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成大佬的锦鲤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姐夫

穿成大佬的锦鲤妻 仰秋仲伊 2181 2020.03.31 09:04

  姜舒晴愣了下,自己原本是个黄花大闺女,莫名其妙被赶鸭子上架当娘,同父子三人相处四个来月后再度成了单身贵族。一时间她又忘了自己是俩娃亲娘的身份。

  好歹是从原身肚子里蹦出来的,她是不能不管,再说禹安也在京城。自己不能真的一辈子窝在津周,这也不像她的风格啊。

  “自然,”她点点头,眉眼弯弯笑着说:“我得给他们撑腰去,不能让他们被人看扁了回家哭鼻子。”

  禹安长长松口气,不满地哼哼道:“我在姐姐心里永远都排不到第一位,如今又要跟俩奶娃娃争宠,我太难了!”

  “好了,别贫了,”姜舒晴抿唇笑,“坐船去京都也要一个多月的时间,我给你收拾了些吃食,你路上带着吃。你不是培养了一群信鸽吗?咱常通信就是了。用不了多久,我便去京都同你汇合。”

  禹安恋恋不舍地离开,没隔两日,高敬森也带着行礼奔往京都参加科举。几乎高成庄所有人都来给他送行,姜父也扯着姜舒晴到了码头。

  “去,你们好歹当了几年的夫妻,过去跟他说几句吉祥话,”姜父将她推到高敬森跟前。

  众人们很有颜色地跟他告别离开,高家人也远远地站着。

  高敬森一手抱一个娃,眸子沉沉地看向她,“我要走了。”

  “嗯,祝你此去一路顺风,心想事成,”她忍不住抬起头也看向他,“保重身体。”

  “好,”他点点头,放下俩孩子,紧紧地拥抱她一下,“镇尺我很喜欢。”

  说完,他放开她,拎着东西携带着小厮,依旧头也不回地上了船。

  俩小家伙紧紧地抓着她的裙摆,“娘亲,爹爹什么时候能回来?”

  拂拂高雅然的头发,她笑着说:“你爹去参加科举了,等放了榜,安顿下来就会接你们和爷爷奶奶、姑姑、叔叔们一起去京都。”

  “那娘会去吗?”高卓然认真地问道。

  “会啊,你爹那么忙,如果我不在旁边看着,你们被人欺负了怎么办?”

  牵着他们的手,姜舒晴跟高父高母说了声,便带着俩娃回家住几日,正好地里是忙碌的时候。

  因着他们会去京都,姜舒晴便让父亲请了人教授孩子们礼仪。

  高父高母想孩子了,就让高敬林驾着车来看他们。

  苏月自从被成六寡妇当成小儿媳,就一直住在高成庄,身体受寒病歪歪地就是不见好。可在送完高敬森后,众人就再也没见过她。

  巧了,没多久,苏城带着俩娃骑着一头骡子一路寻来。

  十三岁的少年脸上带着淡然温和的笑意,恭恭敬敬地冲姜舒晴行拱手礼,只不过他正处于变声期,一开口那股营造出来清贵小公子的形象荡然无存。

  姜舒晴不厚道地笑出声,苏城咬着牙低吼道:“主子,很好笑吗?”

  “没,看到你活着,我开心极了,”姜舒晴轻咳一声,压住笑意,“你继续。”

  还怎么继续?苏城索性也不装了,直接没好气地说:“你们离开后,我养身体养了七八日才好。等军医查看后,副将留我们三个住了几日,说是给我们补补油水。

  我们追赶了没多久,就开始飘雪花了,只能寻了个好心人家呆着……”

  小石头接过话来,跟说书的般,讲的那叫起伏跌宕,让苏城听了都怀疑,这说得是他们吗?他们三人自然是要等雪都融化了,才骑着骡子继续寻来。经过宝山的时候,他们差点就被雪崩给埋没坠入万丈悬崖。也不知道那硕大的雪团怎么改变了方向,落在了他们身后,不过苏城受到惊吓又病了。

  他们只能在寺庙里又呆了几日,等他烧退后,才日夜兼程地赶过来。

  “我说多少次了,那不是被吓得!”苏城咬着牙反驳道。

  “哦,那就是小少爷您身体没养好,吹着风了,”小石头满不在乎地应声。

  苏城大口喘息,冷哼道:“我不与你这个凡人争论。”

  姜舒晴低垂的眸子里闪过抹微光,不是惊吓,也不是吹风感冒,那个雪团莫名偏移了方向让他们逃过一命。苏城是苗巫还是符医?

  这两者都有着让人看不见摸不着的神力,而他时常将凡人二字挂在嘴上,说明什么?

  “哦,我们都是凡人,那苏城小爷您又是什么?”她挑眉问道。

  “小爷我自然是修……”苏城立马将到嘴边的话咽下去,“你这个女人忒坏了,我不同你说话。”

  “我救了你,怎么就坏了?反倒是你,这是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吗?”修什么?莫非是她所想的修士?毕竟她引气入体,从先天一步跨到了后天!

  “你,你,你,”苏城你了半天,颓然说:“我都卖给你了,还不算偿还救命之恩吗?”

  “说起来还是我吃亏,你手不能提肩不能挑,还整天凡人凡人地叫唤,要你何用?”姜舒晴嫌弃地皱皱鼻子,摇头道。

  苏城垂着脑袋,学乖了不再开口。

  “苏月失踪了,我猜测她是爬上了去京都的船只,”姜舒晴想起来,跟他交代着。

  “她是生是死与我无关,”苏城冷漠地说,“我与她之间的因果早就结束了。”

  姜舒晴招来下人,让其带着他们先下去安顿。

  京都的二月,冰雪初融,河边的柳叶冒出嫩芽,四处都在蓬勃着生机,绽放着春色,若是没有城外褴褛、面黄肌瘦的难民,这该是怎样的美景?

  会试在即,城里学子比往常多起来,这状元楼里更是高朋满座,长衫书生们互相切磋,时不时要下个彩头,可谓热闹非凡。

  在国舅爷开得最大的赌坊里,组了最大的局,赌今年的前三甲是谁,赌坊一层东面整座墙挂上了最有可能追击前三甲的学子名字、籍贯。纨绔们纷纷凑趣地压注,随便出手就是千八百两。

  学子们也拿着银子,想赚个盘缠费,毕竟他们互相间经常切磋,还能不知道每个人能耐如何吗?

  禹安在一个普通的客栈里找到了高敬森,嬉笑着勾起他的脖子往外走,“今天是赌坊押注最后期限,咱去看看你值多少钱。”

  高敬森将他的手捏下来。

  “哎呦哎呦,疼,高举人,高公子,敬森兄……”禹安连着喊了好几个名,都没能让他松手,于是眼睛一转试探道:“姐夫……”

  俩字一出,高敬森立马松开他,整理下衣襟大步离开。

  禹安冲着他的背影一阵拳打脚踢,摸摸怀里东拼西凑厚厚一沓银票,快步追了上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