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诗与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那秀才,不同凡响

诗与刀 祝家大郎 2884 2018.02.07 07:00

  下得船来,何真卿准备的马车早已等候多时,三人上了车架。便看何真卿还往码头上看了一眼那个身穿儒衫的挎刀少年,方才开口问道:“二兄,那少年是何人啊?”

  二瘦便是听得一问,不由自主露出一个笑容,答道:“那秀才,不同凡响,读着圣贤诗书,却是动手就能杀人,世间少见。”

  三胖也凑上来一句:“这少年来自徐家镇,想来何兄近几天对那徐家镇也该有所耳闻了,能文能武之辈,似有少年老成,又似有不拘一格。妙人也。”

  “徐家镇?”何真卿闻言微微沉思了一下,随后又道:“我那宝贝女儿该是给他欺负了一番,近来练武越发起劲了些,这小子怕是有苦头吃了。”

  何真卿说完话语,也是浅笑出声,倒也不觉得有何不妥。

  三胖闻言却是浅笑道:“何兄,当也不知是谁要吃苦头呢,这小子连二瘦都吃得死死的,你女儿,怕是斗不过人家。”

  二瘦闻言,面色一沉,便道:“胡说八道,这小子毛都没长齐,何曾把老子吃得死死的了?老子要揍他,不得几番,他就满地找牙、痛哭流涕、跪地求饶了。”

  何真卿看得二瘦说话模样,又看了看三胖,已然对三胖话语信了几分,只道:“看来回头要去劝一劝月儿才好。江湖代有人才出啊,新一辈的人又该崭露头角了。”

  何真卿所言,便是说徐杰是这江湖上新一辈的高手人物。却是三胖闻言摇了摇头道:“非也,这秀才,当不是江湖人,一心想考那进士,当那大官。”

  何真卿闻言一愣,开始只以为“秀才”之语,只是个绰号而已,此时想来,又想徐杰的打扮,不想还真是个秀才。只道:“当官好,比走江湖好多了。只是我那女儿却就喜欢走江湖,若是寻个文人才俊嫁了,那该多好。却是她就看不上文人文绉绉的模样。劝也不听,当真是愁煞个人。”

  何真卿的话语,自然是对自己女儿的疼爱,江湖事何真卿见得太多,多少今日鹊起之辈,过得几日就身首异处。对于自己女儿而言,有个才子佳人的归宿,那是最好不过的。

  不想二瘦闻言却是不喜,开口道:“何真卿,文人着实虚伪得紧,嫁给文人有什么好的。江湖人多是真性情,嫁给江湖人便最好,不受那虚伪之人的鸟气。”

  三胖也道:“何兄,谁叫你就生了这么个女儿,若是生了个儿子,便也没这些愁人事。若是像我兄弟二人一样啥也不生,那就更是不愁了。”

  何真卿闻言也懒得再答,便是知道这两人的性子,与这两人说些正经事,那便是自讨没趣。却是何真卿也不生气,脸上的笑意,也显得轻松真诚。

  徐秀才也上了岸,没有二瘦三胖那般有车接送的待遇。身后一众少年郎,有人挑着包袱,有人抬着箱子,便往城里走去。

  大江郡城,古时候是战地,扼守大江水道之边,大江把大华朝划分南北,此处便是战时险要。如今太平了,便是富裕之地,水道来往,皆要路过此处,人潮带来的,便是富庶。

  城池极大,高墙青灰,城楼高耸。城内居民,二三十万之多,南来北往的商旅行人,便是难以计数。

  城内建筑,与江南烟雨风情,颇有几分相似,却也带有北地的方方正正的感觉。这座城,自古沟通南北,融合南北之后,也别具一番风味。

  城内店铺林立,楼角飞扬,红墙绿瓦,青灰与白。远远还能望得城中心,更有高楼耸立,屋檐弧翘,飞角冲天。气派非凡。

  众多乡下少年郎,便是觉得眼睛都忙不过来了,四处观瞧。

  唯有徐杰并不那么觉得吃惊,却是在这街道人群之中,还要顾及着每一个人,以免有人走失了。在青山县走丢了人算不得什么,在这大江郡城走失了伙伴,那就是个大麻烦了。

  徐虎背着一个箱子,一脸的戒备与担忧,徐狗儿更是跟在徐虎身后,寸步不离。便是两人心中都知晓,徐虎背着的箱子,里面都是明晃晃的大银锭子。一旁徐康徐泰兄弟二人也是一样,两人抬着一个箱子,也是银锭子。

  要说银票这种东西,倒也不是没有。却是钱庄只在大城市有,青山县那种地方,还真用不上银票这种东西。江湖私货生意,也多以现钱结算,便也导致徐杰出门,还得背着两千多两的银锭子出门。

  铁背蛟龙吴子豪也随着徐杰入了城,更在头前引路,口中说道:“徐少爷,再往前不远,就可以入巷子了,巷子里第右手第五间,已经租好了,也寻人打扫过了,院落不小,住着必然是极为宽敞的。”

  徐杰闻言答道:“真是有劳了,多谢多谢。”

  显然徐杰来之前,就托铁背蛟龙在大江城里租了个院落,以免入城之后,这么多人没有地方落脚。去住客栈的话,开销就实在太大了。

  吴子豪连连笑道:“徐少爷客气了,这算不得什么事情,举手之劳而已。”

  却是徐杰又问了另外的事情:“看你在这大江城里走动也不忌惮,你们南山派与这大江漕帮的恩怨可是已经了结了?”

  吴子豪头微微一扬,答道:“已经了结了,年后朱掌门就派了少掌门亲自来了一趟大江,拜见了何掌门。如此也就揭过了。少掌门最近都一直在大江城,还未回富水呢。”

  徐杰闻言便也不再多问。江湖人,当真也值得可怜。人走江湖,大多也不过为了一口饱饭。死在了江湖路上,死在了徐家镇外。上面之人相视一笑,这下面的人,似乎就白死了。看起来还是个皆大欢喜的局面,徐杰不免也有疑惑,疑惑当初那些人为何又要以命相搏呢?

  世间之事,总是有许多难以理解。

  小院子到了,推开门,小院不大,院子比乡下的要小,厢房不少,却是也比乡下的厢房要小。却也足够住这二十多人。

  这些少年,有许多人,连被褥都从乡下带来了。一应行礼,各自都在整理着。云小怜忙前忙后,便也在为徐杰整理着,床铺之类的简易家具,院子里倒是不缺。

  云书桓便也在忙着寻地方藏着那些银两,摆弄着徐杰的笔墨纸砚,甚至还有那一盘黑白子也带了来。

  还有许多东西,便是老奶奶与徐仲亲自准备的。在徐杰看来,许多东西也是多余的,却是也并没有拒绝,一一都带来了。

  吴子豪也帮着前后安排,安排得差不多了,便也告辞而去,先去寻段剑飞送一封信,随后便也要启程回去了,并不押送货物再往下游去。

  不得多久,云书桓出门而去,徐狗儿却是主动跟着云书桓一起出门。云书桓显然见过世面,便也不怕在城里走动,徐狗儿便是想着跟随出门到处去看看,也摸一下周遭环境,待得徐杰问的时候,也能作答。两人出门,便是买那些柴米油盐酱醋茶,也买些肉食与蔬果,晚间众人也该吃饭。

  第二日大早,徐杰带着云书桓与徐虎出门而去。家中少年,便也多在徐狗儿领着之下,在院子附近左右逛得几番,慢慢熟悉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便是云小怜也出门走动了几番,来往与菜市与家中。

  徐杰出门,便是直奔那郡学而去,郡学,自然就是学堂。郡学与县学还并不一样。县学比较像是真正学习的地方,里面的老师还真是四书五经,一篇一篇详解来教导。

  郡学却是并非如此,郡学平常里并不多课,每日去点卯了之后,若是有老先生有心情,讲上几篇深奥的,那便是多听多记。若是没有老先生来讲,那便是自学。郡学本身,也不是强制性的学堂,甚至许多秀才不来进学,也无大碍。

  来进学,便也是不菲的花费。当然也是有好处的,因为在郡学里,不说能不能学习到知识,至少也有机会认识那些出考题的先生,甚至主考官。

  那些老先生,自然也不是普通人,有几个老进士,本身从朝中退休下来的官员。也有几个老举人。

  学政衙门,也就是主管大江郡文人士子的衙门,组织秀才参加秋闱考试,便多是学政衙门的差事,郡学,也是由学政衙门直接管理。学政便也是官名,就如郡守衙门里的郡守一样。大考的主考官,自然也就是学政来做。

  徐杰往郡学去,便是要拿着自己的户籍文书,拿着青山县衙的诰身文书,到那郡学去报名登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