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诗与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端是个好秀才(多谢搬砖大咖五万大赏)

诗与刀 祝家大郎 3347 2018.02.05 07:00

  刀,并不是最好的刀。锋刃,徐杰自己也没有动手去打磨。

  奈何手艺,却是顶尖的手艺。

  一颗人头在徐杰眼前飞起,人头还在空中翻飞,刀锋带血而回,在徐杰的侧面横立,刀锋上沾染的血迹,正在往地面上滴落。

  失去了头颅的身体,涌出来的热血直有两丈高。

  便是徐杰也有些呆呆立在当场,没有反应过来。

  左右十几个泼皮无赖,皆是愣愣看着那失去的头颅的身体,然后看着身体瘫软倒地,也听着人头在地上滚落的声音。

  唯有徐家镇一众汉子们只是微微吃惊,随后听得徐老八一声大喊:“把他们都围起来,且不可走脱了一个。”

  徐老八杀过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哪里会在意这种场面,吩咐人把这些泼皮无赖都围起来,也只是知道这光天化日之下杀人,可不是一件好应对的事情。唯有先把场面控制住,免得这杀人的消息在应对之前收不住。

  不知从哪里忽然奔出来的二瘦与三胖,也看得这番场景,几个起落之间就到了头前。

  便看这二人还如看戏一般左右看了看,随后三胖反倒笑着开了口:“哦。。。秀才老爷,你杀人了!”

  二瘦也是笑道:“格老子的,端是个好秀才,手起刀落的,有种!”

  三胖是看了徐杰愣愣的模样,倒还有点起哄的意思,二瘦却是觉得这秀才有些味道,话语反倒是夸奖。觉得这秀才越发合乎自己的心意。

  混不吝的徐秀才,此时听得两人看似有些不合时宜的话语,方才回复了一些心神,喃喃说道:“这。。。这他妈就杀人了?”

  徐杰从来没有杀过人,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徐杰内心之中倒是也没有排斥过杀人这件事情,从拿刀的那一刻起,徐杰便知道自己总是要有这一遭的。

  只是徐杰对于杀人之事,也有过憧憬。如侠客行千里,拔剑而杀人的飒沓。或者是路见不平一声吼,亦或者是为民除害、英勇出手。

  总之,都是那些江湖侠义事,就如武侠小说里写的那般。未想到现实来得这么快,忽然动手,就把人给杀了。

  总觉得似乎还缺少一种庄严的仪式感一般。

  哐哐啷啷,一柄柄长刀出鞘,一众徐家镇的汉子,围在了当场。便是徐虎、徐康、徐泰等少年汉,也拔刀而立。

  适才那些笑得前仰后合的江湖汉子们,忽然有一人跪倒在地,口中便是:“各位好汉,饶命饶命。。。”

  再看左右,已然跪了一地。

  “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小的该死,各位好汉饶命啊。。。”

  饶命之声,此起彼伏。

  徐杰看得眼前自己亲手导致的惨状,一颗飞远的头颅,一具无头的尸体,满地的血污,还有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已经手中还在滴血的长刀。忽然有一种不适感,慢慢转头,便不去多看。

  江湖杀人,听起来是英雄事,当真第一次亲手杀人,还是一时间难以适应。

  徐老八听得此起彼伏的求饶,便是一声大喝:“都莫聒噪,再聒噪都杀了埋了。”

  满场江湖汉子们立马噤若寒蝉,唯有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瑟瑟发抖。那些利刃一出,一刀两断,人头落地的江湖故事,当真是说书先生的口中事,今日亲眼得见,还得罪了高人,如何不教这些街边的闲散心中惧怕万分。

  徐狗儿也是有些惊吓,此时方才靠近过来,站在徐杰身后,谨慎开口问道:“少爷,你怎么把他杀了?”

  徐杰闻言,甩了甩手中刀上的血迹,答道:“他欺辱了你,岂能有好下场。”

  这话听得徐狗儿心中一暖,看了看徐杰,又看了看那地上的惨状,又谨小慎微开口说道:“少爷,下次要是我再被人打了,你就帮我打一顿别人,出了气就可以了,为这点小事去杀人,脏了少爷的刀。”

  徐杰闻言,竟是笑了出来,便是觉得这徐狗儿当真是可爱又机灵,答道:“下次当知晓些轻重。”

  徐狗儿闻言方才心中一松,若是这位少爷出手就要杀人,徐狗儿便是心想,往后被人欺负了,一般的事情还只得自己忍着,最好别说出来。不然,不然少爷又要杀人了,有些仇恨,便也不到要杀人夺命的地步。此番徐杰这一语,徐狗儿往后再受人欺负倒是不用忍了。

  徐老八开口问道:“杰儿,这般的事情,该如何处理为好?”

  徐老八便是也有些为难,光天化日之下杀人,毕竟还有朝廷律法。做了一辈子的良民,对处理这种事情,徐老八也是没有经验。毕竟当年杀人,也都是战阵之上。

  杨二瘦却是先答一语:“还能怎么样,有功夫就挖个坑埋了,没那闲工夫就直接扔河里去。”

  想来二瘦三胖走江湖,多是这么处理死人的。这两人倒是不怕官府来拿。

  徐杰闻言,也点了点头道:“八叔,埋了吧。其他人先都关起来。今夜好好整治一番,想来这些人也不敢多说。若是消息真走漏了,便把这些人都杀了。推到瘦子身上,便说是这个瘦子杀的。让官府满江湖去缉拿这个瘦子就是。”

  徐杰的混不吝,便是又起来了。却也是真的把问题处理了,先恐吓一番这些跪在地上的泼皮无赖。也说出了万一还是走漏了消息的处理办法,这处理办法徐杰可不是玩笑。当真官府来拿人,那便往二瘦身上推,反正徐家镇这么多眼睛作证,就是二瘦杀的。

  便是徐杰也知道,二瘦这种江湖人,哪能没有人命在手,反正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

  徐老八闻言,便也明白了个大概,看了看二瘦子,面色一笑,口中答道:“杰儿,这般便是极好。”

  跪在地上的众人,听得徐杰的威胁之语,便是连连作保,保证不透漏半点风声出去之类。此时这些人显然是信誓旦旦,往后会不会说出去,便也说不定。

  只是徐老八与徐杰倒是也不在意太多,徐老八已然开始处理着稍后的事情。

  二瘦子哪里能对徐杰的话语没有反应,便听二瘦子开口说道:“秀才,你杀的人。何以推到老子头上来。”

  徐杰已然起步,便往河边走去,要到河边去洗一下刀上的血腥,也吩咐这徐狗儿去取布巾来,刀沾了水,一定要立马擦干,以免生锈。

  听得二瘦子的话语,徐杰浅浅一笑,答道:“瘦子,你问问在场众人亲眼所见,看看这人到底是你杀的,还是我杀的。”

  二瘦子当真煞有介事左右看了看,旁人自然没有答话,反倒是三胖开口笑道:“二瘦,老子亲眼所见,这人便是你杀的。你一剑下去,便把人杀了。”

  三胖与二瘦作对,那便是其乐无穷,乐在其中。

  二瘦闻言一个白眼,连自己兄弟都这么说了,何况这徐家镇的人,背个杀人案倒是没什么,只是二瘦觉得这帮别人背了黑锅,还背得这么委屈,当真是头一次,不能忍!便是伸手往徐杰与三胖指指点点几番,开口说道:“日你个仙人板板哦,这世道,还有没有王法了?光天化日之下,栽赃陷害,构陷忠良,还有没有王法了?”

  徐杰闻言便是大笑:“瘦子,我家也不是白吃白住的,总要给点吃住的费用。栽赃陷害倒是说对了,构陷忠良?你这词是哪里学来的?没文化便罢了,还乱用成语。把你拿到官府去,你都说不清自己的冤情。”

  二瘦闻言,还真作了个想了想的模样,答道:“戏文里学的,都是这么说的啊,有冤情,便是栽赃陷害,构陷忠良。”

  三胖似乎觉得有机可乘,大笑道:“二瘦果真傻啦吧唧的,愣头愣脑。”

  徐杰已然走到河边,蹲着洗着自己的长刀,便等徐狗儿取来布巾擦拭。等着等着,又想起一事,回头问道:“二位,这江湖上的武艺,到底该如何分明高低?”

  这个问题,就是徐杰今日自己也没有预料到一刀就把人杀了的问题。

  三胖闻言,答道:“倒是也分个三六九等的,最高的就是任督已通,内气混元通畅,入了先天。江湖上左右认真数来,兴许有七八十个人。先天也有高低,这高低就不知怎么分了,有些人就是能打一些,有些人就是差一些。先天之上,似乎就没有了,也没有见过。”

  徐杰闻言了点点头:“哦,那我这一手,算个什么层次?”

  三胖正欲再说,二瘦已然抢话,这种问题,二瘦岂能不懂,岂能错不过了卖弄的机会。抢道:“秀才你这一手,二流顶峰,一流还不够。内力已成,刀能随心,便是二流。往下内力能发,招式成熟,便是三流。再往下,内力羸弱,只能感觉,招式有缺或者不熟的,便是个四流。也有一些横练功夫的,内力一般,血气筋骨十足的,倒是另说。至于那些内力也没有学到,招式不过花拳绣腿的,也就不入流了。”

  徐杰边听边点头,心中却是也在想,自己若是二流顶峰,那一流也就清楚了,就是那个白衣女子的境界,白衣女子必然是一流的。

  便听徐杰又道:“想来刚才我杀的,应该就是个四流的货色。只是这高低又该如何分辨呢?”

  徐杰便是想着以后动手,总该有个分辨的办法,也还是想着避免动手就杀人的事情。

  二瘦闻言又道:“分辨之法,倒是许多,一个人的精气神,举手投足的力道控制,走路的轻重缓急,说起来头头是道,便也只是经验。但是终归也是见多识广就能通了,见多了江湖人动手,也就有经验了。”

  徐杰闻言,略微有些失望,二瘦的意思便是没有具体的分辨方法,唯有经验上的积累。那也就没有了速成的办法了。

  徐狗儿飞奔已来,布巾递到面前,徐杰仔细擦拭了几番自己的长刀,归入鞘中,往镇子里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