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成大佬的锦鲤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选择

穿成大佬的锦鲤妻 仰秋仲伊 2046 2020.03.11 09:02

  “我们高成庄位于广北省以南,便是北上依然会经过瘟疫重灾区,而南下虽然需要经过河西城府,我们却能够横穿艾莫荒原,避开湖口省。如此,往南往北于我们来说并没有差异。

  大家遇险首先想的都会是京都方向,以为靠近天子脚下必然是最为安全之地。可你们有没有想过,众人皆往京都而去,里面掺着许多染病之人,恐怕还不等靠近就要被严禁北上。

  被拒之城外,尔等只有听天由命的份!且旱情越往北越严重,说不定那里连树皮、草根都没得嚼。

  退一步讲,所有的灾害得到缓解,你们还会被遣回原籍,耽误了播种,接下来一年的艰难你们完全能够想象得到。”

  大家激愤的心渐渐平缓下来,顺着他的话发散想象。平常年间他们靠天吃饭,日子也过得紧紧巴巴,更何况今年他们没等庄稼熟了就收割,本就有不小的损失,只够咬牙撑到来年。

  可错过今年秋天播种,他们要面临的是真正的饥荒!

  “津周位于咱夏华国的南面,水稻一年两熟,三四月播种、七月收割,接着就能进行晚稻的插秧,十月份再收割。冬天闲置的田地还能种油菜、小麦、土豆等,也能种紫云英作绿肥,这物可以作为牲畜的饲料、可为蔬菜、可以入药。”

  “森子,你莫不是骗我们的吧?南方的田地能一年四季不闲置,还能收获三茬?”有人忍不住心里的激荡,嘴唇哆嗦地开口问道。

  他们大都没什么本事,就一身的力气,为得也不过是吃饱穿暖,若是南方真得……

  姜父阴沉着脸哼道:“这事有什么骗不骗的?不过前提是你们能够活着到津周!”

  众人火热的心被姜父一句话给浇得哇凉哇凉的,是啊,瘟疫在跟前横着呢,命没了什么都没有意义。他们顿时萎靡不少,眼神带着惶恐与绝望,上天不给人活路呐!

  “姜叔、高举人,他们根本不领你们的情,也不懂你们的提携。这次他们便是跟着我们往南而去,一路上遇上事情、利益得到折损,肯定会往你们身上讨要。”蒋思怡带着丫头绕到众人身后,带着淡淡嘲讽地说:“与其被人当成债主,倒不如早点撕扯干净,省的被人怨恨。”

  高成庄的人们被说得脸涨红不已,成三奶奶气势不足地说:“谁让你们牵头逃荒的?如果我们不离开村子,将院墙垒得又高又厚,肯定能将瘟疫给扛过去!”

  “村里的水源撑不过半个月,到时候你们一样得为了喝水背井离乡,”里正没好气地戳破她的自欺欺人。

  高敬森也冷肃着脸,沉声道:“我们既然带你们出来,定然是想费尽心思护全每一个人,可天灾人祸跟前,谁也说不准下一刻发生什么事情。哪怕是我们也没有十成的把握毫发无损地到达津周。

  我希望大家能够团结互助凝为铁板,任谁都没法拆分,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以最少的损失度过难关。”

  里正接过话来,“对,咱是一个村里出来的,打了几十年的交道了,你们还不信我们吗?不过,这路是要你们自己选择自己走的,我们只是提供了一种可能。

  你们如果真将一切希望寄存在我们身上,那就趁早回去,神仙来了都没用!”

  姜父也气得哼哼地,一甩袖子上了马车喊道:“李全,快将敬森抱上马车,咱多赶点路,早一天离开河西省!”

  李全应声,得到高敬森的许可,弯腰将人一把抱起送入车厢。

  姜舒晴和俩娃也利索地上了车,他们忍着没有掀开帘子,心里忐忑得紧。

  “放心,都走到这里了,他们但凡有点脑子也不可能再回去,”高敬森此刻的神色轻松许多,哪里有之前吓人的劲。

  “他们真将咱当成冤大头了?”姜舒晴鼓着腮帮略微气愤地说:“亏得我之前怕他们心里不平衡,在各个方面都低调,也尽量对他们的孩子多有照顾。结果给他们脸了,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啊?”

  “娘亲是母老虎吗?”高雅然疑惑地歪着小脑袋问道:“我以为娘亲长得好看,怎么也得是狐狸精呢。”

  姜舒晴……

  没走多大会,便有侍卫在车窗旁跟他们说外面的情况。

  所有人跟上他们继续向南,而严禹行也在苏浩清、蒋思怡的邀请下加入队伍。

  “又来了个大脸的,”姜舒晴忍不住嘟囔句,心里捉摸着这蒋思怡果然是知道剧情的。

  “严禹行此人看着正派,也颇有才名,但是他心胸狭窄,为达目的不折手段。你只当没看见他就是了,可千万别往他跟前凑,省得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银子。”高敬森不放心地嘱咐着。

  她连连点头,文中严禹行是高敬森死对头的幕僚,没少出恶毒点子。

  “你怎么知道的?你们俩很熟?”姜舒晴好奇地凑过去问道。

  “不熟,乡试的时候在府城见过几次面,”他放下手里的书,对他们娘三细细地掰扯道:“他祖父祖母先后去世需要守孝六年,不能参加科举,是以严禹行四处游历同各地学子们探讨学问,认识不少人,加上他文章总有出奇点,在几个省府里小有名气。

  不过,同他交好、学识在他之上的人总会莫名其妙断了前程,毁容、近亲入狱、人前失仪、品行有损、家道中落被迫弃笔从商等等情况层出不穷,又让人很难将事情同他联系起来。”

  “那你又怎么知道是他做的手脚?”姜舒晴手往箱子里一掏,抓出两把瓜子,边剥着边兴冲冲地问道。

  “事情只要做了,总会留下蛛丝马迹,”他眼里闪过抹冷意。

  “这就没了?”她等了半天没等到下文,好气人有木有!

  “不然呢?他没有亲自动手,扫尾做得到位,根本构不成入狱的罪状。再者水至清则无鱼,如果这点小手段他们都躲不过去,等入了官场,他们怕是还会连累到家里人。”

  姜舒晴撇撇嘴,心里却想着大佬也不是在原主身上栽了两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