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抚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权利游戏

抚流年 墨客青云 3795 2020.04.06 07:55

  经历了这一夜的风流,张兰和金厂长之间的关系也发生了变化。

  两个人虽然在人前依然是上下级的关系,但是人们发现张兰在金厂长的办公室的时间更长了,进出的频率也更高了。

  最关键的是厂里的人们发现张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成为了文化广场项目的实际负责人。

  金厂长除了偶尔出来开个会,讲讲话之外,其它所有的指令全部是由张兰来发出。

  文化中心项目的工程非常的庞大,围绕着文化宫的方圆十几公里都是这个工程的范围。

  阿贵是实际工程的主导者,每个细节都装在他的脑子里。

  他把整个工程都有条不紊的按照严格的项目管理实施了分解和进度计划。

  张兰虽然是被金厂长任命的负责人,但是她更多的还是跑外面的关系,争取政府的更多支持,比如资金,物资什么的。

  阿贵作为总工程师,他必须有自己的设计团队帮他分解任务,除了在社会上找具有设计基础的人之外,他还把自己的几个同学也拉了进来。

  施工队也在不断的招募扩大中,原来那几个人都成了项目经理各自带着工程队开始独立作业。

  很快这个项目就聚拢了两千多人的庞大队伍。

  阿贵把几个队伍都命了命,拆解了二百个工程点进行施工。

  一时间这个区域成为了全区最热闹,最繁忙的地段。

  阿贵整天都在工地上指挥忙着。

  而金厂长和张兰经常会邀请区领导过来视察。

  阿贵的才华和勤奋的精神,张兰也都看在眼里。

  她是对于他来说,所有的人都是可利用的工具。

  她对外再怎么圆滑,再怎么左右逢源,但是弥补不了她在技术上的缺陷,她也不懂什么设计。

  但是她知道这个工程一旦完成,那么他必须要拿到首功,金厂长也是这个心思。

  所以阿贵在这个期间都成为了两个人最敬重欣赏的人。

  金厂长在大会小会上,都不断的表扬着阿贵,同时工资奖金也都不断的加码。

  这让阿贵在群众中的威望也不断的上升。

  他的前途开始被周围的工友看好,大家知道和他在一起工作的时间是有限的,阿贵也绝非池中之物,早晚要飞黄腾达。

  阿贵虽然接受了大家的认可,但是他是个冷静的人。

  按理说,像阿贵这种名门望族出身的人,按理说身上应该多少有些骄傲之气才对。

  可是他身上没有,一如既往的冷静,踏实。

  在经常会冷静的看待这个世界,冷静的观察周围的人和他们的一举一动。

  这些人或者是真心的或者是违心的,在他这里都不重要。

  他也经常在揣测生命的意义到底在哪里。

  他也想不明白自己是谁,所以索性就随波逐流,好好的认认真真的做好每一件事。

  他把自身置于一个生命的过程里,这样就再无烦恼。

  在每人的奔忙中时间不知不觉的就过了两年。

  他所主导的工程建设很多都已经逐渐的落成。

  他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的引入国际化的设计思维来根据每一个建筑的特点进行设计。

  慢慢的这个地区成为了全市设计的风向标。

  人们不管设计什么都愿意拿这个地方作为参照来主导其他设计。

  金厂长在这个过程中也不断的得到了领导的肯定,他也被提拔到区里的建设科做领导。

  而张兰也是一样,通过这个工程也被提拔到区的宣传科做了领导。

  而阿贵,也被区的建筑设计院看中被调到了设计院进行工作,做了院领导。

  阿贵这个时期再也不是工地上的工程指挥人员,也不是设计人员,在整个区里,他就是地道的专家。

  全区的工程无论哪个地方设计开启,工程开工,奠基等事情,都会有专车过来接他过去。

  区里的工程建设,比如道路,桥梁,拆迁,设计等都要请他去做指点。

  一时间阿贵在这个区里成为了风云人物,炙手可热。

  尽管有了领导的身份,但是这个工程还是要由他们三个继续负责完成到底。

  张兰在这个过程中经常会和阿贵接触。

  她经常会和阿贵聊天,通过她那语言和交际技巧让阿贵说出他的规划意见。

  同时也探求他的想法。

  其实张兰的的技巧也很简单,就是她能随时放下身段,然后随时捕获你的心里状态,同时不吝各种赞美让你放下防备来刺探各种情报。

  这种女人要是放到解放前就是标准的间谍的料。

  然后她背后会把这些想法和规划或者说心得通过她的描述告诉金厂长。

  这让金厂长每次都觉得是张兰的想法和意见。

  在每次大会上,金厂长都会说出这些想法和规划意见,这让大家都觉得金厂长的水平是越来越高了,更加佩服和服从他的指挥和领导。

  而阿贵每次也觉得,这个金厂长每次都能想的和自己一样,也感觉不错。

  阿贵他没有这样的辩证政治思考力,他还觉得自己想的能和领导想的一块去了,居然感觉自己水平也还可以的。

  他不知道每个和领导接近的人都在通过和他的聊天中在获取政治资本。

  这样的政治关系也是没有问题,毕竟权利在他们三个中轮转,张兰除了把自己送给金厂长,帮他刺探每个人的动态之外,自然不断的获得厂长的信任和依赖。

  除此之外自然也获得指挥权利。

  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女人没人什么本事,年纪轻轻的不结婚,不找对象,每天都扑在工作上,每天都和厂长厮混在一起。

  虽然大家没有真凭实据的看到什么,但是坊间的风言风语早就传开了。

  但是似乎她也不在乎。

  但是张兰很清楚,自己在大家面前说话一言九鼎,自己想要的东西,想办的事几乎从来都能得到的原因是什么。

  那就是权利。

  那么什么是权利?

  如果你认为在一个集体里,权利真的是大家伙赋予你的,那你就是大错特错了。

  权利就是领导对你的信任,权利就是你要始终站在领导一边。

  阿贵是一个只顾干活,醉心于专业领域的人,但是干的时间长了,他也会思考这些东西。

  他思考自己看过的书,比如《理想国》《君王论》《社会契约》《民主论等》,这里面所述的世界太过理想了。

  他想现实中根本不可能这样的,别说一个国家,就是一个组织,一个小集体都不可能出现真正的理想中的组织。

  掌握权力的往往都是那少数人,而掌握权力的人往往和群众是对立的。

  所以普通大众越拥护你,在领导眼中你就危险了,反之你就越安全。

  对于阿贵来说,他读的书多,他看得透,领悟的深,但是他自身又不是那种曲意逢迎喜欢拍马屁的人。

  所以他选择折中,他选择中庸之道。

  他只做好自己的事,从不拉帮结派,从不站队。

  这样也好,他的日子就的稳健,过成了一个波澜不惊的生活。

  他在大家的心里威望很高,但是他不矫揉造作,活的真实。

  在领导眼中,他是个干将,可以倚重之人,领导也不为难他。

  对于像张兰这种经常过来打探消息的人,他也顺气自然说话分寸得当,从不带有偏见,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

  所以在这种小组织里,大家的政治关系倒是保持的非常的平衡。

  随着时间的推移,三个人都开始成为了这个区的名人。

  三个人各有特点,在区里早就都挂了名。

  只是金厂长更喜欢谋利,而张兰更喜欢出名,而阿贵喜欢成就感。

  所以在区里的各种表彰大会上,有演讲发言,出头露面的时候,张兰更出风头。

  但是在获取功名,比如当个什么团体代表,出任个什么官职的时候,金厂长更喜欢参与。

  而阿贵只有参加什么学术会议,技术交流会议的时候才会以技术专家的身份出现。

  转眼间三年就过去了,阿贵从一个落魄茫然的小伙子,已经成长为一个具有新的世界观和价值观的专业人才。

  他干着自己的喜欢的工作,每天心情舒畅。

  区里的杨主任在这几年里也一直主导着这个工程,他是眼见着这个文化中心的一点点落成。

  他也熟悉参与这个工程建设的每一个人。

  因为这个工程,市委对他的工作也大家赞赏,他不久也将调任到市委规划局出任局长职务。

  他在就任之前要选一个接班人,能持续的开展工作。

  在金厂长,张兰,阿贵之间他需要选一个人来接任他的工作。

  但是他有些为难。

  因为这三个人各有优缺点,但是三个人形成的班子却恰好的弥补了各自的不足,成为了一个完美的组合。

  但是如果把三个人单独拿出来在挑这个担子,他还真是不知道谁更合适。

  但是在三个人当中,他其实更欣赏阿贵,因为这个年轻人和他年轻时候很像,踏实,专业。

  所以他心里是有这个意向的。

  杨主任要即将调任的事很快金厂长和阿兰也知道了。

  这两个人自然不会闲着。

  他们开始到处的了解情况,他们要确切知道他调离的时间,下一任的接班人是谁等问题。

  毕竟这么多年,这两人在杨主任身上花的心思还是不少的。

  所以他们的第一出发点,就是要知道下一任是谁。

  他们动用了所有的关系来打听这个情报,但是没人知道杨主任是怎么想的。

  但是两个人也达成了默契,就是在最近一段时间里要时刻观察他身边人的一举一动,以便随时能够掌握到情况。

  时间又大概过了半个月,杨主任的调任时间很快就要到了。

  他必须赶紧的做出决定推荐合适的人选接替他的职位。

  有一天他打通了阿贵的电话,让他到他办公室去一趟。

  阿贵接到电话后,就赶紧去了。

  而阿贵在进入杨主任办公室的那一刻,他的行踪就被他们两个锁定了。

  他们心想:“杨主任平时都不怎么和阿贵打打交道了,那这次阿贵去必有蹊跷!”

  阿贵在杨主任的办公室里呆了好长时间。

  杨主任和阿贵大概阐述的意思就是,他是接替他职位的最合适人员,因为他的专业知识和为人从任何方面做整个区的城市建设规划都没问题。

  阿贵也欣然接受,并感谢杨主任的赏识和提拔。

  随后的几天阿贵频繁的和杨主任接触,应该是杨主任在言传身教如何做好这个位置,如何开展工作和工作上的一些交接和嘱咐。

  阿贵和杨主任的频繁接触,引起了张兰和金厂长的注意。

  他们偶尔回有意无意的碰到阿贵,问这问那,但是杨主任叮嘱了阿贵在没有最后定下来之前千万不要声张。

  所以阿贵什么也没说,这令他们两个人很不爽。

  但是两个人基本上已经判断出来,阿贵就是这个位置的人选。

  在中国就是这样,可以和朋友一起承担痛苦和灾难,但是绝不能容忍自己的朋友过得比自己好。

  所以,尽管大家相处一起工作好多年,在没有波澜的时候大家都关系还不错。

  但是在利益面前,这些友谊都会烟消云散。

  金厂长和张兰怎么能够容忍自己身边的同事后面会成为自己的上级。

  以后自己又如何面对这个人低声下气的说话。

  所以他们要赶紧想一个办法制止这种事情的发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