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抚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抵押到期

抚流年 墨客青云 11 2020.01.24 22:03

  刘二把剩下的酒喝完,就戴好了帽子下了楼。

  他正要出门准备去中草厅,突然间有一个声音把他叫住了。

  “刘二,你这是要去哪?”

  刘二刚掀起的门帘子又放下了,他扭头回头寻声望去。

  他发现他爸爸正从舞台那边冲了过来,还朝他挥手。

  他又转了回来。

  “爸爸,我刚吃完饭想出去溜达溜达呢!”刘二回道,他没有说实话。

  “别瞎溜达了,你去后台帮帮忙,他们几个忙不过来了,马上就演出了,别乱跑了,快去!”刘二父亲严肃的说道。

  “好吧,我去,我去,整天这些破事,真没意思!”龙二好不情愿的说道。

  就这样刘二这下午就被扣在这帮他父亲干活了。

  自从冯掌柜给老爷子做了个束腰带后,二夫人又给他买了一个拐杖,他就可以经常下地的到处转转。

  这天下午趁着天气还不错,他一点点的挪到院子里面晒太阳。

  伙计们把他的摇椅也搬到了外面,他站累了就坐一会,坐累了就站一会,这两个动作已经锻炼的非常娴熟了。

  他在院里抬头看着梨树上的麻雀蹦来蹦去的,心情看起来不错。

  这个时候就听见门外有敲门声。

  “有人在家么,咚咚咚!”

  老爷子听见了敲门声,就让伙计们去开门。

  不一会就进来了一个伙计打扮模样的人。

  他进到后来之后看见了老爷子就问了声好。

  “老爷子,我是典当行的伙计小王!”典当行的伙计给老爷子打着招呼。

  “好,好!”老爷子回复到。

  “老爷子,我们家掌柜是让我来告知您,你在我们那的房产抵押快到期了,让我提前两天来通知您一声,您看这两天是不是就去办理一下解抵押手续!”这个小王继续说道。

  “怎么,这么快么,已经两个月了么?”老爷子突然眉头一皱,心里一惊,说道。

  “是的,老爷,已经到期了,还有两天!”这个伙计规规矩矩的站在那,一板一眼的说着。

  老爷子突然间感觉心头一紧,脑袋发晕,差点没站住。

  一个伙计赶紧扶住了他。

  他定了定神,让自己情绪安定下来。

  “哦,好吧,知道了,我这两天会去的!”他回了一下这小王。

  “好的,老爷,那我先回去了!”小王拱手作了个揖,说完后就转身离开了。

  这个人走后,老爷子呆坐在摇椅上半天没缓过神来。

  这么快就到期了,他还没来得及打算。

  这个时候夫人从厨房出来了。

  自从老爷子瘫痪了之后,虽然有伙计们在,但是他还是坚持下厨房,洗衣服,整理家务。

  这么长时间来,他居然把这些日常的家务事全都熟悉起来。

  虽然还不不是很娴熟,有些事也做的不太好,但是已经很不错了。

  他端着个盆过来,看见老爷子神色好像不太对就问道:“老爷你哪不舒服么?”

  “你把我推到屋里,进来!”老爷子看见夫人过来了就说道。

  夫人放下盆就跟老爷子进来了。

  “咱们的房子抵押要到期了,可能铺子留不住了,你让几个伙计把能叫的孩子们都叫回来吧,咱们商量一下怎么办!”老爷说道。

  “阿富,阿贵,阿娇,阿吉这几个把,阿祥在部队里估计过不来就算了,就把他们都叫来!”

  “我们也得赶紧做好最坏的打算了!”

  “好的,我这就去安排!”夫人说道。

  老爷此刻心里已经非常的清楚,谁也救不了他这个老号了。

  如果自己身体没问题,还能动弹,他可能找几个老哥们去借点钱,凑一凑还是可以挺过去的。

  可是自己如今这样,基本丧失了赚钱的能力了,就算是铺子收回来,那也没有再开张的本钱了。

  而且这前店后院本是一体的,铺子一收回,这院子也保不住了。

  他想到这,也没什么好办法了,只能全部卖了,然后搬出去了。

  家里的这些古董啊,字画啊还有一些贵重的东西也还有,变卖一些维持生活几年也还都是没问题的。

  只是自己从此就和那些普通人一样了,在也不是什么豪门望族了。

  想到这里,他的眼睛又湿润了。

  他觉得自己怎么样无所谓,就是心有不甘,对不起祖宗。

  从典当行的伙计过来,一直到现在,他就不怎么说话了,脑袋里都在筹划着搬家的事。

  刘二帮着父亲忙乎了一下午,到了傍晚时分,终于忙乎完了。

  他忽然想起了龙二的阴谋,他觉得必须马上去老爷子家一趟。

  他故意绕开父亲,生怕他又要支使他去干别的。

  他一路小跑的跑到了中草厅。

  敲了门,进到院里,伙计们就把他带到老爷子屋里。

  “老爷子,老爷子!”刘二一进门就嚷嚷着。

  二夫人听到了动静也赶紧过来了。

  “咋了,小刘二,你这咋还跑的满头大汗的,快坐那!”夫人说道,然后给他倒了一杯水。

  刘二搬了把凳子,对着老爷子就坐了下来。

  “刘二,你这是有啥事啊,这么急急忙忙的!”老爷子问道。

  “老爷子,我不给你绕圈了,有一个坏消息,我刚听说有人要算计你,我就跑过来给你报信来了!”刘二说道。

  “有人要算计我,谁啊!”老爷子问道。

  “是龙二,老爷子,我是下午在福满楼偷听到的,本来想马上就过来告诉你,结果我爸让我干活,这会才跑出来!”刘二喝了口水,又擦了擦汗,说道。

  “今天下午,我在福满楼喝酒,正好龙二也在那吃饭,他的饭桌子正好就在我的楼下。”

  “他们正在说你们家的事,我听了一会,发现他们在算计你们呢?”

  “算计我什么呢,我们的恩怨早就过去了!”老爷子说道。

  “哪过去啊,人家就一直没消停的整你们,你们还不知道呢?”刘二说道。

  “你捡紧要的说,他们都说什么了?”老爷子有些不耐烦了,看不得刘二这故弄玄虚的样。

  “我听他们的意思是,你们这次进货在铁岭遇到的劫匪是他们派去的!”刘二说道。

  “劫匪是龙二派的,你们没听错吧?为啥要劫我呢?”老爷子问道。

  “没听错,一来呢是你们家老大和龙二有仇,他想出口恶气,二来就是你抵押房子这事他们知道了,他们想要收了你的铺子还有这院子。”刘二继续说道。

  “他们派了四个人埋伏在你们回来的路上,就把你们货给烧了,货烧了你自然就没钱还帐了,到时候他就会收房子!”

  “可是我的房子是抵押给典当行的啊,不是给他啊,他怎么收!”老爷子问道。

  “老爷子你还真是不转弯啊,他龙二什么人啊!”刘二继续说道。

  “他结实了好多地痞流氓,说是要到处造谣说你们家风水不好,然后到了拍卖的时候会找一帮打手恐吓和他竞争的买家,从而低价竞拍!”

  “你说他说派了四个人劫我的车,这也不对啊,那天明明有十个人左右,不是四个啊!”老爷子有些疑问的问道。

  “嗨,老爷子,你这个疑问啊,龙二也在那瞎捉摸呢,我为啥听他们说这些呢,是因为他派去的四个人都死了,人家家属问题要赔偿金呢!”刘二回答道。

  “但是龙二也不知道其他的六个人是谁派去的,肯定不是他派的,而且他也说了,他就是为了烧你的货,并不想害命,打伤你的是另有其人!”

  “老爷子你再好好想想,除了龙二之外,你还有什么仇家,或者和谁结过梁子!”

  “老爷子,我能知道的就都告诉你了,你得赶紧做准备了,你们家的一举一动人家早就盯着呢!”

  “我这就走了,一会我爸该找我了!”刘二说着就站起身来,把杯里的水喝完,然后就要走了。

  老爷子还在那想着这刘二说的话呢,突然刘二站起来要走。

  “哎呦,小刘二啊,多谢你告诉我这些啊,改天有空到家里玩啊!”老爷子答对了一下。

  刘二和老爷子告了别,出了门的时候又碰到夫人,点了一下头就一溜烟似的跑了。

  “老爷,这刘二说什么了?”夫人问道。

  “他说把咱们家害成这样的是龙二,还要收我们的房子。”老爷黯然神伤的说着。

  “他还说这次的劫匪里面不只是龙二的人,还有别人!”

  “但是到了现在都不知道,那六个人到底是谁派来的,而且要取我性命的就是那个人!”

  “是龙二,还有别人要害你!”夫人疑问道,脸色也吓的发白。

  “我们这一家人一生行医行善,到底是谁要置我们死地呢。”夫人喃喃的说道。

  不一会老爷子缓过神来。

  老爷子一家都不是玩阴谋诡计的,也从来没有处理过这么复杂的事情,这背地里有人要搞他们这事遇上了,真的有点不知道怎么办。

  “夫人啊,咱们好好捋捋,咱们这么多年到底有没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老爷子说道。

  二夫人也坐在板凳上,拼命的回忆。

  他们两个想了很久,除了阿富和龙二结怨的事,似乎也没有什么了。

  那还有谁会害自己呢。

  “老爷啊,或许不是结怨的事,更大的动机可能还是咱们的铺子房子和家产!”夫人轻轻的说着自己的推理。

  “咱们的铺子?”老爷子听夫人这么说,慢慢的抬起头来,轻轻的反问了一句。

  “你想啊,龙二这次劫货的根本动机是什么?”二夫人说道。

  “听刘二讲,可不是仅仅报复那么简单!”

  “他的动机就是看到了你到典当铺里抵押了房子,所以才动了这个心思!”

  “而且他对你的行踪了如指掌,看来就是很早就做了准备了!“

  “嗯,有这个可能!”老爷子还在那思忖道

  “咱们这么大的一个家业,平时就算没有恩怨的人,对咱们家那也是眼红啊!”夫人继续说道。

  “所以刘二说劫持你的人不只一伙人,那就说明,还有其他人在盯着咱们的家产!”

  “而且也对你要去进货,走哪条路都非常的清楚!”

  “老爷,你从这个思路下去,好好想想,还有谁知道你进货的路线!”

  “你们这么一说,还真是有点头绪了!”老爷子说道。

  “知道我行动的人应该不多,咱们家人就不说了,我只和典当铺的掌柜的说过,那天确实是碰到了龙二,龙二估计也是偷听到的。”

  “另外知道更细节的那就是冯掌柜了,我的老哥们过命的交情,他想害我不会这么干吧,应该不是他!”

  “会不是典当铺的掌柜的透漏出去的?”老爷子反问道。

  “不管怎么说,我觉得和这两个人有关,都说不好!”夫人说道。

  夫人和老爷两人马上就变成了刑侦的警察一样,开始各种论证,各种推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