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抚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得知病情

抚流年 墨客青云 4010 2020.01.20 11:23

  第二天早上,老爷子醒的很早,他趴的太久了所以就想翻身,但是他忽然发现他的身体不受他的控制。

  他伸了伸胳膊,胳膊还可以动,伸了伸两条腿也没问题。

  这是怎么回事呢,他满脑子狐疑,按理说自己被子弹打中了也是伤到肉了,但是为什么整个身体会不受控制呢。

  二夫人早上也起的很早,他去到外面给老爷子买些吃的喝的。

  她在附近的小饭馆让他们熬了一些粥,过了中午老爷子就能正常吃饭了。

  所以他想让老爷子少吃点应该也没问题。

  “夫人啊,我这想翻翻身,我趴的时间太久了,我的肋骨都快压折了!”老爷子说道。

  二夫人赶紧的放下手里的东西。

  他想着如果老爷子如果翻过来,那么背部就在下面了,那会更疼的。

  “老爷子,我还是扶你坐起来吧,然后背部靠在大棉被上,这样不会那么疼了!”二夫人说道。

  “好,也行,反正让我换个姿势就行!”老爷子说道。

  阿吉和伙计们这个时候都还没来,二夫人就想自己尝试着帮老爷子扶起来。

  做这件事他规划了一下,需要三个步骤,第一老爷子需要先翻过来,第二需要在老爷子的床头放置棉被,第三就是需要让老爷子坐起来。

  这三个步骤说起来容易,其实光靠二夫人一个人还不行。

  在这个过程中动作还得慢,要不老爷子的伤口会受不了。

  他这样设计了一下,他首先想到是是先把双腿放到床下,这样老爷子就等于是半趴在床上。

  然后他再在床头放置两个叠起来的棉被摞起来。

  这个动作完成后,他可能就弄不了,需要几个人把老爷子搀起来才行。

  “老爷子啊,你先等等,我先去找两个护士过来,可能我一个人还弄不了!”二夫人说道。

  不一会两个护士来了,二夫人说明了意图。

  “这怎么能行呢,你们别折腾了,忍忍吧,这一动伤口会开线的,这才还一天不到,怎么也得等明天才行,别乱动了!”小护士说着,然后又看了看药,就走开了。

  这护士不让弄,二夫人也不敢大动了,他于是就找来了两个棉枕头,塞在了老爷子的胸口地方,这样老爷子不至于紧挨着床累得慌。

  但是即使这样的小动作,老爷子也感到钻心的疼痛。

  不一会阿吉来了,他问问了爸爸的情况,一切都还正常,就告诉二夫人先回去休息一会,由他来看着爸爸。

  二夫人也觉得老爷子的情况稳定了,跟儿子嘱咐了两声然后就走了。

  就这样,二夫人,阿吉和几个伙计轮番的照看着老爷子,这中间冯掌柜也来的几次,还留下了些钱,左右街坊邻居都听说了,和老爷子关系好的人也都陆续来看了。

  有的拿东西的,有留钱的,说了些早日康复的话。

  但是谁也没有把老爷子瘫痪的事说出去。

  时间转眼就过了一个星期了,老爷子的背部的伤口都结痂愈合了,基本也没什么问题,在不在医院住也没有什么必要了。

  大夫的意思也是可以回家休养了,他会开一些药给他,让他按时定量的吃就行。

  大夫让他们在过一周过来复查一下,然后如果没问题就可以拆线了。

  听到大夫说可以回家的消息,老爷还是非常的高兴,这几天他感觉背部没有那么疼了,他可以坐起来,这就舒服多了。

  这一天,他们决定带老爷子回家了,一大早他们给老爷子梳洗打扮,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

  老爷子的头发也给梳的整整齐齐,还是大背头闪着亮光。

  为了等老爷子出院,几个伙计在这几天里还给马车上做了一个棚子,还挺大,是那种前后两边透亮两侧和顶部封闭的那种。

  这一天他们赶着马车早早的就来到医院门口等着,马车里都铺了厚厚的褥子还有棉被枕头什么的都有。

  借助于医院的轮椅,老爷子被推了出来,然后在众人的帮助下,被抬到了马车上。

  几个伙计然后把那个大棚子就支在了马车上,正好可以挡风。

  “你们几个还真能整,弄这个玩意,挺好!”老爷子此刻还心情不错呢,还和伙计们打趣。

  从医院回家的路上需要经过福满楼。

  为了不让老爷子会有颠簸引起的疼痛,伙计们把马车赶的很慢。

  众人也围着马车跟随前行。

  行至福满楼门口,正好龙二穿着个长衫棉袄,两只手插在两个袖筒里,正在那看街上的热闹。

  他的光头上还能清晰的看到一道两寸长的疤痕,这正是老大阿富那一铁锹留下的。

  他从远处看一群人赶着个马车过来。

  定睛一看,原来是二夫人和他的伙计们。

  在就站在那看着他们过来。

  那几个人也看见他了,但是谁也没搭理他。

  他瞪着眼,撇着嘴,脚还颠簸颠簸的牛哄哄的嘚瑟的样子。

  他这眼睛就这样么一路跟着车看过去直到很远才收回来。

  他心里想:“这个老不死的,居然没死了,哼,等着瞧,我怎么让你们好看!“

  几个人回到了中草厅,他们扶着老爷子下了车,正要往屋里进的时候,老爷让大家等一下。

  两个伙计搀扶着他,二夫人听到他的声音后,刚迈进门槛的一只脚又缩了回来。

  只见老爷子深情的注视着自己中草铺的牌楼,眼眶又开始发红,泪水在里面打转。

  他身体感觉有些激动和颤抖,心里感觉五味杂陈,自己这一趟满怀希望的去,但是却也命丧黄泉。

  一种重生的感觉在他体内扩散开来,他是如此依恋这个家,依恋这个老铺子。

  “走吧,进屋吧!”他低声的说道。

  几个人一同搀扶着老爷子进了屋,并打算安顿他躺下来。

  他摆了摆手,示意找个地方坐着就行。

  于是小伙计把他那个超大版的红木摇椅拿了过来,垫上了厚厚的垫子和靠背。

  在大家的搀扶下老爷子靠在了摇椅上面。

  二夫人给他拿了一个厚厚的毯子盖在了腿上,同时把他那个大貂皮袄批在后背上。

  小伙计们烧了茶,给老爷子端过来,这样他可以边休息边喝茶。

  老爷子之所以不愿意躺在床上,是因为他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废人一样。

  他刚强了一辈子,从来也没像今天这样狼狈。

  从医院出来,他心头的疑问就一直没有解开,自己的后背的伤都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为什么自己仍然站不起来,腰部还是没有知觉,使不上劲。

  而且也没有人告诉他为什么,他就越想越不对劲。

  这天早上,伙计们做了早饭,二夫人给端进来了,让老爷子吃了些,吃完了,老爷子就一直在这个摇椅上呆到正午。

  他一会让伙计拿来书看了看,一会就喝会茶,一会就半咪着,总的来说,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

  过了晌午,他睡不着了,他想和夫人说说话。

  二夫人此时正在屋里屋外的忙乎着,一会收拾桌子,一会扫地,一会还要去浆洗衣物。

  自从老爷子这样了,他忽然间感觉到可能自己需要赶紧培养起劳动的能力了。

  她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他心里很清楚,家里抵押的房子就快到期了,积蓄也没有多少了,现在家里也没什么生意了,这些伙计很快就要被遣散了。

  到了那个时候,伺候老爷子还有家里家外的事可能都要自己来承担起来。

  所以他一回来就下决心了,这几天要赶紧熟悉各种家务,包括洗衣,做饭,打扫卫生等这些日常的家里的事。

  老爷子看着她这样也是感觉自己的二夫人变得和别人不一样了。

  二夫人的身世自己还没告诉他,想到这些就心头发酸。

  早先多好啊,自己家族大,富裕,二夫人是他的心头宝,人长得漂亮,贤惠,从来也不言语,自己像宝贝一样的护着他。

  可是这一趟回来,自己的世界大变样了,一切都不一样了。

  他觉得还是要和自己的夫人说点什么,聊一聊今后的打算。

  “夫人啊,你别忙乎了,坐过来,咱们说说话!”老爷子招呼着二夫人过来。

  二夫人听到老爷子叫他,就放下了手中的活就挪步走了过来。

  “老爷,你是哪不舒服么?”二夫人说着,然后就到处摸着老爷子并眼睛盯着他问道。

  “没有,没有,现在都还好,你坐这,咱两说说话!”老爷子举手示意夫人坐在自己边上。

  二夫人明白了他的意思,转身从旁边拉过来一个小方凳等紧挨着老爷子的摇椅坐了下来。

  夫人坐下来,神情的看着他,老爷也面带微笑和蔼的看着夫人。

  老爷子把二夫人的手放到自己的手心里,拍了拍。

  “二夫人啊,这几天你辛苦了!”老爷子微笑的说道。

  “哪有什么辛苦的,倒是老爷子你受了不少罪,我们心里都很难受!”二夫人回道。

  “哎,有什么可难受的,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这都很正常,每个人的命运都是有定数的,他不会因为任何人的意志而转变,一切皆是老天的安排,我们能做的就是顺其自然就好了!”老爷子说道。

  “古人庄子不是说过一句话么,叫做忧喜更相接,乐极还自悲么,说的就是忧和喜,乐和悲,到了极点,就会互相转化。它告诉我们,凡事顺其自然,确实至为重要。”老爷子说道。

  “理是这么个理,如果说到别人头上,我也觉得没错,可是让咱们家碰上了,就觉得不舒服!”二夫人说道。

  “我们全家向善,从来也没做过对不起别人的事,可是命运依然给了我们这样的安排!”二夫人说着眼里居然泛起了泪花。

  “哎,你看你,怎么还哭了,凡事要往好处想,往长远想才行!”老爷子说道。

  夫人此刻抹了抹眼泪,并未做声。

  “夫人啊,这几人我也看出来了,你们有事瞒着我,今天就咱们俩,你和我说说我这病到底是怎么了,我为什么就站不来了呢?”老爷子对着二夫人问道。

  “老爷,老爷,你看你又多心了,您没事,真的!”二夫人还在这打着马虎眼。

  “行了,你也别瞒着了,有什么就说什么,大家心里清楚了好做好后面的安排!”老爷子有些急了。

  “那行,老爷子,我说了,您可别急,大夫不让你着急!”二夫人说道。

  “哎,没事,现在都好多了,你说吧!”老爷子答应道。

  “老爷,你这次受了伤,是猎枪打的,一共打入了你后背六十五颗钢珠,本来也就是打到肉里,可是偏偏有一颗打中了你的腰椎上,你的腰椎有一节骨头被打碎了,而且中枢神经也损坏了,大夫说你以后都站不起来了!”二夫人说道这里,开始呜呜的哭了起来。

  老爷子听到这后,他张着嘴想说什么,又没说,眼泪呼啦的就涌出了眼眶,顺着脸颊啪嗒啪嗒的就低落下来。

  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的看着前方好久后仰头对着房顶就是一声长叹。

  “哎,哎。。”

  “这都是命啊,这都是命啊,我这一生终究还是落得了这个下场!”老爷子哀叹道。

  二夫人此刻抬起头,他害怕老爷子情绪激动,就站了起来抱住了他。

  “老爷啊,没事啊,没事,刚才是谁还劝我呢,你放心有我呢,有我呢!”二夫人也哭诉道。

  二个人就在这个屋子里相拥而泣,也没有太多的话,哭了好一会。

  “夫人啊,事已至此,我们要做最坏的打算了!”老爷子率先的开始镇静了起来。

  “夫人啊,不哭了,不哭了,没事,既然赶上了就还得往前看,没什么!”老爷子说道。

  “咱们还得合计合计啊,我这个样子,恐怕这家族就要完了!”老爷子说道。

  两个就这样感叹了一会,又互相安慰了一下,二夫人就又忙去了。

  老爷子依旧在他的摇椅上躺着,此时=的他要赶快想想这个家后面的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