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诗与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八章 御史中丞

诗与刀 祝家大郎 2178 2018.03.11 00:00

  谢昉闻言,答道:“蜀地雷氏制琴技艺最佳,雷氏制琴之术传承极为久远,以唐代琴师雷威开始,代代以制琴闻名天下,闻名天下的古琴‘春雷’与‘九霄环佩’,皆出雷威之手,堪比蔡邕之‘焦尾’。听闻雷氏有一绝技,可于林间听树音,听完树音便能知道哪一株可制好琴。只是雷氏之琴,出产极少,一琴出世,万金难求。”

  徐杰闻言也觉得这故事有些意思,颇为传奇。便问道:“谢郡守可有收藏?”

  谢昉闻言摇了摇头,一脸遗憾答道:“可遇不可求也,福缘不到,求之不得啊!”

  吴伯言已然开口:“谢老头,且弹琴先,求之不得,你独自寤寐思服、辗转反侧就是。”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出自《诗经》,本是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却被吴伯言拿来说谢昉求好琴了。

  谢昉听得吴伯言大煞风景之言语,气得连连摇头,口中说道:“吴兄,过得月余,我再也不在杭州等你上门了,当真是人生大幸!”

  吴伯言听到这话立马正经起来,开口问道:“谢老头,原道你这般不待见我,可是要躲到外地去?”

  谢昉闻言点点头,稍有不舍的感觉,道:“嗯,京城文书还没到,但是我已收到消息了,擢升从三品御史中丞!”

  御史中丞,便是御史台的主官,御史台就是言官衙门,专门弹劾官员,直谏朝政的衙门。独立在三省之外,并没有真正的实权管辖之职责,却是个监督天下的机关。

  吴伯言面色微微一沉,好友知交有几人,一年更比一年少。往后谢昉不在杭州了,吴伯言便也真不会再来杭州了。汴京千里外,两人都这把年纪了,能不能再见都是个未知数。

  吴伯言陡然有些伤感,口中却还说道:“你倒是走了运道,别人当道路经略使的都难以入京为官,你倒是好,一升就是御史中丞。走之前回家看看,看看祖坟是不是冒青烟了。”

  谢昉便也叹气,心中有一语,却是也并未说出来,能升御史中丞,尚书省右仆射吴仲书出力最大,这消息也是吴仲书派人传到杭州来了。只是在吴伯言面前,也没有必要开口去感谢吴仲书。便听谢昉说道:“此去经年,吴兄有暇,多来汴京。”

  吴伯言闻言,摆摆手道:“不去,弹琴。”

  谢昉闻言也不多说,知道叫吴伯言去那汴京官宦之地,是一种为难,对于吴伯言而言,汴京就如一种束缚一般,人人皆知吴伯言胞弟吴仲语高位,甚至皇帝都知吴伯言清流大名,吴伯言入了京城,受不了的就是别人与自己,都要是一种诚惶诚恐的态度。

  谢昉已然抚琴,琴声悠远,琴意伤感。

  徐杰看着这两个老头,忽然有一种羡慕之感,人生有几个这样的知己,同窗而读,嬉笑怒骂,随岁月一同老去,当真是幸事!不免也让徐杰想起了欧阳文峰,便是倍感珍惜。

  琴音之中,再无谈论,吴伯言自顾自倒酒浅饮。徐杰提笔在写,做着头前想做的事情。

  几曲而罢,谢昉尽兴,方才收了手,口中微微一叹:“只恨那钟会与司马昭,致使《广陵散》成绝响,我等后世之人,再也不闻此音,遗憾啊!”

  竹林七贤之嵇康,一曲《广陵散》,如仙音一般,冠绝古今天下。奈何嵇康恶了钟会,又恶了司马昭,被处死。死前还抚这曲《广陵散》,嵇康一死,《广陵散》也绝,只有各种记载中对《广陵散》不吝辞藻的夸赞。

  谢昉擅琴,如何不想闻那《广陵散》之音?几曲而罢,还有遗憾。

  吴伯言闻言,答道:“遗憾是人生,看淡方逍遥。此去经年时,遗憾是逍遥啊!”

  谢昉闻言,手离琴弦,不再多弹。此时早已出了闺房的颜思雨,已然在门后等候许久,不忍进门打断谢昉的琴音,更也在享受谢昉的琴音。待得谢昉不弹了,方才莲步款款而入,见礼几番,落座头前。

  吴伯言此时也注意到徐杰一直动笔再写,口中问道:“文远在写什么呢?莫不是故人之词?”

  徐杰抬头,已然写满了几张纸,便递了过去,答道:“夫子且看看如何?”

  徐杰也是有些心虚,这写出来的蒙学《三字经》,是要到千家万户去的,是要成为天下读书人的启蒙必读之物,虽然内容简单,但是也不敢等闲视之,徐杰此时来写,也是因为吴伯言当面正好,给吴伯言看看,吴伯言点头了,徐杰方才安心。

  吴伯言接过纸张,已然轻读出声:“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吴伯言慢慢读着,便也知道了徐杰写此文的立意,几百个字并不长,却是内容极为丰富,连连点头说道:“此为蒙学,与《急就篇》类似,又比《急就篇》通俗易懂,比之《千字文》,有教化之意,还多了许多趣味故事其中。不错不错,文远做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急就篇》与《千字文》,便是此时多用的蒙学,《急就篇》当真比较难懂,生字密度太大,学起来太吃力。《千字文》立意之初就是为了让孩童学一千个生字,其他方面也差上了一点。这《三字经》,朗朗上口,通俗易懂,有道德教化,有常识与历史,多有故事在其中,生僻字也不多,蒙学当真极好。徐杰自己也加了许多关于勇武与军事方面的内容。

  徐杰听得吴伯言夸赞,心中放心不少,口中答道:“夫子觉得可以,那晚辈就好好把这《三字经》写全面一些。”

  吴伯言大笑道:“文远此事做出,为天下师也。往后读书之人,人人当称文远一声老师。”

  谢昉接过纸张,看得不久,已然说道:“好,此《三字经》当真是好,离开杭州之前,当还做一件事,便是把文远小友这《三字经》印刷推广一番。”

  徐杰闻言也是惊喜,杭州官府推广《三字经》,比徐杰自己印刷来推广有效太多,杭州用此蒙学,不得多久,江南也会用此蒙学,全天下也将用此蒙学。

  吴伯言那句“为天下师”的话语,虽然调笑,却也是真。“著书立说”这种圣人之事,徐杰无意之间,竟然走得了一步。

  这倒是意料之外的收获,虽然一部《三字经》还远远比不得圣人言语,却也足够徐杰真正名传天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