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抚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刘二阴谋

抚流年 墨客青云 240 2020.01.23 17:43

  老爷子和冯掌柜这一喝就几个时辰过去了。

  老爷子这顿酒喝的是各种感怀,这一生的经历、感悟、世间百态、人间冷暖、命运的安排都浓缩在这酒里。

  什么叫苦乐人生,苦中有乐,乐中有悲,悲中有苦,每个人都处在这种生生不息循环中。

  喝到最后,老爷子直接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冯掌柜也喝的半睡半醒状态,一只胳膊支在桌上,手拄着下巴。

  夫人进了屋来发现两位都迷糊了,也不忍心打扰。

  他拿来了裘皮袄给老爷子披上。

  正打算给冯掌柜披上棉袄的时候,他醒了。

  “哎呦,嫂夫人啊,这是几点了?”冯掌柜问道。

  “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夫人说道。

  “要不,我给您安排一个客房,您就在这住吧!”

  “哎呦,那怎么能行,我又住的不远,你这样吧,让伙计帮我叫个车,我就这回去了。”冯掌柜的说道。

  “行,那我让他们叫个车,送您回去!”夫人说这话,就出了门叫伙计们去叫车。

  车来了之后,冯掌柜就趔趔趄趄的上了车就回家去了。

  老爷子还在这趴着呢,夫人一看这样不是个办法,就叫来伙计帮忙把老爷子扶到了床上休息。

  这天中午,刘二在中街上瞎溜达,他都有好长时间没怎么常住城里了,他和父亲到处走穴唱戏打下手。

  外面的世道乱,这年月也没有哪个地方还有心思听戏。

  原来能请的起听戏的都是些什么地主、老财、地方督军什么的。

  现在这战争打起来了,这些家伙们都只管自己顾自己,都低调的要死,根本没有心思听戏。

  外面没了生意,所以刘二和父亲他们又回到了城里,找点零活干。

  自从阿富走后,刘二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朋友了。

  所以没事就在街面上到处瞎溜达。

  今天是他父亲戏团子给福满楼唱戏。

  他正在街上溜达呢,也没地去,还不如去福满楼看看热闹。

  所以他就径直的来到福满楼。

  一进酒楼里,热闹依然不减。

  他发现了,这人啊,不管在什么年月,及时行乐都是第一等大事。

  只要家里不是穷的揭不开锅的,有事没事的都爱咂摸两口,而且尤其喜欢到这种馆子里。

  龙二到了舞台的后面,进去看了看,他父亲不在,但是戏班子他们几个人还在那准备呢。

  “我爸呢?”刘二问道。

  “你爸在掌柜的那呢,谈谈今年演出费的事,你找他干嘛?“一个人说道。

  “哦,我没事,就问问,你们忙吧!”刘二答道。

  他转了一圈,貌似也没什么好玩的事。

  他想想,这会也到饭点了,到楼上自己也点几个小菜喝点,喝完就回家睡觉去。

  他三步并作两步,噹噹噹的来到了楼上,还特意找了个旮旯的地方座了下来。

  这种旮旯的地方非常好找,这种桌子只能坐两个人,所以基本没有人坐。

  他把伙计叫过来,然后点了一个二两烧刀子,又要了一盘花生米和一个小菜。

  不到一会的时间,一小壶酒和两个小菜就都给他上齐了。

  他就在那开始咂摸咂摸的慢悠悠的喝起来,那神态还有点悠然自得样子。

  “我说龙二,哥几个这次来找你的意思你明白了吧!”刘二听到一个声音说道。

  刘二一听有龙二的名字,耳朵立刻支棱了起来。

  他四周望去也没发现有龙二的影子,他继续寻找声音的来源,发现是在自己的正下方,也就是楼下。

  他突然间来了兴趣,想听听龙二这又是干什么坏事。

  “哥几个的此次来呢,我当然知道,可是你们得容我些时间!”龙二说道。

  “你看你们走的时候,我告诉你们只要烧了货就行,谁知道你们在那打伤了人,耽误了时间所以你那几个兄弟才死的。”

  “我说龙二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不认账了呗!”那个人有点恼怒道。

  “我没说不认账,那我认账也还是原来的钱啊,你们人死了这个可不怨我!”龙二在那赖赖哒哒的说道。

  “谁叫你们去杀人了,你说你们干的什么缺德事。”

  “而且我听说这次是十多人,你们从哪弄那么多人,不是说只有四个人么?”

  “所有的事情都不是按计划进行,完了你们问我要什么办事费,安抚费什么的,你们当我是冤大头啊!”龙二有些恼了,嗓门提高了八度。

  “龙哥,你别生气,你听我慢慢给您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您听完了,还是觉得冤,那钱我不要了,以后咱们一刀两断,行不!”那个人也豪横的说道。

  “我们本来就是安排了四个人,这个四个人都是身手不错的可靠的兄弟!”

  “可是那天确实是十个人在现场,我们那四个兄弟就是直接奔着马车去去的,并且把货物点了。”

  “可是我们动手的时候,从林子里又冲出来的那个六个人根本就不是我们的人!”

  “而且恰恰是那六个人中的一个打伤了老爷子!”

  刘二听到这里,惊的一身冷汗,原来暗算老爷子是这帮人干的,他要继续听下去。

  “我们的人点着了马车,就准备走了,可是出来的六个人把他们也搞蒙圈了,他们就稍微迟疑了一下。”

  “整个过程都不到十分钟,然后那帮土匪就上来了,开枪把我的兄弟和那六个人全部打死了!”

  “龙哥,这些都是无法预料的的事,我们也没想到啊,现在死的兄弟家属问我们要钱,我们也没招啊!“

  龙二听了这个人的诉说,一时间就不说话了。

  他在想:“看来这老爷子结的仇家不止我一个啊,这个中草厅如果没有阿富的事,说实在的也是个好人家,自己也没必要和和他们闹成这样。”

  “可是即使闹成这样,我也只是想出口恶气,并没有想置人于死地的地步啊!”

  “那么这个想要老爷子命的人又是谁呢?”

  龙二在那楞了一会,也想不出个头绪来。

  “这样吧,兄弟,你那四个弟兄这次出事的费我都照付,好吧,咱们后面青山不改绿水长流。”龙二说道。

  “只是啊,你得容我些时日,我呢这次一来是想出口气给他们家点颜色看看,二来呢,就是想收了他们家的店铺!”

  “他们家的店铺很快就要到期了,我需要有些手段弄过来,但是也需要很大的一笔钱,等我办完了这事,你们兄弟的钱我一定照付,决不食言。”

  “龙哥,我们哥几个大老远跑来,你可别框我!”那个人说道。

  “你他妈的废什么话,我龙二在这地头上呆了多少年了,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还能跑了不成!”龙二又开始骂骂咧咧的道。

  “来来,喝酒,喝酒!”

  “好,龙哥,我们哥几个就听您的,到时候你可得兑现啊,我们也好和人家家属有个交代不是!”那个人说道。

  几个人本来还有点剑拔弩张的气氛突然间又变得和谐起来。

  “龙二,你打算怎么把他们的铺子弄到手呢!”那个人又问道。

  “你他妈小点声,别他妈的让人听见!”龙二拿着筷子敲了一下那个人的头,然后骂骂咧咧的说道。

  “我说了,你们几个可都把嘴给我捂严实了,这事还得仰仗几位帮忙!”龙二压低嗓音说道。

  可是即使他压低嗓音,刘二还是听的很清楚。

  “我跟你们说,这中草铺现在抵押给典当行了,这马上日子就到了,典当行肯定要催债!”龙二在那故作神秘的说道。

  “典当行你们知道吧,他们把人家的铺子价格定的特别低,我打听了那么大的一个铺面二十五根金条就抵押出去了。”

  “那个铺子,我想原值没有个七八十根金条我看拿不下来,那可是好大一笔钱。”

  “老爷子还不上钱,典当行肯定要收铺子,收完了铺子肯定要公开拍卖。”

  “一般情况下对这种优质的东西,那都要高于它当时的抵押价,也就是必须要高于二十五根金条。”

  “那如果参与买的人多了,那就变成了竞争状态,那这价就没法控制了。”

  “那我想收也收不回来了,这事不就泡汤了么?”

  “那龙哥,你想咋办呢!”其中一个人问道。

  “所以呢,我要请哥几个帮忙呢!”龙二在那假蛊眼睛说,带着一副坏心眼子的样子说道。

  “你们几个凑过来,我和你们说!”龙二把大家伙招呼过来说道。

  大家伙看了他的手势,就把脑袋都凑过来听。

  “这个铺子要想收回来,需要一招软的,一招硬的。”龙二继续说道。

  “我这次呢,除了要收他的铺子,还要把他的后院也都收了!”

  “在他们拍卖的时候,我会提出连院子一并收购的计划。这样他们会连铺子带后面那一片院子都拍卖。”

  “首先我们要让所有人知道,他们家风水有问题,属于不吉祥之地,第二就是你们几个要用拳头让那些参与竞拍的人退出。”

  “听明白了么?”

  “明白了,龙哥,这事我们在行,不过龙哥,你看这钱是不是能给点。。。”一个家伙听说又有活干了,满口答应,顺便提了钱。

  “钱都不是问题,只要这事成了,少不了你们的!”龙二说道。

  就这样几个人就在这密谋了半天,这坑人计划包括各种细节都研讨了半天。

  其实这事确实也不难,太平盛世的光景,房子啊,好物件啊都值钱。

  如果发生战争,动荡年月,房子就是最不值钱的。

  那如果有人想买的,那一定是做长期打算的,那能够有长期眼光的那一定就是大户人家。

  而在沈阳城,中街这一带的大户也就那么几个,所以只要搞定他们就没问题了。

  几个人密谋完了就又开始东拉西扯别的。

  刘二感觉也没必要在听下去了。

  他的心里是五味杂陈,感觉非常的气愤。

  他心里骂道:“妈了个八字,这帮孙子,吃人不吐骨头啊,人家已经那样了,还要继续算计!”

  刘二心里想着这事,他觉得需要赶紧把这事告诉老爷他们,毕竟自己和他们家阿富是发小,从小老去人家玩,老爷子对自己挺好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