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绝世画仙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刺客

绝世画仙 画墨·渊玄 2029 2018.08.11 05:13

  画子衿身躯沉重,心中更是沉重,艰难而颤抖地将头抬起看着老者强颜欢笑道:“前辈,你这又是为何?”

  “惩罚你。”老者淡淡扶须,轻笑道。

  并且一脸慈祥,毫无私心,但是老者又慢慢往前走了一步,当然,那股压迫又在画子衿身上加沉了几分。

  画子衿刹那间被老者所释放出来的威压摁在了地上,全身的骨头顷刻之间也全部都“咔嚓”做响。

  且声音较大,听的四周的人都不由的汗毛倒立而起。

  “子衿哥哥!”

  画子衿身后不远处一绝色少女焦声喊道,俏脸面带梨花雨,让人我见犹怜。

  老者移开目光瞄了那少女一眼老眼一亮有一被惊艳之色,很显然那名绝色少女乃是画家第一美人画微染。

  但是,在下一秒目光又回到了画子衿的身上,戏谑道:“啧啧,可惜了这妮子,竟然跟着这么一个废物。”

  闻言,画子衿身躯微颤,暴怒之,眼框之中一点猩红跳出,双手猛抓铺在地上的石砖,竟然抓出十道深深的沟痕。

  “我*”

  画子衿大暴一口粗鄙之语,手臂上的肌肉瞬间凸出,原本那平淡的俊脸也逐渐狰狞了起来。

  此时,画子衿就像是无视了威压一般猛然间起身,宛如一头凶兽似的凶恶的盯着老者。

  老者,从人,皆是一惊!

  白发老者眼眶张了张,微微点头对画子衿很是欣赏。

  嘭!

  画子衿右脚猛踏于地,惊起石沫乱溅,双拳紧握,旋既宛如一杆猩红的长枪直刺向老者!

  “师父小心!”

  在老者一旁的画紫弦大惊喊到。

  呵!

  见画子衿迎面而来,老者丝毫不慌然,威压再次释放。

  果不其然,画子衿还未接触到老者便又砸回了地上,昏了过去,好似螳臂挡车,不自量力!

  “子衿哥哥!”在这一旁画微染忍不住大喊道,正欲上前想要去扶起画子衿。

  就在这时,内院外门前一名中年男子突然出现,直接打断画微染的行动。

  那男子见到此情景,哗然大惊焦急地小跑到画子衿慢慢蹲下面色严肃地看着昏迷的画子衿。

  这名中年男子正是画子原。

  要说为什么画子原现在才来,那是因为白发老者先前一时迫急找徒弟,直接动用元气飞过来的,而画子原不会飞只能慢慢地跑,如若画子原会飞的话,方才那一幕也不会发生。

  “额,画家主这小辈难道是你的儿子?”白发老者身躯一愣颇有些尴尬的问道。

  画子原一时也没有回话,把画子衿扶起身来好好的看了看,见没有什么大事面色才微微好转,暗自松了口气。

  随后,又将画子衿搀扶到一旁的画微染身旁,才面色复杂的转身看向白发老者。

  台上,那久久未出面的画子韩见到画子原如此的关心画子衿,原本淡然的脸瞬间黑了下来。

  做完这些,画子原从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还是颇为尊敬的答道:“正是……”

  额……

  白发老者一时无言。随后,慢慢从袖口之中掏出一个小巧玲珑的玉瓶拱手递给画子衿,以作歉意。

  画子原大惊,赶紧去搀扶白发老者,道:“前辈,此番大礼,画某可受不起!”

  况且,这位白发老者还是一名元魂境界之上的大能。

  “额,那画家主将这一瓶青元丹收下吧。”

  老者见画子原亲自来搀扶他也没有矫情,歉意的笑道,将手中的那小巧的于瓶拿给了画子原。

  画子原也没有矫情,直接伸手去拿。可是,就在画子原触碰到那玉瓶的那一瞬间,一股润心的元气通过他的指尖直接涌入他的六脉之中,滋润着画子原的血液。

  “上乘高阶青元丹!”画子原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上乘丹药与画家纹刻相比,之间的差距还是很大的,不过看画子原的表情,就可以表明那上乘丹药明显比纹刻贵重许多。

  毕竟出自玄元大陆十大巅峰之中排名第二的炼丹师之手。

  “画家主何必大惊小怪。”白发老者丝毫不在意,风轻云淡的道。

  画子元回过神来,也意识到了自己方才的失态干咳一声赔礼作聘。

  白发老者摆了摆手哈哈笑了两声表示不在意,又把目光移到画子衿的身上,有所似意。

  “染儿,将子衿带回去休息。”画子原细细的对着画微染道。

  随后,又从玉瓶之中取出一颗青原丹喂入画子衿的嘴中。

  画微染点了点头,美眸担忧的看着画子衿俊俏的脸,嫩唇一咬将画子衿的手臂搭在自己的玉肩之上,扶于房中。

  待画微染扶着画子衿走后,内院也恢复了往日的清净。

  武斗台之上,画子韩从始至终一直是黑着脸,埋着头盯着地砖,剑目一凝,眉头紧邹,显然很是不满。

  “那废物为何如此变化,似乎还受到了父亲的重视。”

  画子韩咬牙切齿,狠狠道:“我说过的,会让你在死一道!”

  ……

  已是深夜三更几许,画子衿此时才刚刚苏醒过来,待他起身之时只觉全身一阵松痛!

  丝!

  画子衿五官一邹不禁吸了一口冷气,他忍着疼痛试图甩了甩自己的胳膊,只听见骨骼“咔咔”作响,又是一阵钻心的疼痛感。

  呵呵。

  画子衿自嘲的笑了笑,回想起他那时有多么自不量力!

  画子衿独自摇了摇头,随后,慢慢地下了床,拿起床头靠着的一把佩剑仔细的思摸着。

  突然,画子衿目光一凝,纵身跳出窗户,待之后,随之而来的有三道黑影。

  画子衿面色一寒,在皎洁的月光之下可以看出那三道黑影乃是两男一女。

  从那三人身上的气场来看满满的都是杀意,画子衿俊脸上划过一丝畏惧与无奈。

  因为这三人的境界阶段都是元玄之上的高手,如果与之正面搏斗不出三招画子衿必死无疑,所以也就只能跑了!

  可是就在此时,画子衿只觉身后一寒全身汗毛倒立。

  猛转过头来,一把冰冷的匕刃在月光的照射之下,刀峰发出一道凌厉的寒光,而此时,正直直的朝着画子衿的鼻尖飞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