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成大佬的锦鲤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津周

穿成大佬的锦鲤妻 仰秋仲伊 2078 2020.03.30 23:38

  姜舒晴没有拒绝,抱着就颠颠寻到自己的马车,看似放入箱子里,实则习惯性地收入超市。

  里正按照禹安的提议,以人头为标准分配财物,只是东西太零散没法均分。便让王老秀才将所有东西一一登记在纸上,暂时由里正代为保管,等到了津周,用这些财物买田地买宅子盖房。

  大家没敢多待,再度晕乎乎地牵着牲畜赶路,时不时地问问左右,“我们是每个人分十多两银子并一些首饰吧?”

  “是是是,首饰还比金子银子多呢,说不定能买两亩地?”

  “不知道津周田地什么价钱呢……”

  众人有了新话题,又多了一大笔银子,浑身力气没处使,步子迈得更快了,笑得脸僵了依旧咧着嘴。

  在山上弯弯曲曲走了四五天,他们才下了山踏上笔直的官道。

  众人忍不住回头看去,真不敢想象自己一步步从那狭窄的路上走过,而且还在一个贼窝里安然无恙地呆了一晚上,因祸得福多了笔钱财。

  山的两侧风景果真不同,这里气温适宜,空气清新含着淡淡地水汽。大家贪婪地深吸口气,没走几步路,就看到了清澈的溪水。

  众人嗷嗷地直奔过去,捧着水往脸上撒,哎呦喂,多久了,他们多久没见过如此清澈泛甜的水?他们第一反应就抓紧将浴桶、木桶和竹节里灌满,可灌到一半,都又哭又笑起来。

  往后他们不再缺水,只要带足一两天的量就行。

  蝗灾、瘟疫、旱灾,统统被他们远远地甩在身后,大家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前面有个小镇,咱今天就去客栈里洗漱歇着,”这条路姜父走过不少次,高声对大家说,“我请诸位吃肉包子!”

  孩子们兴奋地在车辆间追逐,大人脸色的苦涩全部褪去,“给娃买糖葫芦、桂花糕……”

  “我给娘买桃酥……”

  “娘子,咱买些布做新衣服吧?”

  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着,心情好了自然要狠狠购物一番。他们都憋疯了,一路上是有钱都花不出去的。

  众人脚步更快了,直接甩着皮鞭让马、骡子和牛们小跑起来,没多久便到了小镇。

  这里也因为南来北往的客人繁华起来,他们寻了个普通的客栈,将东西放好,把自己里里外外洗干净换上衣服,怀揣着银子跟家人去街上扫荡。

  姜舒晴梳妆完打开门,就看见高敬森爷三个,弯着眉眼笑着问:“干嘛呢这是?”

  “娘亲,我想吃糖葫芦,”高雅然上前拽着她的手,撒娇地摇着。

  “娘亲,我想吃红烧肉,”高卓然腼腆地抓着她的另一只手,满怀期待地望着她。

  “娘子,为夫想小酌几杯,”高敬森微弯着腰同她齐平,扯着唇角轻声说,那笑意犹如春日绽放的百花,瞧得人头晕目眩,不知怎么就点头应了。

  高敬森一手将高雅然抱入怀中,另一只手握上姜舒晴刚空出来的纤纤玉指,十指交缠,被宽大的袖子遮盖。“走,逛街去咯!”

  “哎,”姜舒晴被扯着一路小跑,“你腿还没好利索,把雅然放下。”

  “没事,她才多重啊?”高敬森捏了捏她的手背,“听岳丈说,这里一条街都是卖小吃的,咱从头吃到尾,相当于吃了半个夏华国的饭。”

  听到吃得,姜舒晴来精神了,不需要扯着,脚就迈得飞快。

  烧烤、炒面、肉夹馍、糖葫芦、竹筒粽子、米糕、糖人、糍粑、肉包子、炒饭、烧鸡、烤鸭、烧蛋等等,各种香味争先恐后地往人鼻子里转。

  他们没有吃午饭,这会儿看什么都想吃。每种买一份,一家四口分着吃,尝了味还能有肚子吃其他的。

  哪怕这样,他们只奋战了半条街,肚子已经鼓起来抗议了。

  “娘亲,”高卓然扯扯姜舒晴的衣服,示意她弯腰。

  姜舒晴好笑地配合,把耳朵贴过去。

  小家伙用手放在嘴边,小声地说:“娘亲,今天是我最最最最开心的一天。”说完,他不好意思地红着脸,眼睛四处瞄着就不敢看她。

  姜舒晴怔了怔,下意识地看向高敬森,对上他盛着缱绻的眸子,心漏跳一拍。或许高度紧张后,大家有些放纵,所以某些被忽略的感情很容易放大。

  她笑笑揉揉高卓然的头发,“咱回去躺在舒服的床上睡一觉,下午再出来逛。”

  俩孩子高兴地小小欢呼一声,扯着父母,边走边跳地回去。

  在客栈里奢侈一天,众人说什么都不多待了,继续往津周赶。

  剩下的半个多月,他们像是郊游,吹着温润的风,嗅着清新的花香,说说笑笑毫无压力地赶路。

  十一月中旬,大家终于站在了津周城外,望着浓浓南方古韵又不乏巍峨的城门,心里酸甜苦辣齐齐涌出来。

  薛老爷子用手抹了抹湿润的眼角,“老夫没想到一辈子两次逃荒都全须全尾地活下来了。孩子们也都在身边,一个不少,这是十九皇子、高举人、姜老爷和里正的功劳啊。”

  众人重重地点头附和,不约而同地从车队里走出来,冲着前面跪下,满怀感激地磕了三个头。

  姜父一行人无奈,只能侧身避开。

  有承安侯府的牌子和高敬森的功名册,他们顺顺当当地入了城。

  “闺女,你娘说在津周哪里落户了吗?”姜父把姜舒晴扯到一边,小声地问道。

  姜舒晴眨巴眨巴眼睛,“爹,你不是说要买几个铺子收租吗?自然是住在城里咯。”

  姜父失望地点点头,“待会我跟敬森和里正去衙门走一趟看看吧。”

  众人们等不及,也舍不得住在客栈里,简单地啃了点干粮,就催促着里正去问问。

  县太爷一听姜父几人拜见,立马喊着师爷、捕头等等小官们出门客气地将人迎进来。

  客套话来往几句,里正就代替众人禀明来意。

  “落户?这是小事,哪里还需要几位亲自来?让人去衙门说一声登记造册便是。咱这里都鼓励落户耕田呢,太守特意禀明圣上为尔等争取了不少好处。”

  津周地广人稀,本地百姓们大都从商,耕田者不多,没有北方人视地如命的执念,所以有大面积的肥沃土地闲置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