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抚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一声叹息

抚流年 墨客青云 2515 2020.04.06 20:51

  金厂长眼见自己的计划得逞了,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全都没有他的影子和策划的痕迹在。

  区委组织找了张兰和施工队的当事人了解了情况,大家都如实说明。

  组织上也找了阿贵确认情况,他也供认不讳。

  从组织的眼里,这件事情事件清晰,证据确凿,没有任何捏造事实,恶意陷害的痕迹。

  区委组织作出决议,阿贵立即撤销一些职务,停止一切工作,等待组织处理。

  而组织在调查阿贵的同时,也调查了张兰。

  他们给出的结论是张兰的动机不纯也有一定的责任,给予张兰降职处分,撤销在区委宣传科的工作,依然返回厂里负责文化宫。

  此刻的张兰才终于知道了金厂长这一箭双雕的目的,但是大错酿成,除了懊悔也没有别的办法。

  他想去找金厂长理论,可是有何意义呢,搞不好事情还要弄大,后果不堪设想。

  金厂长也去找过张兰,但是她拒绝见他。

  而阿贵他基本上就不予理睬了,这个人在这个行业无法待下去,在这个城市也很难了。

  事情过了几天,组织的处分终于下来了,开除干部队伍,自谋职业。

  这样的处分对于阿贵来说,基本上就是终结了他在建筑这个行业的职业生命。

  他断送了自己喜欢的设计,断送了自己的政治生命。

  如果仅仅是工程出的事情他还可以辩驳,还可以找证据,大不了他可以不去做那个官,但是他依然可以做他喜欢的职业。

  但是他错就错在在张兰诱惑他的时候,他没有拒绝,没有抽身而去。

  这也怪不得别人,自己确实没有抵御得了。

  整个区委办公室的人都知道他的事了。

  都说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人言可畏啊。

  人们不断的以讹传讹,不断的演变编制了各种版本的故事。

  他的作风不正的事很快在整个区甚至市里都传开了。

  他本来就有点名气,大家更是乐此不疲的传播。

  从办公室里出来的那一刻,他端着自己的东西,目光呆滞,面无表情的往出走。

  在这个的这个过程中,所有他之前熟悉的人都躲避着他,大家像躲避个瘟神一样躲着他。

  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挪到了大门口。

  只有大门口的老大爷看见他走出来迎了上去。

  “阿贵啊,阿贵啊,你的事我听说了,但是我不信,你这个孩子这么好,一定是他们搞错了,年轻人,遇到挫折不怕啊,不怕,大爷相信你!”门口的老大爷说道。

  阿贵听见了这几句话后眼泪唰的就流了下来。

  再苦再难的生活他都经历过,但是这种委屈他受不了。

  他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周围围了不少的人。

  可是他不知道心里受点委屈算什么,在那个年代碰到这种事情,等待他后面的生活有多么残酷,此刻他还没有意识到。

  阿贵出事的事阿华也知道了,他了解阿贵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但是他也预感到这件事会很严重。

  所以她听到消息后就马上来到了区委。

  果然他来到大门口的时候,正好看见阿贵蹲在地上哭。

  “阿贵,阿贵,你怎么了,怎么了,阿贵。。。”阿华赶紧蹲下来抱住阿贵也跟着心疼的哭了起来。

  在这个大楼里还是有很多人是了解阿贵的,有一些人知道阿贵的为人,都觉得这件事非常有蹊跷,也都跟着阿华劝说。

  “不哭了,不哭了,咱们回家,咱们回家!”阿贵冷静下来把阿贵扶起来开始往回走。

  “没事啊,没事,没什么大不了的,是吧,不是还有我呢么,是吧。。”阿华边走边哄着他。

  阿贵此刻就像是一个受了欺负的小孩,他被阿华扶着一步一步的回到了家中。

  随后的几天里,阿贵又开始整日闷在家里,除了睡觉就是发呆,他不想出门,不想迎着人们的眼神。

  果然不出所料,张兰也出了事,杨主任马上就要走马上任了,懂工程,运作过大的项目的人目前就只有金厂长了。

  金厂长这个人虚伪,滑头,搞阴谋,这个是杨主任非常清楚的,他不喜欢这个人。

  但是现在没办法了,人选只有这一个人,如果张兰不出问题,那么他宁肯提拔张兰也不会是金厂长的。

  他的的心里是七上八下,也没办法,组织上让他尽快推荐人选交接工作。

  就这样,他带着非常别扭的心情给金厂长打了电话。

  大概的意思就是推荐他接替他的位置等云云。

  但是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找金厂长谈过话,他隐隐约约觉得阿贵的事和这个人有关。

  第二天,门口的告示榜又更换了一张,金厂长的名字赫然在列其中,本来是一个最高的职位,但是名字却排在了最后。

  张兰的日子过得并不好,首先金厂长再也不找他了。

  金厂长现在身份不同了,他也要和张兰立即划分界限,所以断了联系。

  张兰也不想找他,但是自从杨主任走了之后,那么他所依赖的政府关系都断了。

  他的文化宫失去了政府背景的支持,慢慢的资源也越来越少,办的冷冷清清的。

  有一天他带着萎靡的精神去文化宫上班,刚走到办公室的门口,突然冲出来一个胖女人。

  一身的打扮很土,看起来很凶的样子一下子就揪住了他的头发。

  “你个小骚货,你小小年纪学什么不好,学着勾引男人,你个不要脸的东西。。。”这个女人边揪着张兰的头发,边骂道。

  张兰没有注意,突然被这突然袭击搞懵了。

  一不注意,一个趔趄就摔倒在了地上。

  这个人就是金厂长的媳妇,是一个典型的农村女人,五大三粗,长的是很粗糙。

  他知道了张兰在勾搭他的男人,他没有去数落他的男人,因为他知道他加老金身居高位了,但是像这种女人他虽然粗糙,但是很爱面子。

  所以他必须要解心头之恨才肯罢休。

  所以他打听到了张兰的工作的地方,就寻着门找了上来。

  他找人确认张兰后就直接躲在门口。

  张兰摔倒在地上,这个女人是连打带踢的,弄的张兰遍体鳞伤。

  张兰针扎着想起来,但是起不来,这个老女人还很恶毒,他不但打人,还想扒下她的衣服。

  张兰身上的衣服被他撕的是七零八落,有些地方的肉都露了出来。

  今天是文化宫开放日,还有零零散散的很多群众。

  他们发现这边打架,对这个泼皮女人的打人行为非常气愤。

  他们拉开了这个女人,可是这个女人还在那破口大骂。

  张兰被几个人扶了起来,并送到了他的办公室。

  这个女人在门口又骂了半天看张兰不出来,才愤愤的离去。

  张兰躲在办公室里,看着遍体鳞伤的自己,蹲在椅子上抱着膝盖痛哭起来。

  第二天,乃至随后的日子,没人在看到张兰在来文化宫。

  有的人说他想不开自杀了,有的人看见说她离开了这个城市,但是都是道听途说,没人有知道她到底去哪了。

  文化宫又派来了一个新的主任,依然是个美丽的女子,但是听说也是金厂长安排来的。

  性格一如张兰,活泼可爱,天真无邪。

  阿贵的事件和张兰的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在人们头脑中淡化了。

  但是有些人,尤其曾经和他们一起战斗的工友们,想起和他们在一起的岁月都对两个人的才华和能力评价有佳。

  但是当人们回顾他们的这个事件和结局的时候,都不由的发出一声叹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