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抚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路遇劫匪

抚流年 墨客青云 3027 2020.01.17 20:13

  “老伙计,老伙计,你还好吧!”郭掌柜走了过来,拍了拍老爷子。

  “哦,哦,哎,哎,岁数大了,这听不得这种事情!”老爷子突然醒悟过来说道。

  他擦了擦眼泪,勉强的振作起精神。

  整个屋子也都陷入到了一种沉闷悲愤的气氛中。

  “我说这位伙计啊,你刚才说你有个熟人挺像我的,他是谁啊!”老胡头问道。

  “哦,是有一个熟人有些地方像你,但是刚才听你这么一说,就不是同一个人了。”老爷子回道。

  只见老胡头刚刚还满怀希望的眼神突然间又落寞了下去。

  他很快又恢复了自己的样子。

  老爷子之所以没有告诉老胡头是有原因的,这件事还不能马上就告诉他,需要从长计议。

  一来,屋子里这么多人,在这种场合下说也不合适。

  二来,一旦告诉他,说不上这老胡头会有什么过激的行为,弄不好会弄的家里鸡犬不宁。

  三来,这事还得征求自己夫人的意见,夫人愿不愿意见他,愿不愿意认都难说。

  四来,夫人从未提起这段身世,如果让他知道了自己知道了,以后又该如何面对自己。

  老爷子就在这一会的功夫,脑袋是飞快的运转出各种理由。

  总之就是不能说。

  几个人也聊了半天了,该说的也都说了,也就要起身离开了。

  他们都和老胡头告了别,就鱼贯的走出这个小木屋。

  老爷子是走在后面,他从怀里掏出了一根金条,偷偷的塞在了床上的羊皮卷下面。

  自己也没什么能做的了,就留下点钱略表心意吧。

  几个人再次和老胡头告了别,就一起往山下走去。

  老胡头站在木屋前面,两个手插在了袖筒里,就那样站着一直看着几个人消失在眼前。

  几个人下了山,在张老板那里稍微歇息了一会,喝了点茶,就骑马从峡谷中返回城中。

  回到城中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

  伙计们都在郭掌柜的家里等着呢,他们已经把装满药材的马车拉到了郭掌柜的院子里。

  “二位掌柜的,天色也不早了,我看呢,你们今天在这住一晚上,明天返回奉天如何?”郭掌柜的说道。

  “也好,今天我们还是在住一晚,然后明天一大早就走,早上运货更安全些!”老爷子说道。

  “好的,那我一会略备酒席,为你们送行!”郭掌柜的说道。

  “千万别在太劳烦,我们吃个便饭就好了,吃完了我们就早点休息,明天一大早就走了,这两天已经叨扰很多了。”老爷子说道。

  “诶,老伙计,可别这么说,咱们什么交情,我略备酒席,咱们稍微喝点吃点,然后你们就休息,好吧!”郭掌柜的说道。

  就这样,郭掌柜安排伙计准备了一些饭菜,他们几个小酌了几杯,互相聊了些常来常往的套话,就各自回去休息了。

  老爷子躺在床上,这一晚上其实根本也没怎么睡,脑子里乱糟糟的。

  这次出行奇遇的事情太多,很多都出乎他的意料。

  他先是遇到了逃难的人当了土匪,后来又遇到了自己的儿子,还找回了被抢劫的山参,知道了夫人的身世。

  这一切如梦如幻,这么的巧合和离奇。

  但是最让他忐忑的还是这批货,这一路上都还算顺利,如果能够把这批货正常的运到家里,自己的的铺子就会又开张,家的生意也会起死回生,想到这就有些兴奋。

  但是心里又担心,在回去的路上可千万别出现什么意外,如果有什么闪失,自己的家族就算完了,想到这又有点焦虑。

  所以这一晚上,自己是辗转反复,难以入睡。

  好不容易挺到了天色开始发白,屋里开始有了亮光了,他就一骨碌翻身下地。

  他掏出怀表看了看,大概也就是五点钟的样子。

  他赶紧叫醒了冯掌柜和几个伙计,就准备出发了。

  几个人收拾妥当,就到院子里开始套车,做好最后的准备。

  郭掌柜听见了院子里的响动,也起床过来看。

  “老伙计们,你们都起来了啊!”郭掌柜的说道。

  “是啊,是啊,我们想早点走,趁着天色早安全些。”老爷子说道。

  “好好,你们几个把咱们的绳子多拿点出来,把货物在捆的严实点!”郭掌柜的吩咐他的伙计们。

  几个伙计拿了好多绳子,把整个马车上的货物又前前后后的捆了个结实。

  “你们这次回去是从哪条路走啊!”郭掌柜问道。

  “昨天我一个朋友是从通化方向过来的,他说好像这条路也没事了,你们要不从这走,这不是近么。”

  老爷子在那沉思了一会,问了问冯掌柜啥意见。

  “哎,现在也不好说啊,走那个路只能凭运气,但是没把握,这么大一车货,不能有闪失啊!”冯掌柜说道。

  “是啊,还是走有把握的路吧,虽然远点,但是安全,还是从原路返回吧!”老爷子说道。

  “那也好,安全第一,安全第一啊!”郭掌柜的说道。

  说着话,几个人就开始赶着马车陆续的离开了院子。

  郭掌柜一直陪在老爷子的身边送她出门。

  几个伙计的马车已经开始沿着临江岸往前走了。

  老爷子和冯掌柜拱手抱拳示意告别。

  郭掌柜也拱手抱拳示意。

  二位牵着马正要往前走,冯掌柜叫住了老爷子。

  只见他走上前来,先是和冯掌柜的拥抱了一下,然后就转过来拉着老爷子的手,眼眶里充满了泪水。

  “老伙计,保重,一路平安,一路平安,到家了给我来个信,我惦记!”郭掌柜哽咽的说道。

  “你也保重,保重,走了!”老爷子说道,眼里说不出的各种感觉,泪水沿着腮边滑落。

  两个人互道珍重后,又紧紧的抱在了一起,互相拍了拍肩膀后上马前行。

  郭掌柜一直在门口望着他们的背影直到消失在眼前。

  这种年月,这个世道,每一次相聚都有可能是最后一次,每一次会面都可能是人生最后一次相逢,他们这种上了年岁的人根本无法预料意外和明天哪一个先到来。

  郭掌柜站在门口独自叹气,带着泪眼仰望苍天,什么时候才是真正的太平岁月,什么时候人们才能真正的享受岁月静好,心中无波澜,眼里无沧桑,脑里没有牵挂,事事都顺心无无奈。

  老爷子和冯掌柜一上路就商量好了,这一车的货可不能有任何闪失,必须马不停蹄的往回赶,不能像来的时候那个速度了,那样太慢也怕生出变故。

  几个人还是按来时的路,先走辽源然后奔四平在从铁岭绕回来。

  来的时候也整整用了三天多的时间才到,回去他们想缩短到两天。

  所以他们一路快马加鞭,晓行夜宿,马不停蹄的赶路。

  这一路上因为都是解放区,除了一些居民和军车外也没有什么意外,还算非常的顺利。

  在四平,几个人没有住在来的时候的那个旅店,他们找了一个稍微偏僻的独门独院的旅社住了下来。

  他们怕人多眼杂什么人都有,他们的货物在出现什么意外,所以格外的谨慎。

  而且他们也不敢多睡觉,几个人分成了两拨,老爷子带两个伙计,冯掌柜的带了几个伙计,分成了两班倒守护着这两辆马车。

  前半夜是老爷子带队负责守护,后半夜是冯掌柜的负责守护,而且外面始终会有一个人站岗,然后三个人轮番出去。

  一切都设计的和部队似的守护森严。

  虽然说是前半夜和后半夜,其实也无非就是四个小时的时间。

  他们早上三点多就都起来了,就开始向铁岭进发。

  他们走的时候都合计了,只要能顺利过了铁岭基本就安全了。

  但是几个人也是非常的担心,铁岭也是土匪出没的地方,所以老爷子叮嘱大家一定要格外的谨慎,多留神,但是同时他也心里有个底,那就是那个土匪来的时候曾经许诺他要护她周全。

  虽然不知道到时候能不能起作用,但是毕竟有这么一层关系,心里还是有所指望,但是他心里清楚地很,最重要的还是要靠自己人。

  一大早,几个人都没吃饭,就上路了。

  从四平出发没多久,天气就开始变得恶劣起来,天空开始飘起了雪花,西北风开始呼呼的刮了起来。

  他们走到了离铁岭一半的路上,天气就已经变得特别糟糕了。

  大如席的雪花铺天盖地的往下砸,没一会地上就已经没了脚脖子,呼呼的大风吹舞的雪花让人无法睁开眼睛。

  骑马是没法走了,马被吹的满地打转,不听人的指挥了。

  他们几个只好全都下来,牵着马往前走。

  “这种天是最适合土匪出没了,大家伙一定要小心,都跟上,千万别乱!”冯掌柜的扯开嗓门喊道。

  他说的是真的,在这种天气里是最适合绺子出没了,趁着恶劣的天气里进行抢劫的,那是比比皆是。

  老爷子的心此刻也提到了嗓子眼,他预感到可能会出事,所以他也扯着脖子喊,让大家一定要多注意。

  漫天的大雪遮住的阳光,天空灰暗如幕布一般,狂风呼啸夹杂的哨鸣声如魔鬼呼叫,偌大的世界如末日来临。

  狂风暴雪遮挡了人们的视线,睁开眼已经都很困难,能看到前方的路就更不容易了。

  几个人牵着马,一个跟着一个踯躅前行,几乎是一寸一寸的在往前挪动。

  整整的走了几个小时,也就是走出十几里。

  “看,前面有个房子!”一个伙计说道。

  几个人手搭凉棚往前看去,果然前面若隐若现的出现了一个房子的轮廓。

  “咱们先到那里去避一避吧!”老爷子和大伙喊道。

  大伙就牵着马赶着车就往那个房子走去。

  走进一看,原来是一个破庙。

  几个人把马全部栓在了门外,并让几个伙计先看着。

  老爷子和冯掌柜先进庙里看看情况。

  这个庙估计是好久没有修缮过了,里面是一个院子,不大,也就是三百多平米。

  从外往里走,有一座房子,里面供奉的关公,在东北一带,大家都敬关公,说是这个人讲究所以就敬仰他,而且看起来能保平安。

  老爷子进了屋子里到处看了看,关公前面是一尊香炉,香炉里面装满香灰,想必是过路的行人偶尔也进来拜拜烧烧香来乞求平安。

  老爷子和冯掌柜的商量了一下,既然这么大的雪往前走也很难,还不如在这里休息一下,等风小了在走。

  所以他们又按四平时候的那种安排,分成了两拨人,一拨人在外面站岗,一拨人到庙里面暖和暖和避避风。

  就这样他们他们在这庙里呆了两个时辰。

  按正常的速度,这会他们应该早就到铁岭了,可是现在也刚走了一半。

  他们从早上三点多出发到现在已经过了中午了还没吃饭,几个人是又累又饿。

  他们拿出了吃的,喝的就在这庙里稍微吃了点东西。

  到了下午的时候,风雪明显就小了很多了,天空也开始亮堂起来。

  周围的树木、房子各种景物都能看的清楚了。

  他们也拿出了马料让马吃了个饱。

  “冯掌柜啊,咱么要不就继续走吧,我看着风雪小多了,应该可以走了!”老伙计说道。

  “好好,赶紧走吧,但是啊,大家伙把家伙事都准备好,一定要边走边看周围的情况,在大雪天尤其是风雪小的时候也是土匪们下手的时候,一定要保护好药材,过了铁岭咱们就算平安了!”冯掌柜的说道。

  几个人赶着马车就继续上路了。

  风雪小了,他们又可骑马了,几个伙计也可以坐在马车上,这样就感觉舒服多了!

  几个人的行驶速度明显加快了,到了下晌的时候他们离铁岭城不到二十公里了。

  远远的他们能看见城的轮廓,几个人就都有点兴奋。

  要到达铁岭城,就必须要经过一个林子,这个林子是一个松树林,松树是东北典型的红松树,高达40多米,从外面看过去密不透风。

  去往城里的一条小路就是从这片林子中穿过。

  几个人很快就进入到了树林,雪还在下,而且树上的雪时不时的被风吹的哗啦哗啦的往下掉。

  时不时的还有乌鸦嘎嘎的叫着的声音。

  树林的两侧,如果仔细往里看,还有一个一个的小土堆,前面有的是立着石碑,有的是木碑,有的啥也没有,是一片片的坟地。

  这更让几个人的感觉有点惊悚。

  这个林子其实也是铁岭城土匪的哨岗,也是土匪们实施抢劫的最佳地方。

  “大家伙一定要保持警惕,咱们要快点穿过这林子,这是土匪下手的地方!”冯掌柜的说道。

  几个人赶紧挥鞭让马快走。

  他们一进入到林子里时候,在远处的山岗上的土匪就已经知道了。

  他们的哨岗和哨岗之间有很多暗号,用来传递情报。

  比如他们可以挥舞手上的旗,天气不好的时候他们就吹口哨,口哨的声音设置了各种各样的,表达着不同的信息。

  他们发现了这几个人进来了,他们的情报传递工作就开始了。

  林子头的岗哨首先发出了黄鹂鸟的哨声,哨声先是吹了六个短声,然后又吹了两个中长声,最后一个是很长的一声。

  这个哨声的含义就是发现了六个人,两个马车,有货的意思。

  哨声很快就穿到了中间的岗哨,按同样的哨声继续传递,一直传递到城外。

  城外的人听到哨声马上骑马进入到城里的某个地方进行汇报,说明来意。

  而听汇报的人正是在姥爷家吃饭的那个土匪头子。

  这个土匪头子听了汇报后,他脑袋里转了一下,按日子应该是老爷子他们该回来了。

  他必须要保证恩人的周全。

  他立即告诉这个汇报的人,赶紧用哨声向周围所有的绺子传递信号,告诉他们这几个人不能动。

  同时他告诉这个人马上召集自己山头的兄弟全部集聚到树林在两侧护航,确保他们顺利进城。

  这个人赶紧策马飞驰跑到城外同时发出了哨声,这个哨声是一个长声,然后是三个短声,大概的意思就是,特别注意,不能动!然后他把这个哨声吹了两边,吹两边就说明是在强调一遍这几个人不能动。

  哨声然后就开始向外传递,很快各个山头就都收到了这个信息。

  过了一会,这个人又开始吹了几声,是三声短,一个长,一个长,一个长,这表示所有人集合树林护航。

  哨声又依次在各个山头传递。

  不一会各个山头的人马开始组织往树林聚拢,但是山头离这里还挺远的,还需要时间。

  土匪头子身边大概有两个人,他让这两个人跟着,他赶紧骑马去树林里迎接老爷子他们。

  山上的密集鸟叫声引起了冯掌柜的注意。

  他脸色铁青,神情凝重,心里紧张的不行,他知道这是土匪的暗号,要实施行动的前奏。

  他四周都到处看了看,在这个密不透风的树林里往外看也根本看不到什么。

  “大家伙得赶紧走啊,我听到了鸟鸣声,估计是土匪的暗号,咱们得抓紧了!”冯掌柜的说道。

  几个人也都紧张起来,手里的家伙也都开始攥紧了。

  他们所有人都变得异常紧张和小心,不断前行不断的张望着四周。

  这个小路是属于前后宽阔中间狭窄的结构。

  也就是在快要走出树林前有一段道路,紧挨着树林,没有间隙。

  几个人赶着马车走到了这个地方。

  老爷子和冯掌柜两个人分别在马车的前后守护,冯掌柜在前,老爷子在后,四个伙计分别在马车的两侧。

  几个人想赶紧走出这个树林,所以马都是跑起来的。

  就在走到最狭窄的地方的时候,突然间冯掌柜的马一下子就栽倒了下去。

  冯掌柜一下也从马上摔了下来。

  后面的马车也一下子撞到了前面的马上,顿时乱做一团。

  冯掌柜摔下马后就地一滚,抽刀在手,马上就站了起来。

  他发现一条绳子横在了马的前面,这马就是因为跑的太快没看见绳子一下子就绊倒了。

  他立即感觉不妙。

  “大家注意,有土匪,大家注意!”冯掌柜喊道。

  伙计们赶紧勒住马的缰绳用力让马车听下来,老爷子也抽刀在手四周看着。

  正在他们张望的时候。

  突然从四周飞出来很多绳索,速度很快,直接就套到了他们身上。

  一下子6个人都被绳子套住,有的还勒住了脖子,有的是勒在身上。

  就看见树上突然跳下来很多人,手里都攥着这些绳子的一头。

  他们都用白布裹住身子,头上也蒙着白布口罩,因为下着大雪,树上地上也全是雪,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他们跳下来之后,就拿着绳子开始往后跑。

  几个被套住的人都被拖着往后拉。

  几个人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很快就被往后拖了好大一段距离。

  这个时候就看见从绊马绳的两侧的地里突然冒出来同样装扮的两个人,他们快速的往马车跑去。

  他们边跑还边掏出一个长棍装的东西,在身上一擦,这两个木棍的东西顿时就着起火来。

  他们贴近马车快速的就把这两个着火的木棍插到了绑着货物的绳子下面。

  顿时货物上的麻袋就开始着了起来。

  这些货物都是药材,用麻袋装的,里面都是干货,遇火就着,一下子车上就开始着火燃烧起来。

  冯掌柜和老爷子一看一下就急了。

  还是冯掌柜动作快,他用力的蹬了一下地,然后往后跃了两步一下就站了起来,然后挥刀砍断绳索,赶紧往马车那跑。

  马车那的点火的人看见冯掌柜冲过来,也举起刀和他对峙起来。

  冯掌柜往前一窜,一下子就贴到那个人的身前,转过身一下子用手就勒住他的脖子,顺手就是一刀抹脖,鲜血直接喷了出来,那个人连哼的一声都没有就倒下了。

  他赶紧想去扑灭火,可是那个绳子被郭掌柜的伙计们绑了好几道,又勒的很紧那个棍子就始终弄不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另外一个人也拿着刀冲过来了。

  他不得不放弃扑火又来对付这个人。

  老爷子看见货物着火了,也赶紧挣扎着站了起来,挥刀隔断绳子。

  他高喊着,赶紧灭火,救货物,这个时候几个伙计也都挣扎起来,他们跟着老爷子跑过来准备救火。

  可是后面的白衣人也跟上来了,几个伙计被那几个家伙纠缠在一起脱不开身。

  老爷子顾不了那么多了,这些货物是他的命,他拼命的往马车跑去。

  这个时候两辆马车上的货物已经全都着起来了。

  他着急的要命,他脱下衣服赶紧用衣服去扑打火苗,可是没用,火还是越烧越旺,他着急的不行。

  土匪头子他们三个人已经策马到了树林口了,他们刚才其实已经远远的望见了老爷子他们的车队。

  正准备在走近一点打招呼呢,突然间看见浓烟滚滚。

  他暗自叫到,不好,估计出事了。

  他赶紧策马加快速度往这边奔来。

  看见冯掌柜和几个伙计还和那几个白衣人对峙呢。

  他来不及多想了,不断踢着马肚子,同时抽出腰间的双枪,

  只见他啪啪的,左右开弓,那几个人应声倒地,他边上的两个伙伴也掏出了盒子炮开始朝着这十几个白衣人开枪。

  不一会,大概六七个人都被打死了。

  这些白衣人一看有人开枪了,就准备跑了。

  老爷子还在那扑火呢。

  这个时候,就看见一个被打中了左腿的白衣人,从背上拿出一个双管猎枪。

  他对准老爷子就开了一枪。

  这一枪正好打中了老爷子的背部。

  这种猎枪都是可以对付熊的,里面全是钢珠,这些钢珠全部的嵌入到了老爷子的背里。

  老爷子听见一声枪响,然后一股冲击力一下子把自己推倒在地。

  他感觉到了水流的声音,那是自己的血在往外冒;他感觉自己的背冰凉冰凉的,因为里面全是钢珠,不一会他感觉到了一阵痛楚,很快就失去了知觉。

  土匪头子一看老爷子中了枪。

  他双枪并发射出了好多子弹全部打在了那个白衣人身上,那个人挣扎了几下就一命呜呼了。

  还有两个白衣人看形势不好就赶紧往外跑。

  土匪头子,冯掌柜,还有几个伙计看老爷子中枪了也顾不得追了,也顾不上扑火了,就都赶紧往老爷子这赶来。

  这伙白衣人正是龙二安排的劫货的人。

  其实龙二也并没有安排他们杀人,就是烧了货就行,但是这些人居然痛下杀手。

  就在这个时候,山上的土匪也成群的赶到了。

  那两个白衣人顿时被枪打成了筛子。

  不一会大概有三四百人把他们几个人围成了一圈。

  很多人枪口冲外,开始警戒。

  “老爷子,老爷子,你醒醒,老爷子!”冯掌柜,土匪头子还有伙计们不断的叫着。

  “赶紧送到城里,赶紧送到城里。”土匪头子喊道。

  马车上的货物很快都烧光了。

  几个伙计听见土匪头子的话,满上赶紧用手胡噜马车上的火苗,让火灭掉。

  货物被烧光后,马车板子也被烧了个囫囵半片的。

  伙计们熄灭了火,然后又往上扬了雪,让温度降下来。

  几个人一起慢慢的抬着老爷子放到马车上。

  伙计们赶紧赶着马车往铁岭城里进。

  有一拨土匪人马大概几十人在前面策马开路。

  剩下的几百人在马车周围护送。

  这些人浩浩荡荡的往铁岭城进发。

  也就十几分钟的时间,就到了一个药铺门口。

  早就有人安排里面的大夫在那等着了。

  大家伙七手八脚的把老爷子抬到屋,赶紧让大夫给看看。

  大夫用剪刀剪开老爷子后背的衣服一看,那真是惨不忍睹。

  整个后背血肉模糊,全都被打烂了。

  所有的钢珠全部都打到了肉里,鲜血直流。

  冯掌柜、土匪头子还有伙计们都敦促大夫赶紧救治。

  大夫这个时候和大家说,这个小城也没办法做手术取钢珠,只能先用药止血然后赶紧送到沈阳城。

  大夫给老爷子止血后,用厚厚的纱布包裹号,敦促大家火速把老爷子送到沈阳城也许还能救回一条命。

  这个时候已经快要临近傍晚了,天色已开始黑了下来。

  几百人的土匪队伍都点上了火把,在这个药铺的门口外等着,火光照的大地通红。

  土匪头子赶紧安排另一个马车火速送老爷子进城。

  他们在马车上铺上了厚厚的褥子,给老爷子用大厚袄裹了严实,然后上面又盖了几层被,就赶紧赶车往沈阳城赶去。

  为了怕再有闪失,土匪头子让几百人的队伍随行护送。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沈阳城下。

  守城的部队很快就发现了远处几百人的队伍冲了过来。

  火光冲天的,策马很急的样子。

  守城的军官立刻吹响了警戒哨,不一会城头的官兵全部荷枪实弹的就位。

  门口的路岗一下子也紧张起来,城里又派出两队人马,分别在工事后面各就各位,子弹上膛,机枪就位。

  几百人的队伍行致离城墙一千米的地方就停了下来。

  有人告诉土匪头子,他们不能在往前走了,他们本身就是官军追捕的对象,在往前就容易出事了。

  这个时候土匪头子也下马来告诉冯掌柜,他们不能在往前走了,只能护送到此了。

  冯掌柜给大家拱手作揖表示感谢。

  然后他就带着几个伙计赶着马车往城门口走去。

  几百人的土匪队伍,齐刷刷的站在原地目送他们进城。

  守城的官军一看这些人似乎不是来打劫的,而且看起来是在送人,所以也都静观其变没什么动作。

  冯掌柜走到门口不远处,之前他送金条的那军官就迎了上来。

  他一眼就看见了冯掌柜。

  “怎么回事,你们这是咋了!”那个军官问道。

  “哎,回来的路上,遭遇了劫匪,我这老伙计被打伤了,生死不明,需要赶紧回城救治,你给放行吧。”冯掌柜的说道。

  其实每天这个时候,都有很多人进城,正是人多的时候,大家都在等着检查,队伍好长。

  但是看到好几百的土匪队伍冲过来,所有人都在往外张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收了金条的军官听说了这事,立刻明白了。

  他冲着城门挥了一下手,立刻一个小士兵跑了过来。

  “带几个人,先把些排队的驱散到一边,让这些人优先进城。”他和这个小士兵说道。

  “冯掌柜,赶紧进城吧。”他和冯掌柜说道,同时打手一挥,示意他们进去。

  这个时候那个小士兵已经带着几个人把堵在城门的人群驱散到一边,整个大门全部让出来了。

  “咱们走!”冯掌柜和几个伙计说道。

  几个人赶紧策马进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