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人影窗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融融小院

人影窗纱 檐前铁马 2182 2019.10.09 11:53

  竹影小院,石桌边,杨无咎正打坐修习。屋内,殷如兰缓缓坐起身来,卧床太久,也需要起身走走,而且伤势已经大有好转了。耳听得门外一片寂静,殷如兰掀帘走了出来,堂内空无一人,走到门口方见到坐在竹旁石凳上的杨无咎。殷如兰见他闭眼打坐,也不去打扰,蹦蹦跳跳地在院子里玩起来,一时仰头望望云天,一时俯身看看花草。十八九岁的年纪,明艳无俦的脸蛋衬得院中一切都美好起来。见地上一株无名的野花娇嫩而坚强的开着,便蹲在地上拨弄,拨开压在花朵上的杂草,拂去花朵上的泥垢,然后两手端着下巴,细细观赏。良久,方站起身来,忽然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黑,捂着脑袋脚步踉跄便要摔倒,一双大手适时扶住了她的肩膀。

  原来杨无咎在她出来的一刻便已察觉,见她行动如常没有来打搅自己便继续练功,听她轻呼出声然后看到瘦弱的身子摇摇摆摆于是出手扶住,心中暗道女孩毕竟娇弱。

  杨无咎扶她到这边石凳上坐下,殷如兰渐渐缓过来,歉然说道:“适才蹲久了,起身急了点。多谢杨教主。”杨无咎看着她瘦弱的身子,皱皱眉,并未答话。殷如兰吐了下舌头,又四下打量起来,忽见到石桌上一本书,封面四个大字——玄谷秘录,心中一惊。心想:“这便是爹爹说的玄谷秘录吗?不是应该在蒋信手中的吗,难道那天蒋信还是被擒住了,杨教主已经从蒋信手中抢来了。”看着石桌上的书,心中疑惑,想拿来翻看一番,始终忍住。又看了看杨无咎,终于问道:“杨教主,这便是玄谷秘录吗?”杨无咎看着殷如兰,点点头。殷如兰又道:“它怎么会在你们手中。”杨无咎道:“你受伤的那日,黑衣人将你打伤之后,又从蒋信手里拿到了这本书,我便顺手取了来。”殷如兰想到顾几彦曾说他们是来查明黑衣人冒充幽冥教行凶一事的,竟无意中抢到了这本书,而众派费尽心机却扑了个空,笑着点点头。

  杨无咎见她对书好奇,于是将书推给她道:“拿去看看吧。”殷如兰摇摇头,道:“不必了。”杨无咎道:“你们来此不就是为了它,到了眼前都不看看吗?”殷如兰巧笑倩兮,说道:“确实好奇,但正是因为我们是来争抢此书,既然已经被你们得到,又对我有救命之恩,又岂敢再生觊觎之心。”杨无咎将书拿起翻了翻,说道:“言之有理,既然如此,这书便赠于你了。”说着,将书递给殷如兰。殷如兰一脸诧异,心道:“外面众派弟子趋之若鹜,你便这么轻易便送出去吗?”于是急忙起身道:“杨教主,使不得。”杨无咎摆摆手,道:“我本就不为此而来,你拿着好好练,以后莫再轻易受人暗算。”殷如兰突然想到他双手一前一后为自己疗伤的场景,不禁杏脸羞红,不再推辞。

  两人不再说话,渐渐太阳高悬,日近正午。杨无咎起身道:“饿了吧,我去叫隔壁酒家送点饭菜来。”殷如兰见近两日都是吃的附近酒家送来的饭菜,本地饮食颇不习惯,只因几人不是挑剔的人,勉强吃下,便道:“在家吃便是了,我去做饭。”杨无咎怕麻烦,蹙眉道:“你身子还好吗?”殷如兰浅笑盈盈,起身道:“不碍事的,你稍坐片刻,我去买些菜回来。”说着,不等杨无咎回答便跑了出去。杨无咎见娇弱了两天的小姑娘转眼间就变得跳脱起来,不禁愣住了。

  未几,杨无咎便听到开门声,只见殷如兰怀抱着一堆食材走了进来:“快,杨大哥,快帮我拿一下,要掉下来了。”杨无咎看她费力地抱着一大推东西,便走上前。殷如兰气喘吁吁,兴奋道:“刚刚走得太急没有提篮子,这边菜都很便宜的,都好想买呀。可是我拿不下太多。”杨无咎见她方才出去的时候发髻上插了一根玉簪子,而此刻只见发带飘扬。殷如兰浑若无事,口中不停说到这个菜才卖多少价那个才卖多少价,做出来都是很好吃的。进了厨房,杨无咎刚刚将东西放下便被殷如兰推了出来,口中说道:“杨大哥,好啦,不用你帮了,你去外面等好了,很快的。”杨无咎摇摇头,心道这女孩醒来好似变了个人,真是自来熟。

  殷如兰在厨房里忙活,偶尔出来打水,见杨无咎坐在石凳上练功。隐隐香味袭来,杨无咎睁开眼,又听到堂前清脆的声音传来:“杨大哥,吃饭了。”

  杨无咎走进去,看见殷如兰额头见汗,嘴角噙着笑立在一旁,桌上已经摆了好几个菜,颜色鲜艳、香气扑鼻。杨无咎看着她道:“累了没有。”殷如兰笑着道:“不累,杨大哥快坐。”说着,帮他拉开身旁的椅子,拉他坐下。

  殷如兰在他身旁坐下,一面指着桌上的菜一面说道:“这道是清烧鲤鱼,这是红烧狮子头,这道是红烧猪头肉,还有这个三杯鸡和八卦豆腐,是他们本地的做法呢。你快尝尝。”说着双手靠在桌沿,眼巴巴地看着杨无咎。杨无咎执著每道都先尝了一口,然后放下筷子,看着殷如兰。殷如兰紧张地看着他,其实出锅前每道都已尝过了,此时还是生怕不合他口味。只听杨无咎缓缓道:“不错!”殷如兰看着他,见杨无咎已重新拿起筷子开始吃饭,急道:“就不错啊。”殷如兰撅起嘴,恨恨地拿筷子头在桌上砸了一下,开始吃饭。又听杨无咎边吃边道:“很合我口味。”殷如兰嘴角上翘,又从一旁拿来一壶酒,递给杨无咎道:“喏,给你打的。”杨无咎冲她咧嘴一笑,打开闻了闻,然后竖起酒壶就是一口。

  两人用着餐,殷如兰不时给杨无咎介绍每道菜的做法,需要注意的火候、时间。杨无咎静静地听着,偶尔点点头应应声。一顿饭在殷如兰叽叽喳喳的声音中度过,殷如兰见杨无咎放下筷子,便对他说道:“杨大哥你去歇着就是了,我来收拾。”杨无咎点点头,起身走到院子里,见殷如兰进进出出的收拾,不时抬起袖子额头擦汗,身上穿着从附近人家里买来的粗布衣裳,俨然便是一位勤劳的农家少女。

  这时,院门推开,顾几彦回来了,脚步匆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