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抚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嗜赌成瘾

抚流年 墨客青云 4341 2019.12.03 18:44

  这种赌博的危害,其实阿富脑袋是十分清楚的,逢赌必输这个道理他也懂,他也想着虽然亏了点钱,但就此打住,不要在玩了,也没多大事。

  他的决心下的很大,他决定再也不去了,闭门思过几天就会忘掉这个事情。

  于是他又恢复了之前的日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窝在家里。

  他虽然人在家里,可是脑子里想的还是那个周期的事,他不断的反复的计算这些日子的输赢规律,毕竟有赢的时候也有输的时候,一定是有规律的。

  忽然有一天,他好像想出来了这种规律,好像是每周里中间的两天就会反复,他心中暗喜,还不断的自嘲自己真是个大笨蛋。

  怎么才想到呢?

  这一天早上起来,媳妇想要做饭,突然发现家里没有米和油了,就让阿富出去买些回来。

  他给了阿富一些钱让他赶紧买回来好做早饭。

  梁油坊需要走到前面那条街在转个弯才能到,中间正好会经过福满楼。

  他拿起媳妇给的钱径直的往那走去。

  在路过福满楼的时候,正好碰见那个赌场的管事的在外面蹲着抽烟。

  看见阿富迎面过来,就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扭正了一下瓜皮帽。

  只见他两手插到袖口里,抖着腿,嬉皮笑脸还面带鄙夷的表情。

  他戏谑的说:“怎么着,阿富,好些日子没见了,在哪发财呢?怎么也不来玩了?”

  阿贵本不想搭话,“嗯”了一声,想赶紧绕过去,可是管事的眼皮子上翻,白了他一眼。

  他说道:“这还是大少爷呢,也是个赢得起,输不起的种,完蛋玩意!”

  都说是可忍孰不可忍,阿富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个,他说道:“你个龟孙,还真是狗眼看人低啊,爷就还玩给你看看。”然后径直的往福满楼的里屋走去。

  这带着气的赌法,危害是最大的。

  阿富拿着媳妇给的买米钱,下了几次赌注,没想到还真赢了。

  他忽然想起了自己算的那个周期,眼前一亮,这几天正好是该赢的日子,就这样他就又多玩了几把,都是连续赢了些钱。

  他其实不知道这早就是管事的告诉庄家做了手脚。

  但是阿富这次并没有恋战,他想着媳妇还等着米和油呢,他赶紧就出来了,买了油和米送到家里。

  吃过了早饭,他按捺不住兴奋的心情,他不想错过这周的这两天,他就又返回了赌场。

  阿富去而复返的一幕,这管事看在眼里。

  他要下个猛料了,阿富再进屋的时候,他故意撞了个碰面,就连点头带哈腰的赔着不是。

  他低眉顺眼的说道:“大少爷,上午手气不错,您呢别把我话当回事,就当狗放屁”

  其实他们这种人在这种场子里混惯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有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说的是啥,整天胡咧咧。

  可是阿富却感觉自己胜了一筹,越发得意了,都没正眼看一眼他就走向了赌桌,他连续又赢了几把,兜里有些钱了就有点小得意的就到处转转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好玩的。

  这个时候管事的就又凑过来,有一搭无一搭的攀谈起来。

  他说道:“大少爷也是咱们这里的常客了,你这总是在这小牌桌前玩,赢也赢不了多少,输也输不了多少,何不到小屋试试双人对赌,那可是刺激呢,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胆子,第一次的钱算我出,你看看,好玩你就接着玩,不好玩还回来玩小牌,如何?”

  阿富的脾气,就受不了这种激将法,本来就对这个管事的满脸鄙视,而且又处于得意洋洋的时候,此刻正是心高气傲,把一切都放不到眼里。

  他回道:“这有什么敢不敢的,小爷就试试,让你开开眼”。

  就这样,在管事的带领下,来到了小屋。

  这个小屋里的氛围和外面不同,四周都加了厚厚的隔板。

  同样也是用一块绸缎面的棉布帘子挡在门上,和大厅里面不同,每个房间里都有专门的伙计伺候着。

  在这屋里,你可以躺着,坐着,还有点心盘子,茶水等一应俱全。

  饿了可以吃,渴了可以喝,小伙计随时待命伺候着,确实比外面舒服多了。

  这里的赌博的形式其实也是摇骰子,但是每次只允许两个人。

  有人的时候,外面不允许进来人,人可以随便走,伙计在安排别人进来。

  除了两个对赌的人,还有一个属于赌坊里的中介人,用于输赢的见证。

  桌上会摆一个册子,每次开局前,赌注都会写明,双方会签字画押,算是一个愿赌服输的凭证。

  和阿贵对赌的人是一个年级稍微大点的人,但是好像也比阿富大不了几岁。

  阿富之前也从未见过,但是对方看起来也挺和善的,说话客客气气的,不时的给阿富倒水什么的。

  和这样的人接触,会很舒服,会通过自己的谦卑让别人感觉很高大,会让人放弃所有的防备。

  起初,两个人设的局面都很小,互相玩了几把,各有输赢,算是热身了。

  这种玩法其实和外面大厅也没什么区别,只是赌注是自由的,由原来一群人变成了两个人而已。

  阿富不以为然,觉得也没什么玄奥的。

  两人就这么你来我往的一直到傍晚,总的下来还是阿富赢的多,而且确实比大厅玩的时候赢的多。

  此时的他根本不相信运气什么的鬼话,他坚定不移的认为是自己的精心的计算起了作用。

  在后面的日子里,阿富只要一来,就直接来这种小屋,而且大多数都是和这个人玩,连续几天你来我往的,都是小打小闹得,玩的多了,阿富就觉得没意思了,感觉有点墨迹。

  于是他就提出:“咱们可不可以换个大点的玩法”

  对方自然欣然答应,就这样两个人的赌注就开始越来越大。

  几次下来阿富还是赢得多,这让他的胆子越来越大,赌注不断加码。

  他开始整天整天的呆在这里,饿了就让伙计买点吃的,困了就在这个屋里睡会,连做梦都想着赢钱。

  “他梦见自己桌子上的钱堆积如山,所有的人都冲着他点头哈腰,他居高临下的,洋洋得意的环顾着每个人,高兴的哈哈大笑。”

  这天下午,和往常一样,对局的还是这个人,可是接连几次他都输了。

  他有些着急,不断盘算着。

  他聚精会神的就想着赶紧把输的钱捞回来。

  可是运气依然不好,还是不断的输,对方劝他不要在玩了,换个日子再来,而且人家累了想要走,他居然不让。

  他不断的提升赌注,每次都希望奇迹出现,可是事情没有转机,他兜里的钱很快就输光了。

  可是他还要赌,但是没有了赌资,还拉着人家不让走,说让人家等会,自己回去拿钱去,可是人家哪会等他呢,情急之下,他就问管事的能不能先借他点钱,等他下次来一并还他。

  管事的看见他这样岂不是正中下怀,还故意假惺惺的劝他不要玩下去了,赶紧回去。

  可是这个时候的他又哪里肯听的进去。

  管事的说自己也没钱,但是赌坊里是可以提供借款的,但是需要写下借条并签字画押,在赌坊借钱是需要抵押物的。

  他想都没想就把自己的那个房子抵押上去了。

  赌坊自然就一下子给他好多钱,他看到了钱却忘了房子,得意的劲又来了,越发兴奋,他就想继续和那个人接着玩,这个时候那个人自然愿意奉陪。

  可是情况并没有好转,一次接着一次,他一直输下去,连一次都没赢,赌局一直进行到后半夜,终于管事的开始叫停了。

  阿富以为人家是想让他休息一会。

  他已经连续十几个小时了,确实是又困又累,神志不清。

  他瘫坐在椅子上,喝了点茶,又吃了点点心,揉了揉眼睛要继续。

  可是周围的几个人都没什么反应,也没有表情的望着他,他觉得奇怪,怎么大家没动静了。

  他扯开嗓门嚷嚷:“开始啊,开始啊,怎么不动呢,继续啊”。

  这个时候,有个伙计把他签过字的对赌凭证拿了过来。

  说道:“大少爷,您不能再赌了,您看这都是您签的字,我们算了算,你抵押的那套房子已经都输进去了,钱不够了”。

  这个时候的阿富才缓缓的端坐起来,瞪大了眼。

  他一把扯过凭证,慌乱的,一页一页的看着这些东西,每一页都清晰的写着他的名字,每一页都有他按过的鲜红的手印。

  他突然紧张的不行,冷汗瞬间就从额头顺流而下,他又瘫坐在椅子上。

  他面无表情的喃喃自语道:“你们害我,你们害我,你们合起伙来害我”

  说完居然呜呜的哭了起来。

  管事的说:“大少爷,你在看看,核对一下,如果没问题,我们明天就要上门收房了”,

  此时的阿富的脑袋只觉得天晕地旋,一片空白,耳朵嗡嗡的响。

  只看见好多人在张着嘴说着什么,但是自己一个字也听不清,而他怎么回的家,自己也根本不知道。

  第二天一大早,累的一晚上的阿富还在睡梦中,媳妇还在若无其事的做饭,就听见门被拍的咚咚作响。

  阿贵媳妇开了门,帅先冲进来的是四个大汉,一个个膀大腰圆的,横眉冷对,满脸横肉。

  后面跟着进来的恰是那天和阿富对赌的人,还有那个管事的,两人都笑咪咪的背着手走进来。

  阿贵的媳妇一见这个仗势,吓的浑身发抖。

  她怯生生磕磕巴巴的问:“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管事的看见她吓成这样,就让几个大汉先到外面等着,笑呵呵的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么一说。

  “阿贵赌博,抵押了房子,我们怎么劝也不行,最后输光了,我们今天是来收房子的。”

  阿富的媳妇听到这里,一下子瘫坐在地上,直感觉两眼漆黑,眼前的两个人若隐若现的在晃动,天崩地裂的声音在耳边轰轰作响。

  她歪坐在地上,听见那两个人在大声的叫喊着,但是听不清在喊什么。

  阿富睡的朦朦胧胧的,听见外面的吵杂声,就半睡半醒的晕眩状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

  大喊到:“怎么这么吵,谁啊!”

  他这么一喊,让着两个人一愣,半天也没出声。

  阿富下了地,披上衣服,摇摇晃晃的走出门口,眯着眼看了看院子。

  媳妇瘫坐在地上,喘着粗气,两个人站在他旁边正瞅着她。

  只听见赌坊管事的说:“大少爷,对不住,惊着你的觉了,我们哥俩是来收房的。”

  阿富回复道:“收什么房,胡咧咧什么?”

  这个时候管事的拿出了房子抵押凭证,这个时候外面的四个大汉也进来了。

  只听见他阴阳怪气的说:“大少爷,你仔细看看,这上面就是昨晚你赌输的凭证,上面可真真的写着你的大名?”

  阿富这个时候才清醒过来,忽然想起来昨天自己一直呆在赌坊,好像确实输了好多钱,他没想到来的这么快,站在那里,张个大嘴,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这些血红的手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赌坊管事的继续说道:“我们哥俩今天来呢,先盘点一下东西,考虑到时间挺紧促的,你们在呆一天,收拾收拾东西,但是我们入册的东西都不能带走,明天就正式收房,你们就不能再住了。”

  说完几个人就出了门,扬长而去。

  过了半晌,两个人才从噩梦中回过神来。

  阿富的媳妇终于嚎啕大哭起来,她站起来狠狠的捶打着阿富,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她哭诉道:“你干什么不好,非要去赌博,以后怎么办,怎么办?”

  媳妇的每一次追问都似一根根针扎在阿富的心上不断滴血。

  他懊恼,他悔恨,眼泪和鼻涕混成一坨不断滴下。

  短短的几天时间里,自己一手制造了这悲惨的局面。

  就在此时儿子从邻居家玩耍回来,一进门看到父母在那哭泣,木睁睁的不知所措。

  儿子的出现更是让阿富媳妇抑制不了悲愤的心情,她走到儿子旁边跪在地上,抱住他,眼泪簌簌的滑下,而儿子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回到屋里把自己的仅有的积蓄揣在身上,把自己平时的衣服还有儿子的衣服包成了一个大包,拉着儿子走出门外,头也不会的向娘家走去。

  阿富自己在这个院子里,呆坐了整整一天,脑袋里空空荡荡不知所措,媳妇和孩子都走了,自己成了孤家寡人。

  第二天,那几个人早早的就来了这个院子,连理都没理阿富,七手八脚的把屋里屋外的一个个物件往车上装,一车车的拉走了。

  阿富就蹲在大门口依依不舍的看着,走的时候他们拿着一把大锁,把大门锁死了。

  他们走后,阿富在门前走了一圈又一圈。

  他不断望着自己的房子唉声叹气的。

  最后他拖着疲惫的身躯,面无表情,神情呆滞,木讷的一步一步向老爷子家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