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抚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菌悦山庄

抚流年 墨客青云 2050 2020.01.13 18:43

  几个人策马离开临江渡,依然沿临江西岸北上前行。

  大雪下了整整一夜,直到这个早上,依然零零散散,细碎的雪花不断。

  天空中已经缺少了昨天的静谧,东北风开始嗖嗖的刮了起来,吹得满世界尽是稀碎。

  地上时不时的一阵风卷起浮雪,如乱魔飞舞。

  “我说老伙计,这天可不咋地啊,你们来的可真不是时候,下了这么大的雪!”郭掌柜的说道。

  “可不是么,这山还能进去么?”老爷子顶着寒风捂着嘴大喊道。

  “应该没事,这种风雪在白山是常有的事,别说冬天了,就是夏天有的时候都还飘雪呢?”郭掌柜回答道。

  “菌悦山庄,就在半山腰上,并不远,咱们顺着前面那条峡谷就进去了,进了峡谷风就会小很多,没事的。”

  “不过啊,往天池山顶走啊,可能会费点事,到时候再说吧!”郭掌柜的说道。

  几个人虽然骑着马,但是走的不快,路上的积雪厚厚的一层。

  马每走一步都是试探着往前走。

  他们大概走了一个时辰,雪已经停了,只剩下小风在耳边嗡嗡的奏鸣。

  老爷子他们这个时候可以睁开眼好好看看这世界。

  只见眼前群山环抱,到处都是白雪茫茫。

  一望无际的白山山川披着白色的毛毯。

  山峦平缓处,如一个个卧着的少女,羞涩、白皙、舒缓,通透感觉是那样的性感。

  老爷子他们很快就到了峡谷入口。

  几个人开始策马往里走,果然峡谷里却感觉不到任何风。

  但是他们还是能够听见风的声音。

  抬头仰望两侧山脊还有雪花飘落,风在高空中肆虐,却无奈无法触摸到谷底。

  菌悦山庄就是在这峡谷尽头的一处山坳里。

  这里个山坳,常年无法接触到阳光,而且丰沛的雨水和融化的雪水滋养了这一处的植被异常繁茂。

  所以这个地方特别适合蘑菇,木耳,灵芝等喜阴的作物生长。

  张老板就是看中了这个地方所以在这里开展种植业,没想到效果出奇的好,巨大的产量让他收获颇丰,没用几年的时间,就跻身为白山几大富豪之列。

  几个人沿着山谷一路前行,很快就到了尽头。

  这条山谷其实是个死胡同,因为不是一条通路,所以也基本没人走。

  他们走到尽头很快就看见了一个很大的木制牌坊。

  两边分别是用两棵巨大的红油松木支撑的巨大的柱子,每个直径又一米左右。

  一看就是两棵完整的松树砍修而成。

  在两个柱子上方,修建了一个很长的顶棚,三角屋顶,在屋顶的下方挂了一个硕大的牌匾。

  在牌匾上雕刻着四个大字,“菌悦山庄”。

  这四个字和临江渡的字体风格都很一致,都属于狂草体,在这山谷中看到这么狂妄飘逸的字体给人一种世外桃源般的感觉。

  几个人从这里就开始往半山腰走了。

  半山腰的的路是一个非常窄的羊肠小路,用山上的石头敲碎铺设而成。

  每个石头的拼缝都很细,彼此之间排列的也很紧密,一看就是人工形成。

  几个人又走了一刻钟的功夫。

  就看见了前方又一大排的高高低低的错落有致的木头房子。

  前前后后大概有个二十几间,从远处望去又一大片。

  青石地板,白雪压顶,红松泛光,这大雪天,这山坳里,像画一般。

  这里就是张老板在山上的住所。

  里面也有一些干活的工人的住所都在这里。

  张老板一般时候都是在城里住,但是忙的时候就在这里住。

  几个人到了住所门口,下了马,把马栓在附近的树上。

  “老张,老张头,在不在,老张头,我来看你了!”郭掌柜的扯着嗓子开始喊了起来。

  不一会,就看见里面慌慌张张的跑出来一个人,正是那天和老爷子喝酒的张老板。

  “哎呦,哎呦,郭兄啊,这大雪天,你怎么来了,呵呵,你怎么来了,哎呦各位好啊!”张老板急匆匆的往外跑,边和大家打着招呼。

  “呵呵,这下雪天,啥也干不了,我就带着二位兄弟来你这里转转!”郭掌柜的回道。

  “啊,哈,是这样啊,太好了,我这老头子还呆着有点闲得慌呢,快请坐!”张老板给大家伙让进屋里,并招呼大家赶紧坐下。

  这种房子,下面的底座是完全用石头砌成的,上面是用红油松木的柱子支起来,然后四面用厚木板订制了两层,两层之间又一尺宽的空隙,空隙里面塞满了蒲草。

  木头板之间都用松树油密封过,密不透风。

  在整个屋子里面,还有一个巨大的石头砌的炉子,上面一个铁皮烟囱一直伸出房顶。

  炉子下面是用斧头劈成的油松木头绊子,被烧的噼啪作响。

  室内非常的暖和,一点感觉不到寒意。

  几个人摘了围巾和帽子就坐了下来。

  整个屋子里的桌子,椅子各种家具什么的都是松木制成,这真是靠山吃山的典范。

  张老板让伙计们给大家泡了茶并招呼大家喝茶。

  老爷子发现,他们这烧水的壶有点特别,是那种厚重的铸铁壶。

  整体上看下来特别的厚重。

  “我说张老板,你这烧水壶很特别啊,这我还从来没见过!”老爷子问道。

  “啊,哈,这壶确实在我们这一带不多见,这壶是从朝鲜那边弄过来的。”张老板说道。

  “从朝鲜那边,张老板你和朝鲜那边还有生意上的往来啊!”老爷子继续问道。

  “听说,现在这边境也不通,这生意货物估计也不顺畅吧!”

  “我听说,那边现在封锁的也很严呢!”

  “是啊,我和那边没有什么生意上的往来,这壶还颇有来历!”张老板说道。

  “这还是前些年的事情。”张老板说道。

  “我以前啊也和郭掌柜的差不多,也算是倒腾山货的,日常的营生就是到山里收货,然后到市里的集市上售卖,赚些散碎银两!”

  “有一次我到长白山的东坡去收货,当时我赶着马车,沿着原始森林一路往里走,当时是想收些山参什么的,就不知不觉的深入了山里很远。”

  “后来我扔下马车,想继续往里走看看前面是什么样,我记得我已经越过了山顶,往下走,一直走到了一条大江附近。”

  “后来我才知道那就是鸭绿江,咱们白山的临江其实是和鸭绿江连着的。”

  “走的有点累,也没发现什么新奇的东西,我就靠着一个大树根想休息一会就返回了。”

  “休息完我正要往回走呢,忽然就听见一顿噼里啪啦的水花声。”

  “当时我身处这深山老林里,除了树就没看见任何活物。“

  “我这心就立刻砰砰的跳了起来,不会遇见猛兽了吧,我心里琢磨呢!”

  “我就赶紧躲在树后面,四处张望,寻找声音的来源。”

  “我仔细的听了听,声音就是来自于这条江!”

  “我就在大树后面,死盯着江岸,同时我把我的那把猎刀攥在手里。”

  “不一会,就看见从江里陆续的爬上了大概4个人。”

  “每个人身上都绑了几个大葫芦,背上还都背着大包袱。”

  “我一看这是从江里游过来了的,每个人浑身都湿漉漉的,水还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这几个人上了岸,就在那彼此之间比划着,嘴里叽里咕噜的我也是听不懂,看他们的手势,应该是让大家把衣服脱下来,拧干!”

  “几个人就脱衣服,拖裤子的,然后看是拧上面的水!”

  “拧的差多了,就都穿上了,准备往前走!”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蚊子飞到了我鼻孔里,我这没忍住,就打了个打喷嚏!”

  “这下好了,几个人立刻紧张起来,手里都拿着家伙,然后就小心翼翼的向我这包抄过来。”

  “我距离他们很近,我本来想跑,但是想想有什么好跑的,这老林子里往哪跑啊,就站那没动。”

  “这几个人就慢慢的围上来了。叽里咕噜的,对我比划着。”

  “我一看几个人好像也是那种农民,黝黑的脸,看起来也都挺憨厚的,似乎也没有什么恶意,就是他们都很瘦,胳膊腿都很细,肋骨清晰可见。”

  “几个人冲着我哇哩哇啦的似乎要表达点什么。”

  “我慢慢的静下来,然后冲着他们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先不要讲,听我说!”

  “我也用手比划着,问他们从哪来,是要去哪。”

  “他们大概能看懂我的意思,就比划着,意思是从江对岸过来。”

  “我顺着他们指的方向看过去,江的对岸能隐约可见一些村落,但是那里是朝鲜。”

  “我大概明白他们的意思,他们是从对面的朝鲜偷渡过来到中国境内。”

  “我又比划,那你们想去什么地方呢?”

  “他们这个时候又往山的里头指了指,同时又是摇头又是摆手。”

  “大概的意思就是想去里面,但是不知道路。”

  “我明白了,我比划着说,那你们跟着我吧,我带你们出去。”

  “几个人看我也不是什么坏人,就连哈腰,带点头作揖的,意思表示感谢。”

  “就这样,我带着这几个人就越过山就返回来。”

  “回到了城区,我告诉他们到了,并比划着跟他们说,你们有什么打算!”

  “几个人下了车,鞠躬表示感谢,我示意他们不要客气!”

  “然后我就赶着马车准备回家了。”

  “我往前走了大概五百多米,然后回头看了看,我发现他们还是站在原地,眼睛还是看着我的的方向,我大概明白了,他们可能也不知道去哪。”

  “偷渡来的,到这个地方,举目彷徨,根本没有地方可去!”

  “我心生怜悯,然后就调转车头,返回到他们这,示意他们上车。”

  “几个人看我折返回来,高兴的跟什么似得,看我让他们上车就都上来了。”

  “我给他们带到家中,先安顿了下来。”

  “在他们休息差不多后,我就和他们不断的沟通,尽管连说带比划的,但是几天下来沟通也还算顺畅,大部分的意思也都表达的清楚,听的明白。”

  “通过他们的表达,我知道了,他们原来是朝鲜那边的农民,也是在那边的山地里的。”

  “他们在朝鲜那边的山上就是种植木耳,人参,蘑菇这些东西!”

  “可是那边也在打仗,没有土地,他们东西也卖不出去,活不下去了,就想着偷渡到中国来。”

  “后来他们打开了他们的包袱,我们发现了这些作物的种子,同时就又这把大铁壶。”

  “按他们朝鲜的文化,什么锅啊,壶啊,盆啊的,都是用这种铸铁做的,这东西结实,不爱坏,在哪都能用,最重要的是密封性好,无论是煮茶还是做饭味道都不同。”

  “呵呵,原来是这样啊,估计那个时候从朝鲜偷渡过来的也不少吧!”冯掌柜的说道。

  “是啊,有好多朝鲜人在这边呢,来来,大家喝茶,喝茶!”张老板招呼大家喝茶。

  “那后来呢,这些人都怎么样了?”老爷子问道。

  “后来啊,我发现这几个人都是很擅长种植这些东西的,而且他们表达的意愿也是想做这些事,每次讲起来都滔滔不绝的!”张老板说道。

  “我想那我何不找块地,试试呢,我就不去贩卖了,我直接种植自己卖不就行了么。”

  “所以我就和这些人满山的到处看,找合适的地方!”

  “就这样,我们就找到了这个地方。”

  “这几个人还真是一把好手,非常的专业,这个地方也是他们觉得最好的一块地方。”

  “就这样在他们的帮助下,不到两年的时间,这一片地就成为了生产黄金的地方!”

  “他们也在这里安了家,去年还把家人都从朝鲜接过来了,算是在我这定居了吧!“

  “这不,很多人看到他们发家了,也又陆续跟过来好多人!“

  “我索性就扩大了山头,还是种植红枣,灵芝什么的,就这样做大了!”

  “哈哈,张老板你可真是捡到宝物了!”老爷子说道。

  “张老板啊,是这样的,我们今天啊,来你这菌悦山庄,是我这老伙计想找一个好点的灵芝作为镇店使用,你看你这里有没有好的啊!”郭掌柜的说道。

  “灵芝啊,我这有一些收藏的,平时我看着好的,就留下了一些,我那给你们看看!”张老板说道。

  说着,张老板就转身到后面的一个仓库走去。

  隔了一会,他端着几个盒子就过来了。

  这盒子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松木板子定制而成。

  他把几个盒子一字排开,然后都打开了盖子让老爷子自己看。

  老爷子翻来复去的也没看出什么太好的,无论在尺寸,颜色,品相上都不足以称为上品。

  “张老板啊,这些还都是比较平常的灵芝,在奉天城啊到处都是,还有没有更好的了?”老爷子问道。

  “哎,没有了,这些啊也都是我的林子里出来的,以后碰上好的,我给您留意着,呵呵!”张老板说道。

  “好好,不急,您在遇到就给我留着,我下次来啊还到你这看看!”老爷子说道。

  “张老板啊,我还有一个事想打听一下!”

  “我呢从赵老板那买了个人参,但是这人参来历很离奇,我想了解一下这前因后果。”

  “这人参是从你们后山的一个姓胡的老绝户手里弄的,说是你认识他,我就想,你能不能带我去见见他!”

  “老胡头啊,我们很熟悉啊,他是个猎户,每次啊下山就把猎物带到我这,让我帮着卖,所以非常熟悉!”

  “说起来啊,也是个可怜人,原来也是大户人家,可是遭了匪了,不但家都被抢了,房子烧了,而且一个宝贝姑娘也被抢走了,至今下落不明啊!”张老板说道。

  “如果你想去啊,我都可以带你过去,翻过后山梁子就能见到他们的窝棚了!”张老板说道。

  “好啊,好啊,那咱们现在就走,如何,各位!”

  “好好,越快越好!”老爷子应承道。

  就这样几个人稍坐了一会,喝了点茶,就开始上山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