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人影窗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山间借宿

人影窗纱 檐前铁马 2088 2019.10.22 16:14

  杨无咎勉强辨出道路,心想道路尽头必有人家,于是沿路往前走去。弯月上移,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去,但听四周鸟叫蛙鸣,风声飒飒。殷如兰轻声呼唤:“杨大哥。”杨无咎回头道:“怎么了。”殷如兰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眉眼带笑轻声道:“没什么。”不多时又唤道:“杨大哥。”杨无咎疑道:“怎么了。”殷如兰又道:“没什么。”如此几次,杨无咎再听她呼唤,便嗯嗯答复。

  四下山风呼啸,虫鸣不断,殷如兰又轻声呢喃道:“杨大哥,我好欢喜啊。”话语中柔情毕现,杨无咎心中一动:“莫非这小姑娘已对我暗生情意?”暗自回忆这几日的相处,殷如兰宜喜宜嗔言笑晏晏,渐渐明白过来。又想到殷如兰舍身为自己挡剑,原本心中只将她当作小姑娘,活泼娇俏喜怒不定,此刻方知她用情已如此之深。

  杨无咎母亲早亡,家中也无姐妹,进了幽冥教之后,更无女子,因此生平第一次感受到女子的柔情蜜意,心中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殷如兰身体紧贴他宽阔的后背,听着他的呼吸声,闻着他的气息,心下觉得平安喜乐,渐渐睡着了。也不知走了多久,杨无咎黑暗中穿行在山间的蜿蜒小路,时而越山时而穿林,峭壁边缘漫步,深渊谷底行走。忽然眼前豁然开朗,一大片开阔平地,再行片刻,屋舍渐现,灯火隐隐。

  杨无咎心中一喜,脚步加快,脚下的路渐渐宽阔,走进了村子。但见大路两旁屋舍俨然,错落有致,时闻蛙鸣犬吠。杨无咎沿路而行,走到一家仍亮着灯的院落门口,杨无咎凝神听了片刻方敲门。只听里面传来老妇人的声音:“来了。大半夜,是哪个啊?”老妇拉开门闩,见到二人,神色大惊,愣在当地。杨无咎躬身道:“婆婆,我们二人晚上在山间迷了路,误入宝地,还望借宿一宿。”

  老妇听他说话,兀自诧异,半晌方道:“你们两位是从外面来的?”杨无咎道:“正是,我们二人夜间不辨东西,一路摸了过来,望婆婆行个方便。”老妇忙迎二位进屋,杨无咎走进院中,老妇见他身上背负着一人沉睡不醒,也不多问,引他们来到一处卧房,打开门说道:“好久都没有外面人来过咯,两位今晚就在这里安歇着。”走进房中,老妇弯腰在床上拍了拍,回头说道:“这里是我小儿子睡的房间,他今晚在学堂去睡了,被褥都是新洗过的,干净着呢。”杨无咎道声谢,将殷如兰轻轻放到床上,见她后背伤口,于是将她俯卧床上。

  杨无咎查看了一番伤口,轻轻走出房门,对老妇说道:“婆婆,敢问家中可有伤药纱布。”老妇看了一眼他左臂的伤口,皱眉道:“啊呦,伤口这么大。夜已深了,少年人我先同你包扎一下,明天带你去见村里的郎中,先忍一忍啊,哎哟,哪里这么不小心。”老妇急忙进屋翻箱倒柜,杨无咎跟上前,拱手道谢,说道:“多谢婆婆。只是在下朋友也受伤了,还劳烦婆婆为她包扎,在下多有不便。”老妇起身看他一眼,继而又俯身去找纱布,笑着说道:“好,好!”

  殷如兰醒来的时候,杨无咎正端着一盆水走进房间,门外天已大亮。殷如兰挣扎着要起身,俯卧着睡觉十分不适。杨无咎急忙道:“姑娘别乱动,你后背有伤。”殷如兰方感觉右肩撕裂的痛感,轻呼一声。杨无咎查看一番,发现老妇人为她包扎的纱布上又有血迹渗出。殷如兰感觉胸口紧缚,知道伤口已经包扎,脸色通红道:“你,你替我包扎了吗?”杨无咎摇摇头,把昨天婆婆借宿以及帮她包扎的事告诉殷如兰。殷如兰看看四周,见果然是乡下陈设。

  杨无咎道:“婆婆去请郎中了,用了药会好得快些。”殷如兰轻轻应了一声,又道:“杨大哥,你扶我起来,我想坐着。”杨无咎扶她坐起身,净了脸,又用水抹了凌乱的发丝。忽然间脚步声杂乱聚到院门外,杨无咎脸色一变,走出房门。

  院门被推开,只见昨日的老妇笑眯眯地引了一位束发长衫的中年男子进来,门外人头攒动,拥在院门处探头往里看。

  中年男子在老妇的带领下往杨无咎走来,神色兴奋,对杨无咎抱拳道:“公子自山外而来吗?”杨无咎兀自疑惑,还礼道:“正是,昨夜冒昧打扰,得蒙不弃留宿,感激不尽。”男子道:“公子言过了。鄙人是此地门主姓龙名圣俞,听闻公子负伤,特请了郎中前来为公子治伤。”说着,门外一位女子背着药箱走了过来,想来是老妇说过还有一位女子受伤,因此喊了位女郎中过来。

  杨无咎脸色大喜,躬身谢道:“多谢龙公盛情,在下的朋友伤势更重,还请大夫先行看视。”便将女郎中迎进房中。待郎中为二人重新包扎完毕,杨无咎来到厅中,此时院门外围着越来越多的人,龙圣俞正坐在厅中吃茶,杨无咎再次谢过。

  龙圣俞起身请杨无咎入座,问道:“敢问公子尊姓大名。”杨无咎道:“不敢,在下杨无咎。房中受伤的是在下的朋友,姓殷,闺名不敢擅称。”

  龙圣俞点点头,说道:“原来是杨公子,杨公子气度不凡,真是幸会啊。”杨无咎淡淡道:“龙公过誉了。”此时院外喧闹声起,杨无咎皱了皱眉。龙圣俞看了一眼门外,笑道:“不瞒公子,此地百年来都没有一个山外之人到访了。呵呵,公子可以说是我们的第一位客人,大家过于热情了,还请公子不要见怪。”

  杨无咎吃了一惊,怔怔地看着龙圣俞:“龙公此话当真。”龙圣俞捻须笑道:“敢问公子昨夜是如何进山的?”杨无咎沉思道:“实不相瞒,昨夜我们二人被人追杀,慌不择路,在峭壁深谷穿行,究竟不知走了多久,方见到此地村落。”龙圣俞点点头,又看了一眼杨无咎,说道:“如果鄙人没有猜错的话,杨公子身手不凡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