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抚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暗地使坏

抚流年 墨客青云 3621 2020.04.06 18:00

  金厂长和张兰两人这两天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他们得赶紧想出对策。

  这一天,两个人一起来到区委上班,两个人来的很早,这很明显,这昨天晚上两个人又快活了一晚上。

  两个脸色都不太好,都没说话径直的往里走去。

  正当他们走到大门口的时候,突然发现门口的墙上贴着一个大白纸,上面似乎是一个告示。

  有好几个人在那盯着告示指指点点的,还有的窃窃私语。

  两个人就凑上前去。

  头几个字就写着,任命公告。

  大概的意思就是区里有人任命,为了表示公平公正,进行公开,大家可以进行监督,有问题可以举报等等的。

  两个人看到告示上第一个名字就是李有贵。

  任命的职务恰恰是区城市规划委主任。

  两个人相视一看如晴天霹雳。

  金厂长赶紧拉着张兰到一边说道:“果然是他,这可怎么办,这都板上钉钉了!”

  两个人正在那不知所措,还是张兰脑袋灵光,他说道:“厂长,这个是不是有公示期的啊?”

  金厂长听他这么一念叨,突然醒悟说道:“对啊是有公示期的!”

  “走,走,咱们看看是多长时间!”

  两个人赶紧又凑到告示前面拨开几个人往下看。

  果然,公示期是一周的时间。

  也就是说,如果一周没有问题,那么人家就正式任命了。

  两个人总算松了口气,赶紧往办公室走去。

  张兰进了金厂长的办公室,插上门,两个人开始商讨对策。

  “金厂长,你看怎么办呢?”张兰问道。

  “别急让我想想!”金厂长此刻开始转动眼睛说道。

  “兰啊,你看啊,这种干部任命一般最忌讳什么?”

  张兰哪知道最忌讳什么,他眨巴这眼睛继续听着金厂长说。

  “一般情况呢,政府的干部任命,干部必须有能力,有成绩,没有出过事,尤其作风没有问题,是不是这样!”金厂长说道。

  “那你看阿贵,这几项有没有问题呢?”

  “阿贵工作肯定是有能力的,也做出了那么大的成绩,工程上也没出过事,这些区里都是知道的啊,作风上好像也没听说有什么事啊!”张兰说道。

  “那你反过来想呢?”金厂长卡着嗓子轻声的说道。

  “怎么反过来想!”张兰是一脸不解的看着金厂长说道。

  张兰虽然是办事圆滑,但是心眼却没有那么坏,所以让他想这些阴损的招他也不会。

  但是他有一个好处就是,不管金厂长说什么他都执行,当帮凶还是不打折扣的。

  “我们可以制造一个工程出过事,而是他负责的事,同时出现过作风问题啊!”金厂长说道。

  “只要这两个事情确凿,那么你想,别说他当领导了,那么估计这个行业他都做不下去了吧!”

  “所以我们现在就是要想个办法,怎么样才能把这两件事做的天衣无缝啊!”

  “你还真是个老狐狸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张兰欢快的跑到了他的身边从后面搂住了他的脖子。

  此刻张兰高兴的跟什么似的,因为他已经找到了答案,而且此题非常容易解决。

  金厂长看见张兰拍了搂住了自己,顺势就把他抱入怀中,他也对自己的聪明感到欣慰,心想自己在政治上还是有能力的。

  阿贵还嫩的很呢。

  两人此刻突然间心情大好,也不管这是不是办公室就亲昵了起来。

  张兰今天穿的是还是涤卡的制服装,金厂长一边亲一边就解开了所有的扣子。

  很快遮挡全部褪去,只剩下一片雪白丰腴在办公桌上蠕动。

  金厂长也很快褪去那层包裹,两个人就这样喘息着扭缠在一起。

  人和动物的区别就在于人有情感,而且又善于制造快感,又容易从制造的快感中得到满足。

  刚才还愁眉不展的的两个人,此刻却又是那样的欢愉。

  一番云雨后,两个人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张兰的温柔娇弱,金厂长的强健生猛形成了一个极大的欲望互补。

  两个人激情过后的相视而笑,意味深长。

  这种笑里包含着肌肤接触的满足,包含着两个人破解难题的得意,包含着阿贵即将落魄的预见。

  所以,谁也说不清楚是什么,但是两人却心照不宣。

  两人穿好衣服后就又开始谋划起来。

  “老金,咱们怎么制造事件呢?”张兰说道。

  “搞一个工程出事,这个倒是很容易,你去找阿德,就是文化广场西侧那个正在施工的建筑,让他搞个坍塌什么的,这样我们可以说工程质量不合格。”金厂长说道。

  “阿贵他好长时间不亲手设计了,那个工程比较大,还是在用他之前的图纸,如果出了事,我们就可以推到他身上。”

  “另外一件事可能需要你亲自出马了!”

  “而且估计也只有你才能办得到。“

  “我出马,我怎么出马呢?”张兰疑惑的问道。

  “哎,你想啊,我们是在制造作风问题啊,那只能是你出马了么!”金厂长神秘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让我和他那个么?”张兰说道。

  “是的,你必须得想办法和他睡一次,然后我会找几个人无意撞见才行。”金厂长说道。

  “你,你,你个老金头,你忘了我是你的人么,你舍得让我去做这种事么?”张兰开始撒泼道。

  “哎,你别闹,你冷静一下,你想想咱们的共同目标是什么?”金厂长说道。

  “为了共同的目标,你做些牺牲应该也没什么的!”

  “况且,他在对你动手的时候,我们会及时赶到的,你放心!”

  “那,那你们可得及时赶到啊!”张兰傻呵呵的也没多想就答应了下来。

  张兰这傻丫头怎么也没想到,这是金厂长的一箭双雕之意。

  他心里很清楚这个职位是他们三个中的一个人的。

  那张兰也是杨主任非常欣赏的人。

  如果阿贵因为他们使绊子没上去,那么很可能下一个就是张兰啊,自己和杨主任的关系一般,要选也是最后一个才会考虑自己。

  但是张兰以为金厂长和自己是一伙的,而且两人又是那种关系,所以天真的相信了他。

  第二天张兰就找到了阿德,递给了他一包钱同时说明了来意,意思是要尽快在这个工程上弄出点动静来。

  果然,到了下午,这个工程的建筑的一面墙就坍塌了,而且还砸到了一个人,这个人的腿部被砸断了,被紧急送到了医院。

  工程出事的是很快就传到了区里,区里责令阿贵他们紧急过去看看。

  他们看的时候发现这面墙是今天建起来的,但是里面没有放钢筋,而且他们销毁了施工工艺图纸。

  阿贵明显感觉到了这里面有问题,自己设计这个承重墙的时候怎么可能不考虑充分呢。

  但是图纸被销毁了,他一时间也百口莫辩。

  其实这种事情就是金厂长他们估计到的,这种事情一出,肯定查个一段时间才水落石出,而公示期只有7天,这短时间基本上就不可能提名了。

  阿贵赶到现场还和施工队他们理论呢。

  这个时候张兰和金厂长跑了过来。

  看到阿贵在气头上,就劈头盖脸的把那个施工头子训斥了一顿。

  施工头子故作委屈的样子默不作声。

  张兰也过来扶着阿贵跟着一起痛斥这些人。

  阿贵此刻感觉到了心里的温暖,人间自有真情在,还是领导了解他。

  金厂长平息了这个事情之后,驱散了大家并且告诉大家谁也不许声张。

  他过来安慰了一下阿贵就说自己还有个会要着急赶回去就马上走了。

  他嘱咐张兰先送阿贵到办公室,安慰安慰他,并表示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金厂长走了之后,张兰就陪同阿贵去了文化宫的原来金厂长的办公室。

  这个办公室自从金厂长走后就一直属于张兰的了。

  张兰一面在区委宣传科工作,偶尔也在文化宫工作。

  回来的时候就呆在这个办公室里。

  他把阿贵让进了办公室,并且给他倒了水,让阿贵消消气。

  “阿贵啊,别和那帮人一般见识了,他们都是什么人啊,都是粗人,没什么文化!”张兰劝说道。

  “可不是么,这文化广场大大小小的工程那么多,哪一个出问题了,还说我的设计有问题,真是扣屎盆子么!”阿贵还在那愤愤不平。

  “是,是,你是我们这里公认的大才子,是吧,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么?”张兰说道。

  就这样张兰不断的安慰这阿贵,阿贵的心情逐渐的好了起来。

  张兰今天穿的也格外性感,虽然是涤卡装,可是在脱掉外套后里面是雪白的细纱料衬衣非常有肉感。

  男人在受了委屈的时候往往内心就非常的脆弱。

  如果有人能够在旁边劝说安慰,那颗心自然就会依存对方,尤其是有一个女人而且还温柔体贴,貌美如花,善解人意,那么基本上这个男人是毫无抵抗力的。

  “阿贵,你知道么,我是非常欣赏你的,特别喜欢你的性格,你的才华。”张兰在阿贵的旁边拉着他得手喃喃的说。

  此刻已经是下午晌,太阳西下,但是阳光依然可以斜着射进屋里,正好照射在张兰的发髻上。

  阿贵抬头看着张兰在红光照射下的脸颊绯红,一时间竟然无法回答下面的话。

  张兰这个时候两个手抚摸着阿贵的脸庞,让阿贵看着自己。

  “你喜欢我么?”张兰边说边冲着阿贵的额头亲吻了一下。

  阿贵顿时窘迫的呆坐那里不知所措。

  随后张兰的动作更加的大胆,他开始和阿贵亲吻起来,并且脱掉自己的衣衫。

  阿贵没有特别积极,也没有特别主动,他内心有点矛盾害怕,但是谁又能拒绝呢。

  就这样两个人纠缠在了一起。

  两个人就在动情处的时候,就听见门咔嚓一声被推开。

  走进来的正是金厂长,后面还有施工头子还有五六个工地的人。

  “你们,你们,在,在干什么?”金厂长说道。

  “我,我们,没有,你,没有,我。。”阿贵慌张的站了起来。

  张兰默不作声退到一边整理衣衫。

  “哎,你,阿贵,我真是错看你了,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呀!”金厂长说着摔门而去。

  张兰在那里轻声抽涕,一副委屈的样子。

  阿贵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打蒙了,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

  第二天,阿贵就接到了杨主任的电话。

  电话里杨主任的口气有点凌厉,而且非常的气愤。

  “阿贵,你昨天都干了什么,你怎么这么糊涂,怪我瞎了眼,错看了你,你的前途没了!”杨主任说道。

  阿贵都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那边的电话就挂断了。

  下午他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就看见走廊里有人对他开始指指点点的。

  而且门口的公告也被重新换了一张,上面没有他的名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