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成大佬的锦鲤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不会

穿成大佬的锦鲤妻 仰秋仲伊 2042 2020.03.31 00:52

  里正一听,有些凌乱了,打起精神恭敬地询问:“不知道,太守为草民们争取了什么好处?”

  “哈哈,”县太爷捋着胡须说:“夏华国地广物博,只是分布不均。北方,尤其是西北部的百姓吃饭都成问题,可在咱这里人人富得流油,却很少有人肯踏踏实实种地。

  太守是北方人,看着大片肥沃的地荒在那,特别痛心,于是连着向皇上递了三个折子,都在说此事。

  只要有人落户在村子,且以种地为生,那么就能免费落户,跟本地村民同等待遇,分得宅基,还能每人分得两亩适合种植肥沃的土地。

  若是你们有意向买田,那就更好了,五十亩地以内半价,且三年内不纳税!只不过,你们要卖粮食的话,得按市价先卖给官府。”

  里正嘴唇哆嗦下,手抚着心脏,艰难地开口问道:“青天大老爷,你们这里一亩地多少银子?”

  县太爷转头看向师爷,“首次购田,一亩地十两银子,半价是五两。以后再购的话,一亩地就是二十两了。”

  里正使劲地抹了把脸,噗通跪下,实诚地狠狠磕了几个头,“草民代替高成庄的二百多名百姓,谢皇恩浩荡,谢太守和县太爷为民谋福。我们肯定会好好种田,不负皇上,不负太守和县太爷的期许!”

  “好好好,快快起来,”县太爷笑得跟弥来佛似的,“咱津周百姓富裕,民风也好,你们来对了。只可惜很多百姓不知道津周的好,还在紧巴巴地过日子呢。”

  里正来的时候就将所有人的户册带着了,师爷直接接过来,让人拿下去一一誊写盖章备案。

  趁着这个空,里正一路小跑回去,跟众人说了这天大的好事,又急匆匆地做好统计,去当铺将那些首饰给卖了,拿着所有的银子回到衙门,要将这些银子全换成田地。

  天色正早,县太爷让人套了马车,一行人划田地去了。

  乡亲们按捺不住自己,在衙门外翘首而待,见他们出来就跟上,一起掌掌眼。

  津周是个风水宝地,有山有水秀美清新,土地肥沃,草木丰硕。众人看了满心满眼的欢喜,哪哪都想要。

  最后他们挑了个山脚下靠近溪流的一大片田地,每人分得两亩田,加上用银子置办的田地,统共有一千亩地!

  姜父也凑热闹,趁着优惠置办了一万亩田地,先搁置着。谁让津周的百姓富裕,很少有卖身的,若想要奴仆,得提前去牙行预定,然后由牙行去北方或者贫瘠地买人。

  更别说雇人种田了,人家会种田的自家的地都种不过来。

  不过多买地总归没错,姜父和姜舒晴这么认为,其他人亦是这么认为。

  县太爷直接手一挥,让他们这些人自成村庄,依旧沿用原来的高成庄的名字。还附赠了十头健硕的水牛,这接二连三的惊喜,砸的众人恍如梦中。

  “敬森、晴娘,不是你们偷偷帮我们的吧?”

  姜舒晴抿嘴笑着摇头,“怎么可能?你们也瞧见了,津周四边有许多闲置的土地,朝廷鼓励你们种田呢,当然给够好处,让你们落户安家咯!”

  分了地,衙门又按照大村庄的规模,给众人划了区域。

  南方的十一月气温也有些下降,晚上寒凉。众人们咬着牙不住客栈,而是窝在车篷中,白天紧锣密鼓地割草、挖地基、盖房子。

  姜父在城里买了三个店铺,两个宅院,本想给闺女一个。可是高家也在高成庄里忙碌着,不肯到城里来。

  姜舒晴将高敬森和俩娃的东西都收拾好了,一一亲自拎上马车。

  “娘,你不要雅然了吗?”高雅然死死地抓住姜舒晴的手,泪决堤似的往下掉,“咱之前不是好好的吗?您跟爹为什么又要闹?雅然很乖很乖了,您别走好不好?”

  高卓然紧抿着唇,抬着头紧盯着她,一句话也不说,可眼里的渴望、依恋与不舍,像是一滴柠檬水,酸得姜舒晴差点也哭出来。

  四个多月朝夕相处,她早就将他们当成自己亲生的孩子,每天热衷于投喂他们,领着他们玩闹,教给他们许多新奇的东西。

  可,她终归不是他们的母亲,只是一个外侵者。原主的轨迹也不可能同高敬森再有交点。他们该退到自己的轨迹上。

  能护着所有人平平安安地活下来,她已经很知足了。

  让一切停在最好的时候,不好吗?

  “你们上车等我,”高敬森强制性将俩孩子从姜舒晴身上扯下来,狠心地塞进车厢。

  那撕心裂肺的哭声,让大人们的心都揪在一起了。

  姜父赶忙跑出来,一手抱一个,望着那对无良的小年轻,心疼地哄着孩子:“哎呦小乖乖,谁欺负你们了?外公疼……”

  “外公,外公,娘不要我们了!”高雅然哇哇地哭出来。

  高卓然也耸着小肩膀无声地掉眼泪。

  姜父脸色变了,“卓然,你来给外公说。”

  “外公,”高卓然打着嗝,哭着道:“地龙翻身的那天,爹和娘就说好了要和离,不过后来大家一起往津周赶。娘对爹很尽心,我们便以为他们和好了,昨儿个爹娘还领我们逛街呢。

  今天娘,娘就收拾好我们的东西,爹,爹也写了和离书……”

  “糊涂,”姜父气得胸膛起起伏伏,铁青着脸哄着他们说,“你们放心,只要有外公在,他们俩就不能和离。”

  高敬森拉着姜舒晴一直回到屋里,关上门转身紧紧抱着她,随即铺天盖地的吻夺去了她的呼吸。

  绝望、苦涩、眷恋、思念、悲恸……

  她感受到了他快要撕破胸膛的情意,泪止不住滑下来,仰着头用尽力气回应他。

  许久,他们抵着头,眼里只有彼此的倒影。

  “你该走了,”姜舒晴哑着嗓子道。

  “嗯,”他应声,却捧着她的脸不愿意走,深深地看着她,想将她的模样印入心里,刻在魂魄中。“你会想我吗?”

  “不会,”她深吸口气,扯扯唇角,压住再度翻腾的泪意,清浅地笑道:“我不想让自己过得太辛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