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成大佬的锦鲤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同类

穿成大佬的锦鲤妻 仰秋仲伊 2017 2020.03.09 09:22

  初夏的傍晚没有一丝风,热意蒸腾着大地,树叶静止不动,只剩下聒噪的蝉扯着嗓子叫着。

  大家都停下手里的活,竖起耳朵听着,生怕错过了一点有用的信息。他们身上的冷汗不住地往外冒,竟是觉得冷若寒冬!

  这几日他们没有耽搁一刻钟,除了收割庄稼和整治吃食,还咬牙走了三个半时辰的路,原本抱怨的情绪消失的一干二净,只留下无尽地恐慌和对之前自己心存侥幸的唾弃。

  孙郎中写了整整三页纸,长吁口气,交给了姜父。

  姜父快速地看了遍,递给女婿,神色不善地跟女儿一起盯着眼前的女人,“你这丫头嘴怎么那么快?孙郎中开得法子跟她差不多,待会实行起来,大家给得是那女人的脸。你瞧瞧,人家多聪明,放着小白脸表哥不要,巴巴看上伤了腿的敬森,就你这丫头不开窍。”

  姜舒晴冲着老爹亮着白牙,见高敬森看过来,也毫不在意地冲他也亮出一口小白牙,那对犬齿倒显得这凶状带了股萌意。

  高敬森神色冷然地侧过头,跟孙郎中说了几句话,便跟里正吩咐着如何防疫的事情。

  “爹,有时候功劳不是随便能够抢的,尤其是治疗瘟疫的事情,咱就安安分分地做良民,快点去津周过咱的小日子就是了,”姜舒晴唇角上扬,眸子亮得紧。

  蒋思怡的话在她脑海里反复过了十来遍,那说话的口气与表达方式,一点点从迷障中挣脱出来。是了,只有跟她是同类人,才能够理所当然又清晰明了地将简单预防的法子说出来,也正是因为从异时空来,这个蒋姑娘才能比旁人胆大以女子之身献计。

  不过,瞧着蒋思怡对高敬森情根深种似的劲头,难道她也跟自己一样看过原文?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有疑似穿越的蒋思怡在前面挡着,她只需要安安静静地当自己的高夫人,免去自己被人猜疑的危险。

  里正等人得了吩咐,便忙活开了,有的人埋头抄写防疫事项,有的人去队伍里详细地叮嘱,有的则开始带领妇人们裁剪细棉布。

  姜父和高敬森都买了不少的细棉布、烧碱、荤油和植物油,这时候正好派上用场。口罩和胰子在这个时空也算不得新事物,在一些孤本、杂记里有不少记载。

  蒋思怡愣了下,发现没有人再搭理自己,脸上的羞恼之色一闪而过,“高举人,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明明是我说得法子,却被这位老先生拿去用?他不是姜家府医很厉害吗,还需要跟小女子抢功劳?”

  孙郎中听了气得胡子一翘一翘的,刚要开口,被高敬森抢了先。

  他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冷声道:“蒋小姐,防疫的法子自古以来千篇一律,但凡有点阅历的都清楚。怎么就成了你的?众人等着活命,蒋小姐白牙一咬,我们就不能带罩巾、用胰子、喝热水了?

  难道我们那一车车的制作罩巾、胰子的材料是凭空出现的?

  隔离之法确实是最有效的手段,可天干物燥山林易起火,加上方圆百里都是重疫区,我们很容易将自己困死。”

  蒋思怡连连摇手,“我不是这个意思……”

  “嗯,蒋小姐说出来的法子虽然没有新颖之处,但也算用了心,大家会记你个好,”说完,他手一举,里正会意地高喊一声:“大家继续赶路!”

  口罩很好制作,一层棉布和三层细棉叠加在一起,缝制一圈便可以了,中间夹层是可替换的被当做薄毡的熔喷无纺布。这里距离琐镇还有一个时辰的路程,天又亮着,妇人们坐在骡车上很快就能给每人缝制一个。

  蒋思怡着急地上前一步,被高静环给踮着脚尖挡住。

  “干嘛呢?干嘛呢?你一个姑娘家往男人堆里凑什么?都说要赶路了,你还不快回去!”高静环一脸嫌弃,怎么大户里的千金小姐脸皮都那么厚,见到男人走不动路?

  “高举人,能否让我们的马车跟在高家后面?遇上事情,我跟表哥也能出个法子,集思广益嘛。”蒋思怡高喊道。

  “让你们跟着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不乐意就回去,没人惯着你们!”姜父不悦地说,呵,一个惦记着他闺女,一个惦记着他女婿,除非他脑子被驴踢了,怎么可能让他们自私自利的人靠近?

  蒋思怡咬着牙,手里的帕子快要被绞坏了,胸口大起大伏,还要扯出抹难看的笑意,“高举人,姜老爷,我会让你们看到我的价值。”

  回到车厢里,高敬森依旧抱着那本书看。

  姜舒晴没事做便拿出针线筐,让俩小娃替自己穿线,准备给家人缝制口罩。

  原主虚荣心强,有着承安侯府一众嫡支小姐比着,父亲又舍得砸银子,自然琴棋书画样样拔尖,如此也不辜负男主前妻这个重要角色。

  姜舒晴眉目舒展,嘴角噙着抹淡淡的笑意,纤纤素指捏着针上下蹁跹着。一只展翅雄鹰跃然在青色的棉布上,银竹栩栩如生似是能够随风摇曳,若是细看这丛竹林便能发现其蕴含着森字。

  缝上细棉布、耳挂,又穿入一节裹布细铁丝,装上熔喷无纺布,瞧着手里的口罩犹如后世千金难求的艺术品,姜舒晴忍不住自得起来,“喏,你带上试试如何?”

  高敬森眸色深深地看着她素白指尖捏着的精美口罩,又看着眼前肤白唇红带着股缠绵甜意的笑颜,视线转回到书页上,冷淡道:“不需要。”

  姜舒晴忍不住拿起他手里的书扔到桌子上,凑过头去,对上他冷冽的眸子,怒火一下子消散大半,撇着嘴说:“委屈高举人同小妇人呆在一个车厢,所以小妇人做个罩巾当谢礼,这点面子高举人都不给吗?”

  “高举人?”高敬森照旧是清冷的神色,带着淡淡自嘲的口气说:“姜舒晴,你与我最后归于陌路,还是少做牵扯罢。这等贴身物件,自然不需要你替我张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