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成大佬的锦鲤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被晾

穿成大佬的锦鲤妻 仰秋仲伊 2024 2020.03.20 10:10

  是啊,姜舒晴的模样跟前世变化并不大,只是那抹十足的艳丽被浓厚的古韵抹去棱角,倒成了北国绝世独立的清丽佳人。哪怕只是露出眉眼,依旧能够惊艳了时光。

  她紧抿着唇将竹节水递到他唇边,小心地一点点送进去,压抑住似是悲痛似是喜悦的复杂情绪,喉咙发堵地问道:“你来到这里多久了?”

  喝了水,他精神许多,知道她问的是什么,有些沮丧地侧脸回道:“十五年,我十五岁了,换了个地方还是不能做哥哥。”

  她心口又是一疼,声音轻缓地说:“难道做弟弟就不能疼姐姐了?”

  他连连摇头,脑袋一阵眩晕,缓了会才笑着说:“疼,只疼姐姐。”

  “你别动了,”姜舒晴赶忙制止,往后看去,见孙郎中包裹严实地走过来。她侧身让出空,紧张地看着。

  孙郎中手上也包着一层棉布,翻看了下他的眼皮,眯着眼望了望他的舌苔,询问了他几句话,这才给他把脉。

  四周的人有些害怕地往后缩着,没想到这脑子坏了的少年还有这般机遇,想想之前自己做的事,他们都恨不得埋起头来。

  “不是瘟疫,”孙郎中慎重地说道:“是肠胃伤寒,这种伤寒有些类似瘟疫的上吐下泻浑身无力困乏,病起来凶猛,不过也好治,只需要藿香正气散就好。不过他身上伤势太重,也引起发热,加上缺水缺食,情况不容乐观。”

  姜舒晴抿着想了下,便让李贵将……

  “你叫什么?”她这时才问道。

  “禹安。”

  禹是皇姓,而缀一个安字,可想而知他从出生开始就注定与皇位无缘。

  姜舒晴点点头,让李贵将禹安抱到姜父的车厢里照顾着,然后让姜父去自己车厢中呆着。

  “这,姜老爷您们这是什么意思?”小将领不乐意了。

  孙郎中从袖带中取出一个牌子,上面是玄牌绿字书写着御医,“小将军,老夫曾是御医,便是告老还乡,这医术也绝对不是哄人玩的。老夫愿意拿项上人头做担保,那少年是普通的伤寒,并非瘟疫!”

  小将领握着牌子,一咬牙:“行,你们尽快采办完离开府城,若是被染上疫情,承安侯府和御医的牌子都护不住你们。”

  众人应声,队伍紧凑地在流民们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进了府城。

  河西府城占地很大,往常是极为热闹的,南来北往的人们都要途经此处,客栈、茶楼、酒肆、钱庄等等扎堆在主干道上。

  可如今这座城像是陷入了沉睡中,干净整洁的青砖能清晰地传来车轱辘的声音,沉闷烦冗。

  带路的小兵将他们引到孟府后门,不等人问话就匆匆离开了。

  虽然这是后门,但是人们能从一丈高的围墙里看到里面的假山石亭,嗅到空气中浓郁的花香,听到各种鸟雀悠哉地鸣叫,更是有犹如天籁的淙淙流水声。

  众人禁不住吞咽下,特别想要跳入进去痛快地冲个凉。

  从姜舒晴在城外捡了个人开始,高敬森的脸色就恢复最初冷峻,整个车厢都阴凉不少。

  她艰难地对他视而不见,掀开帘子看着门上挂着的孟府二字,“爹,你认识孟家人?”

  姜父揉揉脸,无奈地点点头,“承安侯府的二房夫人是国公府的庶女,她的外祖父便是河西府城的首富孟家。”

  原主对承安侯府里的嫡小姐们是打心眼里羡慕嫉妒恨,脑海中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一众小姐和夫人们在她面前显摆。显摆家世、教养、婚事、学识、外祖父家、穿戴,哪怕身边的丫头婆子也能被拎出来作比较。

  貌似还真有这么一回事,姜舒晴头也有些疼,“所以咱这是被人晾着了?”

  “去太守府,”高敬森吩咐赶车的李全道。

  车队立马调转往回走,还没等退出胡同,孟府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四十来岁身材壮硕的婆子笑着走出来高声喊道:“哎呀,姜五爷来了?我们家表小姐可是念叨你们许久,知道你们这两天到,就早早吩咐老奴听着动静。”

  姜父没吭声,王福上前拱手说:“我们家老爷本要去拜会太守,却被个不知礼数的小子给领到这儿来了。不知老姐姐的表小姐是哪家姑娘?怎地糊涂地需要在后门见客?”

  后门是奴仆们往来之地,他们用来羞辱姜家父女俩,又何尝不是暴露出自己没有规矩?

  那婆子显然是临时受命,并不是承安侯府里出来的人精,不懂这些弯弯绕绕,只是拉长脸说:“我们家表小姐是承安侯府的二夫人,表小姐抬举你们道一句亲戚,可嫡庶有别,你们旁支更是等同平民百姓,不走后门,难道还要我们扫地开正门迎接?”

  “呵,在侯府我们家爷确实是走正门的,到你们这商贾之家,却要被羞辱走后门,果然是不知礼数。既然如此,那你就去回你家表小姐,我们老爷可攀不上这门亲戚。”说完,后面的队伍继续往后退着。

  婆子脸色青白交加,知道自己差事办砸了,连忙拍了下嘴巴喊道:“是老奴愚笨没有领会表小姐的意思,还请姜五爷看在表姑爷的份上稍等片刻,老奴这就去回话。”

  “二夫人有话便去太守府递吧,”姜父淡淡地说了句,车队往后退的速度更快了。

  婆子拦不住,只能一跺脚转身飞快地往院子里跑去。

  太守府位于河西府城中央,是每一条繁华街道通往之地。府城几乎是夏华国南北要道,是咽喉之所,收揽不少金银财物。这太守府自然建造得格外宏伟大气,又处处彰显贵气与奢华,让人看了心惊不已,此等规格堪比皇帝的行宫了。

  不过人家对外声称府城所有衙门都集中在此,占地面积自然大。

  姜父一行人抵达府门外,立马有管事的人得信上前迎接。

  “姜老爷、高举人,在下姓李,是府城师爷,我们家老爷公事繁忙不能亲自迎接,便派在下招待。”说着他引着众人去了客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