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诗与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探花郎与两指夹击

诗与刀 祝家大郎 3661 2018.02.14 06:27

  文人士子越聚越多,一张张的条案也慢慢坐满,诗会虽然是娱乐,却是这些文人士子并不真如在那娱乐场所那般放纵,反而多大低声而语,谨言慎行。只因为今日这诗会与平时不同,今日乃是官方诗会,会有大人物到此,众人自然要在意自己圣人子弟的品行。

  其实这元夕灯节,真正热闹的地方并不在此,而是在大江城中,却是这学政衙门的官方诗会,也由不得这些文人不来参加,好在这诗会下午就开始,并不会延续到很晚,也不会那般随意畅饮,让人酒醉而归。终究还是正式的场合,并非真只是娱乐。

  文昌书院之外,也围着许多人,大多是来自各家名楼或者画舫的小厮,这些人进不到书院之内,却在等着书院内的东西。

  进到书院里的文人士子,大多都是比较有名气或者身份地位的,其中也不乏举人之类。那些没有资格来文昌书院参加诗会的文人,自然也要自己组织诗会,诗会之处便是城内的那些名楼雅地。

  这些小厮在书院外等的便是书院里这些才子们的大作,但凡有大作而出,这些小厮第一个得到了消息,拿着诗词奔回城内,凭借着新的诗词大作,城内的名楼画舫的花魁清倌人们立马就唱,便能招来更多的顾客,如此也是赚钱的手段,也是那些还未成名的清倌人出名的手段。

  至于真正有名的花魁人物,今日自然是要先到文昌书院里来表演的,也还有往外传诗词的便利,提携的也是各自名楼画舫的新人。

  到场的才子文人,大多也老早就开始准备这场诗会了,提前几个月甚至大半年,就在准备着诗词,老早写好的佳作,留而不发,就等今日这么个机会。

  身为文昌书院东家之一的马家,自然也到场了,马子良便是其中领头人物。也并非马子良是马家最有才之人,而是马子良乃是哪家年轻一辈的嫡长子,自然而然就成了领头人物。若是二房从河北回来过年,那马子良这领头人的身份倒是另说。

  只是这个时代,河北到大江,距离实在有些遥远了,一地主官轻易也离不得岗位。

  徐杰对面最前头那一排桌案,便都坐的是马家子弟,马子良更是当中居首。徐杰便也在后面看到了马子良。

  此时的马子良,手中拿着一叠写满字的纸张,低头不断在看,口中也在不断念叨着,似乎在背诵着纸张上的东西。便也不难猜出这马子良,终归还是请人捉刀代笔的把戏,不知今夜题目为何,便也只能拿着一大叠多记多背,待得大人物当面,但凡能应题目的,不论是起身作一番姿态吟诵,还是提笔默写,终究是不能在大人物面前露馅。

  徐杰便是这般到处打量着,看着满场众人千姿百态,便也发现拿纸背诵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这倒不是说有许多人都请人捉刀代笔,有些人当真就是自己写的诗词,只是时间久了,怕忘记了,唯有不断复习一下。

  如此,都要在大人物面前表现出一个临场发挥的模样。

  这场官方诗会,何尝又不是一次考试呢?

  徐杰慢慢看懂了,便与欧阳文峰笑道:“欧阳兄,何以你没有先准备准备?”

  欧阳文峰闻言笑道:“徐兄,题目都是临时出的,如何准备?待得题目来了,若是有灵感,写了佳作便当时走了运,才思不敏,也就罢了。”

  徐杰闻言又道:“欧阳兄倒是豁达,这题目吗,不过就是花前月下阳春白雪的,还能跳脱出什么来?提前备上一些,总能押中的。”

  欧阳文峰却只是笑了笑:“我兄长出彩倒是正常,若是我突然出彩了,有些人还不一定相信,不若顺其自然。”

  徐杰听得似懂非懂,便也不再多问。

  忽然身后听得一阵哗哗啦啦的声音,待得徐杰回头一看,便见得身后之人全部都站起身来,真在拱手见礼。

  徐杰与欧阳两人便也连忙站起,七八个儒生模样打扮的中老年人从阶梯之处走了上来,这些人气度不凡,大多是华发已生,年纪不小。也在左右拱手回礼示意。

  徐杰也不需多猜,是大人物来了,所谓大人物,官员是其一,也还有大江郡本地的老一辈名士。

  七八个人慢慢往前走,手作揖在空中不断来回轻拱,却也在互相说着话语。

  待得到了徐杰身前,便也听得一人说道:“孙郡守,今年这诗会比往日里又热闹了几番啊。”

  郡守便是一郡之主官,虽然品级大多在从四品到五品之间,但是在这大江郡,已然就是最大的官员了,徐杰闻言便也多打量了几番,寻着声音找着到底哪个是郡守孙思潮。

  也听得郡守孙思潮面色带笑答道:“欧阳公,您到这大江郡当学政十多年,经历了五任郡守,便是人人都托了你的福,大江郡的进士一年比一年多,前几任郡守皆以治学之功得以升迁,而今轮到在下了,当真是感激不尽。”

  徐杰听得那一句“欧阳公”,眼神已然看向了身边的欧阳姐弟二人。

  欧阳文峰连忙拱手小声说道:“徐兄勿怪,此乃家父。”

  徐杰闻言,便也明白了,欧阳文峰姐弟竟然就是大江郡学政欧阳正的子女。欧阳正,在文坛之中,其实大名鼎鼎。在这大江郡里,更是被读书人无比敬重之人。

  自从欧阳正到了大江郡来当学政,大江郡里出的进士一年比一年多,其中大多就是欧阳正的功劳。欧阳正对于公事极为认真,不仅自己对于教书育人很注重,连带着各个县,欧阳正也是每年都要亲自下去巡视教育之事。

  上一次欧阳正去青山县,便是检查县试之事,亲自把每一个秀才的考卷都拿来看了一遍,甚至把没有考上秀才的试卷都粗略翻了一遍。便是要杜绝其中的舞弊现象。也还把县学里面的教习都考教了一下,以免其中有人滥竽充数误人子弟。

  整个大华朝,能做到这般的学政,只怕也就只有欧阳正一人了。其他郡里的学政,哪里会这般亲自往各地视察公务。

  学政一般情况下只会比郡守低半个品级,虽然为郡守的下官,却是权利极大。但是这郡守孙思潮,显然对欧阳正极为的尊敬。就如话语所说,欧阳正严谨的态度,在官场上受益的,却不是欧阳正自己,而是历任的郡守。一地教育之功过,文风之兴衰,教化之厚薄,也是官员升迁主要的考核。

  奈何,奈何欧阳正自己却十几年来未曾获得半点升迁,还是这么一个从五品的学政。

  倒也不是历任郡守要与欧阳正争功劳。而是欧阳正本身就不能升迁,或者说没人敢让欧阳正升迁。

  十五年前的欧阳正,二十七八岁,正是风华正茂,也正是春风得意,在京城为官,以不到而立之年,深得圣宠,官拜中书省右仆射,崇明殿大学士。已然就是相位之一。

  二十五年前的欧阳正,十七八岁,东华门外唱得大名,位列三甲探花郎。更是一朝闻名天下知。其春闱考卷之策论,更是传扬天下,也是这一份考卷,奠定了永昭革新,使得朝廷收入连年大涨,也间接促成了当年大江洪灾以军代赈的事情,大力扩充了边镇之军备,以此步步升迁,深得皇帝夏乾之心。

  奈何,十五年前的欧阳正,因为一事触怒了皇帝夏乾,贬谪大江为从五品学政,十五年在此,管教着一郡之地的教育之事。

  有诗为证:

  少年得志入汴京,

  殿前钦点探花郎。

  扶摇万里学士令,

  君王一怒半生殇。

  当初平步青云的欧阳正,显然就是一个有才能,能干实事之人,大好年华,真是大展拳脚抱负的时候,却只能在这一郡之地蹉跎十五年大好年华。

  这些故事,十五年过去了,大华朝其他地方之人想来也多有遗忘。但是这些故事在大江郡,依旧还口口相传,只是从来无人能真正说出欧阳正到底因为什么得罪了皇帝,即便是捕风捉影去猜,也没有人猜出一个靠谱的说法。

  这也是徐杰要到大江城里来进学的原因,因为郡学之中,每届春闱都会出进士,甚至还出过一次三甲人物。如此的郡学,岂能不来?

  但凡得空,欧阳正也会出现在郡学之中,亲自授课。大江郡考出去的士子,没有哪个不对这位学政感激不尽。

  徐杰此时便也明白欧阳文峰刚才话语的意思,学政欧阳正就是他的父亲,自然对于欧阳文峰的水平有个了解,欧阳文峰其实也没有必要非得在这种场合去出彩。

  几句话语之间,这一行大人物便也走了过去,走到最头前落座。

  待得他们落座,众多士子方才再次坐回座位。

  欧阳文峰心中似乎还有些愧疚,又对徐杰拱了拱手,开口说道:“徐兄见谅则个,头前巧遇,并非在下少了坦诚,实属无心之过。”

  徐杰自然不会在意,只是调笑道:“按理说欧阳公之性格,最为中正,却能容得自家女儿出门到处走,倒是出乎意料的事情。”

  欧阳文峰闻言浅笑,转头看了看另外一边的欧阳文沁,方才再答:“徐兄,家父自是中正之人,奈何家兄不同旁人,其中缘由,只在家父舍不得打而已。哈哈。。。”

  欧阳文峰却是也拿自己姐姐来打趣,打趣完了,便看欧阳文峰立马就是一副龇牙咧嘴的模样,腰间的软肉受了食指与拇指的夹击,夹击之后还有旋转。

  欧阳文峰连忙转头又对欧阳文沁说道:“好汉饶命啊。”

  “好汉”听得“好汉”二字,哪里还会饶命,便是更加重几分力道。欧阳文峰已然忍不住疼痛,一蹦而起,方才脱离了魔掌。

  脱离魔掌之后,便听欧阳文峰又是笑道:“好汉手段之高明,与云兄那日码头边教训马家鹰犬之功力差之不远矣,已然让在下落荒而逃,还请好汉手下留情,不与小弟一般计较。”

  欧阳文峰一句一个“好汉”,如此调笑着自己的姐姐,想来这姐弟二人平常关系着实不差。

  欧阳文沁见得已经躲开的欧阳文峰,想去追击,却是见得徐杰在旁,又不好意思去做那等过于跳脱之事,唯有把头一偏,不看不听。若是徐杰不知欧阳文沁为女子,只怕此时便是要乘胜追击了,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没大没小的弟弟。

  徐杰便是在一旁看得笑意不止,却也开口来帮欧阳文沁解围:“欧阳兄,长辈都已到场,众人皆正襟危坐,唯你一人站立笑语,引人注目了些,也有些失礼。快快落座。”

  欧阳文峰闻言,左右看了看,果然发现无数眼神往自己看来,连忙收了脸上的笑意,抚了抚衣襟,落座而下。

  那两个夹击的手指,岂能放过这般的机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