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抚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反暴运动

抚流年 墨客青云 3880 2019.12.25 22:52

  这次**闹事,并被正法的事件很快成为人们街头巷议的话题。

  虽然人们都觉得这个军官应该正法,但是每个人又感觉哪不对。

  包括那些灾民在内,警察和军队的处理这种事件的出发点应该没有问题,但是方式却太残暴了。

  整个城内,或在街头,或在茶楼,或在家里,人们议论的都是这个事。

  政府似乎太冷血,政府似乎没有把人当人看,对生命没有敬畏,没有温度。

  家里的药材都被抢光了,这个军官被正法了,似乎被抢的事就告一段落,可是这又能解决什问题呢?

  看着空空如也的铺子,老爷子觉得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吧,他还是要想办法去进货,把铺子在重整起来。

  可是现在外面兵荒马乱的,他自己出去心里也没底。

  所以他决定去找冯掌柜的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

  他独自走到前街,到了冯氏皮货的铺子去找冯掌柜。

  冯掌柜的这个铺子和中街隔了一条街,有点属于核心区的边缘,所以往来的人并不多。

  但是这个铺子也有些年头了,而且这个城里真正做皮货生意的并不多,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这个生意入门门槛非常高,里面所有的皮子没有批发渠道,都必须自己到山里去收,或者自己打猎得来。

  很多渠道商都是单线联系,销售也是做熟人的生意,所以冯掌柜的铺子虽然位置不好,但是方圆几十里的人都知道,有需要的都会直接过来。

  这个皮货铺子,不像老爷子的中草堂那么气派,就一层楼,但是面积却很大,也没有什么气派的招牌或者牌楼什么的,就是在大门口立了一根碗口粗的大木桩子,大概有个三米高,上面挂着一大块麋鹿皮,写着冯氏皮货四个大字。

  铺子里面感觉有点乱,没有那种标准的柜台,都是一个个木头架子,每个架子上面铺上不同的兽皮,最多的就是这种麋鹿皮,厚厚的一摞子挨着窗户放着,挡住了一半的光亮。

  进门右手边又一个独立的木头的架子,老高,上面正好就是冯掌柜和老爷子那次逃难打死的棕熊皮,梳理的非常平整,熊头都保存完好,远远看去还是有点吓人,四肢都用皮绳子牢牢的拴在了柱子上。

  其他地方也是杂七杂八的各种动物的皮,水貂皮,虎皮,鹿皮,羊皮,牛皮等,摆的到处都是。

  处于各种需求的客商都在这采购,有的是做衣服的,有的是做帐篷的,有的是做装饰的,什么的都有,别看老冯是做皮货生意的,但是这个生意利很大,所以老冯也算这个城里的一个爷。

  老爷子走进铺子里,伙计们都认识他,纷纷低头打了个招呼。

  “你们掌柜的呢?”,老爷子问道。

  “在后堂里面睡觉呢!”一个伙计答到。

  “这什么时候啊就睡觉,我去找他!”老爷子回到。

  “我去叫一下他把,要不您等会呢!”一个伙计说道。

  “不用不用,我自个去!”老爷子边说就边往里走。

  老爷子穿过铺子的后门径直往后院走去,他其实一点都不想在这铺子里呆着,这里面除了呛鼻子的腥臊味,而且还有腐尸的味道,这和他自己的那个草药香的铺子没法比,这个买卖打死他都不会做,不优雅。

  老爷子到了院子里就开始喊。

  “老伙计,起来了,别睡了,这睡的是哪门子觉呢?快起来!”老爷子嚷嚷着。

  冯掌柜其实也不是真睡,衣服也没脱,就在一个大躺椅上打盹呢。

  听见外面好像有人在嚷嚷,他就慢慢的把眼睛抬起来。

  他直了直腰板,慢慢的欠起身,顺着窗棂透过玻璃向院子里望了望。

  刚看到一个身影床进屋,就看见了门帘子被拉起来,老爷子进来了。

  他一看老爷子进来了,立刻就眼睛眯着笑起来。

  “哎呦,我说老伙计,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冯掌柜问道。

  “我这不是没事干,就找你来了,闲聊会。怎么样啊,看你这也不是很忙啊!”老爷子回道。

  说着话,冯掌柜的已经站起来了,他把老爷子往炕上让。同时拉开门帘子冲着外面喊了一嗓子。

  “小栓子,沏壶茶来!”

  他把老爷子让到炕上,老爷子也脱了鞋,盘腿围着炕桌坐下来。

  他也上了炕,在老爷子对面坐着。

  说话间,伙计们端了一个大盘子,上面有一壶茶,两个茶杯,同时还有一盘瓜子还有一盘花生米。

  他把东西摆好就出去了。

  “你这铺子我看也没有几个人来吧!”老爷子呷了一口茶问道。

  “可不呢,这最近街面上老闹腾,城外又都封锁,客商都过不来,除了城里有些客户需要,一天到晚也卖不了什么东西!”冯掌柜回复道。

  “哎,平安就好啊,你看看我,我的东西都被抢光了,小命还差点丢了呢!”老爷子边说边摇头。

  “我来也是想和你合计这个事呢,你看我这铺子还得开下去啊,我还是想出去进点货,总的继续经营啊,但是现在外面这么乱,你路子多帮我看看怎么弄呢?”老爷子继续说道。

  冯掌柜的抿了了一口茶,然后双手抱膀沉思了一下。

  “渠道肯定有,我山里的朋友还有不少,主要是这中间的路上,不知道有没有风险!”

  “我们可以从内蒙那边绕过去,但是路程肯定要长一点,我倒是可以和你去,那边路我熟悉!”冯掌柜说道。

  “路远不怕,只要可行就行,弄两车日常的货就行,让我这个铺子能开下去,扛过这段时间,后面就好办了!”老爷子说道。

  “行吧,那我们找个时间计划一下,我和你去!”冯掌柜的说道。

  “行,那我就回去准备,准备好了,再来找你!”老爷子说道。

  两人在这又喝了会茶,扯了点别的闲篇,老爷子就要回去了。

  老爷子下了炕,穿上鞋,穿戴整齐,和冯掌柜的道了别就往外走。冯掌柜也跟着送到门口。

  两个人一起走到门口,老爷子突然看见远处好像有一大群人沿街过来。

  “好多人啊,老冯你看,好大一群人往这过来了!”老爷子说道。

  冯掌柜的顺着姥爷的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黑压压的好大一直队伍正冲着他们的方向走过来。

  慢慢地离他们越来越近。

  走在最前面一排打着横幅,上面写着严惩凶手,救国救民几个大字。

  这队伍看起来是由几个方阵组成,最前面的方阵应该是个学生方阵,因为服装都很统一,女的都是那种蓝色褂子,男的都是中山装,中正帽,应该是医大的学生。

  后面还有好长的队伍,上面都打着横幅,有的打的是学校的横幅,也有打着打击腐败整治恶吏的,还有打着打击投机倒把的,也有要求平抑物价的。

  跟在学生队伍后面的就是杂七杂八的人了,有的穿着长衫带着礼帽的学者,也有带着瓜皮帽的商人,偶尔也能看见一些装着制服的政府部门的人员。

  这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沿着街道前行,他们一边走,一边举起拳头挥舞,一边大声喊着口号,此起彼伏的。

  “这又是闹啥呢,这群人要干嘛啊?”老爷子问道。

  “看样子是游行呢,你看标语上写的东西,看来是冲着政府来的。”冯掌柜的答道。

  他们两个站在那看着队伍从身边经过,游行的人一直往前,没有人在乎他们,两侧的铺子里的掌柜的,伙计也都出来看热闹。

  队伍走到前面大概两个街口的地方就向北拐去,看样子是要去中街。

  老爷子和冯掌柜两个人跟在队伍后面,但是又不敢跟的太紧,他们就远远的跟着队伍后面,看看会发生什么情况。

  他们一直随着队伍走到中街,队伍还一直向前,看样子是要奔着将军衙署方向去。

  在队伍快要接近将军衙署的时候,不知不觉的,队伍的两侧开始每隔几步就站着一个士兵,就在那站着,盯着前行的队伍。

  越是快要接近将军衙署,队伍的愤慨之情越激昂,他们义愤填膺的挥舞着拳头,大声的喊着口号,尤其是前面的人更是情绪激动。

  快要接近将军衙署的地方,前面队伍突然停了下来,后面的顺势都开始听下来。

  之间在队伍的正前方,站着几排军警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他们手里都拿着钢盾和警棍,腰里都还别着枪,防止人群过去。

  在这两排军警的后面还有几辆消防车,是那种军绿的,在头上上面还站着一个军官拿着喇叭在大声喊。

  “请大家赶紧回去,赶紧回去,不要扰乱社会秩序。”他连续的喊了好多遍。

  但是前面的队伍的人还是往前冲,丝毫没有听下来的意思。

  “请大家保持理性,大家有什么诉求,可以派代表来谈,但是不要聚众闹事!”那个军官还在那喊。

  可以游行的队伍哪里肯定,他们不断的冲撞前排的军警试图冲破过去。

  军警此时一直在用盾牌在挡住他们不让他们过去。

  但是这么多人军警也扛不住了,他们不断的被往后推,队形马上就要散了。

  这个时候,突然又两个军警跳上了消防车。

  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个管子。

  只见他们打开阀门,两股巨大的水流开始喷向游行队伍。

  一下子游行的队伍就炸开了,大家四散奔逃。

  但是水流喷的太远了,很快每个人都变成了落汤鸡。

  现在可是数九严寒,很快大家身上就结了冰,每个人都冻的是瑟瑟发抖。

  游行队伍被冲散了,往哪跑的都有,有的人干脆就退却了。

  但是队伍中始终有几个人不肯离去,坚守阵地,他们不断的招呼大家不要乱,不要跑,他们依然站在最前面。

  军警看队伍散的差不多了就停止了喷水。

  他们一看还有一些人在那不走,有几个军警就掏出了警棍,冲到这些人前面就开始左右开弓,用警棍狠狠的击打这些人。

  顿时,有的人被打的头破血流,有的捂着胳膊,有的滚倒在地。

  一时间哀嚎一片。

  几个军警打完了之后,就掏出手铐,把这几个人都拷了起来,就准备带走。

  老爷子和冯掌柜躲在胡同的角落里静静的看着这一切,一动不敢动。

  正在几个小伙子要被带上警车的时候,老爷子突然发现一个身影怎么那么熟悉。

  “不好,那不是老四么?”老爷子大喊道。

  冯掌柜的听老爷子这么一喊,也定睛一看。

  “可不是么,那就是你们家老四啊!”冯掌柜的说道。

  老爷子赶紧就跑了过去,并大喊道:“德祥,德祥,不要走,德祥!”

  冯掌柜的也跟着老爷子跑了过去。

  老四正被两个军警往军车上拖呢,听见有人喊他,他赶紧回过头,发现父亲正朝他这边跑来。

  老爷子眼看就要跑到老四跟前的时候,突然从两侧横插进来两个军警。他们顺势用盾牌挡在了老爷子和老四之间,并且用警棍指着老爷子。

  “闲杂人等,赶紧走开,不然不客气了。”之间一个军警怒吼道。

  老爷子一个急停站在那里。

  几个军警把老四和几个其他学生全部押上警车,开走了。

  冯掌柜的也跟上来了,扶着老爷子。

  老爷子唉声叹气的,一时间没了主意。

  “老伙计,走吧,当务之急是要赶紧想办法救人呢”,冯掌柜的说道。

  老爷子也立刻回过神来。

  “哎,真是不太平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说道。

  两个人在那抱怨了一会,就赶紧往家的方向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