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风水秘术 大地的阴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如果你不存在

大地的阴谋 半条命d阿良 2115 2019.01.12 04:05

  第三十七章如果你不存在

  “为什么?”我有些惊讶。

  “我的记忆里是拥有很多的,亲情、友情、物质和精神上的财富等等,如果我不知道还好,可是既然知道,我却不能去拥有了,我接受不了那样的落差。”潘宁说。

  潘宁对自己的需求把控的精准的让我惊讶,有时候有些话不是随便说说的,自杀需要极大的勇气甚至还要一些冲动,很多人绝望的时候都想过自杀,但真正成功的却不多。但潘宁不同,他是个刚毅果决的人,一个特殊的人,她能把一些东西看的比命更重要,我相信她能说到做到。

  林印生语无伦次说:“我不要,我肯定是真的,我不死,我肯定不会死,大姐,我们是真的对不对,肯定是真的……”

  没人搭理他。

  “焦阳,你进来。”潘宁说。潘宁喊的时候,假焦阳竟然下意识的回了一下头,发现不是叫他的时候,脸上露出一丝尴尬。

  我上小学的时候同班就有一个跟我同名同姓的,当时刚入学,互相不知道对方,老师也不知道有两个秦澈。结果点名的时候,老师叫了一声“秦澈”,我们两个都站起来了,气氛很尴尬,老师懵了,我们四目相对也都不敢相信会那么巧。不过已经巧了,为了避免同类事情再发生,老师就给我们起了外号:大秦澈、小秦澈。我是大的,因为我个子高一些。为此他家长还来学校闹,说他年龄比我大,应该他叫大秦澈。可是那个时候已经叫开了,想改也改不了了。老师也没搭理他家长。一直到现在,回到老家,老同学还会叫我大秦澈。

  不过想想当下的紫萱、紫轩、子轩、子璇、梓萱……来说已经是小巫见大巫了。我不是在充字数,这是我(作者)的真实经历,便忍不住想表达出来。不过我不叫秦澈。对不起,让你们出戏了。

  焦阳走进来,潘宁说:“要是你是复制品,你怎么办?”

  焦阳说:“我是?呵呵,你来捏捏我的肉,是肉,货真价实,假一赔万,老子要是假的,这世界就是假的,不,这宇宙都是假的。”

  潘宁说:“我是说假如,现在还不确定,但我们要有迎接这个结果的心理准备。”

  是的,假如忽然发现自己是假的,那冲击力太强了,是个人都受不了。

  焦阳难得的严肃起来,他思索半天,说:“澈澈,你呢?”

  我说:“我不知道。”

  焦阳说:“看着办吧,如果我是假的,真焦阳要杀我我就让他杀,但要痛快。如果我侥幸没死,那就活着,老老实实的找份工作……等等,是不是我也不能见我妈了?”

  “是,你妈有真焦阳就够了,不过你可以偷偷看看。”我说。

  焦阳说:“那不行,我要找真焦阳让他杀死我。”

  “事真多,你直接自杀不行了吗?”我说。

  “我真的无法对一个那么完美的人下手,哪怕是我也不行。”焦阳说。

  “你就是怂。”我想了想,说:“好吧,既然如此,如果我们是复制品,我们一起找真的我们寻死去。”

  焦阳说:“没想到你还想和我做个同命鸳鸯,嘿嘿,可以有,可以有。”

  焦阳忽然想到了什么,转头对假焦阳说:“假如,我说假如啊,你是假的,你会让我杀了你吗?”

  假焦阳说:“你煞笔啊,复制品懂不,一毛一样,想的当然也一样。”

  焦阳说:“到时你想怎么死,上吊绳上系个蝴蝶结怎么样?”

  假焦阳说:“说不定是谁呢,到时可别反悔跑了。”

  至于林印生,我们问他要是他的假的怎么办?他说,跑,跑得远远的,反正不能死,活着最重要。果然,问了也白问,这德行一辈子改不掉了。

  这是一个坎,我们说的轻松,其实心里都很沉重。每个人都有很重要的东西,比如爱人、孩子、父母、兄弟姐妹、存款、梦想……忽然有一天你发现这些东西都是别人的,不是你的,而你只是个假的,不能去抢不能去争,也不能杀了他同归于尽——那样爱你的人会很痛苦很难过。我真的无法想想那是多么的绝望,那是我无法面对的绝望。

  眼下又一个问题涌现出来了:如何分辨谁真谁假?

  潘宁说:“我们的记忆中的经历和感觉都是一模一样的,复制品被复制出来的时候一点都没有察觉自己是被复制的,从这点上来说无法分辨。不过,我有一个想法,复制品被复制出来的瞬间在哪?为什么没有直接出现在我们身边?”

  是啊,复制品被复制出的一瞬间没在我们身边,而在另一个地方,这也就是说复制品的记忆会有一个小小的漏洞。

  举个例子,我们在行路到达a点,并且被复制,复制品出现在b点。那么无论复制品还是我们的记忆中的记忆只有通往a点的行路记忆。有着去a点的行路记忆,却出现在b点的人肯定就是复制品无疑。

  这个解释可以说是天衣无缝。我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潘宁也点头称是。

  我说:“现在我们要找出我们到底是在哪里被复制的,那个a点在哪?”

  从我的言语中可以发现,我还是下意识的把自己当成真的的。

  潘宁说:“焦阳第一次看到另一个我们,是在打野猪时,肯定在那之前。如果没有猜错,应该是那条鱼,捉到那条鱼的地方。”

  是的,抛开物种,单论这种现象,那两条鱼是我们第一次发现复制品的地方。

  焦阳插嘴道:“对对对,肯定就是那个地方,我一到那个地方就感觉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

  其实我也有过那种感觉,但是并不强烈,也没发现异常的地方。就没放在心上。

  潘宁说:“暂且把那个地方记下来,再想想还有哪里有疑点?”

  “不用想了。”这时,任伴山突然插了一嘴:“就是那个地方。”

  任伴山一般不开口,一开口就惊人。这种人让你对他产生一种信赖感。他几乎不说话,但凡一说话就是很重要的事,而且从未出错。所以他说什么,你都不会怀疑他的话。

  我说:“从哪里看出来的?”

  任伴山理都没理我,蹲下来,捡起一个树枝,在地上画了起来。

作者感言

半条命d阿良

半条命d阿良

求推荐,盆友们,推荐啊。QQ群45346458,作者陪你嗨聊,深度解析剧情人物,还有你的疑问。满足读者各种无理有求

2019-01-12 04:0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