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成大佬的锦鲤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早回

穿成大佬的锦鲤妻 仰秋仲伊 2054 2020.02.29 10:34

  姜舒晴微眯着眼,在脑海中翻腾着超市书店里的各种食谱。

  方便面是现代人出行必备,她挑选了个低温油炸的方子,细细地誊写在纸上;北方人还喜欢吃油茶面,制作简单、冲泡方便、杂粮种类多营养丰富、口感还不错;芝麻糊、豆浆粉、燕麦片、奶粉;一时淹没市场的果蔬脆、每日坚果、肉干;夏日也耐放的煎饼、烧饼、麻花、粉皮、粉条等等。

  她唰唰地抄了许多,还不忘了将各种调味品写下来,一股脑地都塞给了管家,反正男人们去采买和收割庄稼,女人们在家里整理行礼、准备吃食,偌大一个承安侯府,应该会给她个惊喜。

  高五姑一家、高静华、高静环狼狈地跟着家卫们回来,见到姜舒晴的那一刻,俩个不算大的小姑娘奔到她跟前,紧紧抱住她浑身颤抖着低声饮泣,那害怕劲早忘了她们关系曾经多么僵硬。

  她生疏地拍拍俩小姑子的肩膀,安抚道:“地龙翻身可怕,却比不过人心,这才到哪呢?不过呀,我们心拧成一股绳,这么多人还能真被人欺负了不成?你大哥厉害,能连中两元,会护着我们的。再说高家亲戚多着呢,不济还有承安侯府!”

  高静环站直身,别扭地后退半步,哼着:“对,有我大哥、二哥、四弟和那么多叔伯、堂哥,一人一拳头都能让他们脑袋开花!”

  高静华也不好意思赖在嫂子怀里,抹抹泪抿着唇重重地点头,诚挚地对她道谢:“大嫂,谢谢您让几个大哥来接我们,不然,不然我们这群妇孺怕是要糟了难。”

  高五姑一家六口直接撇去亲戚关系,噗通跪倒在地,嘴里念叨着无尽感谢的话。

  “薛爷爷、薛奶奶、五姑、五姑父、堂弟、堂妹你们快快起来,你们这不是折煞我吗?”姜舒晴怔了下,连忙上前将薛家几人给搀扶起来,“我们是一家人哪能说两家话?现在情况复杂,时间急,我们路上再说吧!”

  门口已经排着一辆马车、两辆骡车和一辆牛车,薛家也赶着一辆满载衣物的骡车。二十多口人、五辆车颇为浩荡地往村子里赶去。

  几个年轻小伙握着泛寒光的大刀走在两侧,顺便给众人间传着话。

  薛家祖孙几辈人都是走街串巷的卖货郎,他们比旁人更容易接受变动,在听到姜舒晴转述姜父的话,皆神色沉重。

  之前差点被人抢夺财物、侮妻女的事情还深深刻在脑海中,并未散去,此刻各种可能发生的灾难一股脑充斥进来,无力、绝望、茫然等等负面情绪汇集在心头。

  沉默一路,刚进了高家的院子,薛老汉忍不住沙哑地开口问道:“除了逃荒,真没有其他法子了吗?也不一定……”

  剩下的话他说不出来,谁能保证一定没有呢?

  姜舒晴艰难地扯扯唇角,这是真真要发生的事,脸色根本用不着作假:“薛爷爷,您平生有见过如此撼人的地龙翻身吗?”

  她指指头上照得人睁不开眼的烈阳:“这种天不出三日,尸体便能腐臭溺人,生者得疫。不说十成,但凡有个三五成的可能,您舍得让儿孙留下冒此险吗?”

  薛老汉狠狠地抹了一把脸,“敬森家的,不瞒你说,我们薛家当年是逃荒来的。一个村里数百口的人,能走到这讨口饭吃的不足十人呐!我们老两口走不动了,与其死在路上成为一捧黄土,倒不如舍了一把老骨头,替你们看家。”

  “爹,儿子就是背,也要带着您和娘一起走。若瘟疫真的蔓延开来,离开尚且有一丝生机,留下可就下了炼狱!”薛轩敏坚决地摇头说,“咱家有骡车,又提前准备充足,还有岳丈们相伴,您和娘不要轻易放弃。”

  单单几句话,高敬森已经窥得大半意思,恢复清朗的声音犹如夏夜凉风,驱散众人的焦躁。给几人打了招呼,漆黑的眸子在姜舒晴身上顿了下,淡笑着:“薛爷爷,姑父说得在理,一个是被迫逃荒,一个是择处而栖,差别甚远。您得相信我们能够挺过去。”

  安抚了众人,他冲姜舒晴招招手,先递上手里拧干的帕子,“你父亲可还好?他是不是说了什么?”

  她偷偷借着他高大的身影遮挡擦拭了脸和脖子,舒服地喟叹口气,极为乖巧地将话再度说了一遍:“爹说钦天监有人窥得地龙翻身、大旱和雪灾的迹象,只是这事关系重大,不是十成十的把握,谁敢冒着杀头的危险触圣上的霉头?便一拖再拖,此又涉及党派之争,只一些权贵人家私下里议论几句,并没有什么作为。”

  高敬森听了深吸口凉气,低喝道:“胡闹,敢情不是他们家被地龙掀个底朝天?这么多百姓的生命比不得他们的荣华富贵?”

  压制住怒火,他咬着牙接着问:“你父亲是有了对策?”

  “我爹说大灾多半都跟赶集似的喜欢凑热闹,地龙翻身、大旱、雪灾中又会隐藏着其他忧患,比如瘟疫、蝗灾、流民暴动。爹想带着我们去津周……”

  只提了一句津周,高敬森脑中已是百转千回,了然地点点头示意她继续下个话题。

  他们说了几句话,姜舒晴便让孙郎中上前给他看腿。

  孙郎中曾经在太医院任职,告老还乡后被承安侯府供奉为府医,医术自然也不错,且涉猎颇广。将木板解开,他肃着脸捏着高敬森的腿,“姑爷腿折了,老夫替您正骨,再辅以膏药、药汤,往后三个月好好养着,您正值最好的年岁,恢复起来很快。”

  “郎中,”高母紧张地开口问:“我儿能恢复到什么程度?”

  “这老夫不能保证,得看你们是否用心了。有得能够恢复如初,有得不爱惜身体落个终身瘸疾。”

  说着他下手一点都不含糊,跟捏断木似的,丝毫没有顾及病人的感受。

  高敬森额头上汗珠成滴流下,紧握着拳看向挤满高家院子的众人,开始吩咐起来:“静环你去请里正和几个叔伯来一趟,就说事关村民的口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