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抚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夫人身世

抚流年 墨客青云 6862 2020.01.16 17:14

  上山的路还不同于来时峡谷的路。

  来的时候几个人还可以骑着马,但是上山就不行了,越往上越陡峭。

  几个人分别拿了个木头棍子算是登山杖吧顺着缓坡地方曲折向上。

  上山的路是通往天池的路,因为也经常有人走,所以一条带有足迹的羊肠小道居然也清晰可见。

  刚下过雪,越往上走越冷,风也越来越大,不时的有雪面飞下来,刮的大家满脸都是。

  几个人走了一会,就已经气喘吁吁了,不时的停下来歇息。

  尤其是老爷子,虽说到了这个地方,大家都招待的不错,但是毕竟出门在外,身体还是有些受不了。

  而且现在他还心事重重的就倍感疲惫。

  几个人走走停停,大概一个时辰的时间就到了半山腰。

  就看见前面的一个平缓坡上有一个用破木头板子订制的一个木屋。

  木屋的周围用一些树枝堆着。

  木屋的屋顶全都是雪,厚厚的一层。

  就这么一个屋子孤零零的竖立在那里,也没有什么院子,出了门就可以下山。

  几个人继续往前走,走了一会就来到了这个屋子的门前。

  这个屋子太破了,没有窗户,四周全是用木板钉死的。

  在屋檐下挂着各种猎物,有野兔子、山鸡、孢子、还有各种串成串的蘑菇,木耳什么的都有。

  屋子太矮了,几个人要低下头才能走进屋子。

  屋子里面也基本没什么东西。

  有一个用石头砌的灶台,上面有一口锅,还有一个用石头垒的一个炉子,上面挂这一个大水壶用来烧水的。

  屋子四周的木头板子上,是用各种动物皮毛钉在上面用来御寒的。

  还有一个木头床,床上也是动物皮毛铺的厚厚的一层。

  还有一卷看起来像羊毛皮的东西,堆放在角落里,估计这个就是被了。

  屋里冷冷清清的,没有人。

  “这估计是出去打猎的,下雪天可以打一些山鸡,飞鸟什么的!”张老板说道。

  “咱们就在这等会吧,他一般也不会出去太久!”

  于是几个人就坐了下来,有的坐在那个破床上。

  有的找几块板子坐下来。

  “这猎户为什么一定要在这生活啊,下山去找点事做不也行么?”冯掌柜的说道。

  “哎,也不是不可以,不下山,他去我那干活,我也会收留的,但是他不乐意啊!”张老板说道。

  “都说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啊!”

  “这老胡头家祖祖辈辈都是大户人家,向来都是别人给他打工,从来也没给谁低过头啊!”

  “你让他去给别人干活,那怎么可能!”

  “那不给别人干活,自己做点事不也行么,比如卖卖山货什么的,毕竟自己家原来是做生意的,这行他轻车熟路啊!“老爷子问道。

  “理是这么个理,人如果在得意的时候,那么什么都行,如果落魄了,就看淡了一切了!”郭掌柜说道。

  “咱们可能体会不深,但是你像他,家没了,家人不见了就剩下他自己,你们想想,他能吃饱不饿死就满足了,在去赚钱,东山再起对他来说又何意义呢!”

  “只剩下残躯,任凭风吹雨打,敦促岁月了却此生,就再也不想来世了!”

  “心死了,外物是救不活的!”

  “哎,真是可怜人啊,哀莫大于心死,果然是这个道理啊!”老爷子说道。

  “我的家也被兵匪劫了,我深有体会啊,还好我还有家底,家人安好,要不估计也是他这样啊!”

  “所以说啊,钱财这些东西啊,差不多就行了,太多了就让人盯上了,最后害得个家破人亡,徒留悲伤!”冯掌柜说道。

  “像咱们这把年纪了,再也经不起任何折腾了,能平安的度春秋比啥都强!”

  几个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在聊着老胡头的事,也不断的唏嘘人生,感慨命运。

  不知不觉的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了。

  郭掌柜不时的走到门口张望,看看是否老胡头回来了。

  几个人还在聊着呢,就听见后墙好像有树枝的抖动的声音。

  大家就停止了说话,侧耳倾听起来。

  “哗,哗”的声音响了一会,好像是在摆放树枝的声音。

  不一会就听见跺脚的脚步声,从后面传过来,而且越来越近。

  “哐当!”好像有东西扔在了地上。

  “应该是老胡头回来了!“张老板说道。

  几个人一听都站了起来,然后张老板就向门口走去。

  几个人也都随后跟了出来。

  大家看到一个个头中等,带着一个很大的狗皮帽子的人,正在那翻弄这屋檐下已经冻的刚硬的猎物。

  这个人浑身包裹的很严,身上背着一个双筒猎枪,腰间插着一把用兽皮包裹的猎刀。

  浑身都是用动物皮缝制的衣服,脸上,帽子上,胡子上,眼眉上都是冰霜。

  “老胡头,你这是去哪了?”张老板出来后大喊道。

  这个时候这个人才转过身来,往后一瞥。

  “哎呦,张老板来了。”他声音低沉,转过来就迎着张老板。

  他又看了看后面这几位。

  “这几位是?”他继续问道。

  “这几位是我的朋友,一起过来看看你!”张老板说道。

  “哦,哦,那快进屋,快进屋!”他声音依然是那种不高不低,好像总是波澜不惊的样子,他一面说,一面用手套抖着身上的雪,一面让大家进屋。

  大家又都回到了屋里,纷纷各自找地方坐了下来。

  胡老头也摘下帽子,皮袄扔到一边,然后走到炉子,用炉钩子挑了挑还未燃尽的木头绊子,火有开始旺了起来。

  他又往炉子的边上塞了几块木头,炉火开始慢慢的着了起来,小木屋的温度也开始有所上升。

  他把架在炉子上的一个大闷锅里的水倒在了旁边的水盆里,然后又重新的加上水烧了起来。

  他到处找一些铁缸子和玻璃杯子开始用温水洗涮,然后放到锅台上一字排开,看样子是要给客人们倒水喝。

  “胡老头,你别忙乎了,坐下来和大伙聊聊天。”张老板说道。

  “好好,马上水就好了,马上就好!”胡老头还是那样慢斯条理的说道。

  这个老头从穿着上看起来是很落魄,如果放到街道和一个要饭花子也没什么分别。

  但是仔细去看,他除了脸色红紫粗糙了一点外,整个人的气质是非常的儒雅。

  他说话不像真正的猎户那样粗狂,而是带有文采,而且头发也并不凌乱,向后背去整整齐齐,衣服裤子虽然破旧,但却无一处漏洞,破损处都用针线经过了缜密的修正。

  他眼睛不大,但是却炯炯有神,只是眼神中流淌着沧桑。

  他神情淡定,波澜不惊,心静如水。

  他这种状态倒像是寺庙里的僧侣终日在修行。

  老爷子从他进门来就一直没有说话,一直在观察这个人,他感觉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个老胡头的脸颊还有眉骨是那样的熟悉。

  他拼命的想,是否在哪曾经见过这个人,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水烧好了,胡老头开始倒水,然后一杯一杯的拿给每个人喝。

  当老胡头把水杯递给老子的时候,两个人目光有那么一刹那的交错。

  这个胡老头在抬眼的时候,会习惯性的耸一下眉毛。

  这一下子让老爷子心里一惊,眉头一皱。

  他一下子就找到了这似曾相识的影子,这颧骨,这面颊,这眉骨,最重要的就是他抬眼时候的眉头一耸和自己的二夫人如出一辙。

  老爷子震惊不已,难道这个人和自己的夫人有什么关系么?

  他心里的疑问更加强烈了,他紧张的手一直在攥着自己的那个拐杖木头,身体一直僵硬着,眼睛一眨不眨的一直看着这个胡老头,他想得到更多的答案。

  “老胡头啊,我们几个这次来啊,一个是来看看你,二呢,我这个老伙计啊,从奉天城过来的,今天啊买了个人参,结果发现是你卖出去的,他对这个人参的来头啊有些疑问啊,想找你打听一下。”郭掌柜的把此行的目的说了一下。

  “人参,什么人参啊,我这卖的可多了,是哪根啊!”胡老头问道。

  “老伙计啊,赶紧把买的人参拿出来,让老胡头看看!”郭掌柜的说道。

  老爷子这时候才缓过神来,哦,哦,说着他从怀里把刚买的那个盒子拿了出来,然后站起身来递到了老胡的面前。

  哦,是这个啊,这个还挺有来历的!”老胡头,接过盒子说道。

  “那给我们说说吧,这个人参是哪来的啊!”老爷子说道。

  “哎,说来话长啊!”老胡头,叹了口气说道。

  “这个人参啊,是我的早先的一个邻居家的孩子送给我的!”

  “有一天,我正好下山去把打的猎物和人参什么的去卖点钱,顺便也买点吃喝什么的回来!”

  “我一般下山都会买两样东西,一个就是盐一个就是酒,我在山上靠打猎和野菜为生,所以只要有了这两样,我也过得去!”

  “我卖完了山货,就去我常去的酒坊去打了满满一大壶的临江白烧锅子!”

  “正往外走的时候,一下子就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那个人穿的一身破军装,也是狼狈不堪的,骂骂咧咧的,突然一眼看见是我,一下就认出我来了。”

  “这个人的一家原来就在我们后面住,家里很穷,我们家当时是大户人家,所以经常会帮助他们,他们一家也很感激我们,所以自然很熟络。”

  “他看见了我,就拉着我的手说,姥爷,是你么姥爷,您怎么,怎么变这样了。”他有点震惊,有点不相信,因为他很早年就当兵去了,所以我们家出事了他也不怎么知道。

  “我就一五一十的和他说了我的情况。”

  “这小伙子是个非常念旧情的人,我说完了之后,他就鼻涕一把泪一把的。”

  “我说,你这是要去哪啊,怎么也这个样子呢。”

  “他就把他的事告诉了我。”

  “他说,他们在四平战役中被打散了,所以整个部队零零散散的就往沈阳城里撤。”

  “可是他们到了城下,守城的部队不让他们进城。”

  “他们就在城外驻扎了下来。”

  “那个时候,他记得,城外一片片的都是伤兵,他们连的伤情最严重,好多人在那无药可治等待死亡,大家都处在一种焦虑中。”

  “后来,他们连长说,这样不行,必须去进城找药,他也跟了进去!”

  “他们满城的找,但是找不到,后来就到了中街的一个中草厅,他们觉得这地方卖药肯定有药,就冲了进去!”

  “他记得,他和他们的那些兵友们就把那个中草厅的药全都抢走了,其中就有这个盒子!”

  “但是他说,他们本来也不想这么做,但是实在是没办法了,但是他们只要东西绝对不伤人,这是连长下的死命令,谁要是伤人了就直接枪毙。”

  “他还和我们反复说,我们是国家军人,不是强盗,不是土匪,我们治好了伤病,在想办法报答人家。”

  “后来他们几个就出了城,可是出来之后才发现,他们抢的都是草药,他们不会方子,还是无法治病。”

  “后来连长让他留下来看着伤兵就又去了城里。”

  “可是听说,他们抢了医院,但是被巡城部队发现了,双方还交了火,后来连长被抓起来枪毙了。”

  “自从连长抢劫的事出了之后,整个城开始戒严,而且开始不允许城外的兵驻扎。”

  “双方还发生了冲突,守城的还用机关枪扫射。”

  “他们这些人谁也顾不上了,就四处奔逃。”

  “他在逃走的时候就在中草药里翻腾看看能不能有好东西,结果就找到了这个盒子,他看还不错,就一路抱着跑了,后来才知道里面是个人参。”

  “他没地方去就想到回到这了。”

  “后来这个小伙子说,这东西他也不知道怎么弄,他看我是卖人参的,又看我这幅惨像,就送我了。”

  “我呢一看这盒子还不错,而且人参确实好,我就卖了人参铺子。”

  老爷子听到这算是全都明白了,这个人参就是自己家被抢的那颗,这心里真是五味杂陈,不是滋味,真是造化弄人啊。

  其他人还不太知道这个背景,但是冯掌柜却也明白了,但是他没有言语。

  老爷子现在关心的问题已经不是这个人参了,他迫切的想知道他的夫人和这个胡老头是否有着什么联系。

  “老先生,我还想问问,您是否有个女儿或者女性的亲属什么的?”老爷子问道。

  老爷子问道了这个问题,说实在的事非常唐突的。

  因为张老板之前已经跟她说了他家悲惨的遭遇,按理说就不能这么问,这等于揭人家的伤疤。

  老胡头听见老爷子这么问,嘴巴微微的张合了几下,没有说话,但是喉咙似在不断的吞咽,眼眶发红,应该是哽咽了。

  “诶,老伙计,这个不好说,不好说了,咱们还是别问了。”张老板说道。

  “哦,哦,不好意思,我是有点着急了,非常抱歉,我不能问的。”老爷子说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恰好啊,认识一个熟人,和你们面相上很多地方有些相似,所以我才这么问的,非常抱歉,非常抱歉!”老爷子不停的赔不是。

  但是说道这个地方的时候,老胡头嚯的站了起来,他走到老爷子前面,两个手紧紧抓住了他的臂膀。

  “你说什么,你有个熟人和我很像,她是谁,她在哪,她叫什么。。。”老胡头看起来非常的激动的说道。

  “老先生,您先坐下,咱们慢慢说!”老爷子说道。

  “您先告诉我,您是不是有个女儿,能不能大概的给我说说她的情况!”老爷子说道。

  老胡头从刚才的激动中慢慢的恢复道平静的状态,在那沉思了一会。

  “不瞒各位说,我们家在这城里之前也是大户人家,祖上靠倒卖木材发的家,到了我这一代仍然延续祖业,并且家业发展的更大。”老胡头说道。

  “之前北山的胡氏林场,就是我们家的,两个山头,各种各样的木材,不光是我们砍伐,而且还种植,规模非常大。”

  “在这白山城中,我们家的财富可数一数二。”老胡头说道。

  “可是就是因为这巨大的财富,也引起了别人的嫉恨。”

  “记得,那是日本人进入到了白山城,他们来的目的就是看中了这里的木材和药材。”

  “后来也不知道谁告诉他们的,说我们家就是做这个木材生意的。”

  “他们就带着士兵到了我家。”

  “我当时是吓的胆战心惊的,他们来也并没有怎么样,就是让我们把木头运到哈尔滨一车,说是让他们长官看看行不行,各种木材都要有。”

  “我大概明白这个意思,就是发送样品给他们部队,如果可以了那么人家就大量的采伐了。”

  “可是我当时被他们的阵势吓到了,我哪有想那么多,我们家就有林场,他们想要就发一车对我们来说也没什么,所以我们就把各种木材样本都弄了一车就发到了哈尔滨。”

  “就是这一车木材让我们家破人亡。”

  “我们发送木材这个事情,很快就在城里传开了,大家说我们是卖国贼,是汉奸。”

  “那些日子我们都不敢上街,因为说不上谁就冲上来给我们臭骂一顿,还有扔鸡蛋,破白菜叶子的。”

  “但是这些也都不算什么,我们大不了就不出门。”

  “可是忽然有一天晚上,我们家院外,马的嘶鸣声响作一团。”

  “就听见有人咣咣的砸着院子的门,伙计们赶紧出去,开了门。”

  “外面的人一下子就都冲到了院子里,一个伙计被踢翻在地动弹不得。”

  “不一会,院子里就站满了人,手里都拿着火把,火光冲天,黑烟滚滚!”

  “为首的是一个长得还算俊朗的中年人,浓眉大眼,虎背熊腰,腰里别着盒子炮,但是这个人有个特点就是他的左胳膊始终是弯曲着,好像还回不了弯,太阳穴上有一个豆大的黑痣。”

  “他叫人把我的家人都赶到了院子中央,一群人围着我们。”

  “他说,听说你在帮日本人做事。”

  “我说,没有啊,我没有帮日本人做事。”

  “他们说,你们林场就是给日本人开的,我们这的木头都被你送给了日本人。”

  “我说,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可是他们却不听我说,其中一个人用枪托打了我一下,我立即就跪倒在他们面前。”

  “这个时候,我的小女儿就跑过来要扶我,可是他不出来还好,这一出来,就被这个土匪头目看中了,他立即叫人把我的小女儿抓了起来。”

  “这还了得,我的家人一看这种情况,就上去和他们争抢,可是这些人真是心狠手辣啊,他们居然开枪打死了我家好几个人。”

  “我们这些人也吓的不敢动弹了。”

  “就听见这个家伙说,把他们家都给我抢了,抢干净了。”

  “就这样,这群人,把我家的前前后后是搜了个遍,用挖地三尺来形容一点不为过。”

  “我的家产悉数被他们拿走了。”

  “这也没什么,我们都忍着呢。”

  “可是他们临走的时候,居然要带着小女走,我们全家不干了,都抄起家伙拼命去抢,可是一个土匪冲着我的脑袋就是来了一下,我一下就晕过去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土匪都跑了,我的家人们全都死了。”

  “我跪在地上,嚎啕大哭了整夜。”老胡头说道这,已经是鼻涕一把泪一把了,声音几度哽咽,还用手不断的捶着胸口。

  “哎,这世道,这帮家伙。”老爷子听他说完都不由得泪流满面。

  “那后来呢,你这女儿是什么样的人啊!”

  “我这个姑娘啊,性格有点内向,不太爱说话,但是聪明伶俐,爱读书,中等的个,最重要的是他们的眉宇间有一个V字型的红胎记。”老胡头继续说道。

  “在出生的时候,那个胎记非常明显,我们都想着长大了可咋办,可是在他6岁的时候这个胎记就开始慢慢的淡化了,平时看不出来,但是在阳光的反射下,还是能看见痕迹。”

  说道这的时候,老爷子已经泣不成声了,他的夫人就是老胡头的女儿,他的额头就是这个胎记。

  “那后来呢,你的女儿怎么样了?”老爷子说道。

  “后来我经过多方打听,才知道,她是被劫到山上了,那个土匪头子非要娶了她做压寨夫人,可是我这个女人是誓死不从。”

  “可是有什么用呢,那个土匪头子就硬生生的把她生米做成了熟饭,从那之后他就再也不说话了。”

  “大概是过了一年多时间吧,这帮土匪坏事做尽,经常到山下打家劫舍,强抢民女。”

  “有一次他们的人被警局的人抓了起来,这帮家伙居然带着人马攻击警局,强行的把人给救走了。”

  “这个事件震惊了市政府,他们觉得必须派官兵上山剿匪!”

  “浩浩荡荡的队伍把他们那个山头是围了个水泄不通,这帮家伙自不量力负隅顽抗,全都被击毙了,可是没有看见那个土匪头子和我女儿。”

  “后来才知道,他们当时藏在了一个地窨子里面,官军没找到。”

  “后来听说,官兵撤退之后,这个土匪头子就领着我姑娘下山,在逃跑的路上,我姑娘就自己抄另外一条路跑了,那个土匪头子也顾不上了就自己跑了。”

  “后来是个大雪天,她躲在了一个山神庙里,有人看见有一个卖山货的商人把他带走了,后来就再也没有消息了。”

  老爷子听到这已经是泣不成声了,那个土匪头子正是抢劫他们家的那个连长,而胡老头的姑娘就是他的二夫人,怪不得他不愿提起他的身世。

  而且老爷子忽然脑子里回忆了一下那天的场景。

  那两个**子在进入他们卧室的时候,有一个把夫人拽到了地上,裸露了衣衫,这个时候这个军官就进来了,他清晰的记得,他们两个对视了一下,夫人好像惊讶了一下就低了头。

  而这个军官也看了看他,然后就扇了那个士兵一耳光,又揣了一脚。

  那肯定是他们互相认识了,但是迫于形势,没有进一步的说话,谁成想一命呜呼了。

  刑场的那天全城人都去了法场,只有夫人不去。

  他忽然间明白了一切。

  他瘫坐在那里莫不做声,众人皆沉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