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诗与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秀才老爷是知己

诗与刀 祝家大郎 3429 2018.02.03 07:05

  徐老八并无大碍,反倒笑意盈盈,似乎许久没有过这般的畅快,口中还咿咿呀呀唱着小曲,走在路上,昂首挺胸、龙行虎步,没事就把自己包扎好的手臂抬起来看一看。

  徐秀才似乎能理解一些徐老八此时的心情,若是夏日里,徐老八把上衣一脱,光了个膀子,身上的伤疤,便是横七竖八。镇子里的军汉,大多如此。

  不过这受伤,也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十几年后的今日,徐老八又受了刀剑伤。

  兴许,徐老八与那朱断天一样。此时这个伤口与疼痛,都能让他们想起往昔的峥嵘岁月,这也是一种心理满足与畅快。

  人活着,并非单单就是为了活着。为生计或者名利奔波的时候,便想着丰衣足食、名利双收。丰衣足食、名利双收的时候,又念着往昔那打拼的岁月,那些故事,那些经历,那些感受。

  人在追求的过程中,才会有最大的幸福感与成就感。

  徐秀才回到家中,杨氏两个怪人倒是也不客气,随着秀才老爷的步伐就进了院子。倒是还有几个少年跟了过来,这些少年多少也显得有些好奇,不断打量着这一瘦一胖二人,便是听着那一口蜀地的话语音调,也觉得格外的新奇。

  云小怜见得家中来了客人,连忙去端茶倒水,送到前厅。

  徐仲与徐老八他们还有事情要忙,便是商议着这河道如何管理,账册如何去做,也要挖一个地窖之类的地方用来存银两之类的事情。

  云小怜端茶倒水在旁,杨三胖看得云小怜,便是开口笑道:“秀才老爷,这是你媳妇?长得挺俊俏的。”

  云小怜闻言面色一红,低头急忙往大厅之外而去。要说杨三胖的话语倒是也不奇怪,一个十六,一个十二,这般的年纪结婚的,乡下地方也不少见。

  杨二瘦不等徐杰答话,已然先开口道:“不是!”

  两人显然就是又有争起来的趋势了。

  徐秀才看得杨三胖起身就欲开口去争,连忙说道:“不是不是,本少爷还未有妻室。”

  杨二瘦闻言,刚才还说一脸不爽的神色,此时立马一变,已然是笑意盈盈:“哈哈。。。三胖,看到没有,果真不是。”

  三胖闻言,面色一垮,此番便是输了一个小回合。

  二瘦便是又与徐秀才道:“小子,不娶妻好,女人最是麻烦了。你看我兄弟二人,便是从来没有娶妻,逍遥自在得紧。你若是学了我们,必然也与我们一样逍遥自在。”

  徐秀才闻言,笑了笑道:“那是你们两个人傻,不懂女子的妙处。往后少爷我,必然是妻妾成群,莺莺燕燕,这才是好不快活,这才是逍遥自在。”

  徐秀才怎么可能如这两个怪人一般光棍一辈子,说出的话语倒是有几分调笑与混不吝的意味。

  二瘦闻言,一脸替徐秀才担心的模样,说道:“嘿嘿。。。往后有你受的!”

  未想三胖此时也出言:“对,往后有你受的。”

  徐秀才此时听得这两人一唱一和的,开口笑道:“本以为你们是冤家路窄,此时看起来,你们倒真是一路人。”

  便是徐杰这一语,当真说到两人心里去了。平常里两人挺多了奉承夸赞的话语,却是真没有人懂得这两人到底喜欢听什么话。这二人自从相识,便是形影不离,相依为命,与人争斗,与人搏命,从来都是共同进退。

  对于二人来说,这世间,就只有另外一个人才是最重要的。徐杰这一语,才是说到人的心坎上了。比那些什么武艺绝顶,天下无敌的谄媚之语,不知中听了多少。

  便看杨二瘦与杨三胖两人相视一眼,忽然微微出了一些心有灵犀的笑意。

  “秀才老爷是知己!”三胖已然出言。

  二瘦也道:“当真知己也,江湖之大,唯有这小子懂我兄弟二人。”

  徐杰听得两人这般话语,忽然觉得有些怪怪的,连忙开口说道:“少爷我不是你们的知己,不是不是,当真不是。”

  三胖闻言,连忙又道:“怎么不是,就是就是,就是知己。”

  徐秀才连忙起身,往厅外走去,口中留得一句:“我去吩咐一下酒菜。”

  秀才老爷兴许是想多了,慌忙而走,便是要避开这个话题。这知己当不起,似乎当着当着,往后就要当成光棍了。

  晚间酒宴,徐仲与徐老八都来了,还有徐牛等几个镇子里的领头人。

  没有如朱断天那般的求人心思,这酒宴自然也就更显得畅快。

  只是这酒逢知己千杯少,徐杰这个知己,反倒不那么爽快,一说年纪小,不能多喝。一说第二天还要练武看书写对联,便也多喝不得。

  好在有徐仲等军汉,那是多少酒也来者不拒,招待客人,便更是主动非常。

  一间厢房之内,一瘦一旁两人挤在一张大床之上,已然是醉成烂泥。也是徐杰家中向来少有客人,客房便也是临时准备的,被褥也是临时来铺。

  便是醉成烂泥了,还听得有人半梦半醒说着话语。

  “三胖,你要把老子挤到哪里去啊?”

  三胖鼾声如雷,并不答话,已然睡死。一瘦一胖,在一张床上,场景可想而知。

  随后便听轰隆一声,有人栽落到了床下,一声惨叫,骂骂咧咧爬起来,口中也道:“格老子,日你个仙人板板哦。”

  随后又是鼾声如雷。

  第二日大早,徐秀才晨练片刻,扶摇九万里也还没有扶摇起来。

  徐狗儿便是慌慌张张奔到院子门口,开口喊道:“少爷,仲伯让我来叫你快点去码头,快去帮忙。”

  徐秀才停了刀,问道:“狗儿,什么事情慌慌张张的?”

  便听徐狗儿说道:“少爷快去码头,来了好多货,仲伯说让你先去充当一下账房先生。”

  徐狗儿大概是没有见过这般的阵仗,大清早间,忽然从上游就来了许多船,排队等着卸货。盐货还只是其一,还有铁,也有铜。

  盐铁,便是官府专卖的东西,私下里运送的,便都是不合法的私货,乃是江湖道上的生意。至于铜,那便就是钱了,铸造之后就成了钱。虽然并非管制品,但是通过这种渠道运送的,便也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有人要私造钱币。

  此时除夕不远,诸多货物的需求,也比平常增大了许多。这也是今天这徐家镇的码头如此忙碌的原因。

  这江湖上的私货生意,当真比徐杰想象的要复杂得多,甚至比徐仲想象的也要复杂一些。毕竟徐仲,终究不是江湖汉,并没有走过江湖。

  徐杰放下了手中的刀,回屋里取了笔墨纸张,便往门外而去。此时杨氏二人,方才刚刚起床出来,寻着清水洗漱。

  到得码头,徐杰看得这般场面,倒是也不慌不忙,徐康徐泰兄弟二人搬来了桌椅板凳,徐老八便是亲自上阵,带着人点算货物。

  失了船的南山帮吴子豪,倒是亲自来了,铁背蛟龙也来了。这回来的船,便是南山帮租用的船只。这回来,也是要亲自交接一下,也还带了一些礼物。不论是买路钱,还是赔礼道歉,终究也是要表示一下的。

  吴子豪帮着徐老八点算着货物,徐老八也是慢慢去问,问这些货物的上游价格,本地的出手价格,下游到得哪里是什么价格。这些事情,徐老八自然是不懂的,便也要问个清楚。

  吴子豪倒是不敢隐瞒,一一如实回答。此时这徐老八不知道价格,不代表一个月两个月之后徐老八还不懂行情,所以吴子豪也不可能想些什么歪主意,也没有必要做这种断自己门路的事情。

  虎背熊腰的铁背蛟龙,此时拿着货单,慢慢往徐杰这边走来,心中有些惧怕,怕这徐杰记仇之下,为难自己,动作也有些拘谨。

  徐杰倒是远远看得铁背蛟龙拿着一叠纸张往这边来,便是笑着喊道:“铁背蛟龙,你磨磨蹭蹭干什么呢,快点过来,赶紧的。”

  铁背蛟龙闻言,看得远处徐杰笑意盈盈模样,不似作伪,心中一松,快步而去,到得头前,把货担放在桌面上,脸上也挤出了一点笑意说道:“徐少爷,劳烦了。”

  徐杰回之一笑,一边翻着货单,一边笑道:“往后还多的是交道,倒是你比我辛苦,往后无甚要紧事情路过的时候,当到镇子里来喝杯酒。”

  铁背蛟龙便是彻底放松了下来,这回的笑意也显得轻松不少,忙道:“就怕多有叨扰。”

  江湖,便是这么一个江湖。脸面来去,你敬人一尺,人敬你一丈。当然,也还有个前提,那便是实力。

  徐杰低头查看着货单,稍微算了算,又道:“你便来就是,来了就有好酒。只是今日你们来的货物太多了,结算上要拖上几天,等出手之后再来结清。”

  徐杰虽然不知家中有多少钱,但是也知道必然付不起这么大宗的货款。

  铁背蛟龙闻言,连连摆手:“无妨无妨,拖几天而已,不算事。”

  徐杰点了点头,一边提笔记录着,一边还说:“还有一事要劳烦你。”

  “徐少爷吩咐就是,但凡是这江湖上的事,我铁背蛟龙也是有几分脸面的。”铁背蛟龙此时倒是显出了一个江湖汉子的性格。

  “小事小事,不是什么打打杀杀的事情。只是让你们的人沿河而下的时候,多通知一下各地之人,叫他们到上游徐家镇这里来进货就是。”徐杰便也前后安排着,生意上,徐家镇是一点渠道也没有的,还是要利用南山帮的渠道。

  南山帮,便也不只是做私货生意,连带着正常生意也做,收粮食往大城市里卖,就是其一。或者蜀地出产的蜀锦,运当江南,也是价值不菲。

  铁背蛟龙闻言一笑,拍着胸脯说道:“这般小事,算不得什么,包在我身上就是,稍后还要沿河而下,定然把消息都传下去。”

  徐杰自然出口去谢,还吩咐身后的徐狗儿到自己家中取两坛酒来,说是送与铁背蛟龙带着路上喝。

  人情来往,徐杰似乎很是擅长。生意之事,徐杰显然也比徐仲徐老八要熟悉得多。便是徐杰几语,显然也给徐仲徐老八省下许多麻烦事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