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推理侦探 黑口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会议之前

黑口袋 大南瓜的锤子 3119 2020.02.14 16:40

  大概过了一个半小时,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我看着面前的账本,淡淡的说了一句“请进”,本以为进来的会是袁彦,谁曾想是负责运营的张总。说起眼前这位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张总,他是公司的元老级人物,只是这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元老级人物来办公室找我是为了何事呢?这我不得而知!我为这位能当我伯伯的张总沏了一杯茶端至张总面前放下,而后坐在他对面等着他开口。

  张总犹豫了良久,右手食指向鼻梁上推了推自己的金丝眼镜,细细抿了一口茶,刚准备开口却不知从何说起。许是张总太了解我的脾气秉性,又或许是他要说的事情涉及到他个人的利益亦或是立场。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过去,张总终是忍不住,开口道:

  “薇薇,刚才的事的确是她的不对,该罚的你也罚了,能不能看在伯伯的面子上别开除她?你也知道,只要她的档案里有被开除的记录,那她以后找工作都会很难……”据我所知,那位公主病居住地是本市市中心的一个别墅区,以她的收入水平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住在那么高档的地方,除非她有其他的收入来源亦或是一些见不得光的地方。总不能我面前这位一直受人敬重的张伯和这位公主病是友好的上下级?按理说,公司开除员工很正常,可有史以来第一次张总替一个人求情,这似乎超乎我的意料!是什么一个角色能让这个公司的老一辈奉献者来这求情?我想不明白,而后,我用满是疑惑的眸子看着张总,温和地问道:

  “张伯,对公司而言这不是一个员工的问题,这是公司风气的问题,如果再不管管整个公司到最后有可能面临倒闭或者申请破产。我平时很少管公司人事这方面的事,不过既然我开始管了那肯定不能放松。不过。既然张伯希望她留下,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她的工资要从最低算起,能不能爬上来看她自己的本事。张伯,如果您不介意,可以告诉我她到底是谁?”辞退员工还要赔付对方一些钱,与其这样还不如让人事重新安排,只是任何员工的程序都要从我这走一遍流程,我实在不明白一个可以在本市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何苦为了一个矫情的公主病在办公室跟我浪费口舌,以他的人脉圈想把人安排在哪不都是一句话的事吗?为什么一定要让留在这里?难不成是看着我平日太闲给我找点欢乐?许是太了解我的为人了,张总面楼难色地叹了口气,微微开口道:

  “薇薇,今天是这丫头太过分了,我替她给你赔不是!唉~这事得从二十四年前说起,那时候我虽已为人夫,为人父!可那是家中长辈包办的婚姻!我和你的伯母没有爱情可言,更没有激情可言!我本以为日子就这么过下去,以你伯母家的财力能替我把路铺平,那时候我只是一个小公司的员工,如果有人帮我,我很快就能官升一级!只是,我没想到的是,有一个人在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闯入我的生活!她的出现就像一束光把我的生活照亮!那是我人生中最惬意的一段时光!本以为一切可以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进行下去,可我也没想到就在她怀孕六个月的时候,你伯母不知道从哪听到的风声,让我做一个选择,否则就离婚!那时候我的事业刚有点起色,我怎么可能放弃!我找她谈了谈,后来她为了成全我还是选择了离开……直到五年前含恨而终,我才把孩子接回来,为了弥补我所犯下的错以及我对她们的亏欠,我给丫头所有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却忘了教给她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许是知道,好歹我看在他老人家的面子上也不会将那位公主病赶尽杀绝,思忖间,张伯将水杯放下,缓缓走了出去……也许这件事情像石头一样压在他的胸口,让他喘不过气,今天说出来反倒轻松一些!

  待张总离开后,我拨通了人事的电话,让他们将那位公主病安排在公司旗下的医药集团,至于职务,按照一般白领安排就好!至于该给那妞的钱,照给不误,免得公司底层议论我伤了人连最起码的赔偿都没有,最终把公司说成是没有人情味的公司!

  看看时间,也到了午餐时间,可站在窗台前看着窗外座座矗立于地面的高楼大厦,反倒没了胃口!似乎最初的梦想也已经被这些高楼大厦掩埋!想到这,我不禁苦涩一笑~正在这时,办公室的电话响起来……看看号码,居然是老林的手机号!难不成他这大忙人忙完回来了?思索间,我拿起听筒,另一端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薇薇,我在楼下,下楼带你吃美食!”又是老林死皮赖脸的声音,一会儿我可得好好问问他这家伙这些天死哪去了!挂了电话,我拿起包包准备下楼,想着要不要将办公室的门锁起来?还是锁起来吧,毕竟员工里也许会有同业安插在本公司的卧底也说不定。思索间,将办公室的门锁起来匆匆下楼!不过还有一个情况要跟老林说明,省得他怪我没来得及通知他就私自将公司人员调离。

  来到公司楼下,只见那一抹熟悉的身影靠着那辆皮卡,我不禁撇撇嘴:这丫的还知道回来?咋没让妈妈桑把他卖了!不过好歹这家伙没把自己弄丢,这已经不错了,我该知足!这些天这家伙家也不回,电话也不知道往家里打一个,正常情况下一般女人肯定要跟他撕起来!可他的圈子也好,生意也罢,接触的人向来鱼龙混杂,他回不回家我早已习惯了!总不能拿根尼龙绳把他绑家里吧!至少他还生龙活虎地出现在我面前,而不像当年满身是血地倒在我面前!只要他还活着就够了!

  上了车,把包包往后坐一扔,我便在座位上休息起来。而此时正在开车的他始终一言不发,通常他不说话的情况只有一种,那就是他将告诉我一件大事,而此时的他正在踌躇要如何告诉我!与其等他开口,还不如我先开口,我悠悠然开口道:

  “老林,张伯家的女儿不适合待在咱们公司,我将她调到公司旗下的医药集团,算是卖给张总一个面子。只要她不碍我的眼,她的死活与我何干!今天下午我会给各部门各阶层开个会,我可不想您老人家的心慈手软最后让公司变成某些人吊儿郎当养老撒泼的地方!”即便我不将这件事告诉他,估计他的助理也已经告诉他了!只是他毕竟是我老公,这些小事没必要瞒着他!

  “你做事向来有你的原则你的方式,这些事你自己处理就好。这段时间我比较忙,也许会一直住在公司,你自己在家照顾好自己。”我知道他还有一些话想说却没有说出口,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二人之间就一直这样,从无话不说到无话可说,似乎二人之间一天的交谈的话语还没有各自在自己的圈子里和那些合作伙伴说得多。想到这,内心难免有些苦涩,是不是我不应该将当年的事全部怪罪到他身上!毕竟,他和那些事没有关系,孩子只是和我们有缘无分罢了,这些年我们这样又是何必呢?想来,我不禁幽幽叹了口气。现在我们什么都有了,反倒更羡慕那些整日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吵闹的夫妻,至少那样还像一个家,而不是更像没有硝烟的战场!想到这,我不禁开口道:

  “钱是赚不完的,不要让自己太累,该回家就回家,你不在的这段日子,家里反倒更像是住上一日两日就人去楼空的酒店。我想你回来,当年的事不是我们的错,只是孩子和我们有缘无分罢了!前些日子我去了医院,医生说我的身体有所好转,我们可以试着要孩子……”

  “等这段时间忙完了我陪你去看看岳父岳母,你再不回去看看,岳母还会以为我把你拐跑了!”的确,老林不说,我反倒忘了我们家老爷子老太太已经有一段时间不催我回去了!总不能是他们二老出什么事了吧!想着,我的手心已经忍不住冒出层层冷汗了!许是我想得太出神了,竟忽略了老林此时已经停车,转而握住我的手。似乎,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握过我的手,也似乎我已经很久不让他碰我了。的确,如若我再这样,老林即便是回家也会难免觉得尴尬。毕竟,由于我的抵触,他已经在书房睡了一年多了,如若我再这样,也许他老人家哪天被人拐跑了也未可知。想到这些,我不禁抬头看向他,右手反扣住他的手,微微开口道:

  “老公,回来吧,我需要你。我们的家需要你。”听到这些,老林的眸子中闪现出一些光泽,呼吸也不免加重一些……

  “下午的会议,您老人家召开可好?毕竟,我已经很久没管过公司了!走!老公,下车吃饭去!”说着我起身下车,打开他的车门,等他下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