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抚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半数家产

抚流年 墨客青云 4574 2019.12.07 16:12

  中草厅这里已经是乱做一团了。

  老爷子坐在那唉声叹气的。

  大夫人因着急上火的也病了,在那歪着,一脸愁容,一家人正六神无主呢。

  突然一声马鸣声在门口响起。

  大家抬头往门外看了看,就看见不远处一匹枣红色的大马,鼻孔喷着热气,一步步的溜达着往这走。

  马上坐着的正是马警官,昂首挺胸,眉头紧皱,一脸严肃的样子。

  到了门口,马头冲着屋内,马警官下了马,提了提裤子,左右看了一眼,背着手踱进屋里,一个伙计立刻接过缰绳把马牵到了一边。

  看到马警官的到来,老爷子和大夫人赶紧站起来迎了上去。

  马警官并没有急着和他们对话,而是在屋里转了几转,东瞅瞅,西看看,然后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翘起了二郎腿很神气的样子。

  老爷子赶紧让伙计看茶,然后站在他边上恭敬的候着,等着他发话。

  马警长不缓不慢的端起茶,用杯盖拂了拂飘在上面的茶叶,呷了一口,然后放下茶杯。

  他斜着眼看了看老爷子,又看了看大夫人。

  他顿了一会说道:“你这家业挺大啊,生意不错啊!”

  老爷子这会应和着说道:“全都仰仗您帮衬着,生意还算过得去!”

  马警官抹搭了一下眼皮,目光就停在了老爷子身上。

  他说道:“你们家阿富可能出大事啊,龙二现在在医院昏迷不醒,听说伤的挺重的,他几个姨太太要起诉你们,你们想想怎么办”

  这龙二的伤势情况,老爷子早就派人去打听过了,没大事,他心里想着也就是无非赔点钱就没事了,可是这马警长这么问,他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

  他想了想说道:“马警官,你看这事,确实是小儿做的过分,我们这会准备好银两做个补偿,还望你给说和说和,私了了,别在起诉了,除了医药费,我们还愿意做些补偿,你看行不?”

  马警官回道:“这是自然的,能用钱来私了那是最好不过了,可是他龙二也不是缺钱的人,这事也不一定好办,我来呢就是通知你们做好心理准备,明天你们都到警局,大家看看怎么办?”

  说着就起身准备走了。

  这刚站起来,老爷子马上给大夫人一个眼色,大夫人赶紧进了屋有出来,手上有一块布包了一个硬物交给老爷子。

  老爷子拿过这个硬物,就恭敬的笑呵呵的双手递到马警官面前。

  小声说道:“马警官,小儿还在里面关着,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还请马警官能给多多照顾,这点意思请收下!”

  马警官瞟了一眼,用它的警棍拨开布的一脚看见了金黄的东西,是一根金条,然后接过来揣在兜里。

  说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说完就往门外走去,刚踱到门口又转过身来朝着这屋子又环视了一下,然后快步走了出去。

  伙计们早就牵好了马等在门外,他上了马头也不回扬长而去。

  马警官的一席话,说的大夫人是更加焦虑了。

  她担心他的儿子,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感觉胸口发闷,突然感觉一阵晕眩就栽倒在地上。

  老爷子和伙计们见状都大惊失色,七手八脚的把大夫人抬到了里屋里。

  老爷子给他号了号脉,气若游丝,身体虚弱的很。

  她是因为一股急火导致血压上升而晕倒的。

  老爷子开了个药方,安排伙计去抓药,并让二夫人守在这里照顾大夫人。

  安顿好了大夫人,老爷子也很担心。

  这马警官话里有话,让人捉摸不透。

  这龙二到底怎么样了也不清楚,最重要的是儿子在班房里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他在里面受没受委屈,害不害怕的,他都担心。

  当务之急是要马上去警察局一趟,先看看自己儿子怎么样了再做打算。

  就这样,他赶紧出了门,在一个伙计的陪同下来到了警察局。

  马警长正仰在靠椅上,两个腿交叉的搭在桌子上,带着一副黑框大眼镜,手里拿着一份报纸,聚精会神的读报呢。

  老爷子在进屋前,先轻声的敲了敲门。

  马警长把报纸往下压了压,顺着眼镜框上面瞟了一眼门口。

  看是老爷子,他连动都没动一下,眼睛就又回到了他的报纸上。

  阴阳怪气的说道:“你怎么来了?”

  老爷子回道:“我来看看犬子,不知道他怎么样了,放心不下,您看是否能让我们见一面?”

  “这哪能说见就见呢,案子还没审完呢,不能见的!”马警官耷拉个眼皮嘟囔着。

  老爷子马上陪着笑脸,说道:“您给抬抬手,让我们见一面,我挺担心他的。”

  说话间,他从腰间掏出了两根金条,走到桌子前面,小心翼翼的放到他面前。

  马警官眼皮抬了抬看了看金条,这才把两只腿放下来,把报纸扔到一边。

  他拉开抽屉,用胳膊在桌面上这么一划拉,两根金条就顺势落到抽屉里,他随手一推抽屉又回去了,这一连串的动作是那样的自然娴熟。

  然后他就把两手放到桌子上,不断的搓着,好像感觉还挺为难似的。

  说道:“好吧,都是街面的熟人了,但是啊,在案子定下来前只此一次了。”

  老爷子不断的点头表示感谢。

  马警官把他带到了一个空屋子里,让他们爷两见了面。

  老爷子见到阿富后,从上到下,从前到后看看儿子有没有事,同时不断地嘘寒问暖的。

  看到阿富好像也没受什么虐待,心也就放下了。

  这屋子里有张床,也是警员们累了歇脚的地方,老爷子把带来的饭菜都摆好了,让阿富好好吃了一顿,并告诉他不要担心害怕,暂时先呆着,他都打点好了,很快就能出去。

  阿富也还好,除了在这里呆着憋闷也没有什么不适应的,这里的人只是把他关在这,并没有怎么样他。

  老爷子看完了阿富,出来后,又找到马警官。

  他和马警长说道:“我想让伙计天天给他送饭吧,这样我们也放心些,你看行不?”

  收了金条的马警官感觉这也是人之常情,没什么大不了的,要不自己还得在这管饭,也挺麻烦的就爽口的答应了。

  第二天,马警官分别约了两家人来到警察局做调和处理,除了老爷子之外,这次来的是龙二的二房。

  二房是他的几个姨太太中最精明的一个,长相自不必说,延续了龙二的喜好特点,该凸的凸,该凹的凹,只是说气话来却非常的干净利落,也不那么矫揉造作。

  马警长给他们安排了一个独立的屋子。

  两个人分别坐在桌子的两侧,面对面的坐着,马局长坐在中间做调和主持。

  这双方都使了钱,马警长此刻反倒成了中立的了,但是还是略微的偏向龙二的二姨太这边。

  他说道:“废话也不多说了,情况都很清楚了,阿富打了龙二,龙二也伤的不轻,但是这事总归还是要有个了结的。”

  “今天叫二位来的本意就是希望此事能够通过协商私下解决,大家也都好有个交代。”

  “龙二这边希望能得到些赔偿,希望能有个道歉,就是这么简单,至于赔偿多少你们商量一下,没问题了咱们就立个字据,这事就算了了。”

  然后又冲着老爷子专门强调了一下:“我说老爷子,这事不管谁对谁错,是你们家阿富打了人了,还打的不轻,我是反复和人家龙二做工作才有这个办法,要不人家不要钱,就是想给阿富判刑呢!”

  老爷子听了一直点头,表示认可!

  “应该的应该的,龙二媳妇你开个价吧,看多少合适!”老爷子说道。

  这个二姨太听到这里,感觉这种状态也是他们想要的,无非最后就是要些钱就算了。

  “龙二现在还昏迷不醒呢,就算醒了还不知道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呢,这以后的钱少不了花呢,我看至少也得二十根金条吧!”二姨太阴阳怪气的说道。

  老爷子听了听,眉头紧皱低头考虑,心里想倒,这真能要啊,这也不少啊。

  在那个年代,富裕人家都是储备金条,那个时候的金条是十两一根,是那种大黄鱼相当于是三百多克黄金,按当时的钱算就是三百块大洋左右,在当时一根金条就能换10亩地,城里的像样的宅院,两根就能换一座。

  这二姨太张口就要二十根,这胃口有点大。

  他正犹豫呢想在讨价还价一下,马警长就开口了。

  “我说老爷子,这还有什么好犹豫的,息事宁人的道理你难道不懂么,你们家大业大的,还在乎这点钱么,赶紧把事平了才是当务之急。”

  在马警长的这么一煽动下,老爷子也觉得说的似有几分道理,就咬了咬牙。

  “好吧,就按你说的这个数。“”

  这马警长嚷嚷道:“这就对了吗,是吧!”

  然后就想从公文包里拿那个字据打算让两个人签。

  可是这个时候这二姨太突然嚷嚷起来。

  “不行了,不行了,我这头疼的厉害,我得赶紧回去了”

  然后马上拿起包就走了。

  留下了马警长和老爷子目瞪口呆的怔在那里。

  后面马警长又约了几次,每次这二姨太都是往上加价,每次多五根。

  老爷子盘算着自己的家底,一开始都是答应的,可是这二姨太每次都以头疼为原因不肯签,最后一直要价要到了四十根都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马警官和老爷子也算看明白了,他们这是在耍心眼呢,贪得无厌啊,这连马警官都看不下去了。

  时间已经过三天了,自己的儿子还被关着,老爷子真是心急如焚,连连问马警官怎么办。

  马警官决定安排两个人在最后谈一次,如果不行就不谈了,再想办法。

  这一天,两人如约又来了,谈了好多次了,大家都单刀直入。

  这一次二姨太的价格提到了四十五根金条,马警官并没有说话。

  老爷子回复到:“二姨太,我们家是有点钱,可是你这一再提价,那我得卖房子卖店铺了,你这是要让我全部身家啊。”

  “我是出于息事宁人的态度和你谈了好多次,但是你这个谈法,没有什么诚意啊!”

  “阿富是打了你们家龙二,他也知道错了,我也愿意赔偿,但是不能这么玩,我今天最后一次和你谈了,我只能出二十根,再多我可就没有了,你看行不行?”

  二姨太本以为每次都能得逞,这次他也想最后一次了结此事,可是这老爷子直接把价又杀回去了,他顿时勃然大怒。

  他嚷嚷道:“你个老东西,别给脸不要脸,我们家龙二在医院里是死是活还不知道呢,你就这么打发我,你们的良心都要狗吃了么,你们就等着判刑吧,老娘没时间在这伺候你们。”

  说着气哄哄的拿起包摔门而去。

  这次马警官和老爷子就谁都没言语,也没任何动作,任由他离去。

  第二天果不其然,龙二这几位太太向法院提交了一纸诉状,直接下达到了马警官这里。

  大概的意思就是开庭审理,情况属实立即羁押转移关押。

  马警长接到这个通知,也不敢怠慢,除了和上面通了电话,表示马上办理之外,他赶紧把这个情况告诉了老爷子。

  并告诉他说:“这种故意伤害罪,情况属实,说判多少年都不好说啊,可轻可重,一旦转移羁押,就不是他能控制得了的了,得赶快想想办法。”

  老爷子一家听说这个消息,顿时觉得是五雷轰顶,这个娘们还真是够狠毒的。

  大夫人还躺在床上,这身体是越来越不好了,气喘吁吁的,还总是咳嗽,急的满头大汗,带着眼泪埋怨老爷子是个守财奴。

  她说道:“他们要多少钱就给他们,这下可好了,阿富可怎么办,怎么办呢?”

  她边说边在那呜咽。

  老爷子也是心乱如麻,也很后悔,可是人家摆明就是下了个套让自己钻,是左也不是,右也不是,一时间竟像热锅的蚂蚁毫无办法。

  最终他还是去了警察局找马警长商量看看还有什么办法。

  马警长也觉得事情可能闹大了。

  本来就是一场殴斗,现在局势不可控制了,搞不好上面怪罪下来,自己位置都不保。

  他在那想了想可能只有一个办法。

  他就和老爷子说:“这种事情,其实只要打点好了,谁会关心呢,可能你得破费了。”

  “明天肯定会有人来转移阿富,我们打点一下,然后让他们在半路上放了阿富,就说自己潜逃就行了。”

  “现在是兵荒马乱的,阿富先离开城里到别的地方躲一阵,以后就没人记得这事了,等龙二病好了,他说什么也没人信了。”。

  老爷子此刻早就没了主意,头点的跟筛子似的,只要能救下儿子干什么都行了。

  他说:“得需要多少钱呢?”

  马警长拿着指头故意装作算账的样子。

  他说道:“上上下下的关系打通,怎么也得四十根金条”

  其实哪需要那么多呢,估计十根就够了,剩下的估计大部分都被他贪了。

  老爷子此刻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不断点头答应,就这样差伙计赶紧从家里拿了四十根金条交给马警长,临走还不断的拜谢嘱托,一定帮这个忙。

  可怜的老爷子,从祖上传下来,到他这一代,连房子带铺子和积蓄总共加起来也就值个七八十根金条,这下子一半的家产都给了人家了。

  第二天老爷子他们早早就等在了警局门口。

  果不其然,拘留所的人派了两个人过来要押阿富过去,马警长确实很办事,早早的把金条都塞给了他们,他们在这里签了字,根本都没有见阿富就直接回去了。

  马警长示意老爷子进来,然后把阿富拉出来,示意他赶紧带他走吧。

  他再三在叮嘱:“不要再回家了,换身行头赶紧离开城里,别让人看见,轻易别回来。”

  老爷子在头天晚上早已经安排好了他的去处,并准备好了衣服和钱等,一出了警局门口他就叫了辆车直接拉着阿富离开沈阳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