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诗与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男人如何能打女人?

诗与刀 祝家大郎 3110 2018.02.11 07:05

  便听何真卿开口说道:“小秀才,你是如何知道此事的?”

  听着“打秀才”一脸大窘的徐杰闻言,语气不善答道:“如何知道的?大江城里的文人,吃五石散的只怕不少,我今夜亲眼得见,也被那漕帮之人推销了一番。还与那大江漕帮之人打了一架。何真卿,你倒是什么钱都赚,害人毒物也卖,丧尽天良。”

  徐杰开口,已然带骂。今日这凤池山一行,实在是憋屈有气。

  三胖此时方才真正知道徐杰为何半夜上这凤池山,五石散这东西,三胖倒是也听说过,此时便是一脸疑惑也走了过来。

  何真卿听得徐杰之骂,却还真没有生气,而是叹了一口气,随后答道:“小秀才,此事可怪我,也怪不得我。大江漕帮,并非是大江郡漕帮,大江郡不过是漕帮的江口堂而已。这江口堂平日里对我凤池山是敬重有加,孝敬的银钱也不少,奈何这漕帮背后真正的靠山是那苏州穹窿山。你可明白?”

  徐杰倒是听明白了,大江漕帮,意思是大江上的漕帮,漕帮做的事情,就是水运之事,整个大江水道上,都有漕帮的势力。何真卿的话语,便是说五石散是随着漕帮来的,不是凤池山授意的买卖。

  便是徐杰又道:“那此事你凤池派也脱不了干系,大江城江湖人,哪个不听你凤池山的?这东西在大江城里卖,你凤池山不管,还拿人家孝敬钱,你又如何分说?”

  何真卿又道:“这事情,我也是这两日才得知下面之人的禀报,若想五石散离了大江城,元夕之后当下苏州走一趟,与那穹隆山王维当面。如此方才能真正解决此事。”

  何真卿倒还真有几分君子侠义风范,便是面对徐杰这般的态度相问,还慢慢来答,大概也是知晓此事有些理亏。

  徐杰听到这里,方才觉得自己看来是真的怪错人了,却也知道头前自己有些无礼,不知再答一句什么,回头看了看,看到二瘦之后,似是受了提醒一般,转过头来说道:“你女儿把我打了,是不是要赔点汤药费?”

  何真卿闻言一愣,笑道:“你不是自己比武输的吗?怎么还要汤药费?”

  徐杰倒还真不是要汤药费,立马就答:“你若不给就算了,下次我若打了她,便是也不能问我赔。”

  徐杰显然是怕以后打了女儿来个爹,那就亏大了。也是徐杰心中想着,怎么也要在这个女人身上把面子找回来。甚至以后有可能,更要在刚才笑话自己的二瘦身上把面子找回来。练了武,这种面子便是要争的。就如学了文,也要争文人的脸面。脸面都没有了,还谈什么随心所欲、恣意人生?

  何真卿闻言已然笑出了声,想着这少年因为五石散的事情能半夜上门来理论,想来也是个嫉恶如仇的正派人物,这一点何真卿倒是极为欣赏,便开口道:“小秀才,你倒是个鬼机灵,且问你,男人如何能打女人?”

  却是身后的何霁月不服气了,开口说道:“酸秀才,你便是来打,随时奉陪。单打独斗,你差得远。”

  徐杰闻言,连忙说道:“诶,何大掌门,你听到了,这是你女儿叫我去打的。我也不真打,就是要把今日的脸面找回来。”

  何真卿成了何大掌门,何真卿说徐杰鬼机灵倒也不假。徐杰便是机灵到把万一打了何霁月之后,可能带来的后果都提前防一手。万一以后打败了何霁月,这娘们回家去哭,招来一个老爹给徐杰一顿教训,那就得不偿失了。

  何真卿闻言笑意更浓,抬眼上下打量着这个小秀才,又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女儿。还在想着三胖说这秀才以后会是官老爷,便是更打量了几番,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连连点头却道:“小秀才,说得也是,男子汉大丈夫,行走江湖脸面最重要,丢了脸面一定要找回来,不能教人看轻了。若是一时半会打不过,那便死缠烂打,听二兄说你家学武艺不凡,终归有一日是打得过的。”

  连死缠烂打都出来了,徐杰听得云里雾里,却是也觉得这何真卿人还不错,说得清楚道理,也觉得自己防备后果的小心思得逞了,答道:“何大掌门,一言为定,年余之后,便上门来讨教。”

  何真卿一边点头一边说道:“嗯,我有一事倒是要托你帮忙,此事办妥了,往后若是月儿输给了你,我便一定不去寻你晦气。”

  何真卿哪里看不出徐杰的心思,徐杰闻言,疑惑问道:“何大掌门,你这么大的高手,还有什么事情要托我去做的?你都办不到,我便更是难以做到了。”

  何真卿连连摆手,口中说道:“小事小事,就是我脱不开身,这苏州一趟,你代我走一遭如何?拿着我的拜帖,去穹窿山见王维,把这大江城五石散的事情解决了。五石散的事情,反正你这么上心,你去便是正好。”

  徐杰闻言,也未急着应答,却问道:“王维是谁?听着像个大诗人。”

  “血手王维,江湖上有名的高手,乃穹隆催心手的掌门人,狠辣之事倒是做了不少。不过你也别担心,我何真卿的面子,他还是要给的。你放心去就是。”何真卿似乎就想徐杰帮他走这一趟。

  徐杰看着门口五六十个提剑的汉子,哪个不能去苏州,为何非要自己去?心中总觉得这何真卿不安好心一般,左右看来看去,便是想拒绝,又想着那找回脸面的事情,便又有些犹豫。

  二瘦此时一边挠着有些散乱的发髻,一边往前走着,还说道:“秀才,反正要下江南看大潮,顺道帮何真卿走一遭就是。”

  三胖却是眯着眼在笑,三胖似乎看出了一些门道,也道:“秀才老爷,这回有你受的。”

  二瘦三胖,一左一右,徐杰是左边看了看,右边看了看,回头又看了看云书桓,见得云书桓面色还是那般难看,转过头来看着一脸笑意的何真卿,微微点了点头:“何大掌门,我这算不算是跟你结了个善缘?往后在这大江城待几年,你可要罩着我。”

  何真卿捋着颌下的胡须,点了点头说道:“你家中两大高手,这江湖岂敢有人欺你,这大江城,必然不敢有江湖人与你为难。”

  “那。。。那便帮你走一遭。”徐杰终究是答应了下来。

  却是头前何霁月开口说道:“父亲,此事何必让这秀才帮忙,父亲既然走不开,女儿帮你去就是了。”

  何真卿闻言,便笑道:“好好,这秀才一个人倒是代表不了我凤池山,女儿便一起走一遭,如此才显得诚意。”

  何霁月闻言便道:“父亲,女儿一人去即可。”

  何真卿回头走得几步,到得何霁月身边,语重心长说道:“月儿,江湖险恶,正好二兄三兄与这秀才都要下江南,结伴而去,为父也少一些担忧。江湖恶人多,高人也多,你叫为父如何能放心你一个人出远门。”

  何霁月往身后指了指,便道:“这么多师兄弟都在,多去几人便是。”

  何真卿闻言摇了摇头道:“他们一个个好吃懒做的,还上不得台面。”

  何真卿这一语,几十个提剑的汉子,皆是把头埋了下去。诺大的凤池山,弟子近百人,年纪大的已然三十岁有余,却是让一个十九岁的女子在武艺上拔得头筹,实在是惭愧之事。众人心知肚明,自家师父也不是那种藏着掖着的人,只是众人就是被一个女子给比下去了。

  说到这女子十九岁,也是何真卿的烦恼,十九岁的女儿了,还不嫁人,这叫何真卿如何不烦恼。今日这个秀才小子,怎么看怎么顺眼,虽然头前有些无礼,但是也显出了正人君子的风范,嫉恶如仇不畏强势,武艺着实不差,比门下那些弟子强了不少,又能学文,年纪轻轻就考了秀才。还长得颇为俊朗,虽然小了几岁,但是当真是难得一遇的良人。

  自从何霁月过了十五六岁之后,何真卿为这件事情是越来越担忧,自己这个女儿眼界也高,学武的天赋更是不同凡响。却又性子冷冷淡淡,嫁不出去,身为父亲的何真卿,哪里能不着急。便是遇到二瘦三胖之时,下意识开口就是这件事情。

  段剑飞听到这些话语,连忙上前与何真卿拱手一礼,又道:“何掌门,小侄近来也无甚要事,愿为何掌门走这一遭,定护得令嫒周全。”

  不想何真卿答道:“贤侄乃朱掌门高徒,不好随意差使,贤侄还是早日回富水去,如此你家师父才会放心。”

  段剑飞闻言,连忙又道:“何掌门,派中近来无甚要事,师父对小侄也是极其放心的,走一遭江南也是长长见识。”

  何真卿便是又答:“你师父不是正在养伤吗?你这大弟子差事做完了,如何能不在身边服侍着?”

  段剑飞又想再说,想说朱断天伤势不重,只是皮肉伤,再养得一些时日就会痊愈。却是欲言又止,怕这话说出,给人留一个不孝的印象。

  犹豫片刻,方才答道:“那小侄明日就回富水一趟,请示一下师父之后,再来大江拜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