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诗与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七章 徐杰的故人

诗与刀 祝家大郎 2516 2018.03.10 23:59

  酒饮不醉,相约湖中再饮,已然午后。

  徐杰等人下了这望湖楼,直去湖边小码头。片刻之后,这望湖楼已然空荡荡,楼内之人,虽然未跟着徐杰等人立马而散,却是也随后皆散了去,都往那西湖边而去,吴伯言与谢昉游湖,岂能不随?

  大作人人有,但求能引得吴伯言与谢昉两人瞩目,如此才不枉这般机会。湖中泛舟,兴而吟唱,兴许也能得一个同船而游。

  西湖之画舫,是除了秦淮河以外最热闹的地方。大江郡之东湖,虽然也是热闹非凡,却是差得远了。

  整个南方的画舫花魁,大多都会选个时间到这苏杭与江宁之地来,来这里的目的,一是学些江南时兴的词牌,也学江南新出的名作,如此回去之后便能艺压群芳。二是这画舫背后的东家也要来江南,江南文人时兴的雅物,也当带回去,不论是江南美酒,还是江南香茗,亦或者江南出的新式茶壶茶杯,带回去之后,那便是格调所在,只要与客人介绍此乃江南而来,那便是价格倍增。

  吴伯言与谢昉到得码头,无数的画舫楼船停在岸边,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一行人身上,显然这里没有人不知道今日吴伯言要泛舟游湖。

  人人翘首以盼,甚至也有花魁人物各显神通,虽然这些花魁自顾身份,不会开口揽客,但是也多见甲板之人,有女子弹琴试音,也有女子浅唱习练。

  便也都是在期待着吴伯言能上船来,若是吴伯言上了船,在船上再作一曲,船中花魁凭借此曲,那便是财源滚滚,东家对外宣传,也当是吴伯言为某某女子亲作一曲,格调立马就不同旁人。

  吴伯言对船倒是没有什么需求,对于船上的女子也早已没有了多少喜好之心,如此便也显得随意起来,抬头随意看得一眼,看得那艘船顺眼,便往那艘而去。

  徐杰自然也不在意这些,跟着吴伯言往一艘船走去,一直走到码头边,已然就要上船了,陡然在不远处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一个女子立在船舷,不谈不唱,只是一直注视着这一行人由远及近,面色微微有些失落。这女子显然认出了徐杰,却是也不好意思开口去叫,唯有目送徐杰即将往另外一艘船上去。

  徐杰看得熟人,微微一笑,停住了脚步,开口道:“吴夫子,上那艘船吧,晚辈遇了故人。”

  吴伯言自无不可,寻着徐杰的眼神往另外一边看去,见一女子清秀非常站在船舷之边,便也停住了脚步转身,口中打趣道:“文远遇故人,可是故相好?”

  文人与花魁相好,倒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反倒是让人羡慕的事情。

  徐杰微微有些尴尬,只答:“哪里是什么故相好,不过就见得一次而已,同乡之人,照拂一下生意也是应该,他乡遇故人,也是喜事。此女心善,合该帮衬一二。”

  吴伯言已然起步往徐杰那故人的船而去,口中却还调笑:“喜事?好,今夜便帮你办成个喜事,他乡遇故人只算高兴,洞房花烛夜才是真正的喜事。”

  吴伯言在头前说得笑意不止,徐杰便也更是尴尬,唯有谢昉说道:“吴兄,越老越是不羞,为老不尊。”

  谢昉用老不羞说吴伯言,兴许有一人会极为认同,那陆子游身边的小姑娘袭予,应该是最认同的。若是谢昉知道吴伯言喝多了在别人家门口小便,不知会是何表情。

  吴伯言闻言也不气,只是自顾自发笑,还抬头再去看了几眼徐杰的故人,也还回头又看了看徐杰身边持剑不言不语的白衣女子,似也发现了这白衣女子面色微微有些变化,这个洞房花烛夜的话题,便也不再说下去了。

  只是吴伯言大概没有注意到另外一个持刀的俊秀少年,面色与那白衣女子也差不多。若是吴伯言注意到这俊秀少年的面色变化,兴许也要怀疑一下这徐文远是不是有什么龙阳之好、断袖之癖。那徐杰就实在冤上天了。。。

  船上徐杰的故人,自然就是昔日大江郡东湖上的颜思雨,花魁清倌人,徐杰也只认识这么一人。

  颜思雨站在船舷边,见得那一行人忽然往自己这边转了过来,心中惊喜非常,却是又连忙回身进得船舱之内,便是也不能真让她在船上迎接上来的客人,这与女子的身份不合。

  只是到得船舱之后,颜思雨也并非入的闺房,而是在一个小窗内往外打量,也在确定徐杰一行人是不是真的是往自己的画舫而来。

  直到几人准备登船了,颜思雨方才激动着连忙往闺房而去,一个外地花魁,在杭州声名不显,突然吴伯言来了,这真的是莫大的惊喜。惊喜之下,吴伯言身边那个徐杰,才是颜思雨要千恩万谢之人。

  船下的小厮,脸都笑僵了,身形一直躬成九十度不抬头,直把头前的吴伯言往船上请。

  吴伯言率先上了船,左右看了看,不见徐杰的故人,回头调笑道:“文远,你这故人叫个什么名字?”

  “颜思雨。”徐杰答道,便也不去看吴伯言脸上的调笑意味。

  “名字颇雅,想来技艺也是不差。”吴伯言说完,回头对那小厮又道:“且先开船,银钱少不了你的,找身后那个老头要。”

  吴伯言的意思便是这艘画舫不需要再招客人了,算是包下来了。

  此时画舫的妈妈才刚刚收到消息,从船舱里快步而出,还显得有些紧张,稍微镇定一下,急忙走到头前一福,笑脸如花:“吴先生屈尊大驾光临,是奴家求都求不来的福气,哪里还能收您的钱,先生快里边请,最好的龙井,最好的花雕,马上就备好。”

  吴伯言闻言,大手一挥:“既然是照顾故人生意,自然要给钱,老夫身后那老头有的是钱,不在乎这点花销。”

  谢昉面色难看,口中回道:“我一年就那点俸禄,哪经得起你这么花销。”

  吴伯言忽然来了个一本正经,说道:“谢老头,老夫可是也当过官的。。。”

  谢昉闻言并不答话,而是越过吴伯言,直接走到头前去了,负手昂头。似乎在于吴伯言说,我花钱,我走前面。

  吴伯言倒是也无所谓,只是浅笑着回头与徐杰示意一下,几人便入了这画舫的大厅。

  这画舫与徐杰上次在大江郡东湖上的画舫显然不是同一艘,明显小了许多,格局布置也简陋了许多。徐杰倒是也不在意,两个老头对坐首位,徐杰坐了吴伯言下首。

  四面窗户皆开,春风拂来,还有一种春天的气息。

  画舫妈妈亲自伺候着,前后忙忙碌碌,颜思雨还在对镜理红妆,也要经过一番繁琐的打扮,换一身最好的衣服。

  谢昉却是先抚起了琴,只是正式抚琴之前,谢昉还把画舫备的琴端详了一番,也试了试音,还有评语:“此琴不差,音质正准,只是少了年头,腹下无纹,致使音质缺了一些通透之感。”

  徐杰对于琴道,并无多少了解,只在书籍之中看过一些记载,便也知道越好的琴,越是需要年头,年头久了,琴腹会有裂纹,纹路越多的,音质往往越通透,共鸣越好。

  谢昉自顾自的说,场中竟然无人答话,当真是高山流水无知音。徐杰见得无人答谢昉之语,停了片刻,不想谢昉真的尴尬,答了一句:“谢郡守,不知这天下何人制的琴最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