排山倒海般的一掌拍在老虎的侧腹。腰腹正是柔软之处,杨无咎的天河掌已大成,兼之内功深厚,只见老虎重重摔在地上,四肢抽动了一番,眼见不活了。

  殷如兰在一旁见一人一虎恶斗,也就一转眼的工夫,大虫被杨无咎两掌打死在地,一颗心兀自砰砰跳个不停。殷如兰快步走到杨无咎身边,拉着杨无咎上下看,急道:“杨大哥,你怎么样,没事吧?”

  杨无咎喘着粗气拍了拍衣裳,拉着殷如兰笑着道:“没事!”虽然只是两掌,杨无咎都是竭尽平生内力全力而击,气海仍不好受。殷如兰看向一旁大虫庞大的身躯,尚不敢近前。

  杨无咎走过去,抓起一条虎腿,倒提虎身,对殷如兰道:“死了。”殷如兰挪上去,看一眼老虎,又看向杨无咎,想到他两掌打死一只大虎,满脸钦佩仰慕之色。

  杨无咎翻转虎身,说道:“老虎一身是宝,我们借住水流村多日,如果还能回去,将这头老虎赠予龙公,倒是个不错的礼物。”殷如兰道:“老虎太重了,大山中穿行,累也要累死。不如将虎皮剥下,倒是易携带。”

  杨无咎正要剥皮,忽然想到:“虎血大补,饮之可易筋壮体养颜益寿且大增功力。这大虫新死不久,血未凝结,尚可饮用。”于是将殷如兰唤到身前,对她道:“贵派内功纯阳,服虎血可大增功力。对你们可谓难得一遇的珍品,趁血未凝,快来喝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