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成大佬的锦鲤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管家

穿成大佬的锦鲤妻 仰秋仲伊 2010 2020.03.09 10:05

  姜舒晴咬着牙,直接拿着手里的口罩往他脸上带,哼哼着:“这不是还没归于陌路吗?我还是你明媒正娶的娘子,孩子们的娘,给娃他爹缝制一个罩巾又有何不妥当?

  不仅如此,往后一路,还请相公多多照顾与指教了!”

  感觉到男人的僵直,她唇畔抿唇抹笑意,温热的手仔细地为他调整下,让口罩贴合面庞。“闺女、儿砸,看看娘亲缝得口罩好不好看?是不是你爹带起来更帅了?”

  俩小家伙自然十分捧场,纷纷向她索要口罩。

  “都有的,”用高敬森的口罩练手,她拿起针的时候没有一丝的生疏,给儿子缝制的是只娇憨的雪狼,女儿的是软萌狐狸,自己的是恣意怒放的傲梅,便宜爹的则是只笨熊。刺绣中皆蕴含字,别有一番趣味。

  高敬森捏着书本,上面的字疏密有章、内含沟壑,是最吸引他不过的了,可如今马车显得狭窄,空气里都染上女人的冷香。他的余光不经意间就落在她身上,夕阳的余晖晕透了窗帘,抚照着她。

  都说灯下看美人,可在这种黄晕中,美人依旧带这种惊心动魄的倾国倾城。姜舒晴的儿子都能打酱油了,她也不过才十九岁,脸上的绒毛柔软地笼住调皮的星星点点,纤长的睫毛打下片光影,以往刻薄、虚荣、傲慢的线条全被融化去,只剩下为家人心甘情愿缝制衣物的柔情。

  这种柔情看似无形,却能够一点点敲去男人的冷硬。

  他下颌紧绷,眸子布上层碎冰,随即寒意散去又是往日清冷的模样,看着嘻嘻哈哈的娘三,收起书闭上眼养神。

  原本大家打算走一个时辰在琐镇休息,可看到当地百姓萎靡的样子,他们气都不敢多喘,带着口罩踏着朦胧月色埋头赶路,又行了一个时辰才在河边停下来。

  这一次没有任何人抱怨,他们有条不紊地寻柴火、烧水,按照高敬森的吩咐洗澡洗衣,车子也要用热水烫一遍,期间口罩不离口。

  洗刷完,大家放置好捕鼠器和捕蛇器,便开始制作胰子,用热制皂的法子也得需要十天半个月的时间。好在姜父早早派人买了一批胰子应急。

  距离吃完饭已经俩个多时辰了,多数人家是不准备做饭的,去往津周七千多公里,需要赶半年的路,且到了地方他们也得租地租房,哪一样不花钱,哪顿吃饭不要粮?

  便是富户张家也仅仅每人喝一碗稀粥垫垫肚子。

  别人能够忍受,姜家父女俩没有亏待自己胃的习惯。他们不缺粮,而侍卫、小厮们需要保证足够的体力,真没必要为了顾及别人的感受舍不得吃穿。

  姜舒晴翻腾着姜父带来的几车吃食,指挥着婆子丫头们拿食材和调味品做刀削面,里面放着腊肉片、香菇丁、各种蔬菜干、虾皮,每个人还有一个煎蛋,汤汁鲜美、面块劲道、营养丰富,还能配着特制辣椒豆瓣酱,鲜香麻辣十足勾得人绝对挠心挠肺!

  好在旷野里有些凉风,他们做饭特意选择了下风口位置,否则其他人甭想安安静静地休息。

  她亲自走到高家马车前,在高静环戒备的神色中,轻声说:“爹、娘,你们带着弟弟妹妹一起去吃点东西吧?咱们才刚开始赶路,身体若是不够好,怎能抵挡住瘟疫呢?”

  高母拒绝的话在嘴里打了个转,最后无奈地说:“我跟你爹在车上坐一晚上了,肚子里的饭还没大消化呢。让余池、林子、华丫头、木子和环丫头跟你去吧,马上要睡觉了,别吃太多。”

  “那行,让林子待会给您和爹端来一碗,肚子里有食睡觉才踏实。”

  姜舒晴自然也没忘了让高敬林给其他三房端上几碗,面面俱到似是适应了自己三房长媳的身份。

  温热的面汤下肚,困意也张狂起来。

  姜舒晴将熟睡的俩娃放在架子上,给他们盖上薄毯,又把桌子按下去,铺好垫子。

  姜家的马车不算窄,她跟高敬森各自靠着车壁平躺着,耳侧却能清晰地听到彼此的呼吸声。这是几日以来,她头一次跟他独处,心脏噗通噗通跳得极快,面上也带着灼人的温度,一股被她丢了许久的羞涩爬上心头。

  高敬森刚要迷迷糊糊地睡着,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滚到自己身侧,犹如八爪鱼般紧紧攀上他。

  马车外面有守夜人的低语声,风吹拂树叶的沙沙声,有人们累极后的鼾声,然而他怀里女人身体娇软得紧,在漆黑的夜色中两相对比格外明显,让人忍不住升起种冲破桎梏的邪念。

  他咬着牙伸出手推她,可女人不满地呓语声,脸蛋反倒是蹭了蹭他的手,继续乖巧地埋入他臂弯。

  高敬森恨恨地盯着她的头顶,这女人对他就这么放心?是觉得他腿瘸了连某处也废了吗?半晌他无可奈何地叹口气,略微调整下姿势,给俩人盖上薄被,闭上眼强迫自己脑袋放空睡过去。

  姜舒晴梦见啃了一夜的豆腐,还将牙给硌掉了,自己一笑露出丑丑的黑洞,气得她继续狠狠地咬了口豆腐。

  “啪,”高敬森忍无可忍拍了下她的背,“你适可而止!”

  她迷瞪瞪地睁开眼,对上男人俊逸的脸,脑袋更转不过弯来,身体却很忠诚地表达自己颜狗的本质,唇瓣对着他清瘦的脸吧唧印了上去,“小哥哥好帅,我喜欢!”

  “姜舒晴!”他满脸羞愤,手上使了劲将人推开,半坐起身咬牙道:“你是不是女人?”

  姜舒晴这会儿脑袋终于上班了,闭上眼砸吧着嘴巴继续装睡,委屈地嘟囔着:“这只酸鸽子咋还打人?”

  高敬森深吸口气,从身边拿出一个半旧沉甸甸的荷包扔到她身边,没好气道:“娘让你管家,这银子你收着吧。”

  姜舒晴不知道为啥脑海里浮现出男人下床提裤子给钱的情景,黑沉着脸坐起来,拾起荷包打开,诧异地看着里面小三百两银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