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抚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家人告别

抚流年 墨客青云 2574 2020.04.08 06:28

  阿贵拿着介绍信和转调证明回到家中。

  回来的时候小华还不在家,应该是去挖野菜了。

  他坐在床边默不作声的看着这两页纸,心情是五味杂陈,感觉非常的苦楚和狼狈。

  他坐在那里回顾着这些年的生活,他在思考自己的弱点,在思考为什么自己会一步步的走到现在这个样。

  他想来想去,还是没有想出自己做错的地方,后来他认为可能就是自己的性格的问题,自己脾气倔强,不通人情,不善交际。

  这些看起来所有正直的品质但是并不适合这个社会。

  说实在的,这个社会就是这样,什么叫能力,什么叫专业?

  这些他需要好好的琢磨一下。

  会做个工程,会画个图,有点小才华,这个是能力么?

  不完全是吧。

  只有你能满足能够主导你命运人的需求,这个才是能力,这里面包含处事的圆滑,曲意逢迎,溜须拍马,当然也包含阴谋诡计。

  总之这些也是能力。

  但是他想到这些,他心头那种厌恶之感就立刻油然而生。

  他的倔强脾气和耿直的秉性让他无法接纳这些,就算是去要饭他也不会做那些有损人格和低三下四的事。

  阿贵就像是在一滩淤泥里的白莲一样与这个世道格格不入。

  他坚信这个世界是人间正道是沧桑,正直的人会占大多数的。

  想到这些,他也释怀了,挤不进去的圈子就不要去挤,你累大家也累,何不退一步海阔天空呢。

  自己在那发了一会呆,这个时候小华就回来了。

  他挖了一簸箕野菜。

  小华跟他这么多年,从来也没有上过班,就是做家务,一直都还保持着大家闺秀的做派。

  日子再苦再难的时候,阿贵也从来不让他干重活。

  像出去挖野菜这种事情,阿贵已经觉得不应该是她干的事了。

  但是她自己又非要出去。

  小华高兴的让阿贵看这些野菜,今天挖了不少,一会可以做一些菜团子吃,吃不了的可以腌渍起来当做咸菜。

  阿贵走上前去,接过小华的簸箕放到地上,把他拉到床边。

  他从兜里拿出那个转调证明给小华看。

  “批下来了,我们要走了!”阿贵轻声的和小华说道,心里透着内疚。

  “批下来了,好,那我这几天就收拾收拾咱们就走!”小华说道,同时眼里泛起了泪花。

  其实家里也没什么好收拾的,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了,他唯一要做的就是要把这房子托付给老三阿吉,如果不回来了就卖掉。

  出发的日子已经定好了,委员会每隔几天就要送一批人去,基本上先是坐火车专列然后到了地方,那边会有专车接送。

  小华提议既然走了,还是要和大家告个别,所以要去看看阿吉和父母然后就出发。

  阿贵表示赞同。

  这一天阿贵去票号找阿吉,之前的票号解放后不叫票号了叫银行支行。

  去的时候,阿吉正忙,看见二哥来了,就问了什么事。

  阿吉说出了自己要去北大荒的事,阿吉非常的吃惊,但是当时正忙,就让二哥一家一定晚上回自己那,同时他也要把妹妹叫回来,目前城里就他们哥三个了,大家要聚聚。

  阿贵答应晚上一定过来,他也很长时间没见到妹妹了,也想见见她。

  到了晚上,阿吉早早的就回来了,他心里有些着急,二哥找他的时候也没说清楚为什么要走。

  他从附近的小饭馆定了一些饭菜送到家里。

  妈妈自从上次事情后,就变得呆傻了,基本上都不怎么认人了,有的时候就呆坐那里傻笑。

  不一会,阿贵带着小华和儿子来了,阿贵招呼他们坐下。

  阿娇和沈军也来了。

  阿吉招呼大家围坐在桌子周围,并且给每个人都倒上了酒。

  “三哥,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怎么突然把我们叫回来了?”阿娇问道。

  “这不是好久没见到大家了么,想你们了呗!”阿吉还开着玩笑说道。

  “来,来,咱们兄妹几个也好久没聚了,咱们喝一个!”阿吉提议到。

  阿贵和沈军他们碰一下杯,一饮而尽。

  “二哥啊,今天你去我那的时候,我也没细听,那时候正忙,你是要去哪啊,和我们说说咋回事?”阿吉轻声的问道。

  “我这不是现在没事干么,城里正在动员支援北大荒建设,我就想去看看!”阿贵说道。

  “去北大荒,那荒无人烟的地方,你去那干嘛啊!”阿娇问道。

  “我是学建筑出身的,城里目前没有适合我的工作,那里大搞建设我的知识能用得上!”阿贵说道。

  “二哥,你可得想好了啊,那里的艰苦远非你能想象的到的,你还要带着嫂子和侄子去,能行么?”阿吉问道。

  “咱们可都是有文化的人,你别听那么帮人忽悠宣传了,什么贡献啊,奉献啊啥的,那都是他们宣传的机器。”

  “到了那就没人管你了,干得好了精神鼓励一下,干的不好扣个帽子,不是什么好事!”

  “再说了,咱们家族世代都是城里的,你去了哪就回不来了怎么办?”

  “我都想好了,证明都开好了,后天就走了,咱不说这个了,来喝酒!”阿贵说道。

  就这样,兄妹几个人一直都在劝他不要走,有什么困难大家都能一起解决。

  但是阿贵确定的事,没有人劝说的了。

  最后阿贵把房子托付给了阿吉。

  阿吉对二哥的事多少有耳闻,他很清楚二哥现在的处境,加上他那好强的性格,也不好在劝说什么。

  他从箱子里拿出了一些钱包好,偷偷的塞给了小华。

  小华也没有拒绝,山高路远自己用得着。

  阿贵他们第二天又去了小华的父母那去告别。

  基本上和阿吉他们劝说的一样。

  小华的父母是坚决反对他们去那,但是谁也劝说不了了。

  长辈就是长辈,有的时候看问题看得远看得深。

  尤其是小华的父亲,他语重心长的告诉阿贵:“现在暂时遇到的困难都不算什么,这次的抉择有可能就是一生命运的转折点,一定要慎重。”

  “历史肯定都是曲折向前的,它不会是一直这样的,生活总归是有办法的,而且他们是有家族支撑的,没有必要非要走这一步。”老爷子苦口婆心的劝,但是阿贵就是听不进去。

  他坚持要自己的路自己走。

  他们临走的时候,老爷子也是塞给了小华一些钱,反复叮嘱去了如果不好过一定要赶紧的回来。

  两人离开老爷子那里的时候哭的不像样了,但是既然决定了就要往前闯。

  但是小华知道,以阿贵的脾气秉性,就算遇到再大的困难也不会走回头路的。

  但是这是他的男人,俗话说的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前方就算是刀山火海他也要一起奔赴。

  他们回到家中,就开始收拾东西。

  第二天他们到附近商店,去买了一些生活必须用品,他们此刻还不知道北大荒什么样呢,他们想象可能没有沈阳城的繁华,但是至少应该像郊区村落的那个样子。

  所以他们已经把艰苦的环境想象到极点,比如买了纱窗防蚊子,还买了好多洗漱用品什么的。

  明天他们就出发了,他们力求做好各种准备,弄了整整两个大包裹。

  在收拾行李的时候,阿贵看见了抽屉里的一个印绶,是一个长方形的石头,上面还刻着一个老鼠和葡萄架。

  这个枚印章还是自己在蓄电池厂的时候,和那个军官学画画的时候他送的。

  看到这哥,他脑子里就能浮现出当时的场景,那是他最快乐的时光。

  他把他用牛皮纸包好带在身上。

  每当遇到困苦的时候,他会拿出来看看,至少自己曾经快乐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