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抚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 造房运动

抚流年 墨客青云 3053 2020.05.03 22:25

  也许真的是多日的旅途劳顿,大餐过后,大家在这个土炕上睡的是那么的香甜。

  阿贵感受也是一样,在这里他似乎放飞了自己,没有了昔日的那种小心和谨慎。

  这里就像是一个干净的世界,简简单单,每个人都那么洒脱。

  这一晚他的脑袋里没有烦恼的缠绕,心头没有恶魔的纠缠,一切是那么的随意和自然。

  从阿贵的理解上,这里算是极寒之地了,从沈阳城出来的时候,柳树都已经抽出嫩绿的芽,而这里还是隆冬季节。

  这里的房子为了取暖,每个房子的窗子前面都会用一层塑料布密封好,防止风从窗户缝里吹进来。

  所以,尽管太阳已经在东方冉冉升起,但是屋里还是依然昏暗,加上这种房子盖的又不高,所以大家居然一直睡到了九点多。

  直到有人陆续的醒了,大家才知道天亮了。

  阿贵揉着惺忪的眼睛也开始醒了,他独自呆呆的躺了一会也准备起来了。

  他穿戴后,走出房子,想到院子里看看。

  就在走出房门的时候,迎面正好碰到了小赵来送早饭。

  “阿贵,你起来了,赶紧过来吃早饭吧!”小赵说着就往屋里钻去。

  阿贵走到外面,东方升起的太阳是又红又圆,光芒刺的他睁不开眼。

  他手搭凉棚的的看了看四周。

  周围很多人家都开始打扫院子,有的在套车。

  在北方套车也算是一种技术活,一般每家都会有马,马车是那种木制的,轮子是胶皮轮子。

  套马的设备也是全套的,有嚼子用来挡住马嘴的,还有马鞍子,要有脖套,等等。

  一整套下来就把马圈定在马车里。

  还有的人家在那打水。

  北方的井不像是南方的,南方的井是挖出来的,而北方的井是一根钢管一直打到五米深左右,

  然后上面在套一个井头,水是押出来的。

  由于北方寒冷,所以大家在押完水之后,需要把水放干,本地人管这个叫做拔井。

  如果某一天忘记拔井了,不出一个小时井就冻了。

  这个冻了,对于他们来说是非常麻烦的事,也就是井头一直连着地下管子里的水就都被冻上了。

  一般地面以上一米左右都会被冻住,这样就没办法在押水了。

  所以,如果井冻了,他们就不断的烧开水,然后往里烫,就这样用一壶又一壶的开水要硬生生的把井里的冰弄化了。

  这个特别费时间。

  但是这个对北方人来说也是常有的事。

  还有更恶劣的就是,如果很长时间都没有处理,那么很有可能井管子就要被冻裂开,那这口井就算废了。

  阿贵看着周围一圈,发现大家都在忙活着,虽然他不知道在这白雪皑皑的大地上大家还能忙什么呢?

  但是他知道,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生活,他们一定有要干的事。

  阿贵在院子里稍微转了一圈就回屋去了,小赵也正好出来。

  “阿贵哥,你别转悠了,赶紧进屋吃饭吧,一会都凉了。”小赵说道。

  阿贵翻开门帘走到屋里。

  大伙都一进起来了,都围着桌子旁边在吃饭。

  阿贵凑近一看,好家伙,这早餐还是挺别样的。

  是一大盆白米粥,还有几个小盆,分别装的是咸鸭蛋,还有鸡蛋,还有一些腌制的蒜头咸菜什么的。

  除了这些,阿贵还看到了一大盆大白馒头,这馒头个头这个大。

  但是他感觉这样子不好看,感觉不是很白,有点发黄,而且还到处咧着缝。

  “呵呵,这地方的馒头怎么长这样啊?”阿贵问道。

  “他们这个馒头啊肯定是碱大了。”一个小伙子说道。

  阿贵拿起了馒头,用手掰了一半,送到嘴里尝了尝,味道还可以。

  但是又咬了一口,把他苦涩的赶紧吐了出来。

  原来他正好咬到了碱包上,逗得大伙是前仰后合的。

  小华和儿子喝着粥吃着鸡蛋,还在那挺美的。

  阿贵听了昨天镇长的话,说是上午要去政府找他,他吃了饭就准备过去一趟,顺便也看看有什么事做,他是个闲不住的人。

  屋里还有几个小伙子也和他一同前往。

  他们来到政府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一些人了。

  有好多人其实也不是来办事的,也不是来干活的,他们这里的文化就是,如果没什么事就喜欢在政府院子里聊天,打哈哈,晒太阳。

  这个政府的院子有很多种用途,办公反倒是最没用的一个作用。

  比如逢年过节,这里就是活动的场所。

  从外面来卖东西的就在这个院子里可以随便摆摊。

  大家没事的时候,这里就是休闲的场所。

  更重要的是,这里其实就是这个小镇的情报中心,镇子里发生了什么大事小情的,那肯定情报都是在这交换然后四散传播。

  尤其是最近,中央要开发北大荒的文件精神过来之后,好多人每天就都来这问这问那的。

  阿贵径直的走到屋里,看见张富贵身边聚拢了一些人,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张富贵一会挠头,一会干瞪眼,周围的人也七嘴八舌的不知道说什么。

  阿贵一进来,张富贵老远就看见了他。

  他扯着嗓子就喊了起来:“阿贵,阿贵,来,来,这边。。。”

  众人都寻声望去,开始安静下来。

  阿贵走到张富贵的桌前说道:“镇长,昨天你让我过来,我看看有啥能帮忙的。”

  “哎呦,来,来,坐坐,正好有事找你呢。”张富贵边说,边拍着办公桌上的一张纸。

  这个办公桌说是办公桌,其实就是几块松木板子搭的。

  这办公桌和外面的院子的用途一样,啥都能干。

  但是大多数都是,屋子没地坐的时候,很多人就直接坐到桌子上。

  “阿贵啊,你不是盖过房子么,你来给看看这图上画的,看能看懂不?”张富贵说着把那张纸推到阿贵前面。

  阿贵拿起这张纸看了看,这张纸是一张军用信纸,在背面画的就是一个房屋的结构。

  一看使用铅笔画的,可能是没有尺子,所以线条也不是那么笔直,但是阿贵仔细看了一下,这个图纸是一个房屋结构图纸,是盖房子用的,画的非常的专业。

  为什么说是专业呢?

  因为这种画法属于三视图画法,说白了就是把一个立体图形分别从上往下看,从前往后看,从左往右看,形成三个视图,这样便于标注尺寸。

  这张纸上标准了很多尺寸数据,下面还有具体某个部位的局部放大图,也标注了尺寸。

  “这图纸是哪来的啊?”阿贵问道。

  “这图纸是市农垦分局的一个人画的。”张富贵说道。

  “上次,他来我们镇传达中央的指示,在我们这考察,并且呆了一些日子。”

  “他考虑到后面可能有会有很多人来到这里,就为我们设计了房屋结构图。”

  “他在临走前,组织大家伙按照他的图纸盖了房子,就是你们现在住的这个。”

  “走的时候,告诉我们让大家伙照着这个图纸继续多盖些房子。”

  “可是他走了之后,我们这些人压根就看不懂这上面画的啥玩意。”

  “现在我们的房子紧缺,必须马上盖房子了,现在抓瞎了。”

  “你给看看,这上面画的啥。”

  阿贵看了看大伙,走到前面。

  “大家伙看啊,这就是一个房屋图纸,上面是房盖,下面是地基。。。。”阿贵给大家伙讲着图纸。

  他讲完了之后,大家听的非常过瘾,因为他用大白话来解释里面的条条框框,还做了很多生动的比喻,大家伙听了非常开心。

  “你看看,你们看看,人家城里来的人就是不一样,哪像你们,有事就抓瞎。”张富贵开始嚷嚷起来。

  “咱们专家有了,你们几个就去准备东西,明天开始造房子。”

  “阿贵啊,你看你来了真好啊,解决了我们的大问题。”

  “镇长,这个图纸肯定设计的没问题,但是我住哪个房子我也看了,我觉得还是有许多可以改进的地方,你看我能不能把这个图纸改改!”阿贵说道。

  “改,改,你随便改,随便改,只要能把房子盖起来就行,呵呵,从明天开始我让这帮人就听你指挥,赶在下一批人到来之前啊,咱们得把房子准备好了。”张富贵说道。

  “镇长,你放心吧,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房子。”阿贵说道。

  阿贵把图纸揣在身上,就回到了住的地方。

  他开始着手改进图纸。

  他改进的主要地方就是两个地方,一个是这个房子要高一点,第二个就是要解决保暖问题。

  如果有可能的情况下他要给炕上装个火墙,还有要把基座太高,这样可以防潮。

  在内部结构上,他要把容量进一步提升,这样可以住更多的人。

  就这样,他重新规划了设计和图纸,同时也规划了每个房子前面的院子。

  他充分考虑到了大家生活的不便,比如上厕所等问题,还有可能会有牲畜等马圈,牛圈什么的他都考虑的非常完美。

  他反复改动这他的图纸,明天就给大家伙讲。

  他心里想,改造世界,修理地球就从造房子开始吧,心里非常的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