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抚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北上进货

抚流年 墨客青云 7015 2020.01.01 22:36

  老爷子回到了家中,和来送的伙计道了谢就让伙计们把门关上。

  他把二夫人和伙计们都叫到了内堂,把典当票和一盒子金条都放到圆桌上。

  他招呼大家围坐过来。

  大家都陆续的就坐下来,二夫人没坐只是站在了老爷子身边。

  大家看看桌子上的东西,又看看老爷子,一声不吭的端坐着等着老爷子讲话。

  “大伙都在这了,我说两句。”老爷子开始说道。

  “大家也都看见了,我呢,把咱们这个铺子抵押给典当行了,换来了这些钱!”老爷子深情的说道。

  “在这个时候,算是咱们这个家最困难的时候了,不到万不得已我也是不会这做,但是不这么做我们就没法翻身,我们的生活就会过不下去了。”老爷子边说边哀叹。

  “这次呢,我和伙计们要带着这些钱去进货,只要货进来,咱们这铺子就保住了,一家的生活也就能够好转起来!”

  “但是,此行也是冒着风险的,城外的情况谁也说不好,也可能一路顺风,平平安安的回来,也可能路遇不测!”

  “我把大伙叫来,是想让大伙都做个最坏的打算,万一如果有什么变故,这个家怎么办?”

  “姥爷看您说哪里话,我们大家伙和这个家都会没事的!”二夫人娇嗲的说道。

  “是啊,姥爷,有我们在呢,肯定是没问题的。”几个伙计也纷纷跟着说道。

  老爷子点了点头,看了看二夫人,在他手上轻轻的拍了拍,然后挥手示意大家先不要说。

  “凡事都要做最坏的打算,不一定就真那么忖,但是必须要做好准备。”老爷子继续说道。

  “家里留一个伙计和夫人一起看着这个家,我此行大概要一个月左右呢,你们没事不要往外跑,不要惹事!”

  “其他几个伙计这次和我一起进山。”

  “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二夫人,如果我遇到了什么事,你们赶紧就把那几个孩子叫回来!”

  “把情况告诉他们,让他们各自做好独自面对生活的准备。”

  “老大在外面回不来,老四也走了,阿娇去上了学,就不要惊扰他们了。”

  “就剩下老二和老三了,老二已经成家有了孩子,老三已经出徒了,就把他们两个叫回来。”

  “我这次呢一共典当了二十五根金条,要拿出三根打点路卡,还有二十根是带在身上去进货,我留下二根。”

  “如果我遇到什么事了,二夫人拿出一根给老二他们家生活,还有一根就给老三。”

  “一旦出了事,这个铺子就保不住了,肯定别人会拿走的。”

  “咱们这个前店后院的都连着,人家肯定会提出把后院也买走。”

  “到那个时候,二夫人你就把后院子卖了吧,然后和老三在别处买个独门独院的一起生活。”

  “我们这个家到时候可能就没落了,二夫人帮我维系这几个孩子的关系就行了。”老爷子眼眶发红的说道。

  老爷子的此番话交代的就像是交代后事一样,让大家听了心里发酸,二夫人和伙计们居然潸然泪下。

  老爷子交代完了这些,停了一会,然后抬起头,长长的叹了口气。

  交代完了这些事情,老爷子就让伙计们各自去准备了。

  他让二夫人把金条收好。

  安排好了这些,他就去了前街找冯掌柜去定日子。

  冯掌柜答应了他没问题,随时都可以出发。

  这天早上,冯掌柜的早早的就来到了中草厅,还带上了他的那个猎枪。

  他拿了一个蛇皮袋子里面装满了子弹。

  他见到老爷子的时候,不像在铺子里穿的那样的长衫和短袄。

  他戴的是个翻毛狗皮帽子,长长的毛遮住了大半个脸,一条又粗又大的围脖缠在脖领子上,里面是大黑棉衣棉裤,打着绑腿,外面套着一个过膝的翻毛羊皮大夹袄,腰间勒着一根手指粗的绳子,整个打扮像个猎人。

  除此之外,冯掌柜的背上还背着一个大的羊皮卷,用绳子捆着,还有一个大的帆布袋子鼓鼓囔囔的挂在上面,他的腰间还有一个牛皮皮套,里面插着一个短刀。

  冯掌柜进来,老爷子赶紧迎了过来。

  “伙计你这么早就来了,看你这打扮是都准备妥当了。”他笑呵呵的说道。

  “是啊,我早点来,看看你这边还有什么没准备好的,帮帮忙。”冯掌柜的回道。

  “差不多了,差不多!”老爷子回道。

  老爷子和冯掌柜的打扮也差不多,只是他没有猎枪和刀,他已经安排了伙计把吃的,喝的,还有铺盖卷什么的都准备好了,已经放到了车上。

  尤其是他还带了两坛自家的梨花酿,留着路上喝。

  几天前,他就让伙计把哪些腌制的熟的鹿肉,酱牛肉什么的都拿出来装进了袋子里以备不时之需。

  其实在路上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也不用带这么多东西,毕竟一路都是沿着城市走,只要带上钱,走到哪就找个客栈住下来,有吃有喝的。

  他们担心万一遇上劫匪或者走散了,大家不至于冻死饿死。

  一切准备妥当了,一行六个人,两个大马车就出发了。

  二夫人和另一个伙计,站在门口送他们,已在叮嘱一定平安回来。

  直到老爷子他们的车消失在视线里,他们才回屋,并且插上了门。

  老爷子和冯掌柜坐一个车,方便两个人聊天唠嗑,一个伙计赶着马车前行,另外一个车坐着另外的三个伙计。

  两辆马车一前一后的从北门出城。

  走进城门门口,只见北门的城门口国军的守卫非常森严,只留下一个狭窄的两个马车宽的过道进出城门。

  城墙上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士兵名们都很严肃的荷枪实弹的眼睛不停的到处扫视。

  门口两侧各站了一排士兵大概有个十几个人左右。

  从外部进城的人员和车辆都必须在边上接受检查,出城的在另一侧不用检查。

  看起来进城的队伍排了好长队在后面,有的扛着东西的,有的赶着马车的,有的挑着担子,也有一些拄着拐杖的难民排在后面。

  基本上难民都又被赶了出去,不让进城,马车上有东西,都必须打开看看是什么才肯放行。

  老爷子和冯掌柜的一看这架势,也顿时感觉到了一种紧张的气氛。

  “老冯啊,这管得挺严啊,咱们回来的时候不会有事吧。”老爷子问冯掌柜道。

  “我昨天啊,已经和守城的一个卫官打好招呼了,他就在外门口,一会出去的时候咱们停一下,你钱准备好了吧,一会和我直接送上去,回来时候就没事了!”冯掌柜的说道。

  两辆马车慢悠悠的走过出城门。

  冯掌柜刻意的往城门两边看,在找那个昨天打过招呼的守城卫官。

  在他的右侧,一个和士兵着装也差不多的模样的的一个军官在那查看进城的人群。

  他赶紧的示意两个马车在前方二十米左右的路边停下来。

  他拉着老爷子下了车,并告诉老爷子把金条准备好,一根就行,示意他放到怀里不要让其他人看见。

  随后老爷子跟在他后面,两个人就朝着那个守卫走去。

  两个人蹑手蹑脚的走到这个士官的后面。

  冯掌柜的在后面轻轻拍了一下这个士官。

  “长官,我是皮货铺子老冯,嘿嘿!”冯掌柜身体微微前倾,点着头笑呵呵的说道。

  这个士官正检查呢,感觉有人拍了一下,又有人和他说话,他就回过头来。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两个人,因为他也没见过,昨天晚上也是有朋友告诉他说有个皮货行的掌柜姓冯,明天出城照顾一下,他知道这个事。

  “你就是前街皮货行的冯掌柜么?”这个士官温和的说道。

  “是的是的,在下就是,这个是我兄弟,这次一起出城。”冯掌柜边说边指了指边上的老爷子。

  “长官,您看您能否借一步说话。”冯掌柜的继续说道。

  “你们几个仔细检查检查,别漏掉了可疑的人!”这个士官停止了检查,然后冲着边上的几个士兵交代了一声,然后就转身跟着冯掌柜往后走。

  三个人来到了远离城门的地方,冯掌柜示意老爷子拿出东西。

  “长官,您看我们这次呢是去出城办点货回来,担心回来时候守城士兵有什么误会,所以还请您帮忙,到时候通融通融!”老爷子边说,边从怀里掏出了金条背着身递给这个士官。

  这个士官看他递过来的是金条,神情立刻紧张了一下,他不想被人看见,所以一下子就接了过去,马上就揣在兜里,然后才恢复了若无其事的表情。

  他左右都看了了,发现确实没有人往这边看。

  “昨天,你的朋友已经传过信了,放心吧,尽管去进货,回来我自然放行,没问题的。”这个士官说道。

  “那就真是太感谢了,太感谢了,那您忙着,我们就继续赶路了!”冯掌柜的说道。

  “感谢,感谢,感谢长官!“老爷子也随声附和道。

  士官一个手一摆,说了个“请”字,然后转身就大步回到了刚才检查的地方。

  老爷子和冯掌柜两个人双眼对了一下,然后眼神交换示意赶紧走吧。

  两个人上了马车,招呼着几个伙计快速就出了城。

  马车开始向铁岭方向进发。

  “这使钱还真是好使啊!”老爷子在马车上念叨着。

  “哎,是路难行钱做马,这世道,不就是这样吗,想办啥时候不得这么干!”冯掌柜的回道。

  “可不是,希望这次能顺利把,只要能顺利把货运回去,该使的钱咱们也一个子不少!”老爷子说道。

  铁岭这座城不大,离奉天城也不远,原来叫做铁岭卫,属于奉天的卫城。

  这座城位于松辽平原的中部,南面和奉天比邻,北面可直达四平,西边还可内蒙古一带接壤,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一个城市。

  这个城市在整个这个松辽平原上的奇特之处在于多山和丘陵。

  所以这个地方是土匪最经常出没的地方。

  土匪的老巢一般都是在附近的山上,但是会经常以铁岭为据点,在周边的城市劫掠。

  如果官军进来绞杀,瞬间就可以四散逃走。

  如果官军撤退了,他们会很快又回来,所以在这个地方,历朝历代从来都没有断过匪患。

  当然了,这个城因为土匪光顾的太频繁了,所以满城的匪气文化。

  就算是不懂事的孩童都会经常模仿土匪的好多习气,城中的百姓,酒馆似乎都多少带着点土匪的品性。

  老爷子的两辆马车在白雪皑皑的大地上前行。

  通往这里的只有一条路,因为经常有马车来往于奉天和铁岭间,所以这个个地方就变成了一条默认的马路。

  两侧经常会有那松树林子,也有白杨树林子,远远望去,还有狗尾巴草在寒风中被吹得东倒西晃。

  老爷子他们边走,边直接在马车上吃点东西充饥,就着鹿肉和酱牛肉喝着梨花酿,此刻倒也轻松。

  几个伙计有说有笑的,他和冯掌柜也时而窃窃私语,时而开怀大笑,好不惬意。

  临近下晌的时候,老爷子和冯掌柜远远的就看见了远处的城郭。

  在白茫茫的原野上,远处一抹淡淡的灰色映入眼帘,那是城中周围的庄落在白雪上面映射出的青黛,随着马车前行的车轮挤压雪的吱吱声,那一抹青色越发清晰可见。

  慢慢的,慢慢地,灰色变成了青色,青色开始变成了浅灰,一排排,一个个散落的房子开始轮廓清晰,偶有小屋上面已有炊烟升起,在微风轻佛下,东摇西晃的像是舞者的袖子随风飘舞。

  整个城市错落有致的散布在一个两侧都是山地和丘陵的狭长地带,小城不大,远远的望去就好似山上滚落的一堆堆石头散落的到处都是。

  老爷子的马队开始渐渐的进入到城中。

  按照马掌柜之前的经验,他们到一个叫做客悦客栈的地方打尖,今天晚上大家伙就在这住一晚上,明天在继续赶路。

  他们来到了客悦客栈,一个小二出门招呼大家,帮着伙计们安顿马匹车辆,并带领大家进入房中。

  老爷子要了两间客房,一个是大的四人间,一个是小的双人间,伙计们住在一起,他和冯掌柜的住在一起。

  他们办完了登记手续,小二们就把行李什么的都给搬到了客房中。

  这个客栈也算是这个小城中比较不错的店了,属于在城的外围,不算是中心,图的就是个安静。

  这个客栈也属于前店后院的那种,前面属于酒馆,客房在后面。

  整个客栈的外面是用大松木板子插的栅栏墙,中间是两个大的松木圆木,老高,上面做了一个尖子盖,铺的芦苇草,上面横着一块大扁,写着悦来客栈,在这两个匾的两侧各挂了一个两尺长的圆柱形红灯笼,远远一看还挺有诗意。

  栅栏里面就是一个很大的院子,里面能停好多辆马车,两侧还堆满了各种杂七杂八的东西。

  整个房子的结构都是木质的,下面用一些石料做的基座,上面就是用的松木原木做柱做梁,然后用厚厚的阔叶松的木板形成各种墙面。

  老爷子他们去的这个季节正是隆冬,而且刚刚下过大雪,所以整个客栈的房顶上都铺了厚厚的积雪,在微分的吹拂下,有雪面簌簌的落下,也有的雪面迎风飞舞。

  酒馆里面还是挺暖和的,里有个非常大的壁炉,一大堆松木板子在火堆上被烧的噼啪作响。

  老爷子他们也去了后院的客房看了看,还算干净,也很暖和,客房睡觉的地方是那种大土炕,上面的褥子和被子都是那种花布被面包括缝制的,厚厚的看起来非常的暖和。屋里还有松木板子定制的小方桌,上面有茶壶茶杯。

  屋里的还有个木头架子,上面有脸盆和毛巾什么的。

  老爷子和冯掌柜和几个伙计们都简单的洗涮了一下,就提议到楼下去吃点东西。

  他们几个来到了楼下,找了一个靠着壁炉的桌子坐了下来,因为都是小的长条桌子,所以小二就给他们又搬来一个,拼成了一个方桌。

  店小二给他们们拿来了菜单让他们点菜,自己站在后面。

  “把自己家的梨花酿拿下来喝点!”老爷子吩咐一个伙计道。

  冯掌柜的摆摆手手。

  “既然咱们来这了,还是尝尝这客栈的二锅头烧刀子,据说这酒外号鬼见愁。”冯掌柜的眯着眼,故作神秘的朝着老爷子笑呵呵的说道。

  “老爷子说,好好好,咱们就来这的鬼见愁!”

  “小二,把你们家最好的烧刀子来一壶!”老爷子说道。

  “得嘞,您先候着,马上就来!”小二边答着,就边跑开了。

  老爷子和冯掌柜的就开始看着菜单点菜,几个伙计在旁边看着。

  别看这个地方是个小城,但是这菜单上才还是挺有特色的,菜单上写着炖大鹅、锅包肉、猪肉粉条,野鸡蘑菇什么的,还挺全乎的。

  老爷子各种特色菜都点了一些。

  不一会,小二拿了一壶烧刀子和几个酒杯,这个酒壶还是有点特色的,一个圆咕隆咚的坛子状,估计是个二斤装的,这个坛子是那种地方小炉烧制的,看起来非常粗糙,有感觉好像烧制的时候没烧透,有的地方还是那种土灰色,有的地方那是那种鲜亮的酱红色。

  酒壶上面是一个软木塞子,塞的紧紧的。

  大家伙都轮流的端详了一会,都觉得挺有意思的。

  大家伙在桌面上闲聊了一会,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要的菜就都上齐了。

  好家伙,在这个地方吃,那真叫一个实惠,菜不是用盘子来装的,全是盔子或者盆直接上,比如那个炖大鹅,真的是一整只大鹅,配了一些土豆,芹菜,香菜什么的上尖一盆啊。

  几个伙计说,就这一盆大鹅就够几个人吃的了。

  后面的什么鸡啊,猪肉什么的分量都很大,满满的一大桌子,让人垂涎欲滴。

  “大家伙,赶紧吃吧,吃吧,多吃点!”老爷子招呼大家开始吃起来。

  几个伙计率先开始动手了,看着这满是食欲美味早已按奈不住了,大快朵颐起来。

  老爷子和冯掌柜笑呵呵的看着他们,摇摇头呵呵笑了起来。

  老爷子开始打开这个鬼见愁烧刀子。

  塞子拔出的那一刻,立刻酒香四溢,那种气味非常的浓郁,除了酒气很冲外,能感觉到有点呛鼻子。

  老爷子忍不住打了个打喷嚏。

  “好家伙,这酒好有劲啊!”老爷子惊呼道!

  众人皆哈哈大笑,纷纷凑到酒壶前面闻了闻,纷纷叫好。

  “我没骗你吧,这个就是他们这个城特有的,是本地人酿造的,处于天寒地冻的地方,所以他们就酿造了烈性酒,用于驱寒!”冯掌柜解释道。

  “这个酒其实也是有来头的,听说周围一带的土匪,每次下山来城中,除了抢劫钱财外,那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运走大量的酒去山上!”冯掌柜继续讲述道。

  “山上更是风大,更是奇寒无比,所以他们就让这些酿酒的作坊都要把酒酿到最烈。”

  “慢慢的城中的百姓也知道了,他们也都开始慢慢的都来买这种烈酒,久而久之的,所有的酒坊都是做这种酒。”

  “所以你只要来到这个城中,去任何一家人家,到任何一个馆子吃饭都是喝这个!”冯掌柜笑呵呵的给大家介绍着。

  老爷子开始给每个人都倒了一杯。

  “大家伙陪这我此行进货,路途要全,很是辛苦,再次感谢各位了,尤其是冯掌柜还陪着跑一趟,来大家先干了第一杯!”老爷子边说,边开始张罗了第一杯酒。

  老爷子第一杯酒一干,立刻觉得这五脏六腑似火烧的一般,刚下去的时候,胸中似立刻燃气了一团火,感觉有点窒息,然后这团火顺流而下,一点点的下移,整个内脏都像是要被烧熟了。

  他闭着眼,一时说不出话来,在那体会那种感觉,无比美妙。

  也就大概过了五六分钟所有,五脏六腑又似乎突然平静了,好似火灭了,但是还有余温,暖洋洋的非常舒服。

  “哇,哇,这酒,这酒,真是太来劲了!”老爷子高呼道。

  冯掌柜笑呵呵的看着老爷子的神态,呵呵在那笑,几个伙计也在那眉开眼笑的。

  大家每个人也都干了自己的杯中酒,感觉和老爷子都差不多。

  “这酒啊,在当地还有一个顺口溜,叫做冰嘎的一条线,火热的一颗心,你看,咱们喝这个酒有个特点吧,就是不用温,直接就是凉的,对吧。”

  “所以喝的时候那,一开始是顺着嗓子往下流到胃里,那个时候感觉是凉的,然后马上就开始烈火中烧是不是。”冯掌柜给大家讲解道。

  大家伙都纷纷品味这冯掌柜说的这个顺口溜,还越琢磨越对。

  大家伙就这样一边喝着就,一边品尝着美味,不知不觉喝了两个多时辰。

  吃饱了喝足了,几个伙计就陆续的都回到客房去休息了,只剩下老爷子还有冯掌柜在在那闲聊。

  “冯掌柜,上次你说的这一带土匪出没,是要找人打点的事,不知道安排好了没有,我是有点担心回来的路上,这个地方可能不安宁啊!”老爷子向冯掌柜的说道。

  “放心吧,老伙计,我都安排好了,今儿咱们就在这消停的呆着,没事!”冯掌柜的说道。

  “土匪的习惯和咱们不一样,他们是神出鬼没的!”

  “之前送信的人回来告诉我了,他说咱们不用关心这些土匪在哪,我们只管进城,他们随时都会知道!”

  “他们会在某个时候派人和我们对接的,具体是啥时候不知道,我估计可能是今晚或者明早吧,所以不用担心!”

  “我们到时候把回来的路线告诉他们,把钱给他们就行了,他们应该会护我们周全!”冯掌柜的说道。

  两个人喝也喝的差不多了,聊也聊的差不多了,互相搀扶着也打算回后院休息去了。

  两个人起身正要外后院走的时候,老爷子突然发现在窗户边上那边也座这大概四五个人。

  这几个人其实并没点太多东西吃,只要了几个小菜和一小壶酒。

  但是他们眼睛总是不停的往他们俩这看,刚才他们喝酒的时候他们就一直盯着,而且好像在偷听他们说话什么的。

  老爷子转过身向他们的方向看了看,他们发现老爷子看过来,马上就又低下头装作吃饭的样子。

  老爷子心生狐疑,但是也说不出什么,他又瞟了几眼,那几个人还是贼眉鼠眼的。

  老爷子也没在往下想,他觉得是不是就是那个土匪盯梢的。

  但是又感觉不对,如果是盯梢的那应该赶紧和他们对接啊,但是这一晚上他们什么也没干,似乎就是在偷听他们说话,非常奇怪的事情。

  带着疑虑,他就和冯掌柜到了后院,两个人也没说什么话就各自合衣睡觉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