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成大佬的锦鲤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献计

穿成大佬的锦鲤妻 仰秋仲伊 2086 2020.03.13 09:12

  第一笼包子下来,几个侍卫匆匆吃完便骑着马沿河边往上游而去,半个时辰后他们神色凝重地回来。

  夏华国地大物博,地势也十分妙,东邻大海、北有高耸入云的雪峰群立、西面一片人类难以跨越的沙漠相隔、西南高原将邻国拒之崖外,如此易守难攻的地势,让这个国家一点点繁荣强盛起来。

  南方地势高,有数条大河流往北方,缓和了其常年干燥少雨带来的不便。可惜今年旱情严重,大河出现了断流!

  “主子,从这往南的河沿全被难民给围起来了,河水也浅得只有一指深。难民们有不少染了瘟疫瞒而不报的,”他们详细地说了这一路的见闻。

  地震、干旱、瘟疫相迫之下,人们纷纷奔到河边,消极而绝望地熬着。他们没有条件,也没有足够的理论防范疫情,只会用焚烧、驱赶的极端方式对待。这反而让许多生病之人瞒报,令疫情呈现井喷式爆发。

  高敬森、姜父同时看向孙郎中。

  “别看老夫,”孙郎中摆摆手,叹口气说:“瘟疫一事得需要足够的武力强制性采取措施,否则只能任由其泛滥,最终要靠焚城、封锁才能解决。可不论衙门、府城,大人们最开始都想拼命压住消息,或者不加重视,让疫情有了喘息之余,汹涌扑来。

  现在旱情又如此严峻,难呐!”

  高敬森深思许久,看向姜父:“岳丈,不知道承安侯府的牌子能否借小胥一用?”

  “你是想……”

  “我等力量微薄,能做的不多,可一张嘴还算灵巧,便想呈书至河西太守,将疫情尽量控制在最小伤亡以内。”

  “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牌子你尽管拿去用,”姜父从怀里拿出个绒布袋子,塞到高敬森手里,装作不在意地拂拂身上的褶子,“一切有你岳丈兜着呢!”

  高敬森眼里带着感激地颔首,没说谢,直接让四弟给他掌灯,拿出笔墨纸砚来。

  姜舒晴积极地接过研磨的活,看着他的字,一向无物的大脑凭空蹦出笔走龙蛇、铁划银钩俩词,遒劲帅气如同他本人。她低垂着眼睑,默默地念着他写得信,奔腾的字在注入了爱国、爱民深情后,有了踏云驾雾的撼然与共鸣,令人整个灵魂沐浴在激荡中不能自已。

  他的文字不是泛泛而谈,句句引经据典,还提出了落实的细则,又将太守能够得到的利益梳理清晰,堵了对方所有犹豫的理由。

  姜父狠狠道:“好!敬森不亏是我的好女婿,这笔杆子可不输于千军万马呐!”

  高敬森重重地落下最后一笔,长长吐口浊气,神色略微放松:“接下来就看太守有没有野心往上挪一挪了。而这也是他唯一的出路。”

  瞥见绕侍卫而来的严禹行一行人,他甩甩纸张,见墨迹干了,便仔细地收入信封中,连同承安侯府的牌子一起交给副侍卫长姜五,低声道:“麻烦五哥领几个兄弟去河西府城走一遭,亲手将信物和信交到太守的手中。

  告诉他,我们是路过河西府城,不忍见百姓流离失所,献计一封,同承安侯府无关,让他心里无需有负担。天灾人祸是京都里的皇家和大臣们都束手无策的,他若是能将事情办妥,功绝对能抹平一切,不会被问责。

  太守一位他坐得太久,是时候回京述职了。”

  姜五郑重地接过信件和信物,收入怀中,拳头一抱称定然不辱使命,而旁边的王嬷嬷已经领人收拾出来吃食、水、口罩等物。

  姜父拉着他们又叮嘱几句,才将人放走。

  高敬森将笔墨收拾好,一抬头,对上娘仨同款挂满崇拜晶莹的眸子,心口蓦然被撞了一下,唇角微微上扬,“不洗漱下准备安歇吗?赶了一天路不累?”

  他们皆摇摇头,“不累,”乖巧听话像是求主人宠爱的猫儿,惹得人指尖发痒。

  李婶子端了一木盆热水,姜舒晴很自然地给他脱去鞋袜,将他的脚泡入放了草药的水中,手也配合着按摩他脚上的穴位。

  “学生是否打扰到高举人了?”严禹行上前作揖问。

  姜舒晴给儿砸一个眼神,后者回了个明白的眨眼。

  “叔叔说得是,我爹要歇息了,你们是饭后遛食吧?别走太远了,省得被对面的人掳了去。”

  高雅然也肃着小脸,使劲地点头:“娘说他们掳走人后,喝人血、吃人肉,如果肚子不饿,就让你们当两脚羊做苦力呢!你们还是乖乖地回马车里呆着,我们这也要回车里了。”

  看着对面几人脸色青白交加,姜舒晴差点破功笑出来,孩子们可不懂得大人之间的客气,这认真的话怼得人没法接。

  高敬森淡淡地颔首:“明天还要早起,失陪了。”

  严禹行紧握着拳头,温和笑着说:“学生确实有事需要麻烦高举人,之前只学生一人携带父母和妻儿,怕遭遇他人哄抢,是以没敢置办车马。不知道高举人能否余给学生一匹马?”

  说着他拿出一张银票双手奉上,借着篝火的余光,众人看清上面的金额,一百两银子!

  姜舒晴忍不住打量着严禹行,此人五官端正,因染着浓厚的儒雅气,又惯会带温和的面具,竟是给人种如沐春风之感,哪怕她知晓他后来讨人厌的身份,心里依旧没法生出多少不喜、戒备之感。

  瞧着他身上半旧的棉衫,听着周围邻里没出息倒抽气声,她也很难想出其能随手拿出一百两银子买马匹。难道这世道书生赚钱跟玩似的?

  姜父哼哼两声,“马匹不是敬森的,你找错买主了吧?”

  不等严禹行开口,又继续道:“一百两银子在马市上是能够买一匹中上资质的马。可老夫的马是从小培养起来的,吃得是上好的粮草,有专门的奴仆精心伺候,在百余亩的马场里撒欢,还经过皇家马匹的训练,哪里是区区一百两银子能买的?”

  严禹行忍不住咬牙,本以为高敬森和姜家非普通人家,最是要面子的,肯定会卖给自己马匹,既能够满足他们高人一等的虚荣心,又得了好名声。哪里想他们老少都是混不吝的,根本不按常理出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