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李朝万古一逆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0.身陨汉阳终命绝

李朝万古一逆贼 秽多非人 2034 2020.11.29 06:00

  已经跑出去老长一段的金士龙发现洪景来没有跟上来,心下一沉,回头一瞧,发现洪景来居然仰面躺在地上,胯下的宝马撅了蹄子也没爬起来。

  可把金士龙给急的,他立刻调转马头回身营救洪景来。原本听到擒获洪景来赏银千两的敌兵就已经蠢蠢欲动,现在见已经逃出生天的金士龙居然反身营救,突然间就明悟过来。

  眼前跌倒在地的人,真有可能就是洪景来!

  队伍中一个小军官模样的男子高呼着“一千两,一千两!”便拔刀冲了上来,也不驱使手下的兵马,眼睛里闪着精光,甚至希望手下比自己跑得慢一些。

  活的洪景来我打不过,这跌的半死的,我还打不过了?

  一众敌兵也暗暗念叨着一千两的数目,这个数目几乎已经是他们对于金钱的概念中的极大值。一栋草屋可能也就花上几两银子,三间砖瓦房也不过几十两,两头牛外加几十亩地,富农小地主也没有一千两银子的家业吧。

  金士龙和那小军官一前一后几乎同时赶到,望着满脸贪婪之色的小军官,金士龙一点犹豫都没有,劈面就是一刀。那小军官也是十万分精神都汇聚于一身,他这辈子能不能被赏识,然后发达,就全靠眼前的洪景来了,身手反应快的难以置信。

  抽刀架住金士龙的攻击,也不知是哪里迸发出来的熊力,那小军官猛撞金士龙胯下战马,居然把马撞得一退。金士龙不曾想到刚刚还畏畏缩缩的敌兵,这时候居然会这般神勇,暗道一声大意,只是控住身下马,继续仗着身高向下抽打。

  两人这几回合,一众敌兵也赶了上来,金士龙心中大急,从马上一跃而下。他又不敢大声呼唤洪景来的名字,怕招引来更多的敌兵。也算是豁出命去搏杀了,不管那小军官砍来的刀,只是对着那小军官腹部一刀。

  赌赢了!

  胸腹处喷涌出大量的鲜血,溅了金士龙满身,加上他头脸上本来就有血,好似阎罗恶鬼一般。把那些举着火把的敌兵瞧的心中一跳,这样杀神模样的凶人,他们自觉是打不过的。一千两虽好,有命挣没命花的钱,烫手啊。

  挥刀逼开一众敌兵,金士龙扶起洪景来,望见洪景来还在呼吸,显然只是摔蒙了,这便猛掐洪景来人中。

  洪景来自觉一阵剧痛,这便转醒。睁眼瞧见浑身浴血的金士龙,只当他深受重伤,下意识的抬手去摸金士龙的脸。

  “府院君,可能乘马?”金士龙没有任何停顿,劈头盖脸就是这句。

  “扶我起来!”洪景来自觉好似没有受伤。

  两人起身,洪景来的马也起身,但是抬着蹄子,显然是受了伤,一撅一撅的,不能再骑乘了。

  “您乘我的马吧。”金士龙边说就边把洪景来往马上扶。

  “那你呢!”洪景来不肯。

  “天下可无有我金士龙,却不可无您洪景来啊!”金士龙凛然一句。

  说罢,金士龙也不管洪景来同意不同意,就把洪景来往马上拱。洪景来心中大恸,是自己行事不密,害了这些忠心耿耿的护卫。

  “放!对着那边放!”对面敌军阵中突然传来一声大呼。

  刚刚那名被金士龙搏命杀死的小军官在前来擒拿洪景来之前,派了一个机灵的属下向上官禀报。当然不是他的直属上官,而是更上面的大监们。那小军官担心自己的功劳被人吞没,倒也有两分心机。

  而得到了禀报的那位大人,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性其无的态度,立马带着火枪手赶来。忽明忽暗中,马上的身影正是自己在殿上多次遇见,且几番争锋的洪景来。

  他才不要什么把洪景来流放到济州岛,等一切秩序都恢复之后,再恭迎洪景来回来执政呢。多天真的人才能相信这种话!权力的斗争历来都是你死我活的,自杀的金祖淳,被处斩的朴宗庆,都是斗争的失败者。

  踏上了这条路,就不能回头。既然行了反逆悖乱之事,就要斩草除根,绝对不能有任何的手下留情!

  一阵硝烟,约有十余支鸟枪大鸣,在马上的洪景来只觉得后腰一阵剧痛,再摸腰腹,涌出的鲜血在掌中汇聚。而马下的金士龙更是当胸中枪,嘴里噗噜噜的在向外吐血,眼看是不成了。

  “是你!”洪景来有些艰难的说出这句话。

  “正是在下!”火光中,李相璜略带着审视的样子,从人群中走出。

  “呵呵呵呵……不曾想我竟有今日……”若是死于金祖淳那种手段的人手下,便也就罢了,洪景来只是想不到,自己居然死于眼前这样的小瘪三手中。

  话音刚落,洪景来吃痛,摇摇晃晃的从马上跌落下来,以刀驻地的金士龙想扶,自己却脚步不稳,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借着马身,洪景来又靠向金士龙,以刀驻地,缓缓的蹭起身。

  “似你这等无君无父之逆贼,让你苟活至今,已经是主上宽容了。”李相璜举着一支点着火的短筒渐渐靠近。

  “我是贼?呵……”洪景来只觉的自己周身的气力都在快速流逝,根本不想再与李相璜争论什么。

  只是家中老母幼妻,众多以命相随的才干之士,怕是都要死于自己身后。自己死了,却要牵连成千上万人,还是自己所亲近所喜爱的人。一念至此,洪景来心中的哀痛甚至远远超过身上创伤所带来的的剧痛。

  “将来著史,你这厮必定逃不得一个万古逆贼!”

  “万……古……逆……”

  话未说完,声息断绝,金士龙自觉与自己紧靠着的洪景来的身体重重的滑落,所有的生息已经断绝。

  “啊啊啊啊啊……”明明已经当胸中枪的金士龙狂性大起,不知哪来的气力,只将手中刀猛然向李相璜掷去。

  与此同时,李相璜手中短筒枪响,但这子弹却敌不过那刀。马刀当胸贯入李相璜之躯,透体而出。

  使尽了这最后一口气的金士龙也跌坐于地,与洪景来肩背相靠。

  同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