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抚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紧急救治

抚流年 墨客青云 2367 2020.01.18 20:04

  冯掌柜他们几个拉着老爷子进了城,没有直接回中草堂而是直奔市医院。

  同时冯掌柜让一个伙计赶紧回家给夫人报信。

  马车停在了医院外面,一个伙计赶紧到医院里面去找大夫。

  不一会两个大夫抬着一个担架跑了出来。

  他们把老爷子放到担架上然后抬到了医务室。

  医生给老爷子初步诊断了一下,需要赶紧做手术才行,但是需要家属的签字,因为很有可能有风险,医院还担不起责任。

  报信的伙计回到了中草厅。

  因为之前老爷子走的时候有交代,夫人他们必须时刻大门紧锁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这个伙计回来后发现大门已经在里面插住了,他进不去。

  他从地上捡了一块石头,拼命的敲击,并大喊开门。

  二夫人正在屋里吃饭,听到了门外的咣咣的砸门声,心提到了嗓子眼。

  这个时间会是谁呢,他听见喊声,心里有点紧张。

  对面房里的伙计也听到了,他赶紧披着衣服跑了过来。

  他走到夫人屋里,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

  “好像有人砸门,二奶奶,开不开!”小伙计问道。

  “走吧,我们先过去看看,问问是谁!”二夫人说道。

  两个人慢慢的走到药铺里,没敢出声,站在那听了一会。

  “二夫人,我是二栓子,快开门啊,快开门啊!”小伙计在外面喊道。

  “是二栓子,夫人,是不是老爷他们回来了!”伙计说道。

  “快开门,快开门!”夫人紧张的说道。

  屋里的伙计打开了门,看见了满脸满手都是血迹的二栓子。

  他浑身上下的都是土和泥,像是和人打了架从地上爬起来似的。

  “二栓子,你这是咋的,怎么弄成这样,老爷呢?”二夫人问道。

  “老爷,老爷他,老爷他出事了!”二栓子边说边回答道。

  二夫人一听,头有点发晕,脑袋有点空白。

  “老爷出什么事了,快说啊!”屋里的伙计说道。

  这个时候二夫人也缓过神来。

  “我们在回来的路上遭遇劫匪了,老爷他被打伤了,呜呜!”二栓子说完在那呜呜的哭了起来。

  “那他人在哪呢,你别哭了,快说!”伙计继续问道。

  “他现在在市医院呢,冯掌柜他们几个在守着呢,让我回来报信!”二栓子说道。

  二夫人一听老爷在医院呢,赶紧回去穿好衣服准备去医院。

  他让伙计把门插好就和二栓子赶紧向医院跑去。

  他们惊慌失措的跑到了医院,从护士那问了老爷子的病房就赶紧跑了过去。

  病房里冯掌柜还有那三个伙计都在旁边围着,不停的跟老爷子说着话想要叫醒他。

  老爷子趴在那里还处在不省人事的昏迷的状态。

  一个医生已经把消炎的输液袋挂在了架子上,一个针管插在了老爷子的右手上。

  冯掌柜看见夫人进来了就赶紧迎了上去,几个伙计也围了过来。

  “我家老爷,老爷,他,他怎么样了!”二夫人此刻眼圈发红,泪水在眼眶子打转,哽咽的问道。

  “还在昏迷中呢,二夫人,你也别伤心,大夫正想办法呢!”冯掌柜的说道。

  二夫人听了感觉腿脚发软,在众人的搀扶下他来到了老爷子的床边。

  “老爷,老爷,我是夫人啊,老爷,你醒醒!”二夫人此刻已经哭的不成样子了,她不断的喊着老爷,希望他能睁开眼睛。

  二夫人如此伤心的原因,是他确实担心老爷子的伤情,害怕这一下子就醒不过来了。

  另外就是他很清楚的知道,如果老爷子没了意味着什么。

  他此刻的心情除了担心之外,更多的是如果后面发生了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不是他这个弱女子所能控制的了的。

  这个家,这个家族,她,还有她们的那些孩子的命运有可能都要发生恶劣性巨变。

  这不是他这样的柔弱女子能承受得起的。

  想到这里,他觉得浑身没有一点力气,脑子空白一片,完全没了主意。

  他匍匐在老爷子的床前,喊着叫着,可是老爷子趴在那里一动也没动。

  “二夫人啊,这个时候还不是伤心的时候啊,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决定老爷子是不是要做手术,大夫在等你的意见,等你签字啊!”冯掌柜此时非常的冷静,他着急的和二夫人说道。

  二夫人被他们这么一问,也缓过神来,他擦了擦眼泪,缓缓的站了起来。

  “大夫,你和我说说,老爷子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二夫人冲着大夫说道。

  “哎呀,你们老爷子啊,这次伤的不轻啊,我们刚才包扎的时候数了一下,他的背部被猎枪的打进去六十多颗钢珠子,有的深有的浅,如果不赶紧取出来,恐怕非常有危险啊!”大夫说道。

  二夫人听到这里心疼的又留下了眼泪,他回头看了看老爷子,又擦了擦眼泪。

  “那怎么取呢?”她又问道。

  “现在的办法就是要动手术了,需要割开皮,然后一点点的拿出来!”大夫回答道。

  “那有没有生命危险,会不会有危险!”她着急的和大夫问道。

  “只要是手术都会有危险,没有哪个医院哪个大夫在做手术前会说完全没事,不管大手术,还是小手术都会有危险!”大夫说道。

  “二夫人啊,以我的意见啊,赶紧签字做手术吧,如果不做,老爷子活不了多久,做了有可能有一线生机。”郭掌柜的说道。

  二夫人,咬了咬牙,心里是七上八下的,他想,不做手术也许老爷子还能挺个几天和大家告个别,如果做了手术,万一没下手术台,他又怎么和他的那些孩子交代,一时间没了主意。

  二栓子把二夫人送到医院后,就去了票号去找老三,目前在家的孩子里面也就只能找到老三了,老大老二都在外地,老四去打仗了,老姑娘去上学了。

  不一会的时候,老三也急匆匆的赶过来了。

  阿吉一进屋就喊:“爸、爸。。”。

  他看起来是一路急跑过来的,进来的时候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了,满脑子汗。

  众人看他进来了,也都迎了上来。

  他看了看大家伙,拨开众人,一下子就跪倒在床头,看着自己的父亲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心里顿时悲伤起来。

  “我爸,这是怎么了,怎么了。。”他带着哭腔的问道。

  “我们在回来的路上,遇到劫匪了,你爸爸被猎枪打中了背部,现在还昏迷呢!”冯掌柜和阿吉说道。

  “那怎么办呢,大夫赶紧治啊,怎么还等着呢!”阿吉着急的问道。

  “这不是和你妈妈在商量,是不是要动手术么,你妈妈还在考虑呢!”冯掌柜的说道。

  “这还有什么犹豫的,赶紧做手术啊,多耽误一会,我爸就多一分危险,还等什么呢?”阿吉两个手扶着二夫人的臂膀,眼眶发红的大声问道。

  “老三啊,你先别急,我是想这手术也是有危险的,万一你爸进了手术室出不来了,他要是走了连话都没有,是不是给你那几个兄弟都叫回来再说!”二夫人说道。

  “妈,你怎么这么糊涂,人命的事能等么,人都这样了,赶紧做决定吧!”阿吉着急的说道。

  “是啊,二夫人,不能在等了!”冯掌柜也劝说道。

  夫人始终还是在那犹豫不决,眼里带着泪花,紧紧的咬着嘴唇,手不停的搓着衣角。

  他不时的回头看看老爷子,他心里非常的矛盾,儿子和冯掌柜说的都没错,但是最终扛起后果的还是她自己,他需要慎重,如果老爷子现在不是出在昏迷当中,能有个一言半语的交代那她也好办了。

  可是老爷到现在都神志不清,她草率的做了决定万一出了事怎么向孩子们交代。

  “二奶奶,我记得临走的时候老爷子跟咱们有交代啊,现在救老爷子要紧,如果一点有什么不测,就按老爷子说的办吧!”其中的一个伙计说道。

  二夫人突然间好像想起来了,是有这么回事。

  记得老爷子走的时候,是把很多意外发生后的事情跟他交代了。

  他突然好像有了主意。

  “那就做手术吧,我签字!”二夫人说道。

  “好好,我这就给你拿协议单!”那个大夫说道。

  那个大夫拿来了那个写了好几篇协议的的单子,然后逐条的和二夫人他们讲解各种可能出现的意外风险。

  总的意思来说就是在手术的过程当中都可能出现各种意外,如果人死了都不是他们的责任。

  说白了就是一个医院不负任何责任的一个声明,哪怕就是他们的问题,也不会承担什么责任。

  二夫人听了一会,大概明白了意思,就拿起了笔颤颤巍巍的在上面签了字。

  签了字交了钱,有两个护士就推门而入,推进来个手术专用的车。

  几个人围了上去,二夫人拉住大夫的手一再叮嘱一定要救救老爷子,然后表达了一些万分感激的话之类的。

  两个护士把老爷子推进了手术室,几个人被拦在了外面等待。

  打开无影聚镁灯,大夫剪开老爷子的衣服。

  “天啊,这怎么这么严重!”手术大夫说道。

  几个时辰过去了,很多伤口已经开始呈现溃烂状了,再不手术估计就要感染污染无法医治了。

  撕开衣服,老爷子的背部在无影聚镁灯下血啦啦的一片模糊,肉都是呈现糜烂状。

  这种情况下的手术必须要打麻药才行,否则病人根本受不了这种撕皮的疼痛。

  一个护士在腰椎部分打了一个麻药,这种麻药还属于局麻,只作用在腿部以上,头部以下。

  就是说在手术的时候,整个上身都感觉不到疼痛,但是神志还是清醒的。

  大夫用了一块蓝色的半透明状的薄膜盖住了整个身体,然后就是开始进行手术。

  大夫剪开皮肉,用镊子一颗一颗的拿出了总共64颗钢珠。

  整个手术已经进行了两个多小时了,大夫累的腰酸背痛的,护士不断在给他擦汗。

  该取的都取出来了,手术还算顺利。

  大夫要求护士做最后的检查,看看是否还有遗漏的地方。

  护士全面摸排了一遍好像没有,但是他发现有一处看起来没有破皮但是凹陷下去了。

  他心生疑虑,就告诉了大夫。

  大夫过来一看也觉得奇怪,这个地方明明没有破损怎么会呈现一个倾斜状的凹陷呢。

  他拿起手术刀,把这块皮也剪开,这一看让他大吃一惊。

  其他地方的钢珠也无非就是嵌入到肉里,但是这颗不同。

  这颗钢珠是从其他的孔倾斜着钻进去的,所以在这个位置看不到皮外破损。

  他们就继续剪开肉一层层往里找钢珠,一直钻了很深才感触到钢珠的位置。

  他们试图用镊子弄出来,但是没有成功。

  他们扩大了撕口想一看究竟,直到看见了脊骨让他们大惊失色。

  这个钢珠一大半已经镶嵌在骨头里,而且钢珠周围的骨头已经被击的粉碎。

  这是非同小可的事情。

  在场的大夫包括护士所有人的已经目瞪口呆了。

  这意味着老爷子的脊柱被打伤,就算钢珠取出来,老爷子从此也再也站起不来了。

  对一个大夫来说,从职业专业角度,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这个情况。

  一个病人要不就治好了,至少可以具备一个正常人的完整生活,要不就是这个人没救了,彻底放弃。

  让一个大夫最为内疚和永生不安的就是这个人成为了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人,而且痛苦终生。

  大夫想到这也只能感叹了,怪就怪老爷子命不好吧,自己也无能为力了。

  大夫和护士一起小心翼翼的把嵌在骨头里的钢珠取了出来,在钢珠的位置一半的脊骨已经破碎,老爷子瘫痪已成定局。

  护士和大夫都再三检查后,确认钢珠都已经取了出来,就开始清理,消毒并缝合伤口,总共缝了一百三十多针。

  护士们给老爷子包扎好,然后又挂上了葡萄糖和生理盐水进行消炎。

  两三个护士把老爷子推回了病房。‘’

  几个人一直守在手术室的门外,看见老爷子推出来了,就赶紧围了上去。

  “大夫,大夫,我们家老爷子怎么样了,怎么样了?”一群人焦急的等待着答案。

  这个时候大夫让护士先把老爷子推回病房。

  然后让二夫人,阿吉和冯掌柜他们过来,让其他人先散去。

  三个人跟着大夫来到了一个单独的屋子,这个屋子是大夫的办公室。

  大夫自己先坐了下来,然后招呼众人也坐下,他看起来是非常的疲惫,说话声音都很微弱。

  “不瞒几位说,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们要先听哪一个?”大夫半躺在靠背椅上,有气无力的问道。

  “先说好消息吧!”夫人迫不及待的答到。

  “嗯,好消息就是老爷子危险解除了,无性命之忧!”大夫说道。

  夫人、掌柜还有阿吉听他这么说都露出喜悦之情,互相看着并手都攥在了一起。

  “那坏消息呢?”阿吉问道。

  “嗯,坏消息就是,老爷子即使活了下来,恐怕以后也都只能躺着了。”大夫说道。

  听到这个回答,几个人刚才还轻松愉悦的表情突然就都僵在那里,几个人脑袋飞快的转着,这什么意思呢,什么叫只能躺着了。

  “大夫,我没明白您的意思,老爷子怎么了,为什么只能躺着了!”夫人小心翼翼的问道。

  “是这样的,老爷子身上一共中了六十五颗钢珠,我们都取出来了,但是其中有一颗正好打入到了脊椎上,造成脊椎局部粉碎性的挫伤,无法恢复了。”大夫说道。

  “这个地方是整个神经中枢所在地,一旦破损人就是失去了控制的能力,人就动不了了!”

  几个人听了是大惊失色,没想到是这个结局。

  二夫人的眼泪簌簌的就开始滑落,他一下子就瘫倒在椅子上悲泣连连。

  老爷子如果瘫痪了,这无疑对整个家庭来说更是雪上加霜了,悲惨的命运将很快席卷到这个家族。

  老爷子瘫痪了,自然就没有了经济来源,房子也抵押出去了,就再也收不回来了,自己也还不知道将奔波到何处,还有老爷子要人照顾,这一切都不敢往下想了。

  冯掌柜和阿吉看二夫人又处于了一种呆痴状态,都非常担心。

  “妈,妈,你没事吧,妈,没事吧!”阿吉半跪着摇晃着夫人的手不断的在喊。

  听见了阿吉的喊声,他眼睛是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看,眼泪就那么哗哗的流着,终于实在无法忍住了,就抱着阿吉嚎啕大哭起来。

  “孩子啊,这可怎么办啊,怎么办啊,你爸他这样了,咱们这个家可咋办啊。。。”二夫人哭诉道,那声音真是,凄凄惨惨戚戚。

  “夫人啊,你也别伤心了,毕竟人还是活着的,总是有办法的,还是想想下面怎么办吧!”大夫劝说道。

  “阿吉,冯掌柜你们扶着二夫人去病房看看老爷子吧,一起想想办法,有事可以找我!”

  “大夫,你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弥补呢,多少钱我们都花!”二夫人开始恳求大夫。

  其实二夫人说这话也没什么底气了,家里的钱真的是捉襟见肘所剩无几了。

  老爷子这要是瘫痪了,估计医药费都拿不出来了,后面的日子也只能靠卖房子了。

  “夫人啊,我们是个医生,但凡我们有办法,我们都会尽全力的,我劝你啊先赶紧想办法把老爷子的身体调养过来,在做后面的打算吧,等身体硬实点了,不行可以去京城在找找大夫,或者找西洋的大夫也许还有其他办法!“大夫说道。

  “现在都还不是你们考虑瘫痪的这个问题,这次手术是大手术,现在也不能说他已经脱离了危险,只能说我们刚刚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一点而已。”

  “是否后面能挺过去,还要看他的造化,一是靠他自己的身子骨的基础,二就是在养病期间千万不能有任何刺激,否则后果我们也难以想象!”大夫继续嘱咐道。

  “你们先回去吧,我这也累了,需要休息一会,整整做了三个小时的手术,而且非常的复杂,我精神也快崩溃了!”

  这个大夫说的一点没错,做手术是一个需要精神高度集中的工作,眼睛,手,脑袋都要高度聚焦。

  一般来说一台普通的手术二十分钟到半个小时是属于正常的,可是老爷子的情况,他几乎把整个后背的肉全部翻了个遍,还要消毒、清洗、避开神经、缝合等一气呵成。

  这种高度的精神集中持续了3个小时,说实在这个大夫算是挺顽强的了,一直坚持了下来。

  如果换做一般的大夫可能都要中场换了几个人了,所以他说很累是所言无虚。

  而且大夫做完这种大型手术后,不是说身体歇一会,或者睡一觉就没事了,他们身体虽然休息了,但是精神一时半会的歇不下来,他们需要听听音乐,散散步,做点其他的事情把神经转换过来,然后在松弛下来,才算完成了一次休息过程。

  所以当手术大夫是一个非常累人的活。

  二夫人在阿吉和冯掌柜的搀扶下,进入到了老爷子的病房。

  他们给老爷子开了个单间,房间还是挺大了,老爷子的床在中间,两侧还有两张床是属于陪床,几个伙计他们都分坐在两侧。

  “阿吉啊,你赶紧和几个伙计去弄点有营养的饭食来,一会你爸爸醒了可以吃点东西!”冯掌柜的安排道。

  “好的,冯叔,我马上就去弄!”阿吉答道。

  “二夫人啊,下面你们就好好照顾老爷子就行了,等着他康复起来再说,我呢也得赶紧回去给家人报个平安,安顿好了,我再过来,你们有事随时让伙计找我去!”冯掌柜的说道。

  二夫人和众人听着冯掌柜要走,纷纷的站起来,忙乎半天了居然都没有感谢冯掌柜,这一路照顾,鞍前马后的。

  “冯掌柜,你看我这都糊涂了,感谢您你啊,这一路这么照顾,出了事又跟自己家事的帮忙!”夫人说道。

  说着二夫人就准备半蹲状行个礼。

  “哎呦夫人,可使不得,我和老爷子那是啥交情,咱们不说这个了,不兴这个,我这就走了,有事就找我!”冯掌柜说道。

  他赶紧搀扶了一下二夫人,和大家说了些告别和嘱咐的话就转身离开了病房回家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