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成大佬的锦鲤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安心

穿成大佬的锦鲤妻 仰秋仲伊 2035 2020.03.31 02:00

  高敬森闭上眼,再睁开时,眸子深邃已经看不出任何情绪来。他轻啄了下她的唇瓣,低沉道:“这样也好,我走的也能安心。”

  姜舒晴忍不住掐了下他的腰,“什么叫走得安心?你以后能考中状元,实现自己的伟大抱负,四周也有美女环绕,日子舒坦着呢,说什么丧气话?

  我们不合适分开,是对彼此都好,干嘛弄得像是生离死别?”

  “嗯,”他笑笑,揉了揉她的头发,“我走了,你保重。”

  说着他转身没有丝毫留恋地离开。

  姜舒晴扒着门,脸上的笑在他身影消失在拐弯处后,彻底随着泪一起掉落下来。

  心好像空了,不过一瞬,她便气自己没出息,狠狠地擦着泪。

  “姐,”禹安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一把将她揽入怀里,“怀抱暂时借你咯,记得下次归还。”手轻轻拍着她的背,没再说话。

  姜舒晴忍住泪意,锤了他一下,将人推开,“我没有那么娇弱,只是觉得命运太会捉弄人了。”

  “姐,你真得舍得放下?”禹安试探地问,“其实,你跟高敬森挺配的,又有了俩孩子,何必为了迎合剧情,跟他和离?这世上还有谁赶得上男主优秀,配得上你呢?”

  “不要,”她坚决地摇头,“我们从最开始就是错的,一步错步步错。我不想为了爱情,让自己屈就。”

  她低垂下眼睑,其实,这感情哪里是她想要就能要的?

  但凡他能给她一个白头偕老的保证,她都愿意去尝试。可惜,他只希望俩人分手后,她为他守节,想他念他,呵呵,世上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感情断了就是断了,拖泥带水有什么意思?

  “你什么时候回京?”

  “不是吧,姐,瘟疫还没压下去,旱情也没有缓解,你就这么狠心盼着我走?”禹安捧着心一脸受伤地道。

  “呵呵,我发现你脸皮越来越厚了,”姜舒晴嗤笑一声,手按着他额头,嫌弃地将人拨开。

  她还没把脚迈出去,就对上怒气冲冲的姜父,气势立马从一米八缩到了一厘八。“爹,”她甜腻腻地喊了声。

  “呵呵,”姜父冷笑声,站在原地没说话,就拿着眼睛瞪瞪她,又瞪瞪禹安。怒火灼烧了他的理智,压根忘了禹安是十九皇子。

  “爹,我错了,但这真不关我的事,”姜舒晴干巴巴地解释着:“是,是高敬森,他觉得我不够格当他的娘子。他以后是要当状元郎的,我这种胭脂俗粉会拉低他的档次,也会带歪俩孩子……”

  “接着编,”姜父抱着胸依旧冷笑。

  那是真的冷啊,姜舒晴穿了保暖依旧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瘪着嘴继续认错:“好吧,爹,是我不懂事,觉得他腿折了以后没前途。我贪慕虚荣,被他识破了,而我又不是那种死皮赖脸的人。

  既然我们合不来,倒不如好聚好散,省得以后成了怨偶,相看两生厌。”

  “孩子呢?你们是当人父母的,就不能成熟点,为孩子考虑考虑?你以为结婚是扮家家酒啊?牙齿还有打架的时候,你们闹别扭很正常。俩人是从不同家庭中来,性格不一样,见识也不同,生活在一起是不习惯。可人与人之间相处需要包容与磨合。”

  “爹,我受教了,下次,下次女儿绝对……”

  姜父气得直接拍了她头一下,不敢使劲,心里的怒火又没地发泄,只能扯着嗓子喊:“下次,你还跟我提下次?我告诉你姜舒晴,你若是跟敬森没和好如初,以后就不要认我这个爹!

  反正这婚事是我一手促成的,你不满意,你爹我愧疚得很,没脸见你!你走吧,带着你干弟弟离开,让我一个老头孤苦伶仃地在异乡。”

  “爹,”姜舒晴扯住他的衣服,不让他离开,轻叹口气,挽上他的胳膊,“感情这事不能用理智去揣摩。您这么疼我,舍得我在高家受委屈?我留在您身边陪您不好吗?女儿还年轻,不想为了一段不合适的感情蹉跎一生。

  爹,女儿长大了,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姜父长叹口气,拍拍她的手,“你爹老了,说得话不管用了,随你吧,只要你以后不后悔。”

  望着姜父略微佝偻的背影,姜舒晴鼻子有些发酸,“前段时间我还劝苏城好好活下去,今儿个,我却不知道自己存在有何意义。”

  “姐,你可千万别这么想,”禹安急切地握住她肩膀说,“不知道姐姐在这里时,我也不觉得生活有意思,可我活着就能想你,念你啊。你是我现在活着的所有意义,姐,你,你就不能为我活一次吗?

  没有高敬森,但你有禹安啊!”

  姜舒晴轻笑声,“好了,逗你玩呢,我忙着呢,哪里有时间想东想西?你有空不如教教我轻功?”

  禹安应声,拉着她骑着马出城寻个空旷的地方,开始跟她讲要领,自己演示一遍,然后让她尝试。

  轻功看着简单,可学起来真不容易,就像是打字、电子竞技般,谁都会,可要想脱颖而出,在速度、机敏上要狠下功夫。

  在厚厚的荒草丛里练习,姜舒晴便是摔倒也不会疼,更何况禹安时刻盯着她,但凡她有摔倒的倾向,他都能下一刻闪到她跟前。

  禹安也不是一味地让她练习,而是每天发布些奇怪的任务,比如在湖面上踩踏而过不能湿鞋,在青砖上撒一层白面粉,她穿着黑色劲装,纵身过去不能沾一点面粉,又比如运用轻功捉麻雀,从飞鸟前跃过不能将其惊走。

  而这些他都能达到,姜舒晴不允许自己胡思乱想,将所有精力都投入进去,夜以继日地练习。

  淬炼筋骨的药已经用了一个疗程,她开始准备泡身子的汤药,这种药劲道很大,刚进入身体犹如被百万根细如牛毛的针扎着。

  渐渐地针往皮肉里伸入,一点点汇集到经脉,再扎着每一寸筋骨。

  她咬着牙攥紧拳头,强迫自己忘记疼痛,而是感受药劲精粹肌肉、骨骼,尝试着一点点控制药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