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诗与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六章 高怀同霁月

诗与刀 祝家大郎 2087 2018.03.26 06:00

  何真卿拿着书信到得内院,敲开了何霁月厢房的门。

  “女儿,那小子要走了,说是去汴京,特地前来辞别的。”何真卿开口说道。

  何霁月闻言一愣,抬头已然看向了门外,轻轻咬了一下嘴唇,随后看着何真卿说道:“他已经走了吗?”

  “走了,留了一封信给你。”何真卿拿出书信递了上去,却并未离开,而是盯着自己递出去的书信,似乎也想看看书信之中的内容。

  何霁月接过书信之后,抬头看着自己的父亲,并不拆信,也不说话。

  何真卿本想多留一会,也想看看徐杰那小子到底给自己女儿写了封什么信件,却被女儿圆溜溜的眼睛看的有些尴尬,眼神前后看了看,喃喃道:“李义山那小子着实不争气,非得再去敲打敲打才好。”

  说完何真卿已然出了厢房之门,出门之后便听得身后有关门之声,何真卿又停住了脚步,左右看了看,然后当真寻李义山而去。

  白衣何霁月,打开信封,展开书信,看得书信上不过两行字,有些失望。

  待得看清楚这两行字之后,何霁月忍了忍,却还是露出了一丝微笑。

  书信之中两行字:素仰高怀同霁月,每思雅量恰春风。

  里面便有“霁月”二字。霁月二字,其实意思是雨后天晴的明月,雨后天晴,天空会被雨水洗刷得极为干净,此时的明月,更是皎洁明亮。

  两句话语的意思,便是一直仰慕高远的胸怀如霁月一般,每每想到君子的高雅气量恰似春风徐徐。

  兴许徐杰把这两句话写给何霁月,也有一种另外的暗示之意。

  何霁月看得懂。

  徐杰要走了,去那汴京,却是徐杰也知道,一年多之后还会回来,还要赶回来参加考试,考那举人之名。

  过大江,入淮南,走京西,入汴京。

  汉水帮的船只,在码头等候,准备带着徐杰横渡大江,也仅仅是横渡大江往北。

  同行之人,云书桓,徐虎,徐康,徐泰。送行之人还是那欧阳家的姐弟,欧阳正并未前来。

  小船横渡,徐杰回头,似也在那大江岸边,看到了一个白衣飘飘的仗剑女子,只是看不真切,看不清楚。

  再过一日,凤池山上,何霁月厢房门口,挂了一副木制对联,正是:素仰高怀同霁月,每思雅量恰春风。

  少年心中事,少女心中意。并无多少热烈,也无多少明了。兴许还平淡如水。

  两淮之地,是古代论中华南北的常用分界线,到得后世,南北方的分界线却常常被人下意识用长江来划分,这也是因为整个中华之地都随着时间发展起来的原因。两淮之地也出过许多英雄豪杰。

  官道之上,南来北往旅人无数,徐杰迈步而行,第一次用双脚丈量着天下之大。

  有时候,人多愿意留在自己熟悉的环境之中。有时候,人又愿意去看看大好河山。如此当为胸怀旷远。

  以往徐杰心中所想的那仗剑江湖,此时慢慢变得清晰起来,这种感觉兴许并非一定是一种风餐露宿的落寞,也可以是一种畅快非常的远足。

  所以,徐杰一路上心情极好,几个小子也更是格外的跳脱。

  即便是雷声忽然大作,大雨倾盆而下,五人也是嬉笑不止。

  “往那里去,那里能躲雨。”

  “哈哈。。。少爷快来,这破庙里当真不小,已经有不少人在里面躲雨了。”

  徐虎在同龄人之中稍显沉稳,徐康徐泰兄弟二人跳脱。

  徐杰也是迈步狂奔,却还不是抬头看一看这倾盆的雨。云书桓早已几步跃去,不愿湿了身上的衣裳。

  破庙虽破,却也不小,虽然雨点还能透过房顶的缝隙滴落下来,却也是个极好的躲避之地。一个庙之所以变成破庙,只因为庙里没有了和尚,兴许那驻庙的和尚去世了,兴许那驻庙的和尚又了更好的去处,不愿意留在这乡下地方。

  徐杰入庙,庙内已经有了十几个人,分了两拨,靠里面的一拨七八个,一眼就能看出这些人是江湖人,皆是佩戴刀剑,眼神也格外犀利,警告着旁人不要随意招惹。

  另外一拨只有五六人,身边有许多包袱布袋,徐杰便也想起了门口的那些独轮车,贩夫走卒,其中贩夫大概就是指这一伙人了,贩卖一些东西四处去卖,如此营生。

  “少爷,我去拢一些柴火来。”徐虎收拾出了一片空地,起身便去寻能燃火之物,已然是秋末时节,越往北走,气温越低,也就需要篝火来取暖。

  那拨江湖人自顾自言语着,不时爆出哈哈大笑。那拨贩夫,显然安静许多,只是守着自己赖以为生的那些包袱布袋,或坐或躺,显然赶路让他们极为疲惫。

  徐康解下自己的包袱,从包袱里拿出肉干、面饼与小酒坛之类,徐泰在门口折下几根小树枝,把肉干面饼穿好,待火燃起便能简易加热一下,口感也就好上许多。若是想要热酒,把小酒坛直接放在火边即可。

  徐杰脱下外衣,捋了捋头发的雨水。云书桓接过徐杰的外衣,慢慢摊开拿在手中,就等趴在地上的徐虎把火堆燃起,便好烘烤一番。

  徐杰站起身,环顾四周,开口说道:“看来今夜是要住在这里了,也不知明天赶不赶得到寿州城。”

  对面一个贩夫老汉倒是热情,接了一句:“这位公子,若是今天不能多赶,明日是进不得寿州城的。还要在外宿一夜,后天午时之前方能赶到城里。”

  徐杰听得那老汉回答了直接的问题,连忙拱手:“谢过老丈解惑。”

  老汉见得徐杰如此有礼,咧嘴一笑,露出黑黄的牙齿,也拱了拱手:“公子客气了,些许小事,算不得什么解惑的,算不得什么事情。”

  便听里面一声呼喊:“老头,那去八公山呢?明日里能赶到八公山吗?”

  那呼喊的江湖人,语气极差,倒是那老汉也不当回事,还是咧着嘴笑答:“各位好汉,八公山明日也到不了的,若是还要上山,那就更到不了。”

  “老头,你有没有听过八公山的神仙寨?”

  老汉闻言一愣,脸上的笑意全无,看着那些刀剑在身的汉子,更是身形往后缩了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