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抚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感伤记忆

抚流年 墨客青云 3056 2020.01.22 17:54

  老爷子和冯掌柜就这样开始推杯换盏的喝了起来。

  “老伙计啊,慢慢都会好起来的,不是有句俗话说的好么,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谁也不能拧过命,顺其自然吧。”冯掌柜的举起酒杯说道。

  老爷子和冯掌柜碰了一下杯,眨了眨眼,长叹了一声,然后一饮而尽。

  “我的祖上是摇铃串街起家的,到了我这一共是经历了四代了,这四代人的命运都和这个铺子有关!”老爷子说道。

  “前两代人,说实在的都很苦,他们也是经历了好多磨难,吃了好多苦才挣下了这份家业。”

  “到了我爷爷那,我们这个家族开始逐渐的大发展,那个时候的生意可可不仅仅是东北,全国都有生意,我们这个铺子也成了南来的北往的客商集散地。”

  老爷子喝的微醉,开始和冯掌柜的讲述着他们的家史,讲着祖上的传说。

  “来,老爷子,走一个!”冯掌柜的举起了酒杯和老爷子碰了一下,然后一干而尽。

  “我听我爸爸说,我爷爷那会辉煌到什么地步,我们家进货的药材车,只要挂上奉天中草厅的旗号,那走到哪都有地方的衙门的官员派兵护送。”老爷子继续说道。

  “我太爷到任何一个地方,那都能盘络到当地的人脉,什么地方官啊,豪绅大户啊都和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他这个人脑袋非常的灵活,我们家虽然是做中草药生意的,但是他那个时候对其他地方的投资特别多,什么修路啊,开矿,还有票号都有涉及!”

  “据我爸爸说,他当时投资最大的就是造船业,而且很多船都是军队用的军舰,最开始的时候,朝廷拨了不少银子,那自然就被下面的地方官都分了,这其中就有他的股份。”

  “所以他属于在政商两界都很吃的开的人,我爸爸说,他这个人还有野心,他钱肯定是赚了很多了,不在乎钱,花钱也如流水,但是他还是想当官,为了能弄个一官半职的,他花了不少钱。”

  “后来,朝廷没落了,还老打仗,就要求各个地方往朝廷不断的送银两,这地方官压力大啊,他们除了每年那点税,还哪有什么钱,逼得也是没办法,不交就革职查办!”

  “所以他们就想了招,就是捐官,就是看谁出的银子多,就给谁的官大!”

  “那我爷爷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所以他就花了好多钱捐了一个官,其实就是个虚职,叫做布政使司左参政,是个从三品的官。”

  “为啥说这是个虚衔呢,因为朝廷规定正职只能是一个,但是副职可以有很多,像他这个就是个副职,给配官服,虽说也可以领朝廷俸禄,但是从来不会发,而且整个奉天城的大户人家都捐了。”

  “这不管真的假的,但是是政府承认的,那也算光宗耀祖了。”

  “这个官府还有顶戴花翎什么的,我爷爷就从来没用过,他就用了一个和田玉盒装起来,供奉起来。”

  “他临死的时候,告诉我爸爸唯一要传承的东西就是这东西,他说要荫及子孙!“

  “你看,那个盒子还放那呢,哎,人就是想不开,有啥用呢!”老爷子边说边用手指了指自己家西墙的紫檀柜。

  “那后来呢?你爷爷是怎么没的啊”冯掌柜的问道。

  “说起来就是这个道理,什么叫盛极而衰,后来朝廷和外国人打仗,打败了,培了好多钱,他投资的什么军舰啊,矿什么的全都赔进去了,最后全国的很多家产有的没抄没了,有的就变卖了,最后就只剩下这个老铺子。”

  “他是个那么一个争强好胜的人,一着急,一股火一下子病倒了,养了几个月也没好,最后郁郁而终的走了!”

  “他临走的时候,还交代我爸爸,一定要守好这份家业,不能在由闪失了!”老爷子说道。

  “哎,钱财这些东西都乃身外之物,老头子想不开啊!”冯掌柜的说道。

  说着,两个人就又倒满了酒,碰了一下杯,一干而尽。

  “到了我爸爸这一辈,其实没有我爷爷那个时候辉煌了。”老爷子继续说道。

  “因为他接手这个老铺子的时候,我爷爷那时候算是狼狈的时候,我爸爸这个的胆子和魄力都不如我爷爷,因为家境富裕,从小就是读的私塾的书,所以做起来事来规规矩矩!”

  “但是即使这样,我爸爸能把家里的生意稳住,家族依然是奉天城里的大户。”

  “我爸爸说实在的每天很勤奋,而且做事很严谨,家里的账目,大事小情的每事必躬亲。”

  “而且他最大的爱好就是愿意花大加强收买古董,家具啊,瓷器什么的!”老爷子说道。

  他说着就用手指了指家里这些古董家具,字画什么的,示意这些都是他爸爸买下的。

  “我爸爸和我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钱和财富的关系,钱就是钱可随时有随时没,但是又价值的老物件就不一样,可以流传几辈子!”

  “上次我为什么要买回那颗老山参,那个就是我爸爸挖空心思弄来的,还有很多名贵的药材,从来都不买的,他就收藏了很多!”

  “他就是这么一个人!”老爷子说道。

  “那你们家老爷子是怎么没的呢!”冯掌柜说道。

  “说起来我爸爸,他还算是个优秀的人,但是他有个非常大的缺陷就是离不开女人,这和他年轻时候的经历有关!”老爷子继续说道。

  “我爸爸他的性格属于有点孤僻,但是长的非常的有派头,从外表看上去有一种从骨子里透漏出来的威严!”

  “我的爷爷有好几位夫人,但是我奶奶是老大,很早就去世了。”

  “我爷爷经常不在家,所以我爸爸就是由这几位夫人帮着照看。”

  “这几位夫人整天都聚集了很多姨太太在家里玩,说白了我爸爸是在女人堆里长大的,对女人有天生的依赖感。”

  “他成家之后,也效仿我爷爷,娶了好多姨太,得有四房。”

  “他喜欢女人,所以除了忙乎着铺子上的生意,就是整天和这些女人在一起,用骄奢淫逸来形容一点不为过。”

  “除了和他的太太们整天腻歪在一起,他交的那些朋友也都是一样,花街柳巷的,喜欢各种女人玩在一起。”

  “他还不到六十岁就去世了,走的时候骨瘦如柴,而且他还抽大烟,基本上是纵欲过度导致的短命,死的时候还是在房事上死的。”

  “我记得,他走的时候,他还告诫我,一定要谨守本分,清心寡欲,一定要守住好这份祖产!”

  “这不,我这一辈子都是本本分分的,我从不做哪些乱七八糟的事,也没有什么野心,一心想要把这份家业发扬光大,可是呢。。。”老爷子说到这,就又有点哽咽了。

  “哎,这都是命啊,不必在意,无愧于天地,无愧于自己的心,就行了,来来,喝酒。”冯掌柜的说道。

  两人说着就又走了一个,老爷子这一杯酒下肚,就居然爬在桌子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冯掌柜的也不知道怎么办了,说什么估计也治愈不了他那受伤的心。

  他只好轻轻的拍着他的肩膀,也跟着不断的哀叹。

  “我没有守住好这份家业啊,我是我们家族的罪人,我后悔啊!”老爷子在那哭诉道。

  “我太冒险了,我们有算计好啊,我不该抵押房产,不能拿祖上的家业做赌注,如果不冒这个险,我也不至于如此啊!”

  “现在这铺子也要被收走了,我这身子也落下了残疾,家就这么被我败光了!”

  “我死了倒是没什么,可是我怎么面对我的列祖列宗,在九泉之下我怎么向我的太祖,爷爷,爸爸交代!”老爷子是越说越悲戚,越说越伤心,哭的是鼻涕一把泪一把。

  冯掌柜此时还有半杯酒端在手里,也没心思喝下去了,他摇曳着酒杯也是无可奈何!

  二人听到屋里的哭声,也从外面急匆匆的进来了。

  “这是怎么了,不是刚才还喝的好好的么,怎么哭上了!”他边说边猫下腰安抚这老爷子。

  “哎,老爷子刚才聊着聊着,想起了昨日祖上的辉煌,同时又见自己现在处境,一时间有感二人哭,让他哭一会吧!”冯掌柜答这老爷子的话,同时又自己喝了起来。

  “哎,老爷子你真是想不开,我都想开了,世道不同了,谁家都会遇上点事,顺其自然吧,也没什么好伤心的!”二夫人劝说道。

  “咱们家的人都还在,只要有人在,还是会有希望的!”

  “如果不行,最差咱们就是过普通人的日子,也没什么,重要的是我们家人都在一起!”二夫人说道。

  听了夫人的话,老爷子也似乎好点了,停止了哭声。

  他擦了擦眼泪,二夫人也找了块毛巾,帮他擦了擦。

  这个时候老爷子又微笑了起来,他又招呼冯掌柜继续喝。

  就这样,老爷子和冯掌柜又喝了一会,陈芝麻烂谷子的不断往外倒,一会悲伤,一会又乐起来,好似个疯癫的人一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