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抚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散财救子

抚流年 墨客青云 4760 2019.12.27 08:37

  出了这么档子事,老爷子倍感焦虑,老爷子在冯掌柜的护送下回到了家中。

  一回到家,老爷子就瘫坐在那里,二夫人看见老爷子回来了,赶紧过来。

  “老爷这是咋了?出了什么事了?早上出去的时候还不是好好的么?“二夫人一边安抚老爷,一边抬头看着冯掌柜的问道。

  冯掌柜的一五一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和二夫人说了一遍。

  二夫人一听老四出事了,也咣当的坐在那傻眼了。

  几个伙计都围过来,七嘴八舌的说了一通,但是一时间都不知所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没注意。

  “当务之急还是托人想办法打听一下老四被关押在什么地方吧,然后再想办法!”冯掌柜的提醒到。

  老爷子和二夫人这才缓过神来。

  “是是,得赶紧弄清楚老四被关在哪了!他到底在哪呢?在哪呢?”老爷子颤颤巍巍的说道,声音竟然有些语无伦次。

  冯掌柜又呆了一会,给他们说了些建议,有安慰了一些不要着急的话,看他们情绪稍微稳定了点,就要走了。

  “老伙计啊,既然出了事,咱们就更要冷静啊,赶紧想办法捞人吧,我也去打听打听,有什么消息我会及时告诉你们的,有事就随时找我啊!”冯掌柜并拱手告辞,边说就边往外走了。

  一家人也点头作揖说了几句道谢地话,送走了冯掌柜。

  “得赶紧到附近的警察局去问问老四的下落了。”二夫人说道。

  “对对对,赶紧去警察局问问,赶紧去!”老爷子磕磕巴巴的说道。

  “我这就马上去问!”一个伙计回到,说完就一溜烟的跑掉了。

  老爷子别看在这中街上小有名气,但是他认识的人大多数也是商贾文人什么的,对军政两届的人脉并不多。

  所以他一时也想不出来该问谁,他能想到的可能也就是老四会被押到警察局。

  二夫人和老爷子就这样一直在房子等着小伙子的消息。

  过了大概半个时辰,小伙子气喘吁吁的跑回来了,能看得出来是玩命在跑啊。

  “老,老,老爷,警察局没有!”小伙子磕磕巴巴的说完就在那喘气。

  老爷子和二夫人,看见他进来就立马起身迎着上去,等着他说结果。

  当听到这个结果的时候,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开始在地上打转。

  “你是听谁说的没有关押在警局的?”二夫人回过神来问道。

  “我是走到了警局门口,问守卫今天有没有游行的人被押过来,警卫说今天没有任何人被押来。”伙计回道。

  “那你有没有见到马警长呢?”老爷子追问道。

  “我没有看见马警长,我想赶紧回来报个信,就跑回来了!”伙计继续回道。

  “没看见马警长,没看见马警长!”老爷子在原地转了几圈,低声喃喃自语道。

  二夫人此刻手里紧紧的攥着一个手帕,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老爷子,看得出来心情十分焦虑。

  伙计们也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不知道怎么办。

  “我还是亲自去吧,去找马警长!”老爷子和大伙说道。

  说着就要起身出门。

  脚刚要踏出门,他又转回身来,他让二夫人给他拿了两根金条揣在了身上。

  “你们谁也不要出去,把门都插好,等我回来!”说着他走出了门,直奔警察局去了。

  老爷子来到了警察局,就直奔他的办公室去了。

  老爷子走进办公室,办公室内并没有人,他原地转了几圈,也没找到。

  他出了门,问了一个正经过的警员:“马警长呢?”

  “他刚出去巡街去了!”这个警员回道。

  “那啥时候回来呢?”老爷子继续问。

  “应该快回来了吧,出去有一会了!”警员继续回道。

  老爷子道了声谢,就决定在这等他回来。

  他找了椅子就坐在那里,寻思着怎么办才好。

  过了大概半个时辰左右,就听见门外的大嗓门声:“你们这都是怎么弄的,赶紧都出去到处看看,别在出什么乱子,上级问下来,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这是马警长特有的工作方式,他看起来不像是个官,交代任务从来都是临时起意,想怎么干直接就命令发出去了,不像其他领导那样道貌岸然的端着个架子。

  马警长一进屋,一眼就看见了老爷子,老爷子也欠起身来,微笑着和马警长点了点头,但是并没有说什么。

  马警长一看老爷子在这,首先心里有些疑惑,他斜着眼看了看,也没怎么说话。

  他脱下自己的大衣先挂上,然后摘下帽子扔到了桌子上,径直的朝着自己的办公椅走去。

  他不慌不忙,不紧不慢的坐下来,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烟和火柴。

  “刺啦,一声”,他干净利落的擦了火,点了烟,然后狠狠的吸了一口。

  随后他把身体往后一仰,两只腿交叉这往桌子上一方,朝空中吐了一个大大的烟圈,然后一脸陶醉的样子。

  老爷子就站在那,这么一直的看着他,等着他发话。

  “说吧,找到我这来干嘛来了!”他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是这样的马警官,我这还真碰了点事,想请马警官帮忙”,老爷子陪着脸回道。

  “什么事啊,你们家老大不会又出事了吧!”马警官仰着个脑袋都不正眼看人,有一搭无一搭的问着。

  “这次不是老大的事,是老四出了点事“,老爷子回道。

  “怎么了,啥事啊,你跑到我这!”这马警官好像是累了还是怎么着,吐着烟圈,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这今天不是发生了学生游行的事么,听说警队抓了人,我们老四被抓了,所以我想托你给问问老四现在在哪关着呢!”老爷子说道。

  马警长听到这话,立马把脚从桌子上放了下来,同时警觉的身体立了起来。

  他这烟刚抽到一半,马上就按烟缸里使劲的捻了捻。

  只见他把两只眼睛瞪的溜圆的看着老爷子。

  “你们老四参与游行了,还被抓起来了?”他抑扬顿挫,声音高亢的问道。

  其实他这个反应非常容易理解,第一呢,他是对这个事情感到非常的惊奇,第二呢,这收钱的机会又来了。所以他的这种反应是带着非常复杂的成分在里面。

  “是的,是的,这不是我也不知道找谁,就来找你了!”老爷子回道。

  马警长此刻倒是没说话,他端坐在那里,不断的搓着两个大拇指在那打圈,眼睛看着老爷子不断的眨眼睛。

  “这个不太好办啊,你看肯定人不在我这,肯定是在部队军警那,但是他们和我们也不是一个系统啊,不好办,不好办!”马警长慢条斯理的说着。

  “马警长,你看在这条街上,我只和你打过交道,军队上的人我是一个不认识啊,你认识人多给想想办法吧!”老爷子哀求道。

  “你先别急,别急,容我想想!”马警长说着话眼睛就看着天花板,翻着白眼。

  老爷子似乎明白了意思,他马上从怀里掏出一根金条,凑身到马警官前面,把金条放到桌子上,然后又往前推了推。

  马警官眼珠子往下看了看,看见了桌子上的金条,就又开始端坐起来。

  这次他并没有马上拉开抽屉把金条划拉进去。

  “老爷子,先不来这个,我的为人你是知道的,首先这事不归我管,我得去问问,先找找人打听打听是怎么个事,然后才能回复你,这金条你先拿回去吧。”马警官看起来一脸严肃的说道。

  然后用手把金条往老爷子的方向推了推。

  “马警官,马警官,你听我说,这金条你拿着,你出去打听事也需要钱啊,是不,请兄弟们喝点茶什么的,我们家老四的事还请多帮帮忙,多帮帮忙!”老爷急促的说道。

  “那我就收着?”马警官还反问一句。

  这个马警官说实在的不是什么坏人,但是贪财是他的秉性,但是也不是什么财都贪,收钱办事是他的原则,办不了事也不收钱。

  “收着,收着!”老爷子跟了一句,陪着笑脸。

  只见马警长拉开抽屉,用手这么一划拉,金条直接就落在了抽屉里,动作依然娴熟。

  “老爷子,您呢先回去,等我消息,我了解情况后,直接去你铺子里找你!”马警长说道。

  “好好,好,那就拜托了,拜托了!”老爷子边说边陪着笑脸,倒推了几步,然后转身离开警局。

  老爷子慢悠悠的回到了家中,一家人都在焦急的等着他回来。

  他敲开门,进了屋,二夫人和伙计们都围了上来。

  “老爷,怎么样啊,打听到了没有啊!”二夫人心急如焚的说道。

  老爷子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警局确实今天没有抓人,我把金条给马警长了,托他帮忙去打听一下,他说有消息会过来告诉我们!”老爷子说道。

  一家人开始了漫长的等待,大家都很焦虑,都心急如焚的。

  这家里的事一个接着一个的,老爷子此刻倍感心力憔悴。

  整个是一个下午都没有马警长的消息,老爷子想再去警局问问,但是想想还是算了,人家都告诉他让他在家等消息了,自己还乱跑什么呢?

  他想去到福满楼看看有没有什么熟悉的人能帮着打听打听,他就不知不觉的踱出门外,奔着福满楼走去。

  可是到了福满楼,里面也基本没什么人了,这个时候,外面这么乱,基本上也很少有人吃饭了,就连赌场都关门了。

  偌大个酒楼,冷冷清清的,掌柜的也不在。

  老爷子在里面打了转就又出来了,街上感觉冷冷清清,到处都是肃杀的气氛,唯有一堆堆的部队士兵穿过,很少见到行人。

  老爷就又返回到家中。

  都到了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大家都没有睡意,还在这干靠着,也不知道老四怎么样了。

  这个时候就听见门外有马鸣声,老爷子这个时候非常敏感,他感觉肯定是马警长来了。

  他赶快冲到门口去看。

  果然马警长骑着他的那个枣红马从远处出现。

  老爷子和二夫人此刻都已经迫不及待了,他们赶紧跑出去。

  马警长看见二位出来了,也赶紧从马上跳了下来,也顾不得马了,走到二位面前。

  二个老人眼巴巴的看着他等着发话。

  “我们去屋里说,去屋里,走!”马警长冲着两人说道。

  马警长走在前,二个老人跟在后面,快步的走到了屋里。

  进了屋,二老赶紧让马警长坐下来,马警长也放下马鞭,摘了帽子坐在椅子上,伙计赶紧给倒了一杯茶。

  马警长把衣服最上面的扣子解开,转动了一下脖子,然后拿起茶杯快速的喝了一口。

  “我刚从城北军警大营回来,情况基本上摸清楚了!”马警长对着老爷子说道。

  老爷子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伸着脖子等着他接着说。

  这城北军警大营实际上就是城防部队北门所在地,军警其实也是部队的一部分,相当于警卫部队,除了保卫指挥部的安全,如果城里出现了什么混乱,他们也可以直接干预。

  军警实际上就是军队警察,说白了和地方普通警察局不同的是,他们具有对军队违纪的处置权。

  “今天闹事的人很多,里面有好几部分人员组成,有学生、政府失业人员、商人、还有好多工人。”冯警长说道。

  “你们看到的只是一部分,咱们这边还好点,其他几个街都打死了好多人呢,有的地方军警是直接开的枪。”冯警长抑扬顿挫的说道,好像他真看见了一样。

  “我打听到了,军警们早就得到了情报,所以早早就都准备好了,这些人就硬往枪口上撞,那还有好。”他继续说道。

  “所以都没通知警察局,上面直接派军警过来镇压!”

  “这一次打死打伤了不少人,也抓了不少人!”

  “我托人打听了,这些人都被关在北大营的铁皮班房里!”冯警长边呷了一口茶,边说道。

  “那你见到我们老四没有啊,他们人现在怎么样呢?“二夫人迫不及待的问道。

  “别提了,我根本就见不到人,外面都是铁丝网隔着,到处都是巡逻的人!”冯警长继续说道。

  “那可咋办呢,冯警长,这真是急死我了,你快给想想办法吧,拜托了!”老爷子带着哭腔说。

  “我听说他们担心还有游行队伍过来闹事,他们打算这两天全部转移走呢,具体到哪就不知道了。”冯警长说道。

  “那可怎么办那,怎么办啊!”老爷子焦急的问道。

  “你看能不能帮着找找人啊,把人捞出啦,多少钱我们都出!”老爷子继续说道。

  “你们等信把,我再去问问,看看能不能找到人!”说着就要出门。

  老爷子拉住了马警官的胳膊,说道:“等等!”

  然后给二夫人使个眼色。

  二夫人赶紧进屋拿了十根金条,他正要往外走的时候,突然停住了脚步,回头看了看这个珠宝盒子,除了一些金银首饰项链什么的,趴在盒子底下的金条已经聊聊无几了。

  一种莫名的忧伤涌上心痛,鼻子一酸,眼泪就流了下来。

  转念一线,自己的亲身儿子还身陷囹圄,顾不了那么多了,救人要紧。

  他快步的走出门外,来到前堂,把金条交给老爷子。

  老爷子拿着金条,颤颤巍巍的慢慢的递到马警官面前。

  “家里的钱所剩无几了,但是老夫愿意散尽家财救我儿子,还请马警官上下打点,尽早救他出来。”老爷子说道。

  马警官看到这一幕也很动容,他收下了老爷子的金条,这一次他就是奔着救人的态度,和上次完全不同。

  最近这段时间也发生了这么多事,他这个警长对世态炎凉,人情冷暖也看的很透,活在世上总要做些什么,钱财这些固然重要,但是这城里的人,过了今天还不知道有没有明天呢,钱就看淡了。

  看着这一家,短短几个月从盛极一时,到衰败如此,也是感触颇深,有些伤感。

  他拿起钱,说了声:“等我消息吧!”

  然后就大步出了门,跃上马背,策马消失在黑夜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