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抚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饮恨辞世

抚流年 墨客青云 1041 2020.02.02 23:26

  本次拍卖会很快就散去了。

  冯掌柜和曹老板签了字画了押之后,带着满脸的愁容走了。

  这次竞拍他到了后面有点赌气的成分了,几乎以高出百分之十的价格买下了这么大的整套宅院。

  而他手头的钱也根本不够,只能交个抵押款,剩下的钱需要未来三个月内分期付款完。

  所以他必须回去把自己的房产也卖掉,然后再借些才行。

  所以这次竞拍对他来说没捞到半点便宜。

  曹老板在送走了冯掌柜的之后,站在那暗笑了半天,一直目送冯掌柜远走。

  他算是这次拍卖的最大赢家了,赚的可是几个月的收益。

  他这个时候忽然想起来了老爷子似乎还在昏迷中。

  他马上收起笑容,立刻变化出悲哀的样子开始往屋里走去见老爷子。

  孩子们都围在老爷子床前,低声的叫着,阿娇和夫人都在那哭哭啼啼的。

  老爷子就在那昏迷着,还未醒来,脸色暗紫色,这一看就是被气过去的。

  曹掌柜叫了几声,老爷子也没醒。

  他就和孩子们交代了几句。

  “孩子们啊,别守着了,你们现在当务之急要做两件事!”曹掌柜说道。

  “你们赶紧派伙计去请大夫,诊断一下是怎么了?,我看老爷子也去不了医院了!”

  “第二呢?一旦大夫诊断,万一老爷子可能有个什么的不好的消息,你们的现在就有人准备

  后事了,否则到时候就来不及了!”

  “我呢就先走了,你们有事随时可以找我,我都会全力帮忙的!”

  如果没有这两句掏心窝子话,大家伙估计是没谁会搭理他。

  几句话说的在理,大家也听进去了。

  曹老板走的时候,阿贵出门送了送。

  “阿贵啊,不是你曹叔不通情理,这五根金条你拿着,算是曹叔的点心意。”曹老板边走边

  说道。

  “明天你到我那去把你们家后院的二十根金条赶紧拿回来,这房子啊估计冯掌柜很快就会收

  走了,你们得赶紧搬家啊!”

  “另外啊,你们家老爷子,我看今明两天的事,这一次挺不过去了,赶紧准备后事吧!”

  阿贵收起了曹老板给的五根金条,道了声谢,送走了高掌柜。

  其实高掌柜这种江湖人,一眼就看出来老爷子不行了,挺不过明天中午。

  所以他给阿贵的钱,一部分意思是表示歉意,一部分可能就是给点丧礼礼金。

  就这样,几个人整整守了老爷子一晚上,这一晚上老爷子睡的很安详,居然都没有咳嗽。

  就那么昏迷着。

  二夫人不断的拿毛巾弄上温水帮他擦脸,擦手,擦脚的,想着血液能活动起来,老爷子也许

  就会醒了。

  阿贵,阿富,阿吉几个人也是心里在合计着,几个人也要分头准备了。

  晚上时候其实大夫已经来了,没太深说老爷子是什么问题,但是大概流露出的意思就是准备

  后事吧。

  所以哥几个明天就要分头行动了。

  阿贵去找房子,阿富准备变卖古董,阿吉去张罗丧礼的事。

  几个人从来也没有遇到这种事,一时间都没了主意,但是大方向基本上是这样的。

  这一晚上,整个家庭阴云密布,愁眉不展。

  马上房子就没有了,老爷子也不行了。

  原本圆满幸福的家庭,突然间就被降了维,生活从一个丰富饱满的立体模样,突然间变成了

  一条直线,没有选择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大哥阿富的状态依然萎靡,他这个人从小到大都是娇生惯养的。

  这样人的性格本身就是残缺的,他只能享受幸福,不能承受失败。

  带着家族显赫的光环,他出声了,从小到大都是在溺爱中成长,在赞美中长大,无论遇到什

  么事,总是有人事先都安排好了,所以他就几乎没遇到过事。

  可是现在不同了,一次失败,一次挫折就足以让他精神崩溃,他陷入到自责的漩涡里无法自

  拔。

  所以这个时候,他就是个跟跑的。

  阿吉的性格是聪明,但是缺乏系统性的思维,他勤快,能张罗,但是没有缜密的思考能力。

  有的时候看到他急的团团转,但是却没有方法去解决问题。

  阿娇和沈军还都是学生,不谙世事,天真无邪更是没用。

  在这个家里的孩子里面,最有注意,最能沉得住气的就是老二阿贵和老四阿祥。

  老二才华横溢,沉稳,遇事冷静,考虑周全。

  老四性格刚烈,遇事果断,组织能力和执行能力都很强。

  如果遇到今天的这种情况,老四在的话,他会组织的很有力,可是他不在。

  那么老二阿贵就无形中成为了这个家族领导的核心。

  “明天一早,大家就分头行动吧!”阿贵说道。

  “二哥你说怎么弄,我们就去跑!”阿吉说道。

  “当务之急,就是赶紧去找房子,只要房子定下来了,我们这几个才有个着落!”阿贵说道

  。

  “另外,以后我们家也得节省开支了,咱们家现在这些贵重的东西不在适合我们拥有了,都

  变卖为现钱吧!”

  “还有,阿吉你赶紧去城南的白鹤山寿衣店,告诉白掌柜,就说我们家老爷子可能不行了,

  让他赶紧做好做葬礼的一切准备。”

  “我们的人不懂,让他们安排一个司仪张罗所有物料的采购,葬礼的流程的安排等。”

  “阿娇和沈军,你也通知咱们的远方亲戚,街坊四邻,老爷子的好友故旧们,看看他们是否

  都能参加葬礼。”

  “另外一旦爸爸不在了,可能咱们家也不能在养这些伙计了,咱们养不起了,所以需要遣散

  他们!”

  “另外阿吉你也不要在住在票号了,你搬回来和妈妈一起住吧,照顾好她!”

  阿贵的这一系列的安排,大家都点头赞同,出了事就的按最坏的打算走了。

  卖房子的钱加上曹老板给的,买房子办葬礼估计会所剩无几了。

  那平时的生活就只能靠变卖这些物件暂时过渡过去。

  那后面的日子大家就都要靠自食其力了。

  “放心吧,二哥,只要有我一口吃的,不会饿到妈妈的!”阿吉说道。

  阿贵安顿好之后,他看了了看时间已经后半夜两点了。

  “你们几个先去睡会吧,我在这守着爸爸!”阿贵说道。

  就这样,大家就各自找个地方也没合衣就去休息了。

  阿贵就这样坐在父亲身边看着父亲。

  此刻的父亲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睛紧闭,眉头上拧着很深的皱纹。

  他紧咬着嘴唇,似乎还有一种恨没有发泄,似有很多话还没有诉说。

  记得几个月前父亲还神采奕奕,精神抖擞,还记得那次家里的团圆大家的快乐。

  可如今才几个月,他经历了太多的事情。

  他的脸上已经出现了褶皱,头发黑白相间已经杂白。

  看到这些,阿贵也忍不住流下的眼泪。

  感伤和惆怅中,阿贵一直呆到了早上四点多钟,这期间不时的有兄弟们过来看老爷子。

  阿贵正趴在老爷子床边呢,就突然听到了一声长叹。

  接着老爷子的身体就开始微动。

  老爷子的手摸到了阿贵,阿贵一下就醒了。

  他抬起头,看见老爷子正在看着他。

  他慢慢的说道:“爸,爸,您醒了!”

  老爷子看了看他,点了点头。

  “你怎么趴在这,不回屋睡觉去!”老爷子书说道。

  “爸,昨天竞拍的时候,您晕倒了,一直昏迷到现在,我担心您!”阿贵说道。

  “呵呵,没事!”老爷子说道。

  “扶我起来!”

  阿贵赶紧的扶老爷子坐了起来,顺便在他的后背垫了个枕头。

  二夫人和几个兄弟听到了他们的说话声也都赶紧跑了过来。

  “爸,爸,您,没事吧,爸,爸。。。。”几个孩子都焦急的问道。

  “我没事,没事,孩子们,让你们担心了!”老爷子说道。

  “来,来,扶我下地,我不想躺在这,像一个废人一样!”

  几个孩子把老爷子扶到了地上的轮椅,给他穿好了棉袄,又再腿上盖了被子。

  二夫人弄了毛巾湿润了一下,帮助老爷子把脸擦洗干净,又帮他把头发梳理了一下。

  老爷子靠在轮椅上,此刻看起来还不是那么狼狈。

  在屋里灯光的映射下,居然满面有光,精神也好了起来。

  “孩子们啊,别担心,别担心!”老爷子说道。

  “看到你们啊,我就想起了我的父亲,我的爷爷,想起了你们小的时候!”

  “那个时候,咱们家可真是热闹啊,整天都是人来人往的!”

  “你爷爷,那整天的谱摆的可大了,耀武扬威的!”

  “我们小时候也整天跑来跑去的,那个时候我不知道家族是什么意思,不知道咱们家族显赫

  意味着什么,总觉得这些东西都是与生俱来的,没什么感觉!”

  “呵呵,那个时候的日子真是太好了。”

  “你爷爷呢生了我们哥们5个,但是兄弟就两个,你们还有三个姑姑。”

  “他一直都想在多生几个儿子,可是老天没给他。”

  “他求人算卦,花钱祈福也都没有用,他也觉得老天给他够多了,所以就不在期望了。”

  “可是我的大哥,你们的爷,在八岁的时候得了一场肺痨就死了。”

  “所以这个家族就传承给我了。”

  “我记得我二十几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接手家里的生意了,还可以,我还真的接下来了,

  呵呵!”

  “我以为,我不求超越他们,能守住这份家业,传承给你们就知足了,可是。。。”

  老爷子就这样碎碎叨叨的,如数家珍似的从祖上就说,一直说到这,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下来

  了。

  几个孩子和老爷子就这么聊着,他不断的伤感,孩子们也不断的劝慰,就一直聊到了六点多

  了。

  “哎,孩子们,我可能不能陪你们走下去了,往后啊,你们都要照顾好自己。”老爷子说道

  。

  “没有钱不怕,但是要有真本事,有本事就不会没有钱,这些东西没了就没了,慢慢的在弄

  回来。”

  正在大家看到老爷子有说有效的精神开始好起来的时候。

  突然老爷子开始捂着胸口,然后哇的吐出了一大口血,然后头一歪就又昏过去了。

  人们其实管这个叫做回光返照,意思说将死之人,阎王派了黑白无常已经来了,马上就说明

  走了。

  但是他们会给这个人最后一个机会,让他做一点自己想做的事,但是时间不会太长。

  有的人会选择和自己的家人聊聊天做最后的道别。

  有的人会饱餐一顿,有的人会把自己打扮的最光鲜,也有的人会呆坐着回想自己的一生。

  老爷子就这样的走了。

  带着对家族的遗憾,带着对孩子们和夫人的牵挂,单着对背信弃义之后的怨恨饮痕辞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